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栗田健男:作为一个海将他并非胆小如鼠(转)

始终在前线苦斗的海将

略历

昭和 7年12月 1日 第十二驱逐队司令 海军大佐

9年11月15日 「阿武隈」舰长

10年11月15日 水雷学校教头

12年12月 1日 「金刚」舰长

13年11月15日 第一水雷战队司令官 海军少将

14年11月25日 第四水雷战队司令官

15年11月 1日 第七战队司令官

17年 5月 1日 海军中将

17年 7月13日 第三战队司令官

18年 8月 9日 第二舰队司令长官

19年12月23日 海军省任职

20年 1月25日 海军兵学校校长

栗田中将是太平洋战争当时,联合舰队工作的资深将官中海上工作丰富,宛如散发着海风气息般、纯粹的海上武将。除了昭和7年12月晋级海军大佐后,任海军水雷学校教头约二年多外,一直是联合舰队的军舰和部队很重要的指挥官。

在他参加了菲律宾海战后,招来了很多批评。战后高木惣吉少将在其著书中指责是“萨马岛的败将身据海军兵学校校长”。前大战中,病弱且没有第一线工作经验的高木少将的发言根本没有明确理由,该少将在军政方面是有特殊才能,但上述发言恐怕是盲目轻信了不了解实情的那些人。

这样的看法完全只是一面之词。昭和18年以后,要知道我海军中不是败将的人在联合舰队中的大将、中将中已经找不出一个了。如果说高木少将的此番批评是正确的话,那「阿」号作战和「捷一号」作战的败将——军令部总长丰田副武大将,马里亚纳海战和菲律宾海战的败将——军令部次长小泽治三郎中将、后任海军总队司令长官,以及评价他是前次大战中统帅海军的第一人的那些人就应该受到更严厉的批评。

栗田少将在开战当时是由四艘重巡(「熊野」、「铃谷」、「三隈」、「最上」)组成的第七战队司令官。在马来部队指挥官小泽中将指挥下作战。

栗田少将在12月8日直接指挥护卫队本队,护卫企图在马来半岛登陆的陆军部队乘坐的运输船队,在法属印度支那半岛的东方海面支援登陆作战。这以后的任务是,在法属印度支那半岛南方海面护卫陆军运输增援部队的船队。其中,在马来海战的前一天,旗舰「熊野」上的水上侦察机和潜水艇相继确认了二艘英国战舰的位置,协助了基地航空部队。

昭和16年12月中旬,栗田部队护卫了在婆罗州岛西岸古晋登陆的部队。

栗田部队在昭和17年2月中旬从事负责护卫苏门答腊岛东南部巴邻旁油田攻略、2月下旬爪哇岛西部攻略的陆军部队乘坐的运输船队。在后者作战中,被敌舰队在巽他海峡方面发现,栗田部队并没有进行积极的攻击而一度成为了话题。

3月1日的巴达维亚海战中,第七战队第二小队(「三隈」、「最上」)和其他部队击沉了美重巡「休斯敦」、澳轻巡「佩斯」。

3月中旬至4月间,栗田部队作为马来部队的一部分,负责支援北部苏门答腊、安达曼群岛、仰光攻略作战。

4月上旬,南云部队、小泽部队主力进行了印度洋作战。栗田少将作为小泽部队的北方队指挥官,率第七战队第一小队(「熊野」、「铃谷」)和一艘驱逐舰。4月6日,在孟加拉湾西北部击沉六艘运输船、一艘油船。这次作战结束后,第七战队奉命回归到近藤中将指挥的第二舰队主力部队,返回内地。从事次期作战的准备。

昭和17年5月1日栗田少将晋升为中将。

昭和17年6月上旬的中途岛海战中,栗田中将指挥第七战队,奉命护卫中途岛占领队乘坐的运输船队。该战队于5月28日从塞班岛出击,一路东进。该船队在中途岛登陆的预定日(6月7日)的前三天,即6月4日在中途岛西方约400海里(约740公里)附近被美军机发现。第二天,南云部队的四艘空母被全歼。

