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老雷讲猫耳洞故事

上前线,偷看越南女兵洗澡

回后方,谎报军情造假英雄

辛集·赵宏雷

别光看题目,那主要是用来吸引眼球的,看过内容再做评判,越南女兵在我军阵地前洗澡是事实,谎报军情造假英雄的事,看过之后,应该都能够理解。内容很杂,篇幅较长,做个简单的目录:

1.上前线,偷看越南女兵洗澡

2.守前沿,光屁股比穿迷彩服安全

3.防御战,冲锋枪加手榴弹,打近战,金不换

4.回后方,谎报军情造假英雄

5.猫耳洞的衣食住行:

光着屁股带铁帽

压缩饼干煲个汤

住在“龙王庙”向往“清凉亭”

下阵地,关禁闭,放电影,看美女湿身

上前线,偷看越南女兵洗澡

老雷那时候还叫小雷,老兵小雷是穿着85式军服上前线的,那时候南疆已无大战。

关于老山边境争议区域,作家萨苏先生给过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张开您的大嘴,下排的一圈牙齿就是老山,嘴巴里面是咱家祖国,外面是外化之地越南,左槽牙是一块界碑,右槽牙是一块界碑。我国参照国际惯例确定国境线应该是将两块界碑沿老山山脊相连接进行划分,也就是以牙齿为分界线。越南猴子智力开化的晚,不懂这规矩,非要在两块界碑之间直接画条直线,这就把整个口腔划到了越南。产生了一大片存在争议领土,双方官兵均认为此山为本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此战系正义的保家卫国,以至老山一战连绵数年不休。依照国际惯例,边境山脉分水岭上,双方均不驻兵,但仗打到这个份上,我军前沿阵地修到了山脊上,阵地再往前一步,就是我国也承认的越南领土。

换防下去的老兵交代了许多战地潜规则:越军在他们自己领土上的非军事挑衅活动,不予攻击,对面越军一两个人单独活动的不打,三五成群的小队人马不打,光屁股的不打,穿裙子的不打,还有对面的XXX不打。

最后这一条不打,连长忘了向小雷传达……

对面自然条件比我们这边优越,有一汪小水潭,用水比我军方便的多,越军拎个小水桶打水,我军一般不予干涉,但不允许他们下水洗澡,胆敢下水就鸣枪放炮。

那天小雷在前沿警戒,忽然发现对面水潭里有人沐浴,违规啊,猫耳洞的弟兄们下雨才能淋个澡,岂容越南人在眼皮底下戏水,找打!

但是……

举枪这仔细一瞄,细细一看,今天这几个越南鬼子的身影看上去不那么可憎,看了一眼,忍不住还想再看一眼,看过两眼,终于看明白了,女的!小雷还十八九岁的未婚大处男呢,八十年代中期文化娱乐活动还没这一项呢。女兵打不打,连长没交代啊?小雷不知所措,前言不搭后语的请示连长。连长是过来人,淡然一笑,“两军交战,不打女兵。注意监视。”

监视?!

怎么个监视法儿?这越南女人也太不要脸了!小雷看也不是,不看更不是。一瞅身边,几十号哥们儿都作手足无措茫然状,一副副热切期待且不好意思为之的表情。

几天之后,猫耳洞生活的寂寞单调就挑破了战友们薄薄的小脸皮,嘴上不说,大家心里都按捺着一股莫名的期望。

终于,又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

“越南女兵!”

全连进入阵地,严密监视……

光屁屁比穿迷彩服更安全

上苍造物不公,老山越南那面坡缓,我们这边坡陡,人家那边还有个小水潭,我们这边陡峭的连路都没法修。眼瞅着人家能下水洗澡,我军将士只能靠天下雨,天天预备着,时刻准备着,天天光着屁屁准备着。眼瞅着人家那边有女兵,我们这边没有,兄弟们这个想呦,没女兵,咱全连一人发条裙子穿着。

换防下去的老兵告诉小雷他们,别穿衣服,谁穿的整齐,越南人就打谁。光着屁股在阵地上随便蹦,你不开枪打越南鬼子,他们就不开枪打咱们。团首长到连里视察都不摆谱,就穿一条**号的八一大衩,不带挎包,更不夹皮包,胸前挂一56冲的子弹袋,笔墨纸砚分别塞四个弹夹袋里,不带手枪,拎枝56冲锋枪。这幅尊容巡视前沿阵地,从来没招惹到越军狙击手。在前沿阵地也算是穿的够周全的了,起码,首长大人不露蛋蛋。

