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时光如流水般静静的流淌,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距今已三十五周年。往事如烟,在多数人的心中已经渐渐淡忘,但作为亲历者的我,却永远无法忘记。

76年2月,我应征入伍到驻川某野战部队服役,并有幸参加了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战。那腥风血雨、战火纷飞的战争场面,至今历历在目,而最让我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还是我的06号无言战友。

战友为何无言?何为无言战友?这一称谓,当过兵的人是最清楚的,它是军人对军马的尊称。我到部队后,经过三个月的新兵集训,被分配到机炮连成为了一名重机枪手,由于班长和老兵们的帮助以及自已的刻苦努力,一、二练习均取得了优秀的成绩。入伍当年的七月中旬,班长告诉我,连里决定调我到驭手班养军马,当时我一听头都大了。当兵就应该操枪弄炮,养马算什么呀?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我还是服从了。到驭手班去的前一天,普副连长给我讲:“小王,你别小看那些军马,它们多数都是有功之臣。”同时,他还特别告诉我,由我负责饲养的军马编号为06号,曾参加过中印自卫还击作战,左前腿负过伤,荣立过二等战功。

我们连队的马圈座落在操场的东端,驭手班的战士们住在过去一大地主住过的房子里。据当地的老年人讲这个地主对穷人心狠手毒,曾将一个交不起租的穷人捆在门前银杏树上活活打死。但恶有恶报,此后,这幢房子经常闹“鬼”,吓得这个地主只好叫下人代为看管,自已则跑到县城里去了。

到驭手班的当天,班长领我到马圈,并牵出一匹枣红色的军马,我看着这匹左后腿清晰标着06号的军马,心里的确没有什么感觉,但它的眼里,却流露出慈祥,它知道我是它的新主人,便主动上前亲了亲我的手,我很茫然地轻轻拍了拍它的头。这马还真通人性,我不禁对它产生了一丝丝好感。在后来的训练中,它以顽强的毅力克服伤痛与我密切配合,我们最终圆满完成了训练科目并受到了连队的好评。

由于我平时喜欢写一些东西,加之年龄较小,又比较活跃,七七年三月连队决定调我到连部任文书。此时我与06号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真舍不得离开它。离开驭手班前,我牵着06号去营区外足足走了整整两个小时,它一直不停地流泪并吻我的手,我也禁不住泪流满面,不停地喂它平时最喜欢吃的饼干。

七八年十二月十日,我部受命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为适应作战需要,根据上级下达的命令,部队进行了紧急扩编,我所在的机炮连,扩编为炮连和机枪连两个连队,我被编到炮连,仍然担任文书。扩编的炮连共配备82迫击炮6门,82无后座力炮4门,骡马17匹。

十二月底我连随大部队乘火车南下到达昆明,后坐小火车到达鸡街,再换乘汽车到达云南个旧市后,就立即投入了紧张的临战训练。

七九年二月初,我连由个旧开进至河口曼峨农场二分场。驻地翻上一座山,就能看到红河,对岸即为越南坝洒地区。云南西线我作战地区,属热带、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山高、坡陡、路少、河多、林密、草深、自然洞穴多,在我部队当面四十公里的纵深内,越军部署有二个师部、三个团、七个营、一个独立连、三个公安屯、二个县队、约二万余人。越军经过多年经营,形成了主力部队、地方部队、冲锋队和民兵的纵深梯次防御部署,并以大量的野战工事、明碉暗堡,堑壕坑道、构成支撑点式的环形防御体系。在防御地域内,储备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和粮食。此外,越军还有一套在该复杂地形条件下长期作战的经验和狡诈多变的战术手段。

大战将至,我和06号再次相遇了,它由于有伤,难以担负驮炮和驮炮弹的任务,被安排在连部驮一些器材和用品,负责牵它的是一名79年入伍的云南江边县姓尹的战友。

二月十六日二十一时,我连随大部队利用夜暗在红河边的吉旦渡场实施偷渡,主要任务是与三十九师一一六团担任迂回穿插任务,分别进至西暖和朗格姆地区抢占要点,断敌退路,阻敌增援。在实施战役包围的同时,以便我军主力向谷珊,朗仁、朗票方向实施主要突击,分割围歼敌三四五师,并以一部分兵力分别攻歼敌三一六A师。

十七日四时,敌察觉我部队行动意图并抵抗。部队随即改为强渡,至十七日七时,我连随大部队顺利渡过红河,并迅速向龙金地区挺进。06号由于有伤,在过河后难以适应复杂的地形,在穿插至一陡坡时,再也上不去了,大家非常着急,06号也急得两眼直流泪。部队打穿插是一刻都不能停的,连长马上命令我和姓尹的战友把06号送回祖国。

