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俩都是大胖子,都是十亿级的人口,都被西方欺负了那么多年,你们的创新这俩大胖子都蹲在底下看了一百多年了,好,现在如果美国这一套玩不转了,下面继任的会是谁呢?在印度河中国之间,你应该赌谁赢呢?我罗胖子从来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但是在这道选择题当中,我仍然赌中国赢。

为什么?我们再看二十世纪的历史,二战之后,想从边缘国家挤到中央国家,是几乎每一个独立民族的天然愿望,不管他是毛泽东还是尼赫鲁,都会这么想,我得崛起啊,我得带领这个国家强大起来,我得赶英超美啊,对吧。可是问题是谁做到了啊?很少很少,到目前看,已经把这一步走完了的国家和地区屈指可数,就那么几个,比如说新加坡,比如说南韩,比如说中国的台湾,剩下的你说还有什么?没有了。

那这些国家和地区它走完这几步,它有几个内在的规律。第一点,它摆脱了资源的诅咒,就是它在资源上几乎是一穷二白,资源的诅咒告诉你,它是资源多,资源多才叫资源的诅咒,这跟我们的常识是相反的。

资源多的国家,因为它地底下一挖出来就是金子、矿产、石油,所以它其他的产业它就没法建立,而且因为有这样确定的财源,所以一帮那种军事集团也好,政治集团也好就会把持,然后它也没有办法建立现代化的政治结构,现代化的经济结构和政治结构都没办法建立。你有资源,你以为上帝是你们家表哥,对吧,给你地底埋好东西?害你呢。

所以二战之后崛起的国家,第一个条件就是资源上一穷二白,啥都没有。新加坡底下有啥呀,所有的航班一起飞就是国际航班,一个那么小的国家哪有什么资源?南韩也一样,中国的台湾也一样,这是第一个条件。

第二个条件,就是人口基本控制住了。为什么崛起的都是小国家啊?比较好控制人口,对吧。

第三个条件,就是摆脱了所谓的赶超的梦想,啥叫赶超,就是关起门来,你们美国人有什么,我也得有这个。当年我们中国人把门一关,我们开始造大飞机,造自己的汽车,现在再造大飞机。可是你知道三十年前也造过,那“运十”现在还趴那儿呢。

可是那种赶超战略,是用国家的过度投资堆出来一个,在国际上毫无竞争力的,虽然东西造出来了,但成本上不划算的东西,那最后就被套牢了,印度现在的汽车产业产业技术这样,把国门一关然后自己造,造出来那个东西,国门一开放,在全世界没有竞争力,国门一关起来,我们就继续要维持这个既不挣钱,又不好,然后效率还极低的这样一些所谓用国家资本来保障的产业,就变成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而真正能够崛起的国家全部是不赶超,不把国门封闭起来,干脆接入全世界的分工体系,我从最脏最苦最累的活干起。无论是当年的新加坡还是南韩,还是中国的台湾地区,都是这样,从最苦最脏最累的活干起,接入全世界的经济体系,它反而获得了一个成长的机会。

那第四个条件,就是这几个国家都是强人政治,你少跟我废话什么民主,你看包括韩国,都是朴正熙时期,对吧?台湾也是当年的国民党的威权时期,经济大起飞。为什么?这本书当中也有分析。

其实这个也是通常的一个道理,就是如果你向西方资本打开大门,对接到全球经济体系之后,那些当地的民族主义分子就会抗议,卖国求荣!卖国贼!把外资引进来,迫害我们民族产业!就会上街嘛。上街,如果是一个完全的民选政府,又没有控制力,那好,谁上台啊?就是查韦斯这种人上台,打着民族主义的旗号,然后要来选票,他上台。所以政治上就天然的会左倾,这个道理你肯定很懂。

所以只有一个维权政治,说你别闹啊,所有民族主义分子,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你给我安静点!有政治上的绝对控制力才能够执行这一套策略。所以刚才讲的,你看,资源陷阱,人口陷阱,赶超陷阱和政治陷阱,全部绕过的国家,目前在过去的五十年里屈指可数,只有新加坡、南韩和中国的台湾做到了。

