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战争形态,是军事理论的一个重要概念。战争的本义是政治集团为了核心利益以武力手段进行的最高的斗争形式。战争形态,则是战争的方式和手段的整体的综合的体现,是由军事技术发展决定的。如冷兵器战争,机械化战争,信息化战争。生活中战争也引申为争斗的意思,如思想战争,货币战争,婆媳战争,这些不是军事理论的战争形态。军事理论是具有系统性,科学性,实证性的严谨的学问。创新发展军事理论,要基于和高于现存军事科学体系,适应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的发展,概念明确逻辑清晰,实事求是具有可操作性。近日,网络上对未来战争形态的大量炒作,似乎缺乏军事理论的品格。

一、生物化战争质疑

某位“有先见之明”的将军,预测未来战争:生物科学和生物技术“催生了一批又一批生物武器”;“生物化战争行将兵临城下”,“机械化之后是信息化,信息化之后则是生物化。在这方面,美军有一些想法更深远、更深入”。

所谓一批又一批“生物武器”有哪些?将军没有说。美军有什么更深远、更深入的想法?怎么知道?将军也没有说。将军“熟悉中国古代发生的每一场战争。还研究过世界上著名的战争”,应该知道生物武器、化学武器用于战争,早已有之。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首次使用了细菌武器、毒气弹。二战中日本侵华大量使用细菌武器、毒气弹,现在有些地方仍有遗留。传统军事理论对化(学)生(物)放(射性)武器和预防都有充分论述。近年来生物工程得到重视和发展,基因工程和细胞融合技术均已成功应用。但能否在军事上普遍武器化,进而使战争彻里彻外生物化,没有历史的和现实的依据。并非所有新技术应用于军事都能改变战争形态。战争史上,火药、机械、核能、电子、信息,从总体上改变了武器装备、军队结构、作战样式和战场空间,从而改变了战争形态。生物武器只作用于人的机体,对武器平台、重要设施没有作用,杀伤力、破坏力远不如弹药、原子武器。未来战争智能化程度高,战场趋于无人化,生物武器难有用武之地。至今没有美军生产一批又一批生物武器的信息,也没有生物化战争的概念。

将军说“现代战争告诉我们,杀伤岂止在战场,岂止在军队,对民意的另类软杀伤,亦是制胜的法宝。这可应灵了孙子‘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个至理名言。”所举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美军打的是‘全维’信息化战争,从空中、海上、陆地万弹齐发共摧之”,杀伤都是在战场,都是动用精锐部队。将军还以“美国海豹突击队猎杀本·拉登”为例,说“我对美军击毙本·拉登这件事从不小看,我总是把它上升到新型战争形态和军事革命的高度上来认识”。战史上有了飞机和潜艇后,以小部队从个空中或海上隐蔽突击救援或猎杀的战例,二战中已有多次。冷战后中、美、俄、德、以色列、意大利等军事强国组建特种部队,装备先进武器,在反恐战争中表现突出。从战争形态和军事革命的高度上来认识,未来战争形态将是先进常规武器的信息化、精确化、小型化战争,不会是生物化战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