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罗胖子怎么说中国为什么有前途1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那既然是大收官,我们总得拿得出一个对得住收官之作的,一个压轴分量的一个题目,所以这一集罗胖就作个死,我们来说一个风险极大极大的题目,中国会不会有前途?好刺激哦!不管这集我从什么角度论证,得出什么结论,你都可以想象,肯定是山呼海啸的谩骂之声。

但是不要紧,《罗辑思维》我们的使命自己认知的,就是提供给大家应该观察世界的一个比较新的角度,至于结论对不对,你爱信不信,我也不认为我说得就一定对,对吧?

好,中国会不会有前途?这个问题不仅是中国人关心的,全世界人民都关心,这可不是个政治话题,这是牵扯到这个地球上此时此刻所有活着的人的命运攸关的话题,尤其是我们中国人对不对?至于是说这个国家好还是不好,官老爷听了高兴还是不高兴,那个都不是我们关心的,我们关心的是每一个活在这个领土上的中国人,对自己一生的未来,他的成败利钝,要把握住什么样的机会,这个国家会不会好,把我们的命运带向何方?这是一个基本的坐标系问题。

所以说实话,只要你是一个中国人,你在读书,你在思考,这就是你心中一个派遣不去的问题。

全世界人民都关心这个问题,我给大家讲个具体的例子。前几年,有一个著名的《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叫弗里德曼,他就写了著名的那本书,叫《世界是平的》,前几年特别火,这个人很有思想。

大概是前年吧,他在台湾搞了一个演讲,那个演讲太让人震惊了,他说了一番什么话,他说如果过几百年,我们再来回头看21世纪前十年人类的历史,你会发现什么9.11,什么奥巴马上台,那一切都是浮云,不重要,这十年真正重要的历史事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政府决定走可持续发展道路。

然后他就,因为他是美国人嘛,就先说,这个美国政府真要命,这个民主、共和两党,为这个事还在扯皮,有什么好扯皮的呢,对吧?只要有眼光的,有战略高度的政治家,马上就可以定下来,美国人也要走这条路,但是就是定不下来。然后他讲了一句话,他说,我真的是希望有一天美国政府能变成中国政府。

我的个老天,现场人都傻了,你想在台湾,是最向往和认同美国式民主制度的那个地方,他说,有一天我希望美国政府变成中国政府,赶紧把这个决策做掉就算了。全场人目瞪口呆鸦雀无声,就在听他下面该怎么讲,弗里德曼说,当然了,只能有一天,把这个决策做完了,赶紧还得变回美国政府。

所以你从这次演讲当中,你能看出美国的公知的一个心态,就是世界上崛起了这么一个物种,我们不喜欢他,我们也不认同他,但是他真的是有的时候好有效。所以我们真的是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变成那样,然后再变回来,对吧,把他有效的部分,我们也利用一下,也中为洋用。

这体现了西方公知的一个矛盾心态,因为他面对这个全新的物种,既厌恶又羡慕,就这么一个心态。我们中国人也一样,我还记得前几年去美国,有一个前十年他就断言这个国家不行了,我得移民了,果然移民到美国然后现在在美国混得也一般,一旦国内来人他就来问,中国现在怎么样了?那个新闻我是不敢信的,我问问你们中国怎么样。

我们说很好啊,蒸蒸日上啊,他就很失落,很沮丧,因为这跟他的十年前的判断不一样嘛,跟他用生命身家性命全部赌上去的那个方向不一致嘛,所以他老人家这后半生也够悲催的,天天在美国在自己的那个别墅里盼着祖国传来的国家不好了的消息,我也不知道他这一生是一个什么样的命运。

我还记得有一个企业家论坛,上面大家都在谈,现在生意不好做,祖国企业发展环境不好,都在抱怨这个东西。然后又一个主持人,也是我的一个朋友,就是那个光头的那个袁岳,也蹦上来讲,他说这个现场弥漫着一种很奇怪的氛围,一边大家在抱怨,什么生意不好做,国家不行了,一方面都拼命在投资,在做生意。

什么叫投资、做生意?就是对未来看好,所有的生意人都是对未来看好才会去投资做生意吧,对吧?谁要是觉得这个国家完蛋了,赶紧换成金戒指跑了吧。你们还在做生意,这说明你们思想上的判断和你们行为或者说直觉上的判断是完全相反的。

你看,中国这个大国家它妙就妙在这儿,复杂也就复杂在这儿,因为它太大,它能看到的现状太多,它能够折射给你的那些面相,太多元,太丰富,所以就看你信什么了。你如果说这个国家有前途,没问题,请去自行到新闻联播去看,那国家真的就是由前途嘛,那么多好事,又不是说谎,对吧?