为了应付预期外的败战,山本大将令近藤派高速部队炮击中途岛。近藤中将指定当时拥有联合舰队中速度最高的第七战队为炮击部队。

6月5日正午,栗田部队在中途岛西方约400海里处,第七战队编队以32节(约60公里/小时)全速突进,预定于6日日出前后接近该岛。考虑到炮击后,被敌机捕捉的概率极大。而战队各舰的主炮是20厘米炮,炮击效果并不理想。因此,栗田中将向近藤中将提出建议“只有第七战队的话,难以取得期待的效果,希望有其他兵力协作”。近藤中将将此事电报给山本大将,但没有得到回答。

栗田中将在悲壮的决心下,防备最坏的事态,各舰的乘员准备组成陆战队。不顾伴随中的第八驱逐队落伍,持续勇猛进击。此时,联合舰队司令部对栗田部队与中途岛之间的距离再检讨后,意识到炮击的成功几乎不存在,于是命令栗田部队中止炮击中途岛。当时,栗田部队距离中途岛西方只有约90海里(约170公里)。

栗田中将接到中止炮击的命令后,按山本大将的命令,为了与以「大和」为中心的联合舰队主队汇合,将航向转为西北。这之后,先头的旗舰「熊野」在舰首尾线右4度方向发现上浮中的潜水艇。栗田中将立即命令「赤、赤」(译著:危险、危险),这是意味着「紧急左45度一齐回头」的信号,并用了只有后方看得到的信号灯发送信号。在这种情况下,前方舰需要在后续舰了解信号的同时才能开始向左变航。因此,「熊野」获知二号舰「铃谷」了解后立即变航向左,「铃谷」和三号舰「三隈」也是如此。

时间是日出前约二小时。天空中云层低垂,阴沉的海域一片漆黑。再加上刚从从前天起的极度紧张造成的疲劳中解脱出来,官兵们从上到下都长舒了一口气。也许正因如此,四号舰「最上」接受「三隈」的信号迟了点,舰长曾尔章大佐错失了操舵的时机。这样,该舰的舰首与三号舰「三隈」相撞,舰速下降到28节(约52公里/小时),但依然是高速。「最上」失去了一号炮塔前方部分,航行困难,不得已只能停航。「三隈」损伤轻微,不妨碍战斗航海。

栗田中将在得知发生事故后,为确认「最上」的状态,返回到现场,在该舰周围警戒。此后接曾尔大佐的报告,可以以12节(约22公里/小时)航行。为此,栗田中将命「三隈」舰长崎山译夫大佐援助护卫「最上」。命小川莚喜中佐指挥第八驱逐队的「荒潮」、「朝潮」二舰与之汇合,受崎山大佐指挥。自己指挥「熊野」、「铃谷」二舰取西北航向急速航行,与山本大将部队的主力汇合。

6日,遭美陆基攻击机攻击,损害不大。7日,「三隈」、「最上」及二艘驱逐舰不幸遭美空母机动部队的三次轰炸,「三隈」沉没。其他三舰受损,各舰长以下竭尽全力幸运地从危险境地中逃脱。

这场悲剧的直接原因是,「最上」丧失了操舵的时机。还有,联合舰队司令部因处理南云部队空母被全歼这大事件的优柔寡断而黔驴技穷地选择了强行炮击中途岛。要评论此时栗田中将的指挥,必须考虑全盘的情况。栗田中将既然是第七战队的司令官就无法推卸事故的责任。不过,无论由谁来担任该战队司令官,在事故的善后处置上,估计也无法再做出更恰当的处理。以后,对栗田部队的行动,考虑到补给大量的燃料需要耗费很长时间,所以也不存在有大的问题。

昭和17年7月13日,栗田中将被任命为由战舰「比睿」、「榛名」组成的第三战队司令官。此后,在联合舰队前进部队指挥官近藤信竹中将指挥下,于同年8月以后,任务主要是在所罗门东方海面从事直接支援瓜达尔卡纳尔作战中的陆海军部队。这里栗田部队特别要记录的作战是炮击瓜达尔卡纳尔岛飞机场。

11月13日深夜,栗田中将指挥的挺身攻击队(第三战队、第二水雷战队)以16门36厘米炮炮击瓜达尔卡纳尔岛的美军飞机场,该机场及周边陷入火海,成功地完成了山本大将的希望。这之后,栗田部队也参加了10月26日的南太平洋海战。

