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军事专家为何建议中国主动出击钓鱼岛 – 铁血网

德军事专家为何建议中国主动出击钓鱼岛


《德国军事专家提议主动出击钓鱼岛》

汉斯伯格教授是军事历史学家,著有《在地狱中战斗》等多部二战历史著作,现已退休,但依然不断推出新书,近期更重点研究二战和战后中国军事历史。此次采访主要围绕着他的新书讨论钓鱼岛问题,希望读者可以查找网上相关资料一同探讨。

那小兵:伯格教授,您正在写《中国冲向海洋》一书,我读了大纲,觉得和蒋百里先生的《国防论》非常类似,您可以向我们读者透露一些想法吗?

伯格教授:我非常高兴得到广大中国读者的支持,这让我觉得有义务为中国人写出高层次的军事作品。蒋百里先生是我尊敬的军事家之一,当然,你知道,我最敬重的中国军事家是毛泽东。蒋百里先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从非常理性的角度分析军事与国力关系的思想家,当时他所提出的“从东向西战略移动”模式的确起到了拖延日军攻势的作用,而白崇禧将军的游击战模式也起到了某些作用。从淞沪战役开打后,国军向西撤退,为太平洋战争拖住了很大部分日军,这在当时中国国力很落后的情况下是最佳选择,最大限度的起到了保存实力和争取时间的作用。如果当年日本学满清从北到南进攻,历史也许就从写了。蒋百里先生从军事布局和经济发展关系中找到了最终赢得战争的思想方向,我也同样要根据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找出对付日本右派崛起的思想方向,包括军事实力和外交心理战两种主要元素。我个人认为中国新一届领导人要特别注重中国军事发展战略和经济模式相互结合,一方面避免苏联那种机械式有害民生的军事发展模式,另方面找出有效统筹国民经济力量用于扩大中国军事影响力的途径,这就是我书中想要陈述分享的。

那小兵:您认为中日之间会有一战吗?

伯格教授:我们回顾一下中国百年历史吧,是谁让中国在甲午海战中失去整个民族最后一点尊严?是谁让中国失去领先崛起的机遇?不是美国,也不是俄国,它就是日本。日本不但通过甲午战争侮辱了整个中华民族,还通过日俄战争同样侮辱了俄罗斯帝国,也正因如此,满清帝国和沙皇帝国轰然崩塌。连续击败两个东方巨人而壮大自己的日本从此获得了巨大民族自信,他们整个民族的发展精神被全然调动起来了,也正是如此,日本人从一个封建割据国家真正进入了现代化通道,不但是物质层面如此,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如此,日本人从此真正的成为了统一民族。非常遗憾的是,日本人的武士道屠夫心态没有改变,他们的生死观没有改变,这导致这个民族毫无忏悔之心,弱肉强食心态继续发酵,终于跨入了二战侵略战争。我们不要忘记,苏联在二战中彻底击败了日本,俄罗斯人可以不在乎日本是否道歉,因为日本人用血向俄国还清了笔债,但中国人的血债得到偿还了吗?没有!一个不敢收账的债主只会让欠债者否定欠债,甚至反过头来说债主倒欠他的债,当今国际关系事实就是这么回事。同样,因为中国人的血债没有得到偿还,中国人永远不会感到是胜利者,就如一个被强奸的幼女,她永远不会成为一个贤妻良母,心理上会留有永久性障碍,除非强奸犯得到她亲手惩罚。如何解决?我认为,打不打是中国人说了算,既然这样,中国人就必然应当选择打,只有打才会彻底清除整个民族的心灵阴影,然后和日本人站在平等地位上进行未来和平合作与发展。西方人有自觉忏悔和反思精神,日本人没有这个东西,他们只认得血债要用血来偿。

那小兵:中国应当如何战争布局?

