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民网伦敦1月14日电(记者 黄培昭)英国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先生1月3日致函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高度赞赏刘大使在《每日电讯报》发表的《拒不反省侵略历史的日本必将对世界和平构成严重威胁》一文,并以其二战期间作为远东战俘的经历痛斥日本军国主义残暴罪行,提醒世人永不忘历史,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卷土重来。塞克先生随信还寄来根据其亲身经历写成的《永远不能忘记》一书中、英文版本。

刘大使认真阅读了塞克先生来信和其著作,随即回函。刘大使对塞克先生二战期间苦难经历深表同情,并对其表现出的巨大勇气和人道主义精神表示钦佩。

刘大使在回信中表示,日本侵华战争造成3500多万中国人伤亡,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对亚洲以及英美等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为防止日本军国主义的恶魔卷土重来,必须记录真实的历史并正确认识历史。不久前,安倍悍然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甲级战犯就是日本的纳粹。日本领导人参拜这些手上沾满中国人民、亚洲人民和英国人民鲜血的甲级战犯,说明他们要继承这些战犯的衣钵,他们就是这些战犯的继承人。中、英同为二战盟友和战争受害者,两国应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承担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的责任。明年将迎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希望人们牢记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历史,希望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坚决制止日本军国主义复辟,为维护世界永久和平与稳定做出积极贡献。

经塞克先生同意,现将双方往来信函全文刊登如下:

英国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致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的信件

亲爱的大使先生,

祝贺你1月2日在《每日电讯报》上发表的精彩文章。你在文中雄辩有力地批驳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思悔改,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

我的许多朋友在修建泰缅铁路时被日军杀害。为表示对您发文的支持,我谨以个人名义,并代表那些惨死在日军屠刀下的朋友,寄去我的拙作《永远不能忘记》中、英文版本,请您斧正。

其中,英文版是该书的第四版,除保留原书内容外,还增加了我个人当时的遭遇,中文版无增补。中文翻译由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敦城的卢美纯博士完成,并特意配有照片和插图,因为卢博士认为照片会让书中内容更加可信。

多年来,卢博士一直倾力支持我的著述,她本人也坚决反对安倍的危险政策。卢博士的父亲(注:卢秉枢,“菊花台九烈士”之一)与其他当年中国驻马尼拉使馆的全体工作人员一齐被日本宪兵杀害。

我本人今年98岁,是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也是泰缅铁路工的幸存者。1995年至今,我一直积极参与“远东战俘协会”的工作。您可以通过网上搜索“Fred Seiker”了解到更多关于我的情况。

如蒙你拨冗回复,我将不胜荣幸。

此致

敬礼

弗瑞德·塞克

二〇一四年一月三日

刘晓明大使给英国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的回信

塞克先生,你好!

很高兴收到你来信和你写的书《永远不能忘记》。我认真阅读了你的信和你这部令人震撼的珍贵著作。我对你二战期间在日军刺刀下经历的苦难深表同情,同时也对你表现出的巨大勇气和人道主义精神表示钦佩。

你一定知道,在中国,我的数以千万计的同胞遭受了与你相似,甚至更加悲惨的命运。日本侵华战争造成3500多万中国人伤亡,其中包括在南京大屠杀中惨遭杀戮的30万平民,以及日本“731”细菌部队魔爪下被记录为“木头”实验品的无辜百姓。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对亚洲以及英美等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

“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然而,战争的伤痛至今仍难以抚平,人们无法忘记那段罪恶的历史和令人发指的罪行。你在书中提到:“经常有人善意地问我是否会宽恕或忘记。宽恕或许属于宗教和道德范畴,忘记却是一条充满现实危险的道路。对于泰缅铁路工的幸存者来说,生活中没有比修建“死亡之路”更大的苦难。忘记?永不!”。为了防止军国主义的恶魔卷土重来,我们必须记录真实的历史,并正确认识历史。

令人担忧和愤慨的是,今天的日本领导人正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安倍一方面鼓吹“侵略未定论”,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和殖民历史,另一方面试图修改日本和平宪法,加快政治右倾化和扩充军备步伐,不久前,他悍然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甲级战犯就是日本的纳粹。日本领导人参拜这些手上沾满中国人民、亚洲人民和英国人民鲜血的甲级战犯,说明他们要继承这些战犯的衣钵,他们就是这些战犯的继承人。今天日本领导人对待历史问题的这种态度怎么能让逝去的冤魂安息?怎么能让今天的人们淡忘那段历史?

中、英同为二战盟友和战争受害者,两国应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承担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的责任。明年将迎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我们纪念胜利目的是防止战争悲剧的重演。温斯顿·丘吉尔曾经说过,“不从历史中吸取教训的人注定重蹈覆辙”。我们希望人们牢记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历史,希望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坚决制止日本军国主义复辟,为维护世界永久和平与稳定做出积极贡献。

我愿和你保持联系,期待有机会与你见面。一些中国媒体的朋友们听说你给我写信,他们都想了解我们通信的内容,有的还想采访你。我想,如果能有更多的人了解你和你的老兵朋友们的悲惨遭遇;如果我们能提醒更多的人们不忘那段历史,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复活,那将是十分有意义的。不知你是否同意公开发表我们来往信件?我尊重你的意见。

祝你身体健康,安享和平美好的时光。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三日

本文内容于 2014/1/23 10:48:46 被hinatou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