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失败亦英雄[英雄杯]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说英雄道英雄怎样才算英雄?堵枪眼的黄继光是英雄,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是英雄,因为他们用个人的牺牲迎来了战斗的胜利。因为战斗胜利了,他们便随着胜利的欢呼声被人四处传颂。还有一种人,那就是为了一场战斗的胜利,他们虽然也勇于献身,但在参加的战斗中自己没能完成任务,也就是说彻底失败了,你说他们还能被称为英雄吗?下面我就把我父亲讲的一个故事转述给大家听。以此纪念那些打了败仗的英雄。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当战争的炮声惊醒了人们的春梦时,我几十万大军以排山倒海之势迅速向敌人压去。随着步兵的冲锋,我们的阵地一步一步地向前移动着,我炮兵部队也必须紧紧跟上以便更好地支援步兵作战。

话说这一天前方战场上传来消息,我方某步兵部队已攻下某某阵地,而且阵地上的枪声已经停止。这又到了炮兵部队开始推进的时候了,某炮兵部队参谋长带着几个参谋警卫人员乘坐一辆北京吉普想到前方观看地形,以便寻找一个合适的炮兵阵地。当汽车沿着山间公路疾驶到那个已被我方攻下的阵地的山脚下时,突然传来了枪声。车上的人一惊,司机忙问参谋长怎么办?这时参谋长略一迟疑马上说道:“冲过去!一定是阵地上还有未肃清的残敌,想袭击我们这辆车,冲过去就安全了。”司机只说了个“是”字,就猛地一踩油门坚决执行了参谋长的命令。山上的步兵同志一看坏了,赶紧抓起电话向上级报告。

原来这阵地是由数个山头组成的,呈长方形。步兵同志只攻下了前面的两个山头,由于当时通讯比较落后,等消息传到炮兵部队时不知怎的就变成整个阵地都攻下了,既然阵地已经拿下,那炮兵就应该继续往前推进。这也就是为什么参谋长要带着几个参谋警卫人员急着赶往前方的原因了。而公路恰恰就从攻下的这两座山之间穿过。步兵同志一看自己军队的车要开到越军那边,想到山下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就迅速鸣枪示警,希望汽车听到枪声能够停下来或者掉头回去。

可惜的是那辆北京吉普车不但没停下反而一眨眼就冲了过去,无奈大家只好向上级报告了。也许那辆车上有通讯设备能接到停车回头的命令。

消息传到参谋长所在的炮兵部队,但指挥所没能跟参谋长联系上,于是作训股长马上带着指挥所警卫排准备乘坐一辆解放牌卡车前去寻找保护那辆误入敌阵的吉普车。临出发前作训股长要求受伤的战士留下其余的跟他走。据说股长本人手部已经受了伤,这个任务大家都知道非常危险,股长完全有理由不去的,但他自己却坚持带队。这让战士们非常感动。于是一个排30来个人在作训股长的带领下也乘车冲过了山口。

不幸的是这辆解放卡车在寻找参谋长等人的过程中被地雷炸毁了,同时引来了越军。经过一阵激战,作训股长只带着两个战士撤到了一山洞里。其他人都牺牲了。

据后来向前开进的战士们讲,他们不但看到那辆被地雷炸坏的解放卡车,还找到了参谋长乘坐的北京吉普,可惜的是那辆北京吉普只剩下了一个黑黑的铁架子,一看就知道是被越军的火焰喷射器烧毁的。

再说那作训股长带着两个战士进了山洞,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外面越军在搜山,自己身边只剩下两个人了,一位是班长,另一位是已经多处负伤的战士,要命的是这个战士腿部受伤很严重,需要别人背着才能行动。看着眼前的一切,想着这次任务不但没有顺利完成,参谋长等人下落不明,自己带来的同志差不多都牺牲了,回去怎么向上级领导和同志们交代啊!外面到处都是越军,搞不好就要落入敌人的魔爪。一旦当了俘虏怎么办?作训股长思索着... ...