当时,我军第一代迷彩服已经配发到前线部队,而且比第二代87迷彩还棒,正反两面穿,一面绿色丛林,一面枯叶林,相对于85式常服、65式作训服,成本要高一些,全面列装了侦察兵部队,用于特种作战,在猫耳洞守备部队中并不普及。其实主要原因还是穿迷彩服容易招人恨,越南狙击手一般不主动袭击守猫耳洞的光屁屁兵,专打穿迷彩服的侦察兵。

我连的第一例伤亡,就祸起迷彩服。

一个新闻摄影干事来自上面的上面,到我连阵地采访,这种采访极其受欢迎。连排干部通过采访可以彰显战绩,基层战士能摸着极其珍贵的在猫耳洞照相留念的机会,上上下下都围着来访者转。摄影干事拍了一群光屁屁后,想拍张威武照,这时候,偏赶身边就没个连排干部制止,一个小兵自告奋勇跳出来当模特。小兵还是比较小心的,选择了自己最熟悉的战位,每天朝着敌国领土放枪的战位。不是冲锋枪,是小兵胯下自备的小枪,天天光着屁屁站战壕边上,朝越南领土扫射,肯定是他自以为很安全的地方。光着屁股冲人家尿尿,越南兵不理你,可他这次穿上了迷彩服,戴上钢盔,还是包裹着布制盔罩的钢盔,站在那儿挥手作指点江山状。摄影干事镜头里看到小兵表情怔了一下,然后才听见枪响,小兵的身体软绵绵的瘫下去,摄影干事扔掉相机扑了过去。那个王八蛋干事后来回忆说,当时按下快门就好了,那一瞬间是绝好的作品啊……

冲锋枪加手榴弹,打近战,金不换。

本来当时南疆前线已经基本稳定,双方很少挑起主动攻击,我连比较倒霉,一队侦察兵越境作战,偏偏选择从我连阵地进出,他们把越南鬼子折腾惨了之后全身而退,越南鬼子的炮跟着他们后脚跟就打过来了,全砸我连阵地上,直接引发了我连唯一一次连级规模的防御战。

“冲锋枪加手榴弹,打近战,金不换。”这一国内解放战争时期得出的战术总结,在南疆前线依旧实用。越南鬼子对我连阵地的袭扰,主要以夜间偷袭为主。夜间,黑咕隆咚的,山地丛林地形偷袭,察觉到了敌军的存在,也看不清敌军在哪,顶多是瞥着个似是而非的人影一闪而过,根本不可能精确瞄准射击。轻重机枪一通猛扫,也未必有效,一来暴露我军火力点,二来,地形复杂,敌军随便找个坑一猫,就打不着。最好的办法是甩手榴弹,吆喝上身边的哥们儿一齐甩,拉弦之后,在手里攥两秒再甩,十几颗手榴弹同时凌空爆炸,一大片区域内绝无死角。白天的时候,兄弟们百无聊赖之际就研究手榴弹的甩法儿,不同型号,不同批次的手榴弹延时爆炸的精确时间。划定作战区域,把阵地前的每一寸土地,严格划分,比如,这边编号为一号地区,那边编号为二号地区。一号地区三十米投弹,应该用多大的力气,二号地区二十米投弹,应该是什么角度。黑咕隆咚打起来,一声吆喝,手榴弹齐刷刷的往一块儿砸,比呼叫重炮支援还顶事儿。最重要的是,手榴弹出手,越南鬼子挨了打,都不知道从哪儿下的黑手,我轻易不开枪,我也缩在暗处,而且防御阵地我有,地形我也比你熟,兄弟们配合默契,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距离近了,看着影了,就用冲锋枪扫射,56式冲锋枪,也就是突击步枪,扫射,不是点射,甚至是一口气打光整个弹夹,要的是火力密度,并且缩短射击时间,反正也打不准。打了就跑,比机枪灵活,近距离内,威力丝毫不亚于机枪。

