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精锐 抗战先锋——————国民革命军第36,87,88师{1}

国民革命军第36 87 88师

1937年8月至11月,中国和日本在上海进行了一场大会战,史称『八一三淞沪战役』。中国出动了七十几个步兵师及配属的特种部队,日本也出动了九个完整的师团及其他附属部队,双方海空军也都出动作战,其规模可谓空前,之后的武汉保卫战,参战人数虽超过淞沪战役,但是其意义上完全不同,而且涵盖的范围也大得多;这场会战至今仍是史家研究的课题。参战的中国部队中,有几个倍受嘱目的队伍,也就是36师、87师、88师和中央军官学校的教导总队。许多人将这些部队称为德式装备师,更有人,包括外文资料中,声称这些部队配有完整的德式装备,本文试由装备的角度,来讨论这种德式装备师是否存在?

首先要定义的是,『德式装备』是哪一个时代的德国军队?

众所周知的,1927至1938,有前后近百个德国顾问在中国(最后一任团长是Alexander von Falkenhausen 1934-1938),这些顾问的活动及成就,常常也被夸大了。中国有几百万军队,各有渊源,整顿起来千头万绪,此外,除了中共,北有宋哲元、阎锡山,南有李宗仁、陈济棠,西有刘湘等地方势力,国事如麻,相信这些顾问们也应有蜉蝣撼大象之叹。1933年后,纳粹德国撕毁凡尔赛和约,重新建军,德军的编制和装备也有巨大的变化,尤其是机械化步兵、装甲师作为第一线部队,都是这一个时期的新发展。这些顾问既在中国,也没有机会与闻这些改革,他们所知道的,主要是在此之前的德军经验。

由时间上而言,只能拿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帝国陆军和威玛政府(Weimar Republic)的防卫军(Reichswehr)中的步兵师来作比较,要是拿1939年之后的德国国防军(Wehrmacht)中的陆军(Heer)步兵师来比,其巨大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威玛防卫军因为受到凡尔赛和约的限制,重机枪只有700余挺、没有重炮兵、坦克车等装备,一共只有10个步兵师和3个骑兵师,总数才十万人,也不成个样子。

因此,在比较上,不容易找到一个合理固定目标,本文讨论的基础,以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之前的陆军步兵师来作比较。单兵装备从鞋子说起,这些部队当时还有布胶鞋和皮鞋穿,但是没有穿长统皮靴的。只有高级军官(校官以上),有的会自已购置靴子穿。中国部队的军服,主要是棉布的,德军一直用的是呢质。不过88师的万方澄回忆,当时冬天也有呢军服、呢大衣,春秋有驼绒夹衣,夏天是卡其短袖衫裤。军官的确是有呢质的军服,尤其是所谓『甲种呢』的黄色军常服。(87师-南京) “..穿将级军官甲种呢军服大衣(黄色)..”(教导总队-南京) “工兵学校失守后,王敬久立即用电话召第二六○旅旅长到地下室来。我记得这个旅长身体结实,中等个材,身穿灰布棉军装,腰系士兵皮带。 … 我上装左上方佩有教导总队参谋符号。… 沿途首先迎到王敬久师长和他的卫士,他仍穿黄呢子军服,外罩青毛哔叽的披氅。”中国的阶级领章,与德国完全不同,可以说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一种系统,简单明了。尤其是参谋配带的竹节章,更是佳作,『运筹帷幄』之筹字,即是竹节。比德国由普鲁士传承下来的那一套花花草草要简单多了,也比日本抄袭欧式的要有特色。

有人以为,比后来中共使用俄式,国府使用美式,都还要好。中国军队一向打绑腿,这是\大家所熟知的。后来的驻印军,虽然全身上下都换装了英美装备,仍然坚持打绑腿。有人以为这是袭自日本,事实上只是一种源自欧陆,留传下来的习惯。一次大战时,美国的参战部队也是打绑腿的。英文中称之为Puttees。

钢盔用的德国是1935年式,这点和德军相同,而且由德方的文件来看,M35最早出厂的一批就运到了中国;目前已知的记录,到1936年进口了315,000顶。

中国水壶,水壶为木塞盖子,椭圆形,日式则有一个平底。早期德式与此相似,至1934年装备组始换为金属旋上的盖子。中式持续使用肩背带,与后期德式挂在腰带上不同;这是当时中国部队普遍仿制或采购的一种装备,并不是因德式训练才有的。

乾粮袋(杂物袋)也是用背带跨肩,德式早期也是如此,后来才改系在腰带上。中国使用乾粮袋的历史相当久远,早在张之洞编练自强军之时即有,因此是一路沿袭下来的一种个人装备,由图亦可看出,其形状与德式不同。

单兵用的弹带是帆布制的长形弹带,德军除了后来的伞兵之外,一直用的是皮制弹包。中式至少有两种,一为由肩上斜绕一周至腰间再绕一圈,这是一长条而不是两条,最后以布条打结系在腰间,这一种弹带有将近二十个弹包,是各部队主要使用的形式,这个设计最普遍,而且在整个抗战期间都没有什么改变。也有两条较短型式的,有的在胸前交叉,有如X型,有的由两肩挂下,如同V字,当然也有肩上一条,腰上一条的用法。不过从诸多现存照片中,『德式』部队仍以一条式为主。