当外面的枪声逐渐消失,估计敌人已经远去,作训股长便命令那个班长无论如何也要把战友背回去,他留下负责掩护。并催促那位班长赶紧背起战友朝我方的阵地上撤去。

当班长背着那位受伤的战士走出山洞不远时,猛地听到山洞里传来一声枪响。他赶紧放下战友回山洞里,一看惊呆了,股长已经用自己的手枪自杀了。

无奈他只好又背起了自己受伤的战友,一步一步艰难地朝祖国的方向挪去。当他们再次找到一个山洞时,他把战友轻轻地放下,喘着粗气对战友说:“我出去找点吃的,你先在这休息一下,我找到吃的就回来。”

那位受伤的战士忍受着饥饿,耐心地等着班长的到来。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半天也过去了,可他总等不来班长的影子。

看来班长不是被俘就是牺牲了。

我该怎么办?

不管怎样总不能坐以待毙!

于是我们那位可爱的战士忍着伤口剧烈的疼痛,一点一点地爬出了山洞,爬进了草地,爬进了树林,幸运的是他还爬进了一块甘蔗地。当我父亲讲到这时,我打岔说那位战士死不了。我父亲问为什么,我说在南方我们小时候最愿钻甘蔗林了,里面的甘蔗又能当饭吃又能当水喝。而且别人还发现不了你,就像北方的玉米地,藏在里面最安全。我父亲说:“对,你说的太对了!”

就这样我们那位坚强的战士朝祖国的方向一点一点地向前爬着,累了就休息一会,饿了就打开水壶喝上两口,困了就睡。这期间他还和越军有过遭遇,发生过战斗,但他终于战胜了种种常人想不到困难,爬回到了自己的部队里。当大家看到他褴褛的军装,溃烂的伤口,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震惊的。特别是当战友们打开他的水壶惊奇地发现里面还有半壶甘蔗汁,里面混着红色血液的甘蔗汁,他告诉大家那是他一口一口嚼出来再吐到水壶里的。他就靠着这种东西维持着生命,并因此而获得向前爬的力量,否则他根本撑不到这一天。

当人们把他送回所在的部队,他告诉大家和他一辆车的战友们都牺牲了的时候,人们忽然想起他的那位班长早就回来了,还因此立了功。他惊愕了。班长居然没牺牲?

据说后来班长因抛弃战友军功章被收回。

而他则成了英雄!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4/1/15 21:23:06 被海天一鱼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979年2月22上午,配属给42军125师作战的炮兵第1师所属部队接到师炮指电话通知:我步兵已占领了长形高地(位于班占西侧),群指现在可以交替向长形高地转移。当时炮兵第1师所属部队和125师炮兵团组成了炮兵群,在水口关一线占领了发射阵地支援前方作战。接到通知后,炮兵群首长决定由炮兵第1师26团参谋长龚显发带领群、营指挥(观察)所部分人员先行向前转移,以保证不中断指挥。转移前,炮群长向龚参谋长交代了两点注意事项:一是转移人员到复和后下车,车辆停在复和;二是要从长形高地南侧上山占领观察所。

上午10时40分左右,龚参谋长带群指和各营观察所部分人员共67人,乘汽车6辆,从水口关出发向前转移。按照程序,炮群先遣人员要先将车辆停在复和,向前方部队了解敌情后再向班占前进。由于轻敌麻痹,车队没有在复和停留,直接沿公路向前开进。11时许,车队接近班占地区,本应该联系前沿步兵搞清情况。但车队既没有联系前沿步兵,也没有派出尖兵车加强侦察,连哪里是长形高地南侧都没搞清就大摇大摆地向前开,终于大祸临头。

11时10分左右,龚参谋长乘坐的先头指挥车进入了越军控制区700多米,突遭高地上越军40火箭筒袭击,当即起火,车上5人全部牺牲。第2辆车在指挥车后40米处,受到越军及左右三面火力猛射,车上人员先后牺牲13人,伤4人。第3、第4辆车进至两军步兵相对峙的中间地带,被越军埋设的地雷炸伤4人,另有3人遭敌机枪射击负伤。在后面跟进的第5、第6辆车上人员发现前车遭敌袭击,立即下车隐蔽,并组织人员协助前车抢救出8名伤员。

在附近前沿与越军对峙的485团7连见一支解放军车队遭袭,立即组织机枪射击压制越军火力,协防阵地的师炮兵团部分人员也出动进入越军控制区营救战友。因前边2辆车遇袭位置靠越军阵地太近,营救人员无法深入,以致除牺牲者外,遇袭车队还有7名人员没有抢救出来。炮兵怕误伤战友,也担心炮火位置暴露,不能开炮,当时的心情是非常痛苦的。当天晚上,先后有5名官兵利用夜暗摸回485团阵地,还有2名重伤员无法带出,藏在战区内的一个隐蔽处,等待营救。