但你要说这个国家没前途,你随便找一公园,早上你听听那些退休老职工怎么抱怨这个国家,你也能听到很多,从城管到贪官,你也能找出一大堆的例子。但是我们作为一期节目,我们要得出自己的结论,我们至少应该有自己的方法论,对吧?所以罗胖在得出自己的结论的时候,我至少是有一套方法论的,对不对咱们再说,我有我的理由。

这样,不卖关子,我先把结论拿出来,我的结论是,我预测未来二十年内,至少,中国经济会好到各位不相信的程度。啥叫不相信的程度呢?你倒带,三十年前中国人就没有办法想象我们今天是这样一副生活光景,这就叫好到不相信的程度。换句话说,罗胖子认为,未来二十年中国经济会一路向好,二十年之后达到的那个状态是我们今天完全没有办法想象的那个高度,我是中国经济的铁杆的乐观派。

那为什么这么说呢,你是画线画出来的?有一派傻帽经济学家就这么画线,他告诉你过去三十年,我们每年增长10%,画一条线,延长到二十年后,达到那个高度,所以我们很好,那叫傻帽。真正有眼光,有格局的,有战略高度的经济学家,一定会回到一个词,叫现有格局。

啥叫中国经济有前途?前途指的是我们能够改造或者是颠覆现有的国际经济格局,否则就变成了一个没有阻力的真空,我们自己走上康庄大道,一路往前狂奔就可以了,哪有那么容易?每一步我们都是在束缚之下往前走出的那一步,这个束缚简单地说就是由美国人在战后已经维持了七十年,已经熟透了的一套捆绑体系,我们中国人就是被捆绑在这个体系的某一个位置里。

要想搞清楚这个体系,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叫《中国为什么又前途》,跟我们本集的题名是一样的,它的作者叫翟东升,来自人民大学的一位老师,跟我们栏目组的策划李源来自同一个学校,人大是个好学校。你可能会说,罗胖子你念错字了,这个字念zhai,错!zhai和di是两个姓,但是它们共享一个字,但是是两个姓,这位叫翟东升,人民大学老师。

这本书说实话是我见过的,在相关主题的著作当中,框架最简洁,但是论述最深刻的一本书,其中严重推荐第一章给大家看,因为它给我们廓清了很多似是而非的一些框架。比方说现在国际经济到底是一个什么格局?按美国人说,自由贸易啊,对吧,全球经济一体化嘛,所谓全球化进程嘛。可是自由这两个词能够来解释我们现在的现状吗?不能。

这本书就给你剥开来看,他告诉你,实际上是一个喷泉,我们不说复杂的,我们就说中美两国,中国在下面,美国在上面,这个喷泉是怎么玩的呢?首先你中国人生产东西,然后卖给美国人,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经济的对外依存度很高,主要依存度就是在美国市场,对吧,我们生产东西到美国市场,美国消费者买,我们很多江浙一带的工厂才能开工,他们消费者买完之后那要付钱啊,付的什么钱呢?美国中央银行联邦储备局给你印的美钞,绿票子,好,到中国人手里。

中国人一想这钱好烫手啊,搁我手里我也没有好的投资渠道,怎么办?再存回到美国,美国再发行各种金融产品,把这笔资本再反过来投资到中国,看清楚没有?这叫里外都是美国人赚啊,我们的东西给他使,然后他付钱给我们钱是他印的,他印的钱回头我们还存在他那儿。

所以经济学上就有一个词叫铸币税,这个铸币税跟所有其他的税都不一样,其他的税你只能收自己国家国民的嘛,可是铸币税,美国人依靠自己强大的经济的、文化的、军事的实力为后盾,可以向全球发行美钞。那个美钞说白了,现在连那个印刷成本都省了,在键盘上敲几个字,对吧,那个钱从硬盘的一个区换到另外一个区,就完成了一笔大交易,然后它就可以免费地无偿地占有你中国人的一些劳动。