昭和18年2月,瓜达尔卡纳尔岛上的我陆海军部队撤退时,栗田部队在所罗门群岛的东方海面支援了这次作战。

瓜达尔卡纳尔岛作战结束后,第三战队和其他多数部队一起返回内地,从事整备和训练。6月,美军进攻部队袭击阿图岛时,接古贺大将命令向东京湾回航,在该地待机,但未得到好的出击时机。

昭和18年8月9日,栗田中将担任第二舰队司令长官。

8月15日,古贺大将发布《联合舰队第三阶段作战命令》。据此,栗田中将指挥的第二舰队进入特鲁克泊地,准备在该地的作战并待机。

昭和18年11月1日,美进攻部队开始在布干维尔岛西岸的托洛基纳登陆。古贺大将趁此机会计划了企图歼灭美空母机动部队的「吕」号作战,命令小泽中将指挥的第一航空战队飞行队派遣至拉包尔,并命令栗田部队也进入该地。栗田中将于3日早晨,指挥第四战队(四艘重巡)、第二水雷战队(一艘轻巡、四艘驱逐舰)、第七战队(二艘重巡)、第八战队(一艘重巡)从特鲁克出击。从此刻开始,栗田部队纳入东南方面部队指挥官草鹿任一中将指挥下。草鹿中将预定由栗田部队负责护卫对托洛基纳的运输。

然而栗田部队在拉包尔进港的前天就与美陆军的B-24接触,5日,在拉包尔港外遭到美空母机动部队的猛烈攻击。栗田中将的旗舰「爱宕」、第四战队的「高雄」、「摩耶」、第七战队的「最上」、第八战队的「筑摩」、第二水雷战队的「能代」和一艘驱逐舰中弹,几乎已经无法继续作战。看到这种情况,草鹿中将命令栗田中将指挥其指挥下的大部分舰只返回特鲁克。这样,栗田部队进入特鲁克的结果近乎于徒劳无功。

以虎头蛇尾结束的主要原因,是古贺大将错误地判断了敌航空部队的战斗力。

昭和19年6月的马里亚纳海战中,栗田中将担任机动部队前卫部队指挥官。该部队是第二舰队主力加上第三航空战队(三艘小型空母)。此次海战虽然是以我方的完败告终,但栗田中将的指挥也不存在大的问题。

接着是昭和19年10月下旬围绕着莱特岛展开的攻防战。但此时联合舰队已失去了有组织的战斗能力。这次,栗田中将指挥仅水上部队组成的第一游击部队,单独与占压倒优势的美空母机动部队战斗。

10月23日,栗田部队本队从最后的补给地文莱出击。第二天,为了提前攻击日程在通过巴拉望水道时遭到美潜水艇的袭击,栗田中将的旗舰「爱宕」和三号舰「摩耶」沉没,「高雄」损伤,栗田中将不得不把旗舰变更为「大和」。

厄运远远没有结束。

10月24日,栗田部队在菲律宾中部的锡布延海遭到敌大群舰载机的五次猛烈攻击。战舰「武藏」无法航行外,战舰「长门」和三艘巡洋舰、三艘驱逐舰受伤。因此,栗田中将考虑到若继续如此前进的话,舰队将突入狭窄的海面,更难回避敌机的攻击,为防止损失进一步增大,暂时掉头西进。此次处置,是极为合理的。圣贝尔迪诺海峡附近极其狭窄,水道宽度不足10公里的地方有二到三处。栗田部队在担心遭到敌机攻击时,会以面向前进方向宽度约1公里的阵型航行,故航行的海面宽度在1.5公里以上。

在激烈的战斗中能做出这样正确的决断,是由于栗田中将的长期海上工作和战斗的经验。我在马里亚纳海战之前通过圣贝纳迪诺海峡时,在空母舰桥上望去,甚至有一种能用手够得到两岸般的感觉。之后,栗田中将凭借自己的判断,为了在夜间通过这危险的海面,再次的选择了反转。若没有第一次的反转继续前进的话,损失可能会进一步的扩大。通过苏里高海峡也是在同一天的深夜。此外,可能是最初的反转,美指挥官放弃了第六次攻击,直到这天的日落,美军机都没有来袭。