这天半夜,越南鬼子偷袭不成改强攻,动用的兵力估计也得有一个连,被我军以冲锋枪加手榴弹打退,战后没有发现尸体,但有血迹,我连仅轻伤一人。小雷他们兴奋且自豪不已,老兵们泼冷水告诫大家戒骄戒躁。越南人应该是没有拼尽全力来打,据分析,应该是我军侦察兵在他们那边搞完之后,他们的头头不爽,严令组织报复,一线部队对这种没完没了的攻防早已厌倦,报复过了,只会招来更加严重的反报复,军令难违啊,只好组织了一次袭击,声势浩大,但作战决心不强,主要是做给上面的头头看的。

过了些天,在我军两个猫耳洞之间的必经之路上,炸了一颗地雷,定向雷。不是炸脚的,是像个大号散弹枪一样,向人的要害部位喷钢珠的。触雷的战友当场牺牲,参加抢救的兄弟后来说“真没想到,人身上有这么多血。”那血喷的,太惨了。这肯定是越南鬼子新布的雷,要我军战士偿命的。后来,那个参加抢救的兄弟也让越南人偿了命,打破战地潜规则,用56半自动,狙杀了在越南领土小水潭畔取水的一个越南兵。前两天看俄罗斯战争片“斯大林格勒”战役,有这么一段:苏德两军对峙,苏联狙击手干掉了一名取水的德国兵,德国兵高举着一串水壶亮明来意,放心大胆的到两军战线之间取水,想必也是受战地潜规则保护的,苏联狙击手开枪,身边的军官制止不及,台词曰“傻瓜你这是在干什么!你在非战时间打死个取水的士兵。”在我连,这一枪打过去之后,连排首长也是提出了口头批评,也仅仅是口头批评,战果不予表彰。兄弟们一开始很解气,后来就非常不爽。猫耳洞人最幸福的活动——监视越南女兵洗澡,被这哥们儿搅黄了,越南女兵再也不到中国兵枪口下洗澡了,肯定还在抱怨“换防上来的这个连,真没骑士风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定向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斯大林格勒·德国兵高举着水壶亮明目的“偶打水,不打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后方,谎报军情造假英雄

我连半年多的猫耳洞驻防,牺牲仅此两人,再有六人负伤,两人弹片伤,一人跳弹伤,一人踩雷,应该不是越南人针对我连新布的雷,大概是扫雷不彻底,更有可能是之前的雷被山洪挪过来的,压发雷,炸没了半只脚掌。一人摔伤,这个地形地貌,山坡上摔跤不在少数,这位滚的比较狠,多处骨折。

还有一人的伤,是我连公开的秘密,叫做“弹片伤”。

真名记不清了,忘了,就叫小强吧。烂泥汤里埋着一锋利的弹片,小强一脚踩上去,不是多大的伤,可偏逢连日雨。我连主阵地猫耳洞为天然洞穴改造而成,面积宽敞,环境湿润。被誉为“龙王庙”,得名于一句俗语“大水冲了龙王庙”,只要一下雨,肯定灌水,只要一灌水,肯定积水,一场小雨,洞里的稀泥汤十天半月干不了,偏偏这地方不到十天半月肯定会有一场雨。一场大雨过后,整个一室内游泳池,再也找不到一块干燥点的地方。小强的伤脚在泥水汤里泡了些天,感染了,发炎了,这哥们儿还不当回事儿,我军总在宣扬轻伤不下火线的精神,况且他这还不是战伤。然后就溃烂、发烧,等不得不送下去的时候,已经烧的快不省人事了,最后,截肢……

这不算战伤,应该算因公受伤,但是,今天坐在电脑桌前的你我,或是后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家乡人民,能不能理解这简单的一个脚丫子被破铁片子划伤导致的截肢?部队往档案里写的非常简洁“弹片伤”。地方政府肯定会理解成:被飞行中的弹片击中,受伤,轻伤不下火线,坚守阵地,感染,恶化,截肢。小强回到家乡后,应该也是这么讲述的。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农村小伙拖着一条残腿,没学历、没技术、没背景,再没有战功,生活刚刚开头,让他怎么熬过一生。就把埋在烂泥里的弹片,说成是飞行中的弹片怎么了?理解万岁吧。

小强的家乡在哪儿,也记不清了,忘了。据他同乡的战友讲,是个解放较晚的县,没出过什么革命先烈,小强算是非常稀少的英雄人物,被安排进了乡政府,虽说职位处于底层,那也是铁饭碗的国家干部。算是同届兵里面,被安置的最好的一位了。