听完这一段,你想到了什么?对,中国也基本上凑齐了这四个条件,而印度基本没有凑齐,这就是我赌中国赢的原因。

我们看过去中国三十年,我们执行了一套什么样的策略?所谓三外路线,就是引进外资,鼓励外贸,管制外汇,所谓三外政策。这三外政策的本质就是打开国门,和世界经济体系用一种极不平等的条件完成对接。

过去三十年中国人很惨,血汗工厂,对吧,我们天天当中国老太太举杠铃,让美国老太太坐家里享福,我们干的是这事。但是我们获得的是什么?我们获得的是几乎全中国的农村的劳动力被动员起来了,走到了城市,从用自己的一双手,用汗水,获得了跟世界经济体系对接的机会。

就像创办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学,让全中国的人民卷入了一个全世界的分工体系,这是办多少所学校也做不到的事情。所以虽然在表面的账本上,我们真的是亏了,对吧,但是真实的账本是什么?中国由于和世界的对接,参与到世界分工,我们的人力资本的价值,在过去的三十年里面暴涨。

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国的汽车产业政策是一直被很多专家诟病的,说你们当时不是说用市场换技术吗,对吧,把市场开放了,技术没换来,中国现在汽车技术还是一塌糊涂,但是市场一直被外资的汽车,什么大众这些汽车厂家绑架,我们失败了。

真失败了吗?是因为你没有算一笔账,中国现在所谓的民族汽车品牌的这些人才,请问谁培养的?都是那些外资企业给培养出来的,我们在人力资本这个账目上赚大发了。你像一汽,如果当年不引进什么大众,不引入什么奥迪的生产,我们能培养出现在的自主品牌的这些人才吗?对吧。

这是题外话,回到主题。只有当我们中国人用这么大的代价,才能收获这么大的成本,可是印度你再去看,那就是另外一副天地。在甘地那个时候,他国父嘛,当年印度独立之前他就说,这个印度不要开放了,我们就自己关起门来,自己就挺好,对吧?尼赫鲁也是这样,尼赫鲁那个时候搞国营企业,印度不比中国劲头小,天天自己在家关起门来造,国有企业,可是问题是,他的民主制度,关于印度民主我们一会儿再讲。

印度的民主它天然堤会左倾,或者天然地会走向保守。给你举个例子,就在前两年发生的事情,当时印度总理是想说我们引进像,就是零售业对全球资本开放,把什么沃尔玛,家乐福引进到印度。我的天哪,印度的那些零售业主那不干哪,我们有工会,我们有组织的,我们有游说集团的,上千人,上万人上街一游行,政府说算你狠,算你狠,不要了。

所以你现在到印度去看,很少有大超市,基本上都是那个夫妻老婆店,上海人讲烟纸店,那种很少很少的零售商,这国家就发展不起来嘛。中国政府那不一样嘛,国策既定,大门打开,让开两厢,让零售业进入,你看哪个城市现在大城市没有沃尔玛、家乐福,对吧?

所以我们的零售企业就起来了,那相关的我们得到了什么?固然让美国人,让法国人挣着钱了,但是问题是培养出大量的零售业的人才,现在什么京东商城,什么天猫,什么一号店,那人才你说跟这个外资进来没有关系?所以中国人里里外外这个帐,算得还是划算。

那请问中国人玩的这一套叫什么?在这本书里讲了一个词,叫中国人用的这武功,就是《天龙八部》里面段誉使的那个武功,叫北冥神功,这据说是逍遥派的一个当家武功,它最大的特征就是在跟你打的时候,可以吸你的内力!

