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陈赓大将诞辰一百十周年之际,人民出版社出版了 《陈赓日记》。作为党和军队的高级领导人,陈赓同志在经年繁忙的战争和革命工作中,笔耕不辍,保留下来大量珍贵的个人日记,其中有战斗笔记,也有个人心绪,是私人记载,更是反观社会历史的一个途径。它为读者展示出了一段中国现代史的峥嵘岁月,更为读者呈现出一个有血有肉、“接地气”的陈赓。

1938年3月25日

与向前、小平散步郊野。大地有春意,想到江南此时此景的春天,令人凄然不堪回首。

师为寻求新的机动,转移战地,决明日向东移动。3月26日

今日由下良进到东田一带宿,天雨泥滑,颇难行。大部分衣物都被雨水所湿。3月27日

天虽晴,但路仍不良于行。各兵团均在原地休息一天。徐、邓先行。3月28日

今日继续东进,经小梁山到南委泉宿营。山甚高,路难行,有南方味道。到南委泉,群众甚高兴,但对骑4师却无好感。

令772团向黎城严密封锁消息。这几天新战士逃亡现象甚严重。其原因:1.支部工作不健全;2.干部责任心差;3.教育解释不深入;4.军阀主义在部队中又发生;5.新战士看见战斗的残酷,有些害怕。根据这些原因,召集政治部各科长专门讨论,决定明日各团举行干部会议,对新老战士分别讲话,并责成各团干部立即纠正,告以具体反逃亡的办法。3月30日

晨7时,各兵团均由现驻地出发。本旅进到庙上村与马家峪之线隐蔽集结。772团以一个连秘密进到东阳关附近之苏家蛟山地封锁消息。黄昏开始作接敌运动。20时前各部均就伏击出发地集结(771团进到岭西以南高地,并以两个连乘夜通过公路以南,即响堂铺南之高地,密伏于此;772团进到马家拐,向东阳关严密警戒侦察,并封锁消息,以一个连进到编成)。24时前各团伏击部署完毕。772团派到苏家蛟担任警戒的一个步兵连,被汉奸向东阳关寇军告密。寇军当出动200余人,由汉奸率领,企图乘夜围我而歼灭之。该连警戒疏忽,竟被其包围而不知,发觉后,连长、指导员各率一部分突围,仅损伤7人,安全逃出,亦云险矣。苏家蛟被敌占领。3月31日

昨晚尚能得到两三个钟头的睡觉,真是意想不到的事。6时,接772团报告,谓:东阳关之敌200余人进到马家峪。又报:长宁东南高地有敌20余人向我马家拐前进,似为侦察部队。判断敌人似发觉我军企图,欲从我右翼侧击,并截断我后路。即以电告向前,决转移主力回到庙上村、鸭儿山之线消灭此敌。当电771团即刻收回路南的两个连,各团即准备转移。

又据772团电告,谓苏家蛟敌人已撤退,7连仍回原地警戒;长宁东南高地之20余人是当地老百姓。估计敌人并未发觉我大部,仅发觉苏家蛟我之小部而已,驱逐后又回原地。当又决定仍在原地待机伏击敌人,仅以772团之一营进到庙上村以东高地,保障我右后方之安全,但路南之两个连已撤回矣,这是一个损失。

8时许,闻得枪声。771团报告,谓东阳关有敌汽车百数十辆,向涉县前进。771团放出一部约百辆至769团地段,激烈战斗就此开始。我771团动作迅速,火力与突击配合,勇敢莫当,经过两小时的战斗与肉搏,配合769团将敌汽车百八十余辆全部焚毁,共毙敌400余人,缴获步枪200余支、炮4门、重机枪4挺、轻机枪10余挺。敌生逃者仅30余人(由路南山地逃出),余全部歼灭。当771团与769团正战斗激烈间,东阳关及黎城之敌步兵300余人、骑兵百余人,附炮4门,向我马家拐772团阵地进犯,企图扰乱我行动,援救其汽车队,被我772团迎头痛击,将其击溃,退至长宁及东阳关以北之高地二要点,利用已做成之坚固阵地及长城旧堡顽强抵抗。两要点均被我夺取,敌退入东阳关,固守坚固房屋。东阳关以北之要点至此尽被我占领。敌复由黎城增援200余人,配合被击溃之残败步骑兵,飞机10余机组,向我772团阵地进攻,曾两度向我冲锋,但两次均被我击退。敌终于退守东阳关,利用坚固房屋不敢出头一步,仅以炮兵向我阵地乱轰,我亦无损失。此时,敌之陆上汽车队已全部被歼灭,增援部队亦几次全部击溃,车辆全部被焚毁,敌死尸满沟满野,只好以飞机10架,计重轰炸机6架、战斗机4架,投掷炸弹,长达两小时之久。我已战斗结束,胜利品、伤兵全部运回近后方,部队已集结隐蔽,毫无损失。敌之飞机不过作为他们的吊孝而已。