半年多的猫耳洞一线阵地驻防,全连一百多号哥们儿,牺牲两人,负伤六人,这个伤亡率在我团各单位中还得算是伤亡较重的。小雷他们面对的最大的敌人不是越南鬼子,是猫耳洞的生存条件。下面讲讲猫耳洞的衣食住行。

衣:光着屁股带铁帽

衣着非常简单,一丝不挂,或者穿裙子,名曰“作战裙”就是在腰间缠块布。能把人逼到一丝不挂的原始状态,把男人逼到穿裙子的份儿上,环境之恶劣,自己想象,不多赘述。上网搜集了很多图片,找到了光屁屁的,找到了穿作战裙的,找不到最具特色的猫耳洞伤,和猫耳洞活动。烂裆,胯下那杆父母给配发的原装小枪,长期保养不善,锈蚀严重,发生霉变。最佳治疗手段——晒太阳,本来南疆的日照条件还不错,只是受猫耳洞、战壕的遮阳角度限制,能够享受日光浴的时间和区域十分有限。猫耳洞人排排坐,双腿岔开,跟着太阳挪,从连长到小雷,集体晒蛋蛋活动,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实在可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胯下的东西少谈,说点高雅的。

GK80钢盔

时至80年代中期,钢盔对解放军而言却是首次大规模成建制列装的新式装备。死沉死沉的GK80盔深受南疆官兵爱戴。衣服可以不穿,钢盔一定要带,因为这个钢盔的用途是非常广泛滴。

第一,钢盔最广泛的用途,可以用来坐……

解放军颇具特色的装备——小马扎,没有随部队上山,猫耳洞人只能因陋就简,因地制宜寻找弹药箱、石头、树叶,或者席地而坐在潮湿的泥土上。刚装备钢盔的时候,大家还都舍不得,时间一长,就把戴在士兵脑袋上的东西,垫到了士兵屁股底下。尤其是我连,可能兄弟部队没这陋习,我连的主洞“龙王庙”三天两头被大水冲,十天半月稀泥潭,真是没干燥的地儿了,不想坐在稀泥汤里,就只能很不雅的坐钢盔上了。在猫耳洞的世界里,最重要的关键词是防潮,钢盔防潮性当然是毋庸置疑,反正又坐不坏,而且和身体保持最近距离,一有情况,挥手就扣到脑袋上。

第二,钢盔除了坐在屁股下面,还可以当碗吃饭,当盆洗脚……

猫耳洞里锅碗瓢盆当然是短缺滴,偶尔改善一下伙食,煲个汤、炖个菜之类,钢盔从头上摘下来,或者从屁股底下拽出来就可以临时充当洗菜盆、吃饭碗用。猫耳洞的水资源一般式极其紧张滴,想把钢盔刷洗一番再用,绝对是没有条件滴,至多拽一把干净的树叶简单一擦,反正久居充斥硝烟弥漫、土腥汗味、尿骚粪臭的猫耳洞里,鼻子也没那么灵,没那么多讲究。

赶上天降喜雨,钢盔更是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动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容器接雨水。不到万不得已,雨水是不允许直接饮用的,但从天而降的无根之水,是洗澡的唯一水源。条件好些的洞里,偶尔还把雨水烧开,很奢侈的烫烫脚,洗脚盆当然就是——钢盔。

第三,钢盔除了接雨,还可以挡雨。

不是给人挡雨,是给衣服挡雨。猫耳洞人靠天洗澡,但被雨水浇湿了衣裙,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晾晒。衣服藏哪儿最安全——钢盔里面。行军途中遭雨淋,衣服脱下来往头上一顶,钢盔一扣,冰雹都不怕。也幸好猫耳洞人衣着简便,就一小块布,塞进钢盔,一点儿都不碍事。