郎咸平教授不是经常讲嘛,芭比娃娃,对吧,芭比娃娃在美国市场卖十个美金,但是中国人生产完了芭比娃娃卖给美国的经销商,只能卖到一个美金。就是全球这样的一个产业链里面,我们才占十分之一,好可怜啊,剩下的钱全让美国人赚了。如果这套理论你听着还有点迷糊,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十几年前,房地产商在劝说我们买房的时候,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说中国老太太、美国老太太。美国老太太怎么活呢?她年纪轻轻就买了一套房,但是她贷款,她临死前一天把贷款还完了,但是她住了一辈子的房。中国老太太不行啊,我们拼命攒钱,在临死前一天凑足了买房的钱,买了一个房,一天没住,死了。

所以房地产商告诉我们,你看看,聪明人都得按美国老太太那套活法玩,对呀,经过十几年房地产商的淳淳教导,中国人也接受这套玩法了。但是这个故事的背后不知道你琢磨出一点什么没有?

就是凡是有一个美国老太太,它就必有一个中国老太太,如果全世界人民都按美国老太太的活,我借钱,谁借给你钱啊?总有一些傻帽在天天干活,又不消费,然后勒紧裤腰带把钱借给你,然后富人借了这个钱,然后开始花天酒地地,然后又用自己想的各种招,把钱还给穷人。

所以永远有一个美国老太太,有一个中国老太太,当美国老太太在壁炉前安详地摸着孙子的头讲故事的时候,有一个中国老太太汗流浃背举着杠铃在她身后站着。所以美国老太太不是一个每个人都可以选择的活法,这是一个你在国际经济格局当中不同的位置,决定了的活法,这就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

所以中国有前途的前提是,美国的这套玩法要解体,请问这又可能吗?当然很难啊,美国人那是吃干饭的,那也是世界的精英荟萃之地,那是一个多么强大多么有创造性的国家,他们用战后的七十年和冷战之后的二十年,处心积虑打造了这样的一个体系,一个金钟罩铁布衫,能够轻易被你破掉?

是不容易,但是我又坚信世界上有一个东西叫辩证法,就是所有东西有生必有死,有兴必有衰,有盛世必有衰亡,美国这一套东西的玩法,你不过才七十多年嘛,你还没到一个世纪呢,对吧?这在人类历史的漫漫长河当中不过一朵浪花而已嘛,有你这朵浪花翻起的时候,就有你这朵浪花落下的时候,所以辩证法决定这套玩法迟早玩不下去。

但是问题就来了,美国人这一套金钟罩铁布衫它的罩门在哪儿呢?根据翟东升先生的分析,两个罩门。第一个罩门,就是美国人这套玩法其实也是一个诅咒,因为你可以用一种花招就可以占用大家的无偿的劳动,那你还干别的劳动就没意思啊,如果你可以轻易地挣到钱,那那些苦活,累活,脏活,那些很难挣的钱,你就不会挣啊,换句话说,美国就一定会陷入一种叫产业空心化的状态,这一点在美国已经兑现了。

到美国的底特律去看看,原来那么火红的汽车城,现在萧条成什么样子?就是因为你在去撅腚哈腰干中国人才肯干的事,你美国人不过瘾了嘛,就这么简单嘛,对吧。我还记得冯仑先生打过一个比方,说人生有两种活法,一种是良家妇女的活法,一种是小姐的活法。

良家妇女好惨的,21岁大学毕业,对吧,穷得一塌糊涂,举目四望,也没有财富,然后再嫁一个屌丝,然后两个人再苦苦地找双方家长要点钱,供一套房子,生儿育女,前半生很惨啊,但是到五十岁开外之后发现开花了,房贷也还完了,儿孙也长大了,自己社会地位也有了,人生是一步一个台阶坚实地往上走。

可是还有一种活法叫小姐的活法,小姐十七八岁,她的盈利能力就达到高峰,每天晚上都进个好几千的。可是问题是,很多小姐都有一个梦想,说将来我挣够了钱,我去开个花店,我去开一个咖啡馆。可是你要知道,那花店咖啡馆,那个钱好难挣啊,那个一千块钱跟你现在挣一千块钱,那个难度完全不一样。

