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精锐 抗战先锋——————国民革命军第36,87,88师{2} – 铁血网

国军精锐 抗战先锋——————国民革命军第36,87,88师{2}


抗战前国军防御装甲武器数量甚少,仅有装甲兵一团附有步兵炮教导队一队(三营十二连,每排两门三七炮),又步炮营一(四连)及第八十七师、第八十八师各备六门制37mm苏罗通炮(L/50)一连。德国使用的均为L/45,这些都是由莱茵公司在1920年末期设计制造的。 苏俄也曾进行仿造,后来俄援中也包括了这种型号。37mm PaK 35/36 (L/45及L/50 ━ 后来50厂在1942年开始有小量生产,到抗战胜利一共生产94门),莱茵式,1937年初有120门抵达。另外中国还有1935型百禄47mm战车防御炮。三七战车防御炮,肩膀上的宽皮带为拖炮时拉拽用。

(1937-南京)装甲兵团战防炮营一个排(两门三七战防炮)编为南京卫成司令部直属战炮分队。”当时反战车的战术,主要还是依靠集束手榴弹(每束4-12枚,除了一枚外,去掉木柄,用绳子捆绑在一起),放置在敌战车履带下或引擎上引炸,往往投弹的士兵也以身相殉。36师106旅212团团长熊新民,在杨树埔,配置一个战车防御排。当时因为这些炮都是新进购置的,部队的训练和经验都不足,因此用起来效果不彰。由于战车防御炮的本质,就是必须在最前线才能发挥作用,常常尚未对日军发挥任何打击作用即被击毁。反过来说,日军对战车防御炮使用的得心应手,国军没有什么装甲车,日军最常用战车防御炮来摧毁国军的重机枪阵地。由于战车防御炮数量少,型号又不一,因此作战时必须自行带足给养:

(1938年3月-台儿庄抗敌,韩正礼)陆军第3师(师长李玉堂,黄埔第一期)因在淞沪战役中伤亡过半,此时正驻在汉口北郊补训。该师战车防御炮连因需有射击场,故单独驻在江南岸武昌珞珈山。这时,我正担任这个连的第一排排长。该连配备有奥地利北禄式四七战车防御炮6门分3个战炮排,一个弹药队,官兵160人,骡马40匹,比利时制步骑枪近百支,班长以上均配有20响德制驳壳枪。…规定炮弹都要带走,因为供兵站不可能有这样的炮弹补给(当时存有4个基数的破甲弹及榴弹共2,400发)”进行训练中的战防炮队。

抗战开始时,国军有1930年师编制、1932年陆军师编制、1933年剿匪师编制、1935年教导师编制、整理师编制、1936年调整师编制等六种。何应钦以现代作战上之要求,及装备上之可能,与调整施行容易计,建议以甲、乙两种编制统一之:

“(甲)种编制,拟采用1936年调整师编制,凡调整师均用之。其性质同各国之常备师。(乙)种编制,拟采用1935年整理师编制,凡整理师均用之。其性质同各国之预后备师。”

88师编成:

2步兵旅 2团各3步兵营 3步兵连 3步兵排 9挺轻机枪 每排48人 3班 14人 重机枪连 3排每排2挺共6挺 迫击炮连 八二迫击炮 榴弹炮连 通信连 特务连 2 补充团 炮兵营 战防炮连 高射炮连 工兵营 通信兵营 辎重兵营 特务营

“(1937-四行仓库)88师524团第1营营长杨瑞符:第一连第一、二排已到,等待第三排。… 第二连、 第三连及机枪连末到。”

“(1937-36师师长宋希濂) 36师是一个整编师,上战场时,9,000多人。”

由其他的几个文件的记载,88、87、36师,在开战时,人数都只有在一万人上下。

“八一三淞沪会战之初,中央军官学校教导总队奉命拱卫首都南京。八月中旬末,淞沪战局吃紧,总队奉统帅部命令,调第二团驰援上海,归淞沪战区司令张治中指挥。第二团有三个步兵营和三个直属连-平射炮连(注:应为通信连,平射炮即战防炮,或称小炮,步兵炮)、 战防炮连、榴弹炮连。每营有三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迫击炮排、通讯排。该团开赶到上海江湾地区后,于八月下旬参加了张华滨附近的争夺战。”