没错,美国人在跟我们的每一笔交易当中他们都划算,但是在大盘子上算是中国人划算的。我印象非常深刻,当年我当记者的时候,我到安徽无为去采访,有一个村支书蹲在地下,我拿摄像机对着他,老头蹲在地下跟我说,我就问他,我说这村里还有年轻人吗?哪有年轻人,没有年轻人了。

我说年轻人哪儿去了?到城里打工去了。我说那在家的还有吗?他说谁呆在家里,在家里丑,拿手指划着脸,说在家里丑。对呀,就在过去三十年里面,大量的中国的年轻人被动员到城市,参与到国际社会分工里面,虽然每一笔细账都不划算,就像那只芭比娃娃那笔账,但是总体算下来,中国人难道不是吸了欧美国家的内力吗?我们的北冥神功果然使了三十年,我们获得了很大的内功进展。

那中国只会这一种武功吗?不然,我还总结出另外一种武功,这就不见于这本书了,这是我总结的,就是少林寺的大金刚掌,同样见于《天龙八部》,是虚竹他爹,少林寺的玄慈方丈使的大金刚掌,这是一派佛门心法,是堂堂之真,正正之师,是一派刚猛之势,对,我要说的就是中国的人口规模。

你可能会说,那印度人口规模也很大呀?没错,印度人口规模也很大,但是它的人口和中国人口,那可是两回事。中国的人口是被深耕过的,是翻出来过的,每一个人都可能对接到世界分工体系里的,印度可不然,印度可能只有几百万人对接到用什么软件外包这些好像高富帅的那些产业里面,剩下来那个庞大的底座,仍然处于自然基经济状态,它没有进入世界分工体系。

所以有一本书,我今天给大家带来了,是中国的经济学家徐滇庆教授写的,叫终结贫穷之路》,副标题是中国印度的发展战略比较,这本书在序言里就讲得非常清楚,铁口直断,说印度河中国相比,印度把路给走错了。印度老看不起中国人,说你们不是民主国家,你们产业没有我们高富帅,我们是搞软件的,我们是高科技,你们没有,你们搞制造业,生产芭比娃娃,塑料盆,你们没道理!

但是正是因为这一点,印度把路走错了,因为只有中国人干的这些低端制造业,它可以让每一个最普通的老百姓,有机会参与到国际分工,有机会在国际市场当中,提升自己的人力资本。而印度呢,不行,因为你只有极少的精英能够参与这样的机会,而一个庞大的底座还沉在深深的湖底,没有浮出水面。这就是中印两个国家的差距,在人口上的差距。

好,不吐槽印度了,我们回到中国,中国的人口两大特征,第一大特征,规模大,规模本身就是力量,你很多人说中国现在制造业人工成本上升,中国的制造业优势不再,胡扯!中国的制造业优势从来也不是只站在人工工资低这一个基础上的。

你知道中国随便在街上买一个打火机多少钱吗?一块钱人民币,一块钱人民币是零售价,你知道从工厂里能卖出来批发价最低多少吗?我知道的,一毛三分钱。你拿给美国人或者德国人,说人工在外,你给我一毛三分钱做一个打火机,你做做看?

它好歹有个塑料呗,有个铁皮呗,里面还有一些精细的机械结构吧,一毛三分钱你做给我看看?人民币哦,所以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中国的真正实力,不仅是来自于人工便宜,还来自于由于人口规模巨大,带来的产业集群和产业配套能力。

所以很多人说国家有的国家要替代中国在制造业的地位,你胡扯什么?你白日做梦呢,你拿得出四个亿经过良好的初等教育的成熟的劳动力吗?拿不出来你怎么替代中国现在在制造业当中的地位?所以规模本身就说明问题。

中国人口的第二个问题,是每个人都有强烈的欲望,发财的欲望。我给你讲个故事,2008年奥运会之前,有一个印度记者跑到中国来采访,第一次来中国,他就跟媒体同行说,好奇怪啊,我算账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中国的人口密度应该大过印度才对啊,你想,两国人口差不多,中国还多一点,但是我们的可居住国土面积是差不多的,所以你打打草稿,是不是中国人口密度应该大一些?