这次炮兵先遣车队遇袭,造成龚参谋长等18人牺牲,11人负伤,1辆指挥车被击毁,3辆运输车被打坏的严重损失。轻敌麻痹,缺乏警惕是主要原因。如果师炮指的通知说得更全面一些,龚参谋长能按照炮群长的指示执行,至少是能向前沿步兵了解一下情况,这次损失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2楼 武穆山河我神州

1979年2月22上午,配属给42军125师作战的炮兵第1师所属部队接到师炮指电话通知:我步兵已占领了长形高地(位于班占西侧),群指现在可以交替向长形高地转移。当时炮兵第1师所属部队和125师炮兵团组成了炮兵群,在水口关一线占领了发射阵地支援前方作战。接到通知后,炮兵群首长决定由炮兵第1师26团参谋长龚显发带领群、营指挥(观察)所部分人员先行向前转移,以保证不中断指挥。转移前,炮群长向龚参谋长交代了两点注意事项:一是转移人员到复和后下车,车辆停在复和;二是要从长形高地南侧上山占领观察所。

上午10时40分左右,龚参谋长带群指和各营观察所部分人员共67人,乘汽车6辆,从水口关出发向前转移。按照程序,炮群先遣人员要先将车辆停在复和,向前方部队了解敌情后再向班占前进。由于轻敌麻痹,车队没有在复和停留,直接沿公路向前开进。11时许,车队接近班占地区,本应该联系前沿步兵搞清情况。但车队既没有联系前沿步兵,也没有派出尖兵车加强侦察,连哪里是长形高地南侧都没搞清就大摇大摆地向前开,终于大祸临头。

11时10分左右,龚参谋长乘坐的先头指挥车进入了越军控制区700多米,突遭高地上越军40火箭筒袭击,当即起火,车上5人全部牺牲。第2辆车在指挥车后40米处,受到越军及左右三面火力猛射,车上人员先后牺牲13人,伤4人。第3、第4辆车进至两军步兵相对峙的中间地带,被越军埋设的地雷炸伤4人,另有3人遭敌机枪射击负伤。在后面跟进的第5、第6辆车上人员发现前车遭敌袭击,立即下车隐蔽,并组织人员协助前车抢救出8名伤员。

在附近前沿与越军对峙的485团7连见一支解放军车队遭袭,立即组织机枪射击压制越军火力,协防阵地的师炮兵团部分人员也出动进入越军控制区营救战友。因前边2辆车遇袭位置靠越军阵地太近,营救人员无法深入,以致除牺牲者外,遇袭车队还有7名人员没有抢救出来。炮兵怕误伤战友,也担心炮火位置暴露,不能开炮,当时的心情是非常痛苦的。当天晚上,先后有5名官兵利用夜暗摸回485团阵地,还有2名重伤员无法带出,藏在战区内的一个隐蔽处,等待营救。

这次炮兵先遣车队遇袭,造成龚参谋长等18人牺牲,11人负伤,1辆指挥车被击毁,3辆运输车被打坏的严重损失。轻敌麻痹,缺乏警惕是主要原因。如果师炮指的通知说得更全面一些,龚参谋长能按照炮群长的指示执行,至少是能向前沿步兵了解一下情况,这次损失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4楼 海天一鱼
衷心的感谢啊!我终于知道我父亲讲这个故事的出处了。我听这个故事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当时我在广东。自卫反击战胜利后我们学校还特意请解放军叔叔为我们讲战斗故事,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我记得他们所讲的故事有很多是越南军人和老百姓如何巧妙袭击我们的军人,给我军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伤亡。当时我父亲也刚从前线回来,我也听他说了一些战斗故事。其中我最想了解的就是我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伤亡。我还问过我们的部队到底伤亡了多少战士。他告诉我大概有3万多人。还特意提到龚参谋长所在团的情况,说那个团和抗美援朝伤亡差不多,都是30多人。因为那时文革结束不久,作为学生的我们很少看到宣传我军大量伤亡的作品。我们对这种事感到震惊,对战争也有了一个新的认识。那时不象现在有电脑、有网络对这种负面的新闻只能口口相传。传着传着就走了样。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迟迟不愿提这个故事的原因。最近我又到铁血转了转,但看到一些英雄杯征文故事后,我又一次想起了这个故事,可惜我父亲早已去世,很多事情我只是凭着模糊的记忆写的,再不写征文就结束了,无奈只好趁昨晚有点闲空,把听来的东西随意整理了一下就放到铁血上了。没想到引起了您的关注,还对这件不宜大力宣传的败仗知道的那么详细,佩服啊!不过我也像3楼一样很怀疑你的身份。如果您是一位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老兵的话,在此请接受我发自内心的、标准的

敬礼!

