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曾担任过兰德公司研究员的格托夫博士认为,中日关系正处于危险的低点,而美国在领土问题上的立场几乎不可能保持中立,美日同盟正呈现出明确的反华趋势。

据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1月12日报道,曾担任过兰德公司研究员的格托夫博士在谈到中美关系与亚太局势等问题时表示,奥巴马的亚太政策尽管可能让菲律宾 这样的美国盟友消除安全疑虑,但它是以牺牲与中国建立建设性伙伴关系的更大利益为代价的。实际上,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实力已经完胜中国,中国根本无法企及, 美国无需为中国加快军事现代化争论不休。

对于美日同盟与美中建设“新型大国关系”是否相容的问题,格托夫博士指出,中日关系正处于危险的低点,可以说比2005年还要糟糕,因为很有可能爆发海上冲 突。美国在领土问题上的立场几乎不可能保持中立,因为受到安保同盟的限制。多年来,美国一直迫使日本在亚洲承担更多的安全重担。现在,日本出现了一位民族 主义领导人,他承诺要修改宪法,并建立更大规模、更积极的军事力量,美日同盟呈现出明确的反华面貌,这显然与“新型”美中关系不相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可 能嘴上说要与中国接触,但东京发出的所有信号都是不接触。安倍的立场还恶化了日本与韩国的关系,进一步破坏了地区稳定,扰乱了美国的“重点”转向亚洲策略。

格托夫博士还认为,领土问题深陷于中日关系全面消极的状态中,无法想像在整体关系优先改善之前能解决,或者更可能的是搁置这个问题。 那可能意味着举行峰会。如果安倍想要让北京相信外交手段是有价值的,那他必须停止挑战日本军事扩张的极限。否则,可能会发生交火,并且很有可能升级。一旦 双方减少敌对言论,开始进行外交接触,那就有可能通过制定防止在钓鱼岛发动军事行动的行为准则,或者通过共享那里的资源来解决领土问题。

格托夫博士指出,长期以来,他一直认为,日本对亚洲和世界最重要的贡献在于成为一个“全球性民生大国”,这是日本外交学者船桥洋一20世纪90年代初提出的 概念。这意味着日本可以利用技术和经济实力在第三世界发展援助计划,成为领导者。日本还可以在联合国维和行动、救灾任务和建立东北亚安全对话机制中发挥更 大作用。最后,日本必须采取前首相小渊惠三10多年前提出的重点改善与韩国、中国关系的睦邻政策。对美国来说,日本的这些新行动可能令人难以接受,因为它将最终导致美国在日本的 军事存在逐步缩小,对日本的安全职责变得更加薄弱。但对于一个更加平静的亚洲来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代价,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对日本的看法以及中美关系。

格托夫博士曾担任过兰德公司研究员,后来成为加利福尼亚大学政治学教授。他还是波特兰大学荣誉退休教授和《亚洲展望》杂志主编,撰写了20多本关于亚洲和美国外交政策的著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