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还在用“嫖宿幼女罪”恶心人


混账!还在用“嫖宿幼女罪”恶心人

今日《新华网》一篇题为《广西13岁留守女童2年内至少遭16人性侵50次》的文章报道,广西兴业一名13岁留守女童从11岁开始,至少遭到16人摧残,被性侵至少50次,查明身份的犯罪嫌疑人中有14人为中老年人,年龄最大的70多岁。侦查发现的案情触目惊心。

面对如此严重的性侵幼女案,该县警方虽以强奸罪呈捕,但因为检察机关提出意见,又将部分嫌疑人改为以嫖宿幼女罪呈捕,经检察机关审查批准后以这一罪名执行逮捕了其中7人,因此引发受害人家长的不满。

有关“嫖宿幼女罪”的混账之处,笔者在《“嫖宿幼女罪”是个混账罪名,应尽快废除》一文中已经有过较为系统的分析,其中提出该罪名对社会的四大危害性:一是“嫖宿幼女罪”设置后,“强奸罪”对性侵幼女犯罪震慑力降低;二是“嫖宿幼女罪”刺激着卖淫团伙紧盯幼女;三是“嫖宿幼女罪”对幼女构成了双重侵害;四是“嫖宿幼女罪”已成司法腐败的“遮羞布”。

对于14周岁以下女童,因为心智没有成熟,缺乏最起码的性意识,也不懂维护自身的性权利,而成为法律的特殊保护对象。《刑罚》因此规定,奸淫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而在多年的司法实践中,“凡和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无论是何原因,均构成强奸罪”的定性标准,较好地保护了幼女免受性侵犯的危害。可混唐的“嫖宿幼女罪”,不但让众多性侵幼女的犯罪分子享受到“从轻发落”待遇,对社会危害更大的,则是该罪名同时将那些懵懂的受害者,以法律的形式定性为“卖淫女”,这样的二次侵害,甚至比遭到性侵伤害还要严重。

我不知道当初这个罪名究竟是怎么弄出来的?说不定真有“对未成年幼女特别感兴趣”的“黄松有们”在其中起作用。这样的罪名当初能通过,我都怀疑参与立法的专家脑子坏了。道理很简单,不满14周岁属于无行为能力人,她们不可能成为“卖淫嫖娼”的交易主体,

由于社会集体声讨“嫖宿幼女罪”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一年半前召开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期间,全国人大法工委表示将进一步听取各方意见,针对“嫖宿幼女罪”存废的争议进行调研。笔者为此曾以《“嫖宿幼女罪”存废,需提防“黄松有们”为己留后路》一文,以提醒全国人大法工委,必须彻底消除“黄松有们”阻挠废除该条邪恶罪名的能量。而去年10月,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出台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中,强调对于以金钱财物等方式引诱幼女与自己发生性关系的,以强奸罪论处,不能以是否给付幼女金钱财物作为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强奸罪”的界限,实际上是将“嫖宿幼女罪”这个邪恶罪名给冻结了。很明显,兴业县检方以“嫖宿幼女罪”批捕犯罪嫌疑人,无疑是扇了最高检的脸。

此前,最高人民法院答复全国人大代表孙晓梅关于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建议时,也明确表示完全赞成废除嫖宿幼女罪,认为该罪名认可了幼女“卖淫女”身份,是对幼女的极大侮辱。最高法希望能够与社会各界共同推动全国人大法工委尽快立项废除该罪名。

可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广西兴业县检察院竟不认可该县警方呈捕的“强奸罪”罪名,非得使用早已臭名昭著、被最高法冻结的“嫖宿幼女罪”,以我对当今中国司法的了解,这其中免不了有“猫腻”,是否有权力寻租,希望有关部门能一查到底。

笔者呼吁,该案一审应由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级”审理。针对网传兴业县法院已对部分案件作出判决,称“法院已分别对10人定罪”说,笔者以为,如果其中有以“嫖宿幼女罪”定罪的,就是在故意扇最高法的脸。

如果最高法、最高检分别被兴业县法院、检察院扇了脸,我想“两高”一定会加重处罚他们下属的,否则就是恶心这个社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