我们连是营属炮连,连排干部配有一支手枪,各班班长配有一支冲锋枪,通信员配有一支半自动步枪,其余人员只配有两枚手榴弹。当时我们已经深入越南境地约3公里,越军虽然已全线溃退,但还有被打散的越军以及化装成了老百姓的特工。若在回国的途中,与敌遭遇,我们两人用完仅有的四枚手榴弹,就只有徒手拼命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牺牲,我叫姓尹的战友把他的两枚手榴弹留给我,立即去追部队,06号由我一人负责送回祖国。姓尹的战友热泪盈眶,紧紧握着我的手道:“路上小心”,便追赶部队去了。此时,我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尽快将06号送回祖国。我的公文包此前已交给卫生员,由他代行我的职责,我携带的只有背囊,防毒面具和四枚手榴弹,06号所驮的东西已分解给了其它的军马。为了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突然情况,我迅速将一枚手榴弹捆在我的前胸,拧开盖子,将拉环系在衬衣的纽扣上,并扣好外衣,以免被人发现。同时,背上另外的三枚手榴弹,与06号急速踏上了回国的路程。我想过,若在途中遇到越南的武装人员,他们肯定不愿击毙我,而是想捉活的,到时我决心以死相拼,首先,用完三枚手榴弹,尔后再徒手格斗。由于和我一起入伍的战友中有三名侦察兵,我曾拜他们为师,学过一些格斗技能,到关键时刻,把生死置之度外,实在不行,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把自己的一身献给祖国和人民。

在回国的途中,我曾遇到几个越南的老百姓,不知道他们是否是武装人员,但彼此没有发生摩擦。由于06号有伤,几经周折,我们到达红河边的吉旦渡场已上午11点,师舟桥连还有人在渡口。我讲明情况后,他们用冲锋舟将我和06号送回了祖国。上午12点左右,我和06号回到了曼峨农场二分场。

一回到农场,大家立即将我围成一团,都十分关心前方的战事。我告诉他们越军不堪一击,已望风而逃。而此时,我军攻击坝洒地区之敌的战斗,还不时传来枪炮声,我找到场里领导讲明情况,并将06号托付给了他们,同时请他们派人送我追赶团的后勤分队,争取早日归队,投入战斗。当时,有一位分场领导是四川人,他劝我别再去追部队了,就在后方做一些支前和保障工作。但我的心在前方,我的战友们还在浴血奋战,我岂能在后方清闲。他们看我决心已定,只好派一名与我年龄相当的民兵用自行车送我追赶部队。临行时,06号流着泪,亲我的手,并不停地发出嘶鸣声,在场的人都感动得流下了泪。在我离开分场后约一公里的地方,还不时能听到06号悲怆的嘶鸣声。

下午三点,我终于追赶上了团后勤分队,并于晚八点再次渡过红河。

二月十八日清晨,在孟珊地区我追上了连队,连长非常激动,紧紧握着我的手,那位姓尹的战友与我相拥而泣。归队后,我立即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并参加了真为防御作战。

真为防御战,是我连进行的一次较大的战斗,当时受领任务后,连里分析了敌情、地形,将观察所选定在前沿较便于观察的152高地,炮阵地选在纵深梅花山高地的反斜面,并做好各项准备工作。观察所选定了十个目标,作为方位物,并采取地图测定和实际地形测定相结合的方法精确地进行了测定。认真准备好了射击诸元,当敌出现在有效射程之内,观察所立即下达射击口令,炮阵地迅速将一发发仇恨的炮弹射向了敌群。全连仅用了三门迫击炮,发射炮弹25发,射击三次,打垮了敌人的三次反扑,有效地支援了我步兵分队的战斗,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阻击掩护任务。

三月十一日下午,我们胜利撤回祖国,在云南蒙自雨过铺经过短暂休整后,即返川回到部队原驻地,并进行了战场总结和评功评奖活动。经过二十三天的战斗,使我深切感到和平的可贵,因为战争不是空洞的说教,而是流血的政治。在评功评奖活动中,我始终抱着一个很平常的心态,能活着回来就算幸运了,与那些血染沙场,长眠在祖国南疆的烈士们相比,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评的。

后来,上级分配给我连二名上军校的名额,连队在研究时首先推荐了我。对此,我非常感动,作为一名军人,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我仅做到了没有退缩,并在特定的情况下,完成了任务,但没有骄人的战绩,却得到了组织的肯定和好评.此后,我无论是在军校读书,连队任排长,还是在机关当干事以及后来转业到地方工作,始终坚信:只要好好做人,认真干事,是能得到组织公正评价的。

离川上军校前夕,我专程到团后勤去看06号,据团后勤的有关人员讲, 06号的伤虽经医治,但效果却不明显,已经送往军区马场进行医治。听到此消息,我心如刀绞,在军人服务社买了06号喜欢吃的饼干,在曾栓过它的地方,静静地坐了一上午,默默诉说我对它的思念之情。

三十五年来,许多往事都记不清了,但我对06号的怀念却与日俱增,我无数次在梦里看见它,对它深切的缅怀将伴我终生。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4/1/15 9:26:12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