“(1937-李西开:第三团团长-南京)教导总队是南京保卫战中,装备最好、实力最强、兵员足额的主力部队,辖有步兵三个旅(计六个团,另有三个新兵团当时在湖南训练),直属部队备炮兵营、骑兵营、工兵营、通信兵营、军士营、特务营、输送营(各营均巳奉命改称团,因无兵补充、无装备补给,名虽称团,实仍为营)。步兵旅的第一、三、五团的装备和编制,均仿效德国步兵团的编制,每团将有十六个连,即每个团辖步兵三个营,每营三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一个八二迫击炮排,团的第十三连为榴弹炮连,第十四连为战车防御炮连,第十五连为通信连,第十六连为输送连。...兵员为三万多人。”

由此来参照德国威玛时代的Reichswehr防卫军,当时留在部队中的,都是上上之选,类似于教导师的性质。因此在1934年之后,以此为基础,迅速扩编成一支强大的国防军。

德国步兵师编成 3个步兵团 3个步兵营 兵器营 1934 机关枪连 迫击炮连 50mm 81mm 榴弹炮连 75mm 150mm 1939 战防炮连 37mm 1939 炮兵团 野战炮 150mm/170mm/ 210mm 1939 榴弹炮 05mm及150mm 战防炮营 1939 工兵营 通信营 侦搜连 1939 运输队 医护营 野战补充营 1939。

1939年时,德军的一线步兵师约17,700人强。由编制上而言,中国的这几个部队,只有教导总队能与德国的标准步兵师比较。即使是教导师,全额编满时,最多也只有13,292员。教导总队做为一个种子部队,主要目的是示范和教育,不是用来作战的。当时是在破釜沉舟的情况下, 投入作战,最后也伤亡殆尽。当时另一个装备极优良的部队,是财政部的税警总团,一共有六个团,装备欧力根防空机炮、维克斯两栖战车、步枪都是最新型的德国标准型毛瑟或比利时的FN 1924/30步骑枪。两次参与上海作战,史上甚少提及,实际上这些『税警』们,战力比一般的部队还要强。其中的一部,后来在孙立人的领导下,组成新三十八师,在缅甸扬威异域。

以上提出的资料,应该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事实上是没有德式装备师这样的部队,甚至没有全部用德国装备的部队。36师、87师和88师,的确是装备了『一些』当时很新式的武器,超过当时的一般中国部队,但是与世界列强的一线部队相比,在防空、火炮、装甲、反装甲等方面,仍然相形见绌。

七七事变前后,国军才开始向国外大量采购相关武器,士兵们根本没有时间熟悉这些装备的操作。而抗战八年中,除了一些迫击炮(主要是31式六○和20式八二迫击炮),中国没有生产过一门火炮,中国军队每次遇上日本军队,总要在炮火上吃亏。如果说要讨论德国顾问的贡献,首先在火炮这一点就值得质疑,德军本身的火力惊人,难道他们会没有看到中国军队在火炮方面的弱点?德国顾问当时明知中日开战不可避免,为什么没有在这方面坚持改进?株州炮技处一直到1936年才开工,未及在抗战爆发前完成。经过了屡次的整理和调整,这些部队是展现了一个现代化国防军的样子,也许是因为这些部队与其他部队外观上的差距,使得一般人以为,这样『好』的部队,想像中德国部队也不过如此了,因此跃跃欲试。

1937年8月,宋子文向日本特使说:『现在最危险的情况是, 日本军队低估了中国,中国军队却高估了自己。』这一句话,可以说非常传神的描述了当时的现象。

1937年,中国在还没有准备完成的情况下,卷入一场与世界一流强国的全面战争。只有用血肉之躯、锦绣山河的空间与敌人周旋。也就是因为没有所谓的德式装备师,对以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在上海、南京前仆后继倒下的中央军部队,更值得后世的我们景仰。


本文内容于 2014/1/14 21:25:22 被小编a33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