25日夜,西村祥治中将指挥的第一游击部队支队,试图从莱特湾南方出口的苏里高海峡突入莱特湾,遭到敌强力舰队的反击,损失战舰「山城」、「扶桑」,重巡「最上」和三艘驱逐舰,得以逃脱的仅仅只有一艘驱逐舰而已。但栗田中将对其指挥下的这支部队的救援却束手无策。10月26日6时30分左右,栗田部队突然与美空母部队遭遇,然后他一边摆脱美舰载机与巡洋舰、驱逐舰的纠缠,一边向敌舰队发动攻击。最后在约二个小时的战斗中,确认击沉四艘空母、二艘巡洋舰、二艘驱逐舰外,还判断击沉其他若干空母、巡洋舰、驱逐舰。根据美军方面的资料,一艘护卫空母、四艘驱逐舰被击沉,包括四艘护卫空母在内的若干舰只被击伤。

栗田中将在战斗告一段落后,为了重新整理舰队阵型,中止了全舰队的追击,下令集结。

这时,栗田中将不清楚该方面的敌舰队全貌,判断敌大部队在东北方的概率大而开始进击。但只遭受到敌舰载机的反复攻击,未能发现敌舰队。此刻,栗田中将判断已经错失了突入莱特湾的时机,在16时过后,将航向转为西北,但没有捕捉敌舰队的预期。按丰田大将命令,该日傍晚,驶向圣贝纳迪诺海峡。之后,通过锡布延海,前往文莱。

当天的战斗中,栗田部队的重巡「鸟海」、「筑摩」、「铃谷」,轻巡「能代」和三艘驱逐舰沉没,重巡「熊野」、「利根」重创,「大和」及多艘舰损伤。

不过检讨那天栗田部队的战斗行动,至少要了解一下情况,栗田部队的主要任务是突入莱特湾,歼灭在该湾内的敌舰队和运输船队。事实上,栗田中将对25日的莱特湾及其周边的敌情,基地航空部队、潜水艇部队并没有告知。最后的情报是,24日深夜,西村部队在苏里高海峡几乎全歼。仅凭这样的情报,东南方面部队之前没有过、之后也没有过敌舰队在该湾内停留的证据。

在这种情况下,突然眼前出现了预料之外的敌空母群,随之与其陷入长时间的激战。在告一段落后,依然未得到莱特湾内的情报。栗田部队在25日晨即便是以四艘战舰为基干的有力水上部队,但在近代海战中没有得到航空部队的直接支援,必然成为美空母饵食。

在拥有多艘空母和有力的潜水部队的美舰队面前,栗田部队就像失明的巨人。在不知敌人在何处的状态下,势必无法发挥其力量。

如果25日早晨栗田中将得到莱特湾内的有力敌舰队和运输船队的情报,而以攻击附近可能存在的敌舰队为理由而放弃突入莱特湾的话,那中将的指挥必然成为批判的对象。实情就像上文所述,正因为如此,栗田中将被迫陷入无意义的苦战中。

现在有一点是,菲律宾海战与「阿」号作战及之前的主要海战,衡量方法完全不同。换言之,联合舰队拥有有组织的战斗力时的作战,与不再拥有有组织的战斗力时的,不应该去混为一谈。关于菲律宾海战有欠客观的批评之声为数不少的原因,恐怕正是忽略了这一点。

栗田中将特别对菲律宾海战没有做出辩解,如果他要说明,不可能不触及大本营和联合舰队司令部的战略作战指导。这是曾编撰了《大日本史》的家乡、水户藩成长的具有古代武士风骨的中将极有可能不愿去做的。

栗田中将在太平洋战争中参与了炮击中途岛、炮击瓜达尔卡纳尔岛飞机场、「吕」号作战时从特鲁克到拉包尔的行动、马里亚纳海战、菲律宾海战等,其中大多是上级司令部交给他的突发奇想的作战指导的扫尾工作,也总是无法圆满的完成目标。因此,不太了解实情的人们,长长作出不恰当的批评。造成这种原因是因为中将差不多始终在海上部队工作,不仅不是海军大学甲种学生出身,也没有在海军省和军令部担任过要职,所以在东京了解中将价值的人并不在多数。

栗田中将是茨城县出身的海军士官。身高中上,精干有力,因好酒而脸色稍红。中学时代是棒球和游泳的能手,在海军中依然擅长武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