可是我到中国来看,没有人啊,很多二三线城市早上九点上班之后,街上稀稀拉拉,没有人。到北京,你出了六环,你往两边看,哪有人,人呢?中国的媒体同行说,都做成罐头出口了,跟他开玩笑。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印度记者自己讲,他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了,他说我这一阶段到中国来,跟每一个中国人打交道,发现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每一个中国人都知道自己第二天要干什么,我们说这很奇怪吗?他说很奇怪,至少在印度大家不是这样,很多人是不知道自己第二天要干什么的。

你看,这就是这两个国家的区别。所以这位印度记者讲,他说中国为什么你到处见不到人,是因为人口发生了大量的积聚,你在湖南的一个村落几千人,你可能发现青壮年都不在了,去哪儿了?在深圳的一个蓝哇哇的屋顶下,在里面日以继日地加班,挣加班费。

北京的公园,到周末的时候,你也看不到太多的年轻面孔,他们在哪儿?在写字楼里加班,在一些课堂上学习,他们在干这个,或者他们为了培养孩子,在shopping mall里带孩子参加各种补习班,他们在奔日子,在奔前程,每一个中国人,不管是底层的引车卖浆者流,还是高层的高官巨贾,每一个人都不以自己现状为满足,还得往前奔呐。

这就是中国,现在虽然我们自己觉得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你四面张望一下,你会发现这个民族好奇怪,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是以这种方式来共同生活的。

所以有一个海外归来的经济学家就跟我讲,他说你们讨论这什么,说中国有没有前途,中国当然有前途,中国经济肯定要发展,这还用说吗?世界哪一个国家像中国人这样,每个人都急切地要改变命运,不管现在自己的命运怎么样,也不管自己的理想是不是现实,他都要去改变命运,这样的民族不发财,那才见了鬼了。这个道理虽然好像很生硬,但你真的不能不承认,它真的就是个道理啊。

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刚才我们说到中国为什么有前途的时候,我两次用到了一个字:赌,对,我告诉各位的不是一个确定无疑的确定性,我告诉各位的只是一种可能性,或然性,换句话说讲,在下一轮世界中央国家的兴起的这一个火车站里,我们中国人拿到了为数不多的两张月票之一,而且我们比月台上的另外一个乘客,就是印度,好像距离列车要近了一步,仅此而已,我们的判断也只能止步于此,因为还有巨大的不确定性在等着我们。

我们至少可以说出三个不确定性,第一,中美关系。要知道,人类历史上两个中央国家的和平交接,历史上只发生过一次,就是在盎格鲁.撒克逊人自己内部,英国人交棒给美国人,只发生了这一次,剩下的都得靠剧烈的摩擦甚至战争才能解决问题。

那么中美如果发生中央国家的交棒,它到底是和平的方式呢,还是战争的方式呢?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的是,那些愤青天天说中美必有一战,那是胡说八道,因为这一战不管谁赢谁输,都是人类的悲剧,都是要用漫长的时间才能平复的创伤,所以中国人和美国人我们有没有可能用智慧来解决这一次交替。

不管是共同成长,还是完成中国的超越,我们都要知道,中国人在三十年前,我们进入世界体系的时候,我们体量很小,就好像一只猴子,我们在美国人这株大树上蹿蹦跳跃,没问题啊,美国人也乐观其成啊,可是三十年后,我们已经长成一头大象了,我们是彪形大汉,我们这个时候再以一个大象的身姿在大树上蹿蹦跳跃,你也得考虑,人家树受得了受不了嘛。

所以美国人现在拼命地想把中国像牛皮糖一样从身上给撕下去,货币脱钩,我们双方之间不能这么玩,大家都意识到这个问题,因为再按过去三十年的玩法玩下去,大家两败俱伤,所以中美关系格局处于一个巨大的利益调整期,格局调整期,我们有没有智慧来安然渡过这个调整期,考验我们。

总而言之,任何公式,其中一个变量足够大的时候,公式本身就要崩溃,牛顿力学不就是这样吗,那样一个完美的世界,当速度变成光速的时候,只有切换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才能解释。

所以中国变成大象,闯进了这个世界的瓷器店之后,过去的所有狗屁规矩都得改写,至于改写得怎么样,有没有痛苦,那就要看我们的智慧了,这是第一个不确定性。

第二个不确定性,就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技术,带来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一轮底层逻辑的大变局,会把人类引向何方?因为我们刚才所有的分析都是根据过往五百年、二百年、七十年的经验倒推出来的,可是未来的几十年,这些规矩还会奏效吗?谁都不知道。