第四,钢盔最基本的用途,防弹。

新兵一接到钢盔,干部叮嘱的第一句话是:钢盔可不是用来挡子弹的。在新兵的第一印象里往往误以为戴上钢盔就能扛的住子弹的直射,现在稍有点军事常识的都清楚,钢盔最多可以让打在侧面的子弹产生跳弹,滑走。若是直接命中,就算钢盔不被击穿,脖子也扛不住。刚发的手的锃亮的钢盔是万万不能戴的,太阳底下反光,更容易招惹子弹。后期,普遍配发了布制的盔罩,其实,更简单的办法是,把钢盔放泥汤里一涮即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钢盔是可以用来坐滴,好容易找到一张坐在钢盔上拍的照片,这幅形象在我连“龙王庙 ”很普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钢盔是可以用来当盆盆舀水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赵宏雷我2013年自拍的钢盔是闪闪发亮滴(橡胶枪,实心的,杀伤力与警棍相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3年人民解放军的钢盔也是闪闪发亮滴,07数码迷彩、03式自动步枪,给配个盔罩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吧

食:压缩饼干煲锅汤

小雷当兵是有目的,小雷是铁路职工子弟,顺理成章的被安排在火车站工作,但只是个没有任何名分的临时工性质,要想转为正式工,只能等着接他老子的班,可是他老子还正年富力强,丝毫没有要退休让位的意思,小雷等不及了。那年,正好有这么个政策,参军入伍,复员回来就给安排正式工名额,小雷就从了戎,只是没想到一竿子支到老山前线去了。小雷入伍前在火车站这样的交通枢纽有近两年的工作经历,接触人多,见识广,待人接事方面自然比同届兵更老成些,所以当兵不满一年,就被任命为副班长。并且还有一手不错的厨艺,擅长因陋就简的烹饪美食,这是在火车站货场,半夜值班的时候,利用货场内库存物资练就出来的。猫耳洞里熬粥、炒菜,很受大家欢迎。

猫耳洞里主要吃大米,因为大米比较好储存,挂面就不行,面粉更不行,太容易受潮霉变了。更少不了压缩饼干,经典品牌761,产地:河北省秦皇岛市。猫耳洞哥们儿们都说是小雷家乡产的,其实小雷家乡在石家庄辛集市,跟秦皇岛根本不搭边,只不过是小雷比较擅长烹饪761饼干。小雷烧开锅水,把761饼干放里面煮,小火慢炖761粥。其实这个吃法,老兵也会,只不过不如小雷煲粥水平高。小雷不光煲761压缩饼干,还往里面加罐头,加肉丁,尤其是加蔬菜罐头,风味独特,色香味俱全。猫耳洞里没有油,小雷照样能炒菜,打开一罐大家都顶不喜欢的红烧猪肉罐头,撇出大家都顶不喜欢吃的肥猪油,搁锅里一煎,腥油有了,大开一罐大家顶喜欢的雪里蕻罐头,热油炒雪里蕻,趁热吃,鲜香无比。

小雷他们上去的时候,猫耳洞已驻防多年,前线战士想吃什么,后方已经非常清楚了,一般不会把油水太大、口味太重的罐头往上送,知道猫耳洞人更喜欢的是诸如雪里蕻、蘑菇一类的素罐头和水果罐头。后方竭尽所能的往上面送水果、蔬菜,但也始终满足不了最低限度的供应,因为根本就没有路,完全靠军工一点一点的往山上背。山下负责安排送补给的,不乏有猫耳洞生活经验的老兵,倒是理解上面战士的需求。一次,见山下一片玉米棒棒长大了,当场决定要送这个,跟当地农民商量要买,农民们不卖,这还没灌浆的青玉米棒棒没有卖的道理,这叫糟蹋粮食。跟人家农民解释,这是前线战士的实际需求,农民们更不答应卖了,一分钱不肯收,非要白送给部队。最后从军工的肩上撤下罐头,换上还没灌浆的青玉米棒棒,直接把撤下来的罐头留给了当地农民。皆大欢喜啊,猫耳洞的哥们儿一见这青玉米棒棒,比见着牛肉罐头还高兴呢,吃!当水果吃,把玉米芯吃的一干二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爱恨交加的761压缩饼干,这个铁皮桶是真实用

住:住在“龙王庙”向往“清凉亭”

猫耳洞饮食方面最大的问题是水,水太少,已经是八十年代中后期了,也只能保证战友们最基本的饮用水,每一滴水都要靠军工的肩膀背上来。猫耳洞居住方面最大的问题也是水,水太多,尤其是我连的“龙王庙”,洞里整天是个烂泥潭。