你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已经习惯于这样挣一千块钱,你还会撅腚哈腰地去挣那样难的一千块钱吗?所以这后半生,你的人生变得如此的灰败,因为你的盈利能力是持续地下滑,然后你也不相信幸福,你也不相信家庭,你也不相信男人,所以她的后半生一直是走下坡路。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美国人现在选择的,就是这种小姐的活法,因为他可以很方便地挣到钱,所以他产生财富的能力,实际上他的基础是不断地被在掏空,这是美国的一大罩门,现在已经呈现出一些苗头。

那第二大罩门呢,就是美国你要维持这么大一摊子,对不起,你得花成本。什么成本?就是你的军费开支,其实美国人就相当于开了一个银行,你想一个银行需要什么,需要资本金吧,需要大客户吧,需要大规模结算的业务,需要金融产品吧?美国人就是这样,山姆大叔其实就是开了一个全世界人民头上的银行。

首先你看资本金,在二战结束的时候,它的实力是最强悍的,他占有世界黄金储备的四分之三,资本金雄厚。第二,大客户,东亚的日本,中东的那些石油大国,全部揽在手里,我们都是联盟嘛,左牵黄,右擎苍,在亚洲就牵着日本这条狗,在欧洲是擎着英国这只鹰,这是它的大客户,避免这家银行被其他客户挤兑。

第三呢,就是大笔结算的业务,你看,美国人在战后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石油、美元,一定要让工业时代最大宗的能源产品,就是石油用美金去结算,她美金的这一套把戏才获得了坚定的基础。

那最后一条,就是它创造各种各样的金融衍生产品,然后卖给全世界,它这家银行就得开得成啊。可是开这家银行,你必须要有雄伟的大厦,看起来厚厚的墙壁,坚不可摧的金库,以及帮大客户搞定任何难题的能力,以及门口站着的那个保安,你总得有这些。所以你看美国的军力,它美洲司令部才几个人,那个不重要,美洲它无敌手嘛,对吧。

到处全球布司令部,为什么海湾一出事他那么紧张?对呀,你想维持这个大摊子,王熙凤说的那句话,大有大的难处,对吧?你要扯出这么大的场面,你叫得付出这么大的成本。所以说有一本书不知道你看过没有,已经红了很多年,叫《大国的兴衰》,作者也是美国人,叫保罗.肯尼迪,它里面就讲了一句话,我觉得这是这本书的文眼。

他说,一个大国兴衰的转捩点其实非常好计算,就是一公式,就是一个国家扩张的成本,已经超过了它扩张的收益的时候,就是它由盛转衰的转捩点。美国现在基本就达到这个转捩点了,中国有一个宏观经济学家叫王健,他的文章我很爱读,他就曾经给算过这么一笔账,但是对不对咱们另说。

他说美国的国力大概在2009年达到峰值,他是这么算的,他说你看那一年你的入超,就是说白了,就是你给出一个东西没有拿进来的东西多,这个叫入超。就算白拿的这一堆东西,大概是9000多亿美金,而那一年呢,你的军费支出4000多亿美金,所以你基本纯赚5000多亿。可是到2011年的时候就不对了,2011年的时候,你的入超只有4000多亿美金,可是你的军费支出已经7000多亿美金,这将近3000亿美金你是净赔。

其实在历史上,英国的衰落它也是这样,它二战之后为什么把大量殖民地吐出来,因为不划算了嘛,它维持这么大摊子,它的军费开支已经不划算,所以它就撤嘛,它不是什么良心发现,对不对?美国现在也正好在这样的转捩点上,这是美国的第二大罩门。

反正,根据无所不在的辩证法,一朵浪花既然它喷薄而起,它就一定会有衰落下去的时候,所以根据无所不在的辩证法,美国会衰落。但是问题是,美国衰落之后,上位的一定是中国人吗?未必。

刚才我们说到,美国人用战后七十年的时间,打造出了一个看似坚不可摧庞然大物的世界经济体系,由它来主导,但是中国有一句古诗,神龟虽寿,犹有竟时,你的这一套玩法总有日薄西山的那一天。

那请问,代之而兴的是哪个国家呢,会不会是我们中国人呢?这个结论我们先缓点下,我们先往后退,一直退到能够看到五百年的大历史跨度的时候,我们再来看能够获得什么样的启示。

为什么会是五百年,就是从1492年哥伦布的地理大发现开始,一直到今天,大概是五百年多一点,在这五百年的历史当中,你会发现,原来做庄的中央国家不是说一直这样,原来要换庄的,原来的霸主是要下庄的,然后新霸主上来?对。

最开始你看,十六、十七世纪是谁啊?是伊比利亚半岛上两个国家,葡萄牙、西班牙,加上后来的荷兰,这三个国家都是袖珍型国家,小嘛,百万级人口,但是也很牛啊?你看,葡萄牙、西班牙,曾经教皇一纸教令,说这样吧,你们俩也别打了,在地球上划道缝,东半球归你,西半球归你,别打了,俩人就把地球分了!