1979年2月26日凌晨2时,125师375团1营奉命,以偷袭手段夺取班占西侧长形高地。当时夜色黑暗,天空下着毛毛细雨,1营以1连担任尖兵连,后边是营指、3连、2连,从巴脱出发,经复和、哥新进至班占西南侧无名高地,然后从无名高地南侧向西横穿至平江边,再沿人行小路秘密向北运动。

3时50分左右,3营7连进至8连阵地前沿展开队形,5时许向1号高地接近。

约5时40分左右,1营进至3、4号高地西侧,随即占领进攻出发地域展开战斗队形。1连的1排在左,2排在右,3排居中靠后,成后三角队形;3连的2排居中,1排在右,3排在左;2连的1排居中,2排在右,3排在左。3个连向3、4号高地隐蔽接近,营指随3连前进。

6时10分,最靠前的3连进至距敌第一道堑壕约8米处时,被越军哨兵发现,战斗打响。营长徐尤松当即指挥全营向各自目标发起攻击,同时呼唤师、团炮兵向4号高地以北地区的越军纵深火力点及公路两边的越军火力点实施压制射击。

3连动作迅速,击毙越军哨兵,以手榴弹炸毁了前方堑壕处的越军掩蔽部,占领了第一道堑壕,乘势继续向第二道堑壕发起冲击。

1连进至距敌第一道堑壕约30米处发起冲击,一举占领了第一道堑壕,然后继续向第二道堑壕攻击前进。

2连进至3号高地距敌堑壕约15米处发起冲击,遭到3号高地西侧越军高射机枪和4号高地南侧越军火力夹击,立时发生伤亡。连长黄纪石令1排在火力掩护下从右翼迂回,以手榴弹摧毁了越军的高射机枪,占领了堑壕。然后,1排沿堑壕向3号高地南侧迂回,沿路击毙了数名反冲击的越军,又用手榴弹炸毁了高地南侧的越军机枪,占领了南侧堑壕,割裂了2、3号高地越军的联系。黄纪石亲率3排从左翼迅速接近到北侧的第一道堑壕,投掷手榴弹炸死越军4名,将堑壕占领。后发现右前方高地顶部有越军一个掩蔽部,火力猛烈,并有电话线与其相通,判断是个连部。3排当即将电话线切断,迅速包围掩蔽部,以手榴弹、火箭筒将其摧毁。高地顶部的小股越军见势不妙,连续向下进行了3次反冲击。黄纪石指挥3排坚决阻击,毙敌15名,将反击越军打退,又炸毁了阵地上越军的一个简易弹药库。2连各部迅速向高地顶部清剿残敌,至6时25分占领了3号高地表面阵地,击毙越军40余名。

1营发起进攻的同时,3营7连也向1号高地越军第一道堑壕发起冲击,被1、2、4号高地越军正面火力居高临下压制,右侧独立石山的越军也打来侧射火力,7连前进非常缓慢。团当即组织迫击炮压制2号高地之敌,支援7连战斗。

1连继续向第二道堑壕发起攻击。在战前观察地形时,营指没有掌握5号高地还有越军据守,1连不但被4号高地顶部敌的越军机枪阻击,也遭到5号高地越军的火力侧射,伤亡很大。连长立即组织重机枪火力压制敌人,然后指挥2门无坐力炮向暴露的越军火力点射击,准确地将其摧毁。步兵迅速从两翼迂回前进,又将第二道堑壕占领。此时,1排发现堑壕内有电话线,立即将其切断。排长判断是越军的营指挥所,令3班沿电话线攻击前进。当3班接近敌营指挥所时,遭到猛烈射击。3班长雷应川将全班分成3个战斗小组,命2个小组堵住越军营指挥所的前后出口,以火力压制,自己带1个小组发起攻击。越军顽强抵抗,又出来进行反冲击。雷应川在进攻过程中已4次中弹、7次负伤,最后拼死接近敌指挥所进出口,拉响手榴弹与冲出来的越军同归于尽。3班各组以猛烈火力扫射残敌,又连续投掷手榴弹,终于将敌营指挥所摧毁,击毙敌营长以下12人,使越军失去了统一指挥。

