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首先,jy们不用黑我的身份-我就是一个现在住在m国的台湾同胞。但是我也是相信汉唐盛世即将再临,怀抱大中华主义的台湾人。而且的确,我是反资本主义,认為中华民族的未来需要靠RMB开创(我没说现在的RMB已经够好,只是如果能持续进步后,有希望)的统派。

这个帖也许会继续,但也可能太监,因為我从不自认是一个可以领导群眾意见的导师,也不是什麼国际关系的大师(我只是一个硕士上班族),若没人看这个帖,让它自然而然沉下去也好。

首先,我曾经是一个极端排斥共產主义的孙文信徒。

2003年阿扁已经当了三年总统。不管是不是反对党扯后腿(我从不认為国民党是一个够格的反对党-它连闹事都不会),台湾的一切开始下滑是一个无法狡辩的事实(做个粗俗的比喻-开放初期,台湾人到大陆宿娼,300短打500长打觉得简直是太便宜了,往往要多给1,200的小费,但到2003年,还有这种行情吗)

稍微有一点金融常识,就知道中国大陆的人均所得,20年来已经增长几十倍了。那是我第一次怀疑:共產中国真的像我们课本,宣传所讲的这麼差吗?

但是后来几年,我没在这些问题上想得太多—毕竟要上班养家,那裡来这麼多閒工夫想这个?

直到我2010年到美国,开创了我更多元的视野

早年(196,70年代),出国留学的台湾人,常常从统派变成独派—因為那年代的台湾,还是一党专政的年代—所有的宣传是大中国的,台独是一个根本上的罪恶。但是离开台湾后,接触了多元的思想,理论,热血青年往往会变成反对派—不去深思反对的一方是否有足够的正确性。

我还是很关注台湾的新闻的,毕竟那是一个我出生,成长,居住了39年的地方。但是在不断的政党斗争,内耗,对立;民生凋敝,经济衰退,建设停滞,自由滥用,新闻综艺化,国防空洞化,国际观狭窄化,生產力断层化....等等等新闻不断出现,而对比大陆经济成长,国防自主,人民所得增加,国际地位提升...等等等之后,我对原本深信的民主万灵丹,自由大力丸有了很深的质疑‘’

现在的中国,当然不是一个完美的乌托邦。以我现在居住的Albuquerque来对比(不知道的人自己去百度)— 猪肉一磅(454g)2~4美元,白菜一磅0.69美元,汽油一加仑3.9美元,1600迟平方的房子15万美元,虽然税金高了一点,医疗贵了几倍,保险金一个月400多美元,但是我还是认為住在这裡比较好...至少生活成本低(若碰上感冒以上的大病,我就回台湾看...几乎每个人都这样,因為加上机票钱,还比美国便宜。

但是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未来-犹记得30年前,刚开放的时候,我外公(他是温州人)回大陆探亲,带回来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那时的温州,几乎没有一家有电话,他的侄儿去帮人割稻,虽然管吃住,一个月的工资只有rmb5元-大家还抢著做。

三十年后的温州呢?高楼大厦,电灯电话,像是只有三十年的进步吗?

许多失败主义的中国人,看到中国有什麼新科技,新武器,就爱说”那是美国19xx年就有的东西”,而忽略中国工业化,现代化才30年的事实。看到中国经济蒸蒸日上了,就爱说“人均只有日本几分之一”而忽略了中国30年前还是一穷二白的事实。

我无能去评断太祖(我看国关也有一个多月了)的功过,更不想挖臭帐,说中国如果早怎样怎样,现在已经如何如何的梦话(政客都知道,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但是我看见了一个持续进步的中国,让美国从无视到鄙视到重视--我希望未来可以仰视--的中国。

现在的中国当然有许多的不如人,但是这些暂时的不如,可以是我们华夏子孙自我鞭策的动力,绝不应该成為我们轻贱自己,媚外崇洋的藉口。

美国,无可争议的,是一个现在地球上的第一强国。我虽然从小就反对说一套做一套的美国霸权(在台湾,亲美的人虽然多,反美的人却也不见得少),但限於见识有限,想反美也不知要从何反起。现在在美国住了三年多,看到了美国最大的问题--那些债务,赤字什麼的,比起来都是小事--美国的基础教育所能培养出的人才,早已经不够美国持续发展使用了。

美国高中毕业生念大学的比率大约四成,包含所有常春藤八校到卖学歷的野鸡大学;全美博士生大约有60%是外国人(当然,他们日后可能会取得绿卡,然后取得美国籍),文科约50%,理工科约三分之二,医科法律很少,因為那是很排外的领域(美国律师,医师除了特準,并不能在外国开业,所以外国学生当然也少)。你知道这样的现象意味著什麼吗?美国本国高阶人才是极端不足的,需要外国的输血!

所以你知道美国為何要修改移民法案,争取STEM人才(不知道自己百度)留在美国了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