所以那个时候,他俩就是地地道道的中央国家,雄霸一时。可是呢,到了十八、十九世纪,就换成了一个更大人口级别的就是千万人口级别的英国,成为中央国家。可是到了二十世纪呢,英国必须把棒交出来,叫给更大人口的亿级人口的美国和苏联作为中央国家。

简单说这五百年的历史,我不知道你琢磨出一点什么没有?你会发现一个规律,就是后来崛起的大国,永远比前一个中央国家的大国,在人口数量上要整整高一个数量级。

什么道理?翟东升先生在这本书里就讲了一套道理,大国崛起是由两个动因来决定的,第一个动因叫创新,那道理很简单,谁创造了新技术,谁创造了新的制度安排谁崛起。就像当年的荷兰人,对吧?造船技术,航海技术,我牛!而且我创造了全新的金融制度,我牛,所以我崛起。

可是创新有一个命运,就是你创完了大家都知道,这一套好管用的,我得学嘛,我们大清帝国被打趴之后,爬起来第一件事,师夷长技以制夷,洋务运动,得学嘛,我又不傻,都是人类,你的创新我一定得学到自己身上,没错。

所以创新的后面一定是创新的扩散,创新一旦扩散,大家想想,什么就会成为大国崛起的条件?对,第二个条件出现了,规模!因为你的本事我学会了,你的那点猫腻我全会耍了,但是我肉大身沉,所以我牛,我可以干趴下你,即使我的技术还比你差一点,但是我胖啊,我一屁股能坐死你!这就是大国崛起的第二个规律。

所以你看,五百年的历史实际上,是这两个动因不断地交替起作用的结果。你不妨再回到二十世纪初年,你去看看,当时世界上俩打胖子,谁啊?美国和苏联。但是你真要比创新的话,欧洲人看不起你的呀,你都是从我们这儿偷去的嘛,对吧?就像现在美国人指责中国人,你盗版,你不尊重知识产权,当年美国人就这么跟英国人玩的,英国人也气得要死,但是觉得,就跟现在美国人看不起中国人一样一样的。

是啊,英国人经常跟他开玩笑嘛,你知道你爹是谁吗,你知道你爷爷是谁吗,你爷爷的爷爷是谁你知道吗?我们这儿都很清楚,你们知道吗?你们国家没历史嘛。你看你们那些教堂造的,给上帝都住经济适用房,你再到我们欧洲看看那教堂,一造技术几百年,雕梁画栋,什么文化差距啊,差得太大了,对吧。

再看人家俄国,那还用说吗,欧洲人当时给俄国人起一个外号,叫蒸汽压路机,就是你看似很胖,很大,对吧,但是你走得太慢了,呼哧呼哧带喘。在俄国宫廷里,你不会说法语,你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吗?你光说俄语,赶紧撵出去!没文化,文化边陲,甚至是老在学欧洲人的技术。但是又如何呢,等我学会了,我人比你多,你还要说啥呀,对吧?

二战刚开始的时候,有一次丘吉尔跑去找斯大林,说这个开战了,你能拿出多少个师啊?我们英国能拿出二十个师,斯大林稍微扒拉扒拉算盘说,我们拿七百个师吧,没法比嘛,这国力差距在这儿,人口级别大。

我说到这儿,我不知道你想没想到我下面该说什么了?对,当美国的霸主地位下庄之后,下一拨,如果此前五百年的规律还在起作用,请问下面的霸主该是谁,谁该继位成为中央国家呢?你翻翻世界地图你就会知道,只有两个候选人似乎是可能的,一个中国,一个印度,对吧。有兴趣请看2 http://bbs.tiexue.net/post_7043599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4/1/14 23:39:05 被大汉子民HX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