另一边的3连也向4号高地第二道堑壕发起冲击,遭到3、4号高地山顶越军高射机枪、轻机枪射击和60迫击炮火阻拦,营长徐尤松中弹负伤。3连长当即组织82无坐力炮和火箭筒压制山顶敌火力,步兵继续跃进,于7时10分占领了第二道堑壕。

正面进攻的7连得到了团属炮火的支援,占领3号高地的2连也组织火力压制了2号高地之敌,支援了7连战斗。7连乘机组织82无坐力炮和火箭筒逐一摧毁1号高地的越军火力点,同时指挥1、3排从两翼迂回,2排正面攻击,于7时许占领了1号高地,然后继续向2号高地发起进攻。

2连占领了3号高地表面阵地后,一面以3排向高地东斜面搜索和追歼残敌,一面令2排向4号高地发展进攻,支援1、3连的战斗。2排向4号高地东侧迂回时,遭到越军一处高射机枪阻击,当即伤亡5人。2排一面以机枪压制越军火力,一面指挥步兵利用蒿草茂密隐蔽接近,以56式半自动步枪准确狙毙越军高射机枪手,然后向高地东侧面继续攻击前进。

1、3连占领了4号高地第二道堑壕后,徐尤松营长不顾伤重坚持指挥战斗,命令1连继续向高地顶部冲击,3连向4号高地南侧和东侧进行迂回。1连在冲击途中遭到4号高地顶部火力射击和5号高地越军火力侧射,连长立即指挥2挺重机枪、6挺轻机枪在第二道堑壕及其附近占领射击位置,集中火力压制敌人,掩护无坐力炮、火箭筒、火焰喷射器逐一打击摧毁山顶的越军火力点。1连步兵乘势从两翼向山顶接近,以冲锋枪、手榴弹与敌近战。4号高地东斜面的越军见势不妙,出动了约1个排正向山顶增援,正好被迂回而至的3连截住,经过激烈战斗将越军歼灭大部。1、3连乘势追歼残敌,于7时20分占领了4号高地。

正面的7连攻占1号高地后,以主力沿2号高地东侧发起攻击,同时以一部分兵力从西侧向敌侧后迂回。7连坚决攻击前进,将高地上的越军连部摧毁,余敌失去斗志,转身向3号高地逃窜,又被3号高地南侧的2连火力杀伤,只好向东逃向公路方向。7连在2连的配合下,于7时20分前占领了2号高地。

激战到此,1营攻占了3、4号高地,3营7连攻占了1、2号高地,基本全歼了班占西侧长形高地守敌。1营战前补充缺乏战斗经验的新兵较多,战斗中指挥员勇猛果敢,率先冲锋,关键时刻敢打敢拼,发扬了中国军队擅长夜战、近战的传统,徐尤松营长3次负伤仍坚持指挥战斗,终于带领全营打了一个漂亮仗。在70分钟的战斗中,共击毙越军567团2营上尉营长阮文丁以下236人,俘敌1人,缴获无坐力炮1门、60迫击炮8门、高射机枪5挺、轻机枪8挺、40火箭筒11具、其他枪支57支、枪弹152箱、炮弹41箱、2瓦电台2部、电话单机7部,击毁汽车1台。375团伤亡141人。

375团这一仗创造了1个加强营歼敌1个营的成功战例,《解放军报》1979年3月5日第二版对此还进行了报道,应该是扬眉吐气了一把。如果不是125师整体战绩不佳,375团1营拿个“攻坚英雄营”是不为过的,可惜了。战后,375团1营2连被中央军委授予“攻坚英雄连”荣誉称号,2连长黄纪石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1连3班长雷应川烈士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夺取长形高地后,遇袭的炮兵群先遣队2名重伤员获救,龚参谋长等18位烈士的遗体也被找回并运到了后方。战斗中进行炮火支援的时候,炮兵都是咬着牙发狠了打炮,许多战士是一脚把沉甸甸的炮弹从车上踢下车的,真是把压抑了4天的怒火狠狠地渲泻了出来。


本文内容于 2014/1/14 14:24:45 被武穆山河我神州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