伯格教授:安倍如今去拜了鬼,中国外交家们非常焦急,到处发表谴责言论,结果安倍不但不悔改,反而再次拜鬼,如此下去,会让中国像个被强奸的妇女到哭诉自己被强奸,这有意思吗?真正被羞辱的不是日本,而是中国。既然安倍选择如此,中国就应当选择同样强硬方式对应,目的就是让日本人向全世界哭诉去吧。我再次强调要采用“变被动为主动”的战略思想,可以考虑用数十艘万吨轮载满石头到钓鱼岛附近岛礁“搁浅”,成为中国海上碉堡群,日本人敢来攻打就是侵犯中国领土,中国马上给予回击。这个方法可以同样用在南海,尤其是黄岩岛和中沙群岛海礁等处。这样一来,怎样打,何时打,规模如何控制等等都由中国掌握主动权,这正是韩国占领独岛的取胜经验。我特别关注这种布局的长期有效性,一是它可以让美国和日本把注意力集中在钓鱼岛问题上,谋求中美日获得“局限战争”共识,也就是说,中国打仗只是为了钓鱼岛主权,是一场局部有限战争;二是它表明中国破釜沉舟的决心,把手指直抵敌人眼睛,你敢碰我手指就等着和你玩命,只有这样才能对日本这种民族产生威慑作用。正如蒋百里先生当年所言:“日本人看重对手实力,把消灭对手实力看成最有效征服方法,所忽略的却是对手的潜力”。潜力是美国和苏联这些国家没有显露的战力,同样,日本人看不起中国人的潜力,所以一直以为只要消灭国军主力就可以占领中国,急于决战取胜。因此,只要中国在钓鱼岛树立起海上碉堡群,摆开持久战架势,日本人才会看到中国由此产生的战斗潜力,望而生畏。

那小兵:蒋百里先生强调国家经济社会文化发展与军事战略同步推进,您如何理解钓鱼岛主动战略和中国体制改革的关系?

伯格教授:中国发展战略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在军事实力上增强最为突出。根据西方最新预测,安倍经济模式将在今年开始下滑,势必通过对外纠纷转移国民注意力。虽然他如此做会获取某些右派支持,但必然造成日本社会分裂,加速安倍下台速度。同样,美国正谋求通过美元升值把中国的外资拉回美国,这势必会拖累中国经济发展,与其被动被剪羊毛,不如主动自己把羊毛剪下来收好,中国选择这个时机主动挑战能才半事半功倍。从中国自身角度看,中国的GDP发展模式正在进入瓶颈,如果单单从经济发展方面推进必定造成国内贫富矛盾加剧,造成地方政府债务加重,更会造成社会离心离德。新届领导人在反贪方面正取得社会支持,营造了民众乐观情绪,但这并没有根本抛掉压在中国人民思想中的大石头,这个大石头不是别的,就是周边国家的趁火打劫和西方各国的歧视和打压,只有用钓鱼岛之战教训日本才能洗清这种心理障碍,同样,西方也会从中提高对中国华民族的评价。你别看西方人为印度唱民主赞歌,但他们心中最看不起印度了,因为印度是个懦夫民族。真正的伟大民族需要听敌手的求饶而不是赞美。一个真正德国古代武士在搏杀之前先在自己身上割破一个伤口,用自己的鲜血涂抹在脸上,然后才与敌人决一死战。怕疼的人永远无法成为武士,必须把自己的性命也当成武器才有胜利希望。把钓鱼岛当成自己割的口子,同时也割日本身上一个口子,大家都流血,如此一来才会激发双方战斗潜力。如我所言,日本有实力优势,中国有潜力优势,用钓鱼岛战争调动中国社会改革,反贪更加有理有据,教育更加结合实际,社保更加亲民,经济发展品质迅速提升,科技发展全面振兴,把金融和房地产泡沫挤掉,建立一个崭新而朴素的中国经济体,不论左派右派,打得赢就是正确派,这不正是当年毛泽东打韩战和邓小平打越战的动机吗?这也不正是蒋百里先生当年所说的“通过战争培养国民觉悟和国力”吗?钓鱼岛之战是中国改革的突破口,其他方法都是模棱两可的自我消耗办法。

那小兵:非常感谢伯格教授再次接受采访,希望您的新书早日登陆中国。

--------------------------------------------------------------------

《蒋百里谈德国军事学家》(摘录自《国防论》)