猫耳洞饮食方面最不讨人喜欢的食物是761压缩饼干,猫耳洞居住方面最受欢迎的家具是761压缩饼干的铁皮包装桶。这个桶密封性很好,把盖子按紧,用来装东西防水、防潮非常实用。

小雷他们连有一石头洞,名曰“清凉亭”,一开始不叫“清凉亭”,没有名字,就是山顶上的一个石头缝,地势高、视野好,是极好的观察所,一度重兵把守,布防编制四人。再多了,塞不进去了,四个人中,三个人紧贴着坐着,才能挤出一个人躺身,或者叫蜷缩的空间,四个人只能换班轮流躺下休息。而且没有生火做饭的条件,只能天天吃饼干、罐头。大家都不愿意上去守,也确实不能长期坚守,只好几天一轮换。

后来,随着我军装备水平的不断提高,一种弧形钢板,也就是可以快速构筑的简易工事配发到位。此时,越军对我方已有的猫耳洞,一般不轻易挑衅,但要想在新地点建设新的猫耳洞,越南人是态度明确的,肯定会开枪。现在有了弧形钢板,就可以在原来无法修筑防御工事的地方,趁夜,或者冒雨快速构筑简易工事,以弧形钢板为掩护,扩大完善,建成新的猫耳洞。越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不断的蚕食老山,完善阵地。于是“清凉亭”有了侧翼依托,新的猫耳洞分担了“清凉亭”的警戒任务,并能为“清凉亭”提供强大的火力支援。“清凉亭”压力骤减,兵力减少为两人,两个人住,是非常舒服滴。每逢下雨“清凉亭”渗水,是渗的比较厉害,但排水系统很发达,只要雨一停,马上清爽干燥。因为是石头洞,比泥水洞干净多了,而且通风条件好,洞内有N条天然通气孔,空气非常好,故而得名“清凉亭”。这下,大家都喜欢上去住了,也是几天一轮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行:告别猫耳洞,走了

下阵地,关禁闭,放电影,看美女湿身

一下山,后方的部队领导很热情啊,先洗澡,先洗澡,东西先放下。热水澡,真舒服啊,等洗完了澡,发现带下来的东西也被清理过了,美其名曰“消毒”,乱翻私人物品,当时也没想起“侵犯人权”这个词。看看被清理出来的行李:子弹,大批的子弹;手雷,越南装备的苏式手雷;刺刀,苏式匕首状的刺刀;炮弹,拆了火药的迫击炮弹;地雷,留作纪念,亲手拆除的地雷……

当时,已经时兴收藏纪念品了,最帅气的是越南鬼子带大铜扣的牛皮武装带,一顶越南盔式军帽也能换两条云烟。我们副营长那叫一后悔呦,七九年他出国去越南的时候,收缴了整仓库的盔式军帽,随手一把火给烧了个干净。小雷倒是带回家一顶越军盔式帽,非战场缴获,为战场交易所得。

小雷这批兵训练的比较充分。1979年,好多新兵刚在新兵连学会打枪就被投入战场,伤亡惨重。小雷到南疆的时候,也是刚下连队的新兵。在能隐约听见炮声的地方进行了长达半年的针对性强化训练,训练很严酷,尤其是没有后方那么多关于安全的条条框框,都是参战老兵手把手的教,很贴近实战。训练期间,有房子不让住,在大石头洞里住了半年,当然比山上的猫耳洞条件好些。训练后期,还客串了两次军工,往山上背过物资。

强化训练期间,猫耳洞换防下来的老兵来攀老乡,热情的过分,送小雷一把苏式AK47刺刀。小雷下山之后,也这样,猫耳洞里住了大半年,换防下来,恍惚隔世,急切的想找人说几句家乡话。小雷有一战友丁浩,驻防的猫耳洞在前沿的前沿,距越军的洞洞较近,相安日久,日久生情,做了笔边境贸易,扔过去几个罐头,越南鬼子给他扔来顶军帽。老兵们纷纷感慨越军的堕落,说这军帽来路不正,正规军不至于这么没有荣誉感,应该是民兵或者公安部队,连长严令禁止了此类事件,万一他军帽里塞了颗手榴弹一起扔过来呢。丁浩就此拥有了我连唯一一顶越南军帽,但不如小雷威风,小雷的AK47刺刀很实用,整天带在身边炫耀,丁浩当然不敢啊,越南军帽戴自己头上,被自己人误伤了都没处说理。小雷倒是很慷慨,喜欢咱就换换,丁浩大喜过望,老兵们都说换亏了。下山一洗澡,丁浩AK47刺刀被搜出来没收了,小雷的越南军帽作为战利品,可以作为私人物品带走。小雷参军前是铁路职工诶,什么东西能带上火车拿回家,他比谁都清楚。

