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3军老兵79年对越反击战战场日记(3)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1979年2月22日,晴。

按照连干部分工,连防区内昼夜哨位的布点和人员安排,及清晨、黄昏组织小分队一早一晚,前出警戒扫荡搜索,由我和副连长马会生负责。今晨,我点名带了黄学智、苏中越、杨红军、周伦刚和布托、尼玛两名藏族战士,组成两个战斗小组织,前出警戒搜索。

这里的农家刚过完越南的春节,散落在周边的家家户户,还张贴着用汉字书写的门联和对联。诸如:“旭日临门早,春风及第先”;“祖宗品德积海深,神灵显圣惠子孙”等等,足见我华夏文明在这一带的影响力。人避战火走了,人去院空,一片寂静。也许是种三季稻的气候和自然条件优越的原因,这里农家的人居环境,显然比我国许多农村的人居环境要好得多。几乎每家的房前屋后都有庭园,种植着许多不知名的亚热带经济果木,住房与厕所、家禽牲畜是分开有一定距离的。有几家的屋内,摆放有我国著名的“红灯”牌收音机和“蝴蝶”牌缝纫机。我虽不识越南文,但不少家中书籍里的数理化公式,都是初中、高中的内容,反映出了当地的文化教育水平。

早饭后,得知109团打下保胜县,缴获了两大食品罐头加工厂和糖厂,每人发了一公斤的菠萝罐头和一些白糖,需要到山后2公里处的昆达后勤点去领。这个时候我们机枪连的四匹马和九匹骡子就派上用场了。我和司务长庞方华率饲养班倾巢出动,每匹骡马驮了4箱罐头和一些压缩干粮,并未经许可,顺手牵羊地“咪西”了小半箱昆明烟厂生产的“田七”牌香烟。这些菠萝罐头,据说是越南外贸出口的,一种是纯菠萝汁的,一种是带菠萝肉的。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品赏菠萝,味道好极了。闲得无事,于是趁兴提笔又凑了几句诗。

《菠萝汁》

109红军团打下保胜,缴获越军两大食品出口仓库,送我菠萝罐头有感:

烈日照,

蝉嘶鸣。

喉生烟,

心如焚。

林中清泉石上流,

南亚之水君莫饮。

君莫饮,

诸葛征南有教训。

红军团,打保胜,

缴获大批军需品。

送我菠萝汁一杯,

解了恨又甜心里。

感谢黎笋好心意,

吃饱喝足再揍你。

1979年2月23日,晴。

一觉醒来,几屡充满雾气翻滚的阳光,透过竹林,投射进了防炮地洞。树上的山雀在叽叽喳喳地歌唱,远处空旷的田野中,几条越南独特的大白水牛,在晨曦的轻沙薄雾中时隐时现……。

七点正,隐藏在210高地反斜面公路沿线的军、师炮群和统帅炮兵群的各类重型火炮,齐声怒吼,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攻打越南西北部第三大城市-----柑糖市外围的战役开始了!瞬间,地动山摇,炮声震耳欲聋,数以万计的各种炮弹,仿佛都从我们营地的头上排山倒海式地呼啸而过。空气中,发出刺耳尖厉呼啸声的,是火箭炮;发出低沉、闷声闷响怒吼的,是榴弹炮和榴弹加农炮。

除总攻前这轮之间有数分钟间隔、长达近半小时、三轮铺天盖地的集中炮火准备外,整个上午,炮群随前线步兵的进攻速度和节奏,炮击断断续续,持续不断。或分炮种延伸射击,或数炮点射、齐射。从偌大炮群的炮击声中,听得出前线各炮兵观察所、指挥所以及步炮配合,章法有序,分工明确,有统有分,战法艺术。

此时,越军炮兵对阵的反击能力,已远不如前几天了。仅在8点我们早饭时来了几发冷炮,散落在附近的水田中和山边,盲目不着边际。本连,仅饲养班严正法,被空中散落下来的弹片击中右大腿,嵌在了皮肉上,微微出血而已。

下午3点,二炮连82迫击炮上午支援配属三营攻打280高地归来。我们两个连同住在210高地之下的竹林中。见该连几个连干部垂头丧气的模样,我找了个借口,将该连雅安籍的同乡指挥班长李刚和李洪革,招呼到我连来问了问他们上午参加三营战斗的情况。说是他们连6门82迫击炮在148高地的竹林下设立炮兵阵地,支援三营攻打280高地。当前线需要炮火开炮时,炮击产生的气浪,掀起阵地上的竹子大幅度地摇摆,其中一枚炮弹直接命中了头顶上的竹子,在阵地头上爆炸开花,当场炸伤了7人。如此荒唐的阵地设置,自己开炮炸自己,的确叫人难以启齿。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4/1/16 16:04:44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