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贤妻

早先的时候农村人对时间都是估计的,早晨听到鸡叫三遍就起床,早早的就要下地干活,有时候听错鸡叫声,会到地摸索着干一阵子活之后天才会渐渐地亮。我小时候早上上学就听错过鸡叫,半夜到校,教室门锁着又进不去,一直等很长时间才有同学到校,主要那时候饭都吃不饱,谁还会有钱买一块表放家里专门看时间。

刘婶是全村第一个和男人一样起床的女人,起床后她不下地,会先添上锅,然后给牛加料,给羊添草,接着再管猪和鸡鸭鹅,刘婶的一天是在忙忙碌碌之中开始的。

当然这些都是分开生产队之后的事情,在生产队的时候年轻女人都要下地挣工分,家中只会留一个年龄大的妇女做饭,家中喂这么多畜生是不允许的。刘婶年轻的时候也要下地挣工分。

刘婶当闺女的时候就是一个勤快人,刘婶长相不是很出众,当初刘叔他父亲就是看中刘婶的勤快,才托人到刘婶家提的亲,刘叔的父亲是一个木匠,经常走村串户的,这一天到刘婶家干活,发现家里家外她一个人就整的是井井有条,在她家干活期间,刘叔的父亲把刘婶的年龄和有对象没有都打听的一清二楚,所以他把她家的活干完后,立即就托人来说媒了,刘婶比刘叔大三岁,两家虽说相隔一道岭,也就是不足十里地的样子,因为不一个县,相互之间还是很陌生的,那个时候虽说婚姻已经自主了,但在农村婚姻还都得听老人的,老人只要点头答应的事,晚辈就得无条件执行,所以他两个中间错三岁,在双方父母的操纵下还是把婚事给办了。

婚后的刘叔算掉进了福窝里,家中的事一般不用他动手,刘婶一个人就整的没啥干,刘婶婚后除了忙家务别的事一概不插手,别的家娶一个媳妇不论公公还是婆子都要看着媳妇的脸色办事,他们家刚开始不论办啥事也是看刘婶的脸色,可没多长时间就感觉这个媳妇在面前与不在面前一个样,没什么好怕的。于是就我行我素的回复了原样。

分开生产队之后,不用在磨洋工了,下地的时间就少了许多,刘婶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家庭的养殖方面,刚开始家里养的有猪和长毛兔,猪是不喂饲料的土猪,一年才会喂成,兔子是长毛兔,以剪兔毛卖兔毛为主,喂两头猪,几十只长毛兔,虽说会忙一些,但家里搞的是不在愁花销了,他们家在村里第一个买了电视机[黑白的]。

刘婶最喜欢帮助人,村里不论谁家有事她都会到场的,结婚她会去帮助做铺盖,亡人她会去编纸扎,修屋盖房她会去帮忙做饭,生小孩她会去帮着做小衣服,另外谁家急需用钱她也会慷慨大方的资助的,因此刘婶的人缘很好。

勤快的刘婶造就了懒惰的刘叔,人学勤不容易,学懒惰太容易了,没几年刘叔就好吃懒做起来,刘叔也会一点木匠活,有时候他也会出去帮人干活,刘叔在邻村帮人打桌子和床的时候,和一个妇女好上了,刘婶知道后没有和他大吵大闹,只是把他的木匠家伙扔煤火里烧了,并且不让他再出门干活了。

刘叔的父亲常年不在家,他的母亲是一个好出风头好串门子的人,早早起来就走东家串西家的,不大的村子屁大点的事她都知道。对刘婶的勤快她时间久了习以为常看不到,对刘婶有时候埋怨几句刘叔,她倒是反应快并且还很积极。有一次她竟然纵容刘叔把刘婶赶回了娘家,离了刘婶的家庭两天没到就乱了方寸,不但畜生饿的嗷嗷乱叫,就是人也吃不上应时饭了,这时刘叔也知道他的母亲已无能力再操持这个家了。没办法刘叔急忙厚着脸皮去叫刘婶,这个家已离不开刘婶了。

他们村有管本村学校外来教师饭的习惯,每次轮到刘婶家管饭,吃饭的老师都会夸奖几句,说饭菜做的不错。明明饭菜是刘婶做的,可她的婆婆会把这些好处都揽在自己身上,以博得众人的夸奖,在厨房忙前忙后的刘婶对这一切都清楚,就是从来没争过一次,她对婆婆好争功好面子也已习以为常。

刘叔的父母年龄大了,有病卧床到最后都是由刘婶细心照顾的,刘婶从来没有记恨过她的婆婆,对她始终都是非常关心的,以至于她的婆婆临终的时候总感觉对不起自己的媳妇。刘婶不但勤快,而且还孝顺。

刘婶和刘叔育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两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毕业,刘叔很少操心。现在两个孩子都已成家,都已有固定的职业。

刘婶得病很急,她是在家给羊割青草的时候歪倒在地里的,等有人发现人已断气,刘婶下葬的时候全村在家的劳动力们都到场了,在场的人都留下了眼泪,大家都认为去世了一个好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