极度震惊:从军内巨贪谷俊山家抄出大金船!!!!!!


20多名身着便衣的武警,排成长长的两排,相对而立。1箱箱军用专供茅台,通过这条人手流水线,被传送到门前2辆绿色军用大卡车。

此外,被查抄的还有1艘寓意“一帆风顺”的大金船,1个寓意“金玉满盆”的金脸盆,以及1尊纯金毛泽东像。

这是2013年1月12日深夜,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的老家被查抄。

虽未正式公布,但谷俊山已确信被调查,且已有2年。

2012年2月,谷俊山的名字从总后勤部领导名单中消失。国防部的官方网站上,也搜索不到谷俊山的名字。

2013年8月1日,国防大学教授、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主任、政治工作研究所副所长公方彬大校,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透露了谷俊山涉及贪腐的问题。

公方彬曾说,“谷俊山及其前任犯罪,连续2个军队高官出现犯罪,老百姓不满意。” 这是官方权威人士首次公开披露谷俊山的因贪腐被调查的消息。

公方彬所言“其前任”,即原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被指贪污1.6亿元人民币及包养情妇,于2006年被军事法庭判处死缓。2人都曾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

抄家

谷俊山在老家的房子,位于河南省濮阳市孟轲向东白仓村13排第3号院,与其二弟的2户独院连在一起,3户独院的地下室相通,足有30多米长。这些堆积如山的名酒就1箱箱码在里面。

查抄从下午1点开始,连续2个晚上。各种财物装了整整4卡车,在茫茫夜色中驶向濮阳武警支队。

前来执行任务的是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检察院的办案人员。现场有濮阳武警支队的人员配合。有目击者说,抄家的武警白天清查登记,夜里装车,“怕老百姓看见影响不好。”

其实,多少年来,谷俊山早已不在此居住。或许,就连谷家的人也不记得地下室堆积如山的军用专供名酒,已经放了多久。

同时被查抄的还有东白仓村的村支书、谷俊山的小弟谷献军(外号谷三)的家。专案组的人扑空了,谷献军已把东西转移,只抄出很多军队专供茅台酒的空箱子。

据知情者称,早在约1年前的2012年春节前,来自北京的军方纪委、检察院人员,就进驻濮阳,住在濮阳军分区内部宾馆。很快,谷俊山被调查的消息就在濮阳流传。也是在2012年2月间,国防部官方网站显示,谷俊山从总后勤部的领导名单中消失。

2012年春节期间,调查组仍未撤离。直到3、4月间,中纪委、最高检的人陆续加入,组成了十几人的军地联合专案组,调查才实质性进展。

专案组调查了谷献军在濮阳开办的从事军用物资生产的企业;从濮阳中原路派出所户籍室调取了谷俊山的户籍资料,核实其年龄。调查组还要求濮阳市主要领导以及濮阳市高新区负责人,书面汇报与谷俊山的交往。

2012年5月,谷俊山被正式停职接受调查。有关部门对谷俊山的调查事项多达十几条,其中3个方面的初步调查结论,出现在相关的通报中(1)。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9楼 德军最高统帅
官方公开资料显示,谷俊山1956年10月出生。2003年,谷俊山晋升少将。8年后的2011年“八一”建军节前夕,谷俊山晋升中将军衔。

但谷俊山的发小、战友对其年龄有不同说法,称谷俊山实际上生于1954年10月,属马。谷俊山案发后,调查组人员曾到河南省濮阳市孟轲乡东白仓村和其曾经就读过的小学,专门调查了谷俊山的真实年龄。

谷俊山是地道的农家子弟。从他爷爷那辈起,就一直居住在东白仓村。其父谷彦生,1924年农历正月初二出生,1990年去世。其母16、17岁左右从临近的孟村嫁到东白仓村,与谷彦生共育有6个孩子。

东白仓小学是谷俊山的启蒙之所,初中他就读于南里乡中学。在村民看来,青少年时的谷俊山很调皮,学习成绩不出众。1971年月1,初中毕业没多久,谷俊山即参军入伍。那年,他17岁。

吉林省东南部长白山区的柳河县,驻扎着沈阳军区航空兵16师48团。1971年年中,在新兵连集训后的谷俊山被分到48团机务大队2中队服役。

起先,谷俊山任仪表员,1974年前后提干,任特设师(排职),分管飞机仪表、电器。当时,16师驻扎柳河,分内场和外场。内场即飞机场,外场驻地距离内场几公里之遥,作为地勤人员的谷俊山即在外场。

在战友们的印象中,谷俊山个头矮,脖子短,看上去很谦和,但工作能力和技术水平一般,不踏实,爱走上层路线,为很多战友不喜。在全团党员评议中,谷俊山曾多次获得“差”评,曾遭到时任团副政委张龙海的公开批评。

1位老上级评价谷俊山:“我曾说他无德无才无貌。现在看来,也不能说是无才,会来事941种才能,可以说他情商很高。这也是他后来能一路走到那么高的原因。”

谷俊山的“会来事”全团有目共睹。有战友回忆,那时候谷俊山搞关系还不会含而不露。当时团部机关1干事下到2中队任代理指导员,其妻子在部队服务社邮局工作,谷俊山常去串门,送土特产。后来该代理指导员官至师政委,在谷俊山的提拔上,起了不小的作用。

谷俊山成婚也是其频繁往内场首长家跑的硕果之一。张龙海团的大女儿张素燕,在柳河县药厂工作。谷俊山认识后,立刻展开追求攻势。

战友说,那时首长的女儿们一般优先找飞行员,其次才是地勤政工干部。谷俊山在部队表现不好,张龙海认为他没有出路,曾极力阻止俩人来往,甚至将谷俊山调往16师位于吉林海龙县(现梅河口市)山城镇机务教导队当教员,训练新兵。但张素燕很喜欢谷俊山,追随至山城镇。拗不过女儿的张龙海终勉强同意了这门婚事。多年后,张龙海在16师副政委的职位上离休。

