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1979年3月2日,昼晴夜雷雨

自28日来此,从出国以来首次宿营在房屋内的这两个晚上,反而不如在高地露天阵地上睡得踏实。我连四个连级干部中,指导员李泽和连长宋诗嘉都是有了家室和子女的,副连长马会生也早已定了婚期,就我无牵无挂,光棍一条。76年入伍的军龄,甚至还不如几个战士长。从军龄、年龄、感情和道义上,战场上的任务,理所应当由我主动多承担。因此,夜间哨兵的布防和警戒,由我具体负责,即使轮到他们夜间查哨,我也坚持随行。

我们住的这几处民房,虽靠近公路,但前后都有香蕉、木瓜等庭园经济果木,影响视界,不利于夜间的警戒观察。因此,一大早起来就安排全连清扫视界,将100米内影响我驻地视界的作物一扫而光,一把火烧之。

傍晚时分,天下起了雨。三营七连冒雨从柑糖方向沿公路后撤回来,由于天快黑了,一个连队独自行走不安全,临时决定在我驻地的公路斜对面宿营一晚。我主动到该连,就友邻情况和相互间的哨位禁戒,作了沟通和协调后,打听找到了在该连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初中、高中同学徐海平,得知他们连的雅安籍同乡奉兴安在围歼柑糖市战役中阵亡,高凯和徐龙祥在十天前攻打柑糖市外围的241高地时负伤,被送回国了。

在离开七连驻地与徐海平分手告别时,他突然拉我到一旁,悄悄地告诉了我一个匪夷所思,令人十分不安的消息:他们连出国以来,先后遭到了三次越军小股部队的夜间摸哨偷袭,甚至摸到了床上。三个晚上牺牲了三个战友,每晚一个。其中被枪点杀一名, 被刀割喉暗杀一名,被徒手掐死一名,另外还伤了几个。今天早上又发现失踪了一名,生死未卜,至今没有下落。

越军素以打游击战著称,擅长分散游击作战,小分队独立活动能力强。几十年长期的战争,形成了全民皆兵。打冷枪、投毒药、挖地道、埋竹签、摸哨兵,搞偷袭,是他们一贯的传统,决不可掉以轻心。

晚9点,雨越下越大,居然还响起了几声隆隆回响的春雷。鉴于七连的教训,特别是今晚的雷雨天气,连部召集排以上干部碰头,决定当晚全连进入防御战斗状态,四个方向的哨位,由双岗加强为四岗,全连干部编成三组,分三轮带岗和查哨。但愿这该死的雨早些停!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4/1/16 16:22:34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