部队被一火车拉到个陌生的兵营,大门一锁,关起来,整训。小雷他们当场炸营,老子为国苦战大半年,下来敢关禁闭?但门神都是当年带红领章打过仗的,小雷他们这批穿85军服打过仗的还不敢硬来。

还真把我小雷关起来啦!老子要喝酒!

好啊,没问题,下酒菜您看上两盘什么?生活待遇绝对不是八十年代的水平,想吃羊肉串,给牵来两只大肥羊。想吃鱼,一人一条抱着啃,啤酒管够随便喝,就是不让出门。

上午半天队列训练,战士们敷衍了事,干部们睁只眼闭只眼。中午喝酒吃肉,午休,直睡得日落西山红霞飞。下午,政治学习,读读书看看报,后来发现图书馆有不少的小说、杂志。晚上,专门给配了电影队,放彩色电影,香港的武打片、喜剧片,美国的译制片,热热闹闹看到半夜,觉都睡不足,第二天午休直睡到开晚饭。

当时还没有伟大的广电总局,一些境外电影中不免出现几个镜头,现在已经非常普遍性了的镜头。一部香港电影中有一段,一小女子戏水湿身,薄薄的白色衣裙紧贴在身上,微露……很具视觉冲击力和诱惑力的镜头喔。这、这个、这段呢、看着眼熟,像极了越南女兵洗澡。电影放完了,全连兄弟们一起起哄“再放一遍”。好,整部电影又看了一遍。“能不能只放中间那段?”那时候,部队首长是真宽容大度,好,就截中间那段放。一遍一遍又一遍,放了十七遍。

1979年对越反击和两山轮战初期,基本没有考虑过参战部队的战争后遗症、战争能释放、暴力情绪的发泄等问题,打了胜仗就回后方,回后方就进城,进城就惹事。坐公共汽车不买票的,看电影不给钱的,在饭店喝多了酒打架的,甚至有吃霸王餐的,伤兵挥拐杖打人民警察的。地方政府给参战老兵极大的宽容,也有群众背后议论“这是解放军回来了,还是越南兵打过来了……”

小雷他们换防下来的时候,部队的领导已经开始注意这些问题了。

世外桃源住了半个月,发泄的差不多,开回原驻地,论功行赏。没打过像样的仗,大家在猫耳洞里干过的事儿都差不多,也论不出个功劳大小,就按需分配,好事儿分摊。农村兵给评个功,将来回家好说媳妇。城市兵给入个党,将来回家好就业。想留队的,给安排转志愿兵名额。想追求更大进步,给你机会,再回趟南疆前线,作为老兵训练下一支轮战部队。如果你豁出去了插到下一支轮战部队中充当战斗骨干再守几个月猫耳洞,你就是他们的代理排长了,提干的大好机会呦。

小雷作为班副,给分了个三等功,拿了这一样就别惦记别的,三等功勋章领了,入党就没你了,留队、提干的机会就给别人了,小雷也没指望当将军,惦记的是家乡火车站的那个正式工名额呢。

回到家乡后,小雷如愿以偿的当了国家正式职工,很快还被发展成为党员。因为小雷不光是复员军人了,还是打过仗的复员军人。不光是打过仗的复员军人,还是跟越南鬼子打过仗,守过著名的老山猫耳洞的最可爱的复员军人。不光是跟越南鬼子打过仗,守过著名的老山猫耳洞的最可爱的复员军人,还是跟越南鬼子打过仗,守过著名的老山猫耳洞,缴获了越军军帽,拿到过我军军功章的最可爱的复员军人。

辛集·赵宏雷

QQ:15063806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的自拍,迷彩服,买来的03式高原荒漠斑点迷彩;钢盔,买来的GK80;携行具,淘宝的91式;枪,借我们家孩子的……

上面讲的是叔叔辈的老雷的故事

辛集·赵宏雷

QQ:150638069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4/1/15 12:20:05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