1985年6月,中央军委决定大裁军,大量部队人员或转业或调回原籍。谷俊山的岳丈张龙海通过其在济南军区的战友,将谷俊山调到其河南老家濮阳军分区,其妻张素燕进入濮阳市公安局。

谷俊山成功躲开了部队转业潮,却因不懂业务被分区安排搞第三产业。孰料这1安排,彻底改变了谷俊山一生的命运。擅长迎来送往的谷俊山如鱼得水,从此平步青云。

“如果不调回濮阳军分区,还在16师,以他的水平和能力,顶多也94排级干部转业,干不上去。”前述谷俊山昔日的上级说。

上世纪80年代末,全民经商成风。其时,由于价格双轨制,很多有门路的单位钻政策的空子,倒腾紧俏物资,平价进高价出,赚取巨额利润。

时任中原油田劳动服务公司经理的贾庆贤回忆,当时的说法是“老虎下山,猴子上树”。“老虎下山是指部队要搞经营,猴子上树94要地方搞活。”

在这种大气候下,中原油田经营办与濮阳军分区联合兴办了联营厂和橡胶厂。濮阳军分区聘贾庆贤当经营办主任,并授上校军衔,副主任由少校谷俊山担任。

有了解谷俊山的人士说,谷俊山正是凭借地方支援部队建设的政策,跟中原油田有关人员很快拉上了关系,从中原油田购进大量平价钢材、木材、原油,然后高价倒卖,获利颇丰。然后到处送礼,赢得了军分区领导的赏识。

贾庆贤不认可上述说法。他对谷俊山印象不错,合作3、4年,“谷俊山很有能力,为人实在,分配给他1件事,白天黑夜地跑,为军区出了不少力。”

贾庆贤说,所谓军地联营厂,地盘、人员、大部分资金均来自中原油田,产品也是中原油田自己消化。谷俊山的作用主要是“跟有关单位疏通关系”。那时候搞经营,三天两头工商查、税务找,“我们跟部队联营,要的94这个虎威。”

贾庆贤承认,联营厂的利润归中原油田,但部队组织活动等,联营厂会赞助。油田每个月的各种福利,濮阳军分区也可以享受。

贾庆贤年长谷俊山几岁,“我好喝个酒,有时在饭桌上,我训他,他就嘿嘿直笑,大哥大哥地叫。”在贾庆贤看来,谷俊山很适合做后勤服务,有个大事小情,只要一说,立刻就跑,就办。

谷俊山也颇得部队领导赏识。1993年3月,他被提拔为濮阳军分区后勤部长,副团级。原濮阳军分区政委管培松说,谷俊山那时很少管家事,一心扑在工作上(1)。

说明,军队有些领导干部还是任人唯亲哪套。溜须拍马有关系的反而得到提拔,实干不的反而不能进升就是有也提升得很慢,这货从地方军分区一小干部五年连升8级,真希望习主席揪出养这巨贪的后台保护伞。


这样的贪官该杀,拿毛主席金像也不能免去他的罪恶。特别是军队里面的贪官,更是令人可恨。

16楼 故剑
楸出后台保护伞,对其提拔领导进行审计追责是反腐,防腐的必要手段,

如果形成制度并坚持实施,我想我们的腐败问题会很快解决,

理清经济发展和反腐防腐的关系,有必要搞浪费资源的所谓三权分立吗?

有没有保护伞我不敢保证,但这种事情一般来说跟提拔他的人关系不是很大。

我们这里20年前出了这么一件事情,交警大队的大队长被判了死刑,受贿,立即执行;然后让副的接替,结果没到半年,这个新的交警大队队长再次因为受贿被判死缓;在选第三任大队长的时候,组织上鉴于前两任的教训,特意从交警队伍里符合条件的人中,调查了很久,特别是经济上做了深入的调查,最终确定一位平时口碑很好,无不良嗜好,经济清白的人接任,而且上级还三番五次告诫他,督促他,但是,不到一年,此人也倒台了,还是受贿的问题。为什么会受贿呢?因为被扣、查的车子的车主想要弄回自己的车子,就千方百计把钱或者物送给他,比如说塞包烟,表面看起来正常啊,也不是很贵的烟,20来块,虽然属于比较高档的烟,但毕竟只是一包,抽烟的人,也就顺手接下了,但实际呢?里边塞的是钱!诸如此类的,实在是防不胜防。此人开始还能保持廉洁,拒收钱物,毕竟有案例在那摆着呢,他也害怕是不?但慢慢地积少成多,案发后有些受贿的东西,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就随手丢在家里,结果给查出来了,一算,好家伙,够判无期的了,最后这哥们当了一年大队长不到,也没享受到什么,吃牢饭去了。这哥们后来一个劲地喊“当初我都说了,别让我当这个什么大队长,偏要让我当.......”那个委屈像,真的看着很可怜。

最后,在这三位前腐后继之下,采取了最彻底的办法,那就是交警大队不再收取任何罚款,罚款必须通过银行缴收,才基本上杜绝了这种现象。至少20年来,我没再听说交警大队出大事了。

所以啊,本人认为,反腐,绝对不应该只惩罚受贿者,对于行贿者,只要不是被索贿,同样要惩罚。同时,一定要斩断权、钱之间的直接联系,有权的一定不能管钱,独立的财务制度,独立的审计制度,在反腐中非常重要。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