比方说能源,会不会出现新能源格局,那工业时代对石油的依赖,中东的那种战略性的那个枢纽地位就会发生变化。再比如说制造业,在未来的互联网驱动的数据驱动的制造业的情况下,也就是第三次工业革命了,它还会依赖像中国这样的低成本的劳动力才能支撑吗?未必啊,奥巴马政府的最重要的国策之一,就是让制造业回流美国,那这件事情会把双方的关系格局带到哪里,我们也不知道,这是第二个不确定性。

第三个大家都心知肚明,在中国的剧烈的成长期里面,我们内部的利益格局也在发生剧烈的摩擦、碰撞,那它的烈度可不可以控制不演化成大规模的社会碰撞?我们不知道。

所以所有这一切,我们都是想告诉中国人,我们国运昌隆,我们这一代人遇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大机会,那能不能抓得住呢?那要看我们的努力。

那这一集的话题我们讲到这儿,也就算差不多了,但是因为是《罗辑思维》第一季的最后一集正篇,下周我们还要播的是番外篇了,所以最后我们还想多说几句,《罗辑思维》到底想呈现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给大家,在个人层面,当然是自由主义,而且我们坚决主张要应对扑面而来的互联网趋势,每个人都要积极勇敢地主动应对。

但是我们还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想告诉各位,过去二百多年工业社会给我们形成的形形色色的那些认知框架,我们这一代人都有一个使命,就是投去怀疑的目光。

所以《罗辑思维》这运作了五十多期来,其实我们就在想干一件事情,就是给大家毁毁三观,把过去认为铁板钉钉的那些道理,我们投去质疑的一瞥,我们换一个角度,是不是可以得出不一样的结论呢?虽然罗胖子讲得不见得都对,但是我总是真的是掏心掏肺地想给你一个不同的认知角度。

就像我们今天这一期讲的话题,很多人会说,你说印度那么左不好,右不好,印度总有一条是好的,民主啊。印度自己也这么宣传,我是世界上最大 的民主国家,是,可问题是,如果我们真的认同了民主这个词的认知框架之后,我们就真的没有办法看到真相了。

民主是好东西吗?当然是好东西,尤其在欧美,人家发达,人家现代化,你就得认啊,对吧,民主就是它整个社会制度的结构框架当中的不可缺的一环,当然是好东西,可问题是民主这个标签能够叙述尽欧美的所有真相吗?不是。

据我的观察,欧美国家真正的珍贵之处,是在于它底层社会那种建设的完善,公民社会自组织的完善,以及横向底层社会网络的完善,而恰恰不是他们高举起来的那个民主标签。

你听听美国人选举的时候争论的都是什么?什么枪支管理,什么让不让堕胎,同性恋能不能让结婚喽,养老补贴应该多少喽,医疗保险应该怎么干,全是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说白了,大问题人家在底层全部解决掉,把一些细枝末节的共识放到民主这个舞台上,大家来表演,来秀,这是一些,恰恰是它社会的末端。

好,我们再回头来看印度的民主,那真叫民主吗?其实你去了解一下印度的现代史,你会发现民主是它当年在英国人撤出之后,在建国的时候,不得不采取的维护国家基本的框架的一个权宜之计,它真正的民主的表皮你扒开来一看,我的个老天,印度哪是一个现代化国家,它基本的民族认同都没有完成,印度有那么多种语言,那么多种文化,那么多个邦,每个邦有不同的法律,很多地方,还有用种姓制度来形成的赤裸裸的公民歧视,等等,和谐共存,在一个民主的表面的框架下,这当然是有用的,但问题是,你想用这样的民主,带领这样的一个国家完成它的大国崛起,在效率层面可能就是痴心妄想了。

这一点我不多说,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一看,中信出版社出的《不顾诸神》,这是一个英国人在印度的观察实地笔录,里面有大量的事实,非常有意思,大家可以看这本书,不多说了。