中国的仿德国1930式面具是装在帆布袋中,类似西班牙的防毒面具,非德军之圆筒装具。巩县兵工分厂在民国23年向德国采购装备,准备自制防毒面具,1936年时每日生产250副24式防毒面具,其他生产的工厂还有金陵兵工厂、广东面具厂等,型号有二三式、二四式、二七式及四二式(广东面具厂后改名为42兵工厂所生产的型号,非按年号而定)。法国在二次大战之前曾制作过圆筒装的防毒面具,中央军防空部队等所使用的,可能来自于此,其特徵是增强纹是横的,不像德军二次大战中所用的直纹。

步枪国军用的是中正式或是进口的德制毛瑟系列步枪。但不是德国的K98k,而是1924年式标准型(Standard Modell),这是K98k的前身,最明显的差异是水平拉柄和在枪下的枪背带配置。这和当时的德军是相同的,一直到二次大战初期,德军部队中仍有许多标准型步枪。当时另外常看到的还有Vz24和FN1924/30等。其他的中央军,有各式各样的步枪,最多的是汉阳造和各式毛瑟1904/1907年式的衍生型,包括四年式(元年式为6.8mm,四年式改为7.92mm)及东三省兵工厂的十三年式在内。中国使用的刺刀,都在50cm以上,尤其是中正式,因为枪短,刺刀长达57.5公分,这是因为中国部队-日军也是一样,仍把冲锋拚刺刀,作为一种很正常的战术运用。而中正式上了刺刀,仍比日本三八式上刺刀,短了10公分左右,许多人引以为憾。相形之下,德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普遍使用的1884/98刺刀,简直是小儿科。其他进口的FN1924式刺刀,长度也相当于中国自制者。虽然中国使用的是7.92mm口径,但是四年式仍有一部份使用圆弹,汉阳造更是由始至终使用圆弹,这和中正式等使用的尖弹不能相容(尖弹口径稍大)。中国圆弹的生产,一直延续到战后。国军的子弹,基本上有三种,尖弹、圆弹和重尖弹。尖弹供中正式系列的步枪和捷克式轻机枪使用,圆弹为汉阳造和一些老式的四年式步枪,重尖弹则专供二四式或卅节式重机枪使用。其他还有特种子弹,例如反装甲的钢心弹等。德国人到了二次大战之前,制式化到步机枪均配用重尖弹。

轻机枪这些部队用的是捷克式ZB26,其他中央军也有用比利时制的BAR和法国的Hotchkiss。这些部队没有使用MG34的记录(南京参战的PzKpfw I装有两挺并列的M13),中国也没有生产MG34的记录,老实说,即使想仿造,MG34繁复的加工程序,也会令人退避三舍。德军到1941年之前,仍有许多水冷式08/15轻机枪在部队中服役,比较起来,捷克式当然要强多了。“(88师-上海)3步兵排9挺轻机枪”由许多照片中,可以看到88师等这几个部队都配用的都是捷克式轻机枪,由上面这篇记载,更可知当时的编制是一连三排九班,一个班一挺。当时这几个部队的步兵班,人数应该是在14人左右,其中有火力组(轻机枪组)、冲锋组(步枪组)的分别。在抗战期间,一直是如此编组的。“(1938-郑玉良-台儿庄-27师) 记得我师是三三编制,我连约120多人,武器装备比较好。当时我担任中士班长,这个斑有14人,分两个组;一个是机枪组,使用苏式762转盘机枪;一个是步枪组,都是咱们汉阳造79步枪;另外,还配备一个掷弹筒。 ..” 这个概念,有可能是德国顾问引进的,但也是一战之后的世界潮流,最早是由法国人所提出。德国人在二次大战中,以MG34/MG42为中心,对此运用的淋漓尽致。

重机枪是二四式,仿马克沁,是一种水冷式、250发帆布链带供弹的机关枪。1915年2月,金陵制造局即仿制成功德国七九马克沁重机枪,并取名『华宁』,一共造成6尊。大沽造船所也在1917年仿制出所获得德国新式马克沁重机枪。1934年前后,德国兵工署赠送马克沁式重机关枪之全套工作图样,由此更改了一些精度及公差,定名为二四式七九马克沁重机枪。并不像一般中外文件所说的,因德国赠送图样,才有二四式的生产。事实上,二四式的闭锁机,与德国的08式不同,接近于Vickers和德国的1909式外销型。而且在『中国近代兵器工业』一书中,指出中国所获得的是1915/08式的图纸,那是改成轻机枪的型号,中国从未生产过。二四式重机枪的鞍架,也与德式不同。由于凡尔赛合约不准德国制造重机枪,只能拥有700余挺,因此在30年代,德国逐渐走向通用机枪的概念,1932年采用了MG13,旋即改用MG34直到战时的MG42。

所谓的重机枪,只是把通用机枪加上了更稳定的三脚架。马克沁在1936年撤出第一线部队。88师这一类的部队,每一个步兵营有一个重机枪连,3排6挺,作战时配属给步兵连运用。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标准步兵营的重机枪连配置为12挺08式重机枪,有的多达14挺!

手枪国军用的最多的是C96盒子炮,半自动和全自动均有,德军用的是Luger P08、PPK等,后来改用Walther P38。口径也不同,国军仍用7.63mm,德国人在一次大战后,手枪基本上统一为9mm。中国在抗战前,除了少量自己生产,还在欧洲大量搜购各式的盒子炮,德国和西班牙都有。枪榴弹和掷弹筒在当时都尚未定型制造、配发。中正式步枪的枪榴弹定型为二八式,为航空兵器技术研究处的俄籍技师拉力果夫所设计,掷弹筒为仿自日本十年式,在三十厂制造成功,定型为二七式。

更多的请看国军精锐 抗战先锋——————国民革命军第36,87,88师{2}


本文内容于 2014/1/15 10:13:17 被小编a45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