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科委第58次会议上,张爱萍肯定了程开甲什么工作


国防科委第58次办公会议

1963年5月11日,张爱萍主持国防科委第58次办公会议,听取程开甲做核试验基地研究所试验技术准备工作的汇报,检查协作任务安排落实情况,并对存在的问题研究了解决办法。钱三强、朱光亚等应邀参加了会议。

程开甲在汇报中说:我们共提出83个研究课题,其中必保项目61个。现已安排落实了61个,其中属于必保项目有46个。已安排落实的项目大部分已有计划或已开展工作。未落实的项目主要是由于有的任务尚未下达下去,有的属于可以缓一步进行或为长期性的课题。

听过程开甲的汇报后,张爱萍肯定了核试验基地研究所半年来做了许多工作,取得了好的成绩。称赞程开甲等科技专家和全所同志在没有房子、保障条件较差的情况下,艰苦努力的可贵精神。他要求核试验基地研究所的工作应转入一个新的阶段,即对已经落实的项目(特别是必保项目)要继续抓紧综合协调、加强督促检查;同时积极开展本所承担的科研课题的研究工作。对未落实的项目要抓紧继续安排。为适应这一发展的需要,张爱萍指示核试验基地研究所要成立技术委员会,吸收协作单位的主要技术骨干参加,主要任务是论证技术方案,协调研究任务,定期检查工作,及时解决发现的问题,并向所领导提出建议。张爱萍还指示核试验基地研究所的领导分工要作相应的调整,要保证科学家们能够集中力量领导和自己动手搞技术工作。一般的行政工作和技术行政工作,应由行政干部担当起来。会后,张蕴钰、张超认真落实了张爱萍的这些指示。

这次办公会议还就核试验基地研究所需要解决的房子和家具问题、为研究所抽调9名技术骨干和补充技术保障干部问题、试制加工和车床设备问题、外汇和国外订货问题、改装10台3000次高速照相机和建立冲洗设备问题、空中取样问题、钴炮问题等都一一作了讨论,明确了解决办法。会议还决定在年内6、7月和11月间,对核试验基地研究所的工作再进行两次检查。

经国防科委积极协调,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把在北京通县的一所技校的房子拨给了核试验基地研究所。核试验基地研究所在这个大院内开展科研工作(后来,研究所在1967年迁往新疆,在核试验基地内的偏远山沟里,在新建的科研楼里继续艰苦奋斗开展科研工作)。

7月12日上午,在国防科委大楼召开了核试验基地研究所的成立大会。聂荣臻元帅和张爱萍、刘西尧、钟赤兵(国防科委副主任)及核试验基地张蕴钰、张英等领导参加了成立大会,并同与会的全体同志合影留念。

国防科委第59次办公会议

5月13日上午,张爱萍主持国防科委第59次办公会议,请钱三强、朱光亚等专家及有关军兵种主管核试验任务的领导同志一起,听取张蕴钰关于地面试验场地勘察组对预选的三个场地方案的汇报。程开甲、忻贤杰、陆祖荫等列席了会议。与会者对三个方案作了分析比较后,会议确定以第二方案为地面试验场地位置的基本方案,具体进行工程定位。张爱萍请钱三强同志负责、张震寰和其他有关单位领导同志参加,编制出试验计划;由核试验基地与谭善和(工程兵副司令员)负责编制出工程计划,经国防科委审查后,报中央专委。

会后,钱三强委托朱光亚、程开甲先拿出一个试验计划的方案来。

经朱光亚、程开甲等共同研究后,朱光亚于5月21日书写出《第一期试验大纲草案》。朱光亚、程开甲等共同研究提出的这份“试验大纲草案”中,再一次提出核爆炸试验分两步进行,并详细阐明了理由。“试验大纲草案”在摘引了1962年9月19日拟订的《关于第一种试验性产品国家试验项目与准备工作的初步建议》中提出的主要试验目的后说,原子弹装置核爆炸试验的任务“将主要是解决灵与不灵的问题,是过技术关的问题”。因此,“最好是安排两次试验,即先在地面上试一次,如果灵了,经过一段不太长的时间(三个月到半年)之后再用空投方式试一次。前一次是静态的,只需要验证产品(注:产品指原子弹装置,下同)的核心部分动作灵不灵;后一次是动态的,则包括产品的全部。这样安排,既有利于实现核爆炸试验的主要目的,同时也有利于达到由低到高、逐步过技术关的目的,取得最大的效果,因而也可以说是应力争实现的上策”。

接着,“试验大纲草案”阐明了第一次试验宜在地面上进行的理由:“首先,这是因为进行静态的核爆炸试验可以减少许多可以避免的复杂因素,而又能达到同样的目的。这些因素包括产品制造、运载与投掷方式、遥测、测试观察的瞄准系统等方面。可以说,地面试验要可靠些、容易些、简单些。其次,静态的试验,可以安排较多的、能验证设计数据的测试项目。此外,地面试验还可以做到完全避免应用无线电来传递讯号,对于保密十分有利”。“试验大纲草案”中进一步说:“如果第一次的地面试验成功了,经过一段不太长的时间以后用同一种产品(也只能如此)再进行一次空投,不仅是有利的,而且也是可能的。因为:第一,到目前为止,从产品的科研设计制造到测试,在地面和空投方面都已进行了准备工作,已取得一定的进展。如果各项科研工作能按既定计划顺利进行,在第一次试验成功的基础上,是有条件进行空投的。第二,在当前的情况来讲,地面试验成功了,并无必要重复试验。但是,由于第一次经验不足,总会有若干测试项目得不到预期结果,需要进一步复查。这可以在第二次在空中用同一种产品试验获得。第三,一般而言,地面试验仅仅代表有了一个核装置,进行了空中试验以后,才能算是往核武器方面接近了一大步。因此,接着进行一次空投,有利于扩大政治影响。”

在讲到这两次试验的时间间隔时,“试验大纲草案”中说:“主要决定于以下两个因素:在第一次试验成功以后,对所得的结果需做分析研究,然后对测试方法和工具作必要的检修和改善;同时以地面转向空投也要进行一些新的准备。初步估计,需三个到六个月的准备时间。”

这份长达14页正文的“试验大纲草案”,在写了上述重要内容外,还写了主要的测试项目、技术保障(包括自动控制——建议测试区仪器的控制全部采用有线电自动控制系统、钢塔与装配车间、气象保障、通信联络保障、遥测站、空中取样)、测试场地的总布局(朱光亚、程开甲在此提出:5月13日的会议上,在张副总长主持下,已初步确定了地面试验场地和空中试验场地的位置。看来,如果决定采用有线电控制系统,这两个场地可以合并为一个系统,即两个场地共用一个有线电自动控制系统,共用一组电缆)、参加试验的场地工作人员规模;另有主要测试项目及具体题目的附表和测试场地主要土建工程点具体布置示意图。

随后,朱光亚把这份“试验大纲草案”送钱三强副部长审阅。


文章摘自 高健民 宋炳寰 《恭祝程开甲同志松鹤长春》

转自两弹一星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