其实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就是这样,你看着它不管是民主和独裁,你扒开它的表皮一看,部族政治而已嘛。

美国人吃亏啊,打利比亚,打伊拉克,打完了萨达姆之后发现,还不如不打呢,对不对,因为萨达姆摘掉之后,底下全部是部族、长老,然后各地的军阀势力在话事,美国人发现自己连一个谈判对象都没有,经常被人摸了营,摸了哨之后都不知道哪派势力干的。

对呀,2013年国际政坛有一个大事,就是叙利亚,要不要揍叙利亚?因为叙利亚使用了化武,美国人说我可要揍了啊,然后俄罗斯的普京说了,哎呀,别揍别揍,我来打个圆场,奥巴马说,老大哥你都出来打圆场,那就不打了。大家说,美国人真怂,奥巴马怎么这么怂啊?叙利亚用化武都不敢打。

哪是美国人怂啊,是美国人看明白了,这个阿萨德政权,你能轻易地把盖子揭掉的?你把它揭掉,那么复杂的历史,那么多宗族、教派、文化,在里面盘根错节的矛盾,一个村庄200个年轻人拉出来,外国势力发点枪,那就是一个圣战旅,如果把这些大大小小的武装部队全部放出来,你把上面那个镇得住的权威拿掉,那这个地区就糜烂了,所以美国人正是顾虑到这一层不干了呀。

你以为美国人真是不敢打?是不能打,这个盖子不能揭。所以说白了,这个世界上其实它不是用民主和不民主来划分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层次远比这个要丰富的多、多元得多。

所以说民主这个词,其实冷战时期是美国人刻意推销的一个政治正确高大上的一个意识形态概念,而我们这一代人,因为整个世界的规律要改写,我们不是说泛泛地说民主不好,我没有这个意思,民主是个好东西,要看什么条件,而关键是我们看这个世界要在民主之外获得更多元的更丰富的一种角度。

比方说我们看待中美两个国家,我们会发现中国现在打着吊瓶,居然也跑了马拉松冠军,那你不能说它的整个治理次序一无是处吧,对吧?所以你只能说我们把民主这个词先拿掉,我们看,原来世界上存在两种国家,一种叫底层驱动型,欧美国家;一种叫中央驱动型,中国这样的国家,它都是奏效的两种治理体系,至于谁优谁劣,在什么阶段什么状况下谁优谁劣,这个都可以留给政治学家再去思考。但是我们不能先验地认为,说民主就一定是个好东西,民主是个好东西是有前提条件的。

在这期节目的最后,给大家推荐一本有趣的书,叫《别想那只大象》,这是美国的一个认知语言学家写的一本书,书的内容我不讲,我就讲它当中提到的一个意向。

当一个人跟你说,说请注意,现在请不要在脑子里想象一只大象,请问你做得到吗?只要这句话出来,不管你怎么努力,你都会想象有一只大象。所以人类的文明,人类的历史,有的时候有一种潜在的力量来把握它,就是认知框架。我告诉你 ,你别想那只大象,就是在给你一个认知框架,只要在这个框架当中,你只会想到那只大象。

所以我们这一代人,我们是跨时代的一代人,我们是试图穿越到未来的一代人,我们有一个天然使命,就是压根不理什么狗屁大象,我们要有自己认知世界的我们的框架。

好,《罗辑思维》第一季的最后一集视频就是这样了,那下一周五呢,我们将播出一个番外篇,是我、傅盛和KK,关于互联网未来的一个对话,那第二季什么时候开播呢?想在马年的开春,元宵节那一天,那一天也是情人节,2月14号,我们以爱的名义再一次团圆在《罗辑思维》第二季的第一集。

然后这段时间的中间呢,我陪父母去度个假,然后自己也充充电。节目的最后然后我们也给大家播放一个非常温馨的小短片,因为要过年了嘛,大家要回家,回家路上一路顺风。

本文内容于 2014/1/14 23:39:38 被大汉子民HX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