同外国人谈天,要想得到一点益处,有两种办法:第一种,研究他的着作,发见了几个问题,做几句简单的问句,请他答复。第二种,将我自己的意思并疑问,述成一个明了的系统,先期请他看了,然后再同他谈话,比较的让议论上可有一个范围。塞将军的《一个军人的思想》等著作并佛教授的替秦始皇呼冤的王道(对霸道)主义,我是知道的。但是我这短短旅行,没有工夫研究理论,我所需要的是解决当前问题。所以我于约期会面之先,草此一文,送给他们两位。结果塞将军因病,又因为忙,仅仅得了五分钟的谈话,佛教授则畅谈两回。今先将此文录如左方:

研究高深兵学的人,没有不感到历史研究的重要,近世德国首先创造了历史哲学,历史的研究蔚成了一种风气,足征德国军事天才的优越,国防事业的坚实,确有学术上的背景的。就中国说来,孔子的最大努力就是编了一部有哲学性的历史——春秋。不管他的微言大义对不对,但他终是努力从客观的事实中,寻出了一个主观的方向,所以春秋是中国历史著作一种划时代的创作;因为社会的过程是那样错综复杂,头绪纷纷,要从中寻出几个要点,成立一贯的系统——由此明了一个民族的传统精神,确是不容易的事。中国数十年来创造新式军队,事事只知请教外人,结果只学得外人的皮毛(因为外人有外人的传统精神,不是中国人所能学的,)不能深入国民的心性,适应民族的传统,以至节节失败,原因有一部分就在于历史没有研究好。

古时的中国民族,当他走进农业经济时代,就遇着游牧民族的压迫,可是他能应用治水术,编成方阵形的农田(即井田,)以拒绝骑兵及战车之突击。这一个方阵,成为一个最小的抵抗单位——同时又成为共同劳作的经济团体。所以中国古代军制即包含于农制之中,所谓“寓兵于农。”春秋两季更有大规模的打猎——有收获的秋季演习——或运动会,这种寓兵于农的精神之发展,后来又造成了长城与运河,这长城与运河就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

利用农民的乡土观念,做精神力的基础,其结果有一个缺点,就是战术上防守性强而进攻性弱,但是随着经济力的自然发展,他的攻击性是变成迟缓的自然膨胀。如汉、唐、元、清之于陆;唐、明之于海,所以中国国民的军事特色,就是生活条件与战斗条件的一致。我于世界民族兴衰,发见一条根本原则,就是“生活与战斗条件一致者强,相离者弱,相反则亡。”生活上之和平与战斗本是一件东西从两方面看,但依人事的演进,常常有分离的趋势。不是原来要分离。因为愚蠢的人将它看作分离。财政部长见了军政部长的计划就要头痛,老粗又大骂财政部长不肯给钱。

近世史上曾国藩确是一个军事天才家,所以湘军虽是内战,但就国民性看来是成功的。他知道乡土观念是富于防守性的,所以第一步要练成一种取攻势的军队。政府叫他办团,他却用办团来练兵。他一面办团,利用防守维持地方,保守他的经济来源;同时又练一种能取攻势的兵。他能在和平的经济生活与战斗的军事生活分离状况之下,双管齐下,使分离的编成一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但是他的天才所以能发展,却更有一个原因,这就是环境,能给予他及他的左右,一种事业的长期锻炼。因为同太平军天天打仗,不行的人事实上会自己倒,行的人自然的得到了权力。但是现在谈国防,谁能用国家的存亡来做人才的试验场呢?

所以我说中国近来衰弱的原因,在于知识与行为的分离。读书的人一味空谈。不适事实;做事的人一味盲动,毫无理想。因此将我们祖先的真实本领(即经济生活与战斗生活之一致)丧失了。

姑就军事来举一个简单的例,不到十年前一字不识的人可以做大元帅,做督军,他们自然具有一种统御人的天才,但一点常识也没有,在现在怎样能担任国家的职务?反之在今日南京各军事学校当教官的,十之七八还是终身当教官,没有直接办事的经验。

不仅军事,各社会事业都有此种倾向。这可说是现在的最大缺点,所以现在建设国防,有两个问题须提前解决:

㈠如何能使国防设备费有益于国民产业的发展?我们太穷了,应当一个钱要发生二个以上的作用。

㈡如何能使学理与事实成密切的沟通?现在不是空谈,就是盲动。盲与空有相互的关系,愈空愈盲,愈盲愈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