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些落马官员的“致命爱好”

人都有情趣爱好,官员不例外。官员的雅好,经营的好可以为自身形象加分,经营不好,就是一座碉堡,攻堡垒者可施技从内部突破。投其所好,无非是需要其手中的那点权力。

“高飞之鸟,死于美食;深泉之鱼,死于芳饵。”

战国时代,鲁国宰相公仪休好吃鱼,有人便投其所好,给他送了一些鱼,但他不肯接受。他说:“我今天做鲁相,有能力买鱼吃。假如我因接受你的鱼丢了宰相之位,到那时候谁还会给我买鱼吃呢?”

时间再回到当下: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中纪委查实了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的受贿问题,令人诧异的是,让其下马的是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

爱玉的倪发科,情操虽高,但是其喜好已经到了不能自已的地步,不仅看电视、看书玉不离手,他的脖子上也经常戴上一个玉石挂件,发科同志不仅毫无顾忌地“笑纳”商人的馈赠,而且还公然索贿。直至东窗事发。

人都有情趣爱好,官员不例外。官员的雅好,经营的好可以为自身形象加分,经营不好,就是一座碉堡,攻堡垒者可施技从内部突破。投其所好,无非是需要其手中的那点权力。

“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

正如古训所告诫,“钓者之恭,非为鱼赐也;饵鼠以虫,非爱之也。”

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主犯赖昌星有句“名言”:“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

在远华案件中,厦门海关原副关长兼调查局局长接培勇曾一度拒绝诱惑。接培勇在与赖昌星等人接触中怀有很大的戒心,赖给他送钱送物他都没接受,帮他弟弟弄到香港“发展”,也被拒绝了。而后,赖昌星摸清了接培勇喜欢书法及有收藏书籍的爱好,便从北京购得一套170多本、限量发行、颇具收藏价值的《领袖点评二十四史》(价值人民币6万多元),空运到厦门,告诉接培勇说“从北京顺便给您带了套书来,您看看……”。

我们再来看看其他一些因为雅俗爱好而落马的官员。

温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戴国森的爱好是收藏LV包。

雅安市委原书记徐孟加和其他几位市领导特别爱好运动,经常打“皇帝球”。而且围绕着这些运动,体育馆里还曾产生过一些腐败和荒唐行为。

浙江临海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原局长周华清,其爱好也颇为雅趣,被人称之为“兰花局长”,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临海市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兰花亦是生财之道,买兰送兰,当一盆兰花价值几万、几十万之时,其中产生的权力寻租空间就可谓微妙了。

杭州前副市长许迈永的收藏室,简直是个小型书画博物馆,里头不光有齐白石、范曾的画,甚至还有启功、沙孟海的字。

前沈阳市副市长马向东好赌博,自1996年至1999年,马向东先后17次到澳门赌场,4次登上"东方公主号"赌船赌博,三日内输掉上千万元。此外,赌博圈内被曝赌博金额最大的要属农行原副行长杨琨,媒体曝其在澳门欠下30亿赌债。

爱高尔夫,最著名的是药监局原司长郝和平,他不但像打出租车一样乘飞机到全国各地去打高尔夫,只要发现一家他满意的球场,他就会找求他审批的医疗器械公司老总们要一张会员卡,最终把自己玩下了马。 当然,官员还有一些奇葩爱好。

爱杀猪。原广东韶关公安局长叶树养有个特别爱好——杀猪。有个别基层领导投其所好,在其下来检查工作时备好肥猪供其“小试身手”。一位基层民警向记者回忆了一次杀猪经过:“猪在楼后被捆好后,连刺几刀,未中要害。猪挣扎,久不断气。旁人上来,补上一刀,猪死。”

爱看存折。苏州吴县市渔政管理站阳澄湖分站站长李永元被查侵吞国家资产300万,但他平时生活十分俭朴,早晨一碗泡饭和酱菜,一年四季常穿制服。他费尽心思敛得300万元,一分钱都没花。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没事翻存折,看着阿拉伯数字不断递增。

爱迷信。这个就太多了,随着“大师”王林被曝光,官员迷信的话题也再引热议,有说王林与刘志军熟识,并曾欲为其找靠山石“保他一生不倒”。原山东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信奉占卜算命。有“大师”预测其可当副总理,但命里缺一座“桥”。于是他下令将耗资数亿的国道改线,在水库上架起一座桥。

爱“写作”。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被曝有100多个情妇,而且将自己与她们的“性爱笔记”详录于册。还有广为流传的原广西来宾烟草局局长韩峰的“香艳日记”。

喜欢写作的还不少,原重庆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刘松涛也有记日记的习惯,记录与不同女人来往的经过与细节。“今天,打电话给晓彬,约好在饭店吃饭,晚餐味道很好。饭后去她家,我们的情绪很好,都很投入……”“今天在办公室真是无聊,后来给紫鹃打电话约她晚上一起玩,共进晚餐之后,便……”

守碉堡的难

人要管得住自己,恐怕也是不一般的人。历史之中有这么一个典故。

清朝著名画家郑板桥傲骨铮铮,达官贵人想得到他的字画比登天还难。但郑板桥爱吃狗肉。一富人假扮一店铺伙计,在郑经常出入的修竹院附近宰狗烹肉。一日,郑板桥寻肉香而来。他吃罢狗肉要付钱时,伙计却不收,并恭敬地说,久仰大名,吃些狗肉岂敢要钱,若老先生赐幅画就是小人万幸了。

刚享了口福的郑板桥兴致颇高,便以一幅修竹山水画相赠。数日后,富人以此画在他人面前炫耀,郑老先生知道后不禁捶胸顿足、万般悔恨。“苍蝇不叮无缝蛋。”郑板桥品行不俗,但他的爱好却在小人眼里成了一条可叮可吸可获利的“缝”。郑板桥因此使自己不为权贵作画的诺言毁于一旦。现代社会,无不如此,官员爱好之碉堡,如何守得住,方是官员是否可全身而退,安享晚年的致命关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