这次战斗证明了我们的部队是铁一般的意志坚决,战术上是有了大的进步,政治工作是比较深入,动作的秘密、勇敢、迅速、突然,完全合乎战术要求,特别是锻炼了我们的新战士及较弱的个别部队,其胜利更大于缴获枪炮。

此次本旅(除769团)共伤亡212人。

半个月内打了两次胜仗,两次均歼灭了敌人,给敌以重大损失。我想在晋的30万大军,均是这样的积极,那么,何愁敌人不消灭呢!因此,争取友军和我们一样的积极作战,是我们最艰苦而且是我们当前最负责的任务。4月10日

1时前全部到达指定地点。部署如下:(1)769团在鸡鸣铺以北高地,并以一部钳制偏店之敌,南生部队归其指挥,在路南山地埋伏。(2)772团主力位置在西戍高地及西戍以东之高地,以四个排附重机枪一挺过路南,埋伏路侧山地。(3)771团主力位置于乱石岩一带高地,以一个连配合游击出阳邑附近高地,防止武安之敌出我左侧。4时前全部部署完毕。

由武安到涉县之公路,原经阳邑到涉县,此段被我破坏,日寇到时因修理困难,即将此段借河沟平地,稍加修理,改经乱石岩、鸡鸣铺到涉县。河道弯曲甚多,汽车不能快行,非常利我突击。两旁山地尽为我占领,敌人进到鸡鸣铺,完全无阵地,只能在沟里活动,两旁伏击点对敌均为有效射击,敌若来时,歼灭之必无疑。

约3时许,有敌汽车三辆自偏店经鸡鸣铺东驶,当让其安全通过,未加阻止,因为贪小即将失大。这一天是我们八路军最规矩的一天,大家进入埋伏地后,借有利地形地物及伪装之掩护,确实埋伏。我用望远镜瞭望,没有办法找到一点军队形迹。山头田野,并未因增加了数千人而稍改原形。

远远地望着,大路间的驼、驴及田野间的少数耕者,均是照常地工作着,绝不知将有大战到临的样子。大家睡着像死人一般,不敢动弹,连头也不敢抬,只是静待着敌人送枪炮来。整个占领地间,没有一个我们来往的人,通讯仅借着昨晚已架好的电话,吃饭带着干粮,炊事员煮好了饭,也是在隐蔽地停止,等着枪声好送饭。

12点了,敌人还不来,最高点瞭望哨的电话报告,说乱石岩方向的人像都遭瘟全死了一般,一个黄色动物也不见。我们急得发狂,但又不敢叫跳。决心无论如何不变,今天无论如何须等待到19时。很快到19时了,为了最后5分钟,不敢放松。

19时到了,决定再延长一些时间,到20时再撤。

20时到了,敌仍不来。至此,今天打敌人也完全失望。经师的命令,仍撤回原地宿营。每次都要有把握,那是不可能的。只好有待第二次。敌人未走,消灭敌人是有机会的,而且很多。

1943年7月10日

分委谈特务活动

官军以北敌有特务基础。此地有国民党支部。1941年以来,就有暗维持。

国民党暗杀队王相侦,被支部弄来后(共弄来十几个暗头子),内中还有一个叛变的CP。这是反“扫荡”前的准备,将暗维持摧垮。作坪特务杜贵和曾卖掉我一个分委(他是利用其外甥告密的,卸四肢活埋,英勇牺牲)。我伪装不知,使其稳定后,将其逮捕。忠义村支书邓怀仁(57岁)因执行移粮,方式不好,引起被移者之反感(被移者为秘密维持)。邓在山头放哨,保护40里周围的群众,坚持7个月,遭被移者(王忠亮)告密。邓被捕时,王又向县府诬告邓贪污……王并向交口告密,逮捕10余人中,仅将邓处死。现在王忠亮还未被我逮捕。

白狐窑情报组长(党员)曹洪小,在路遇着伪军,将其逮捕,带入敌哨棚。去时即知其为情报组长,当将倒吊,不时给以殴打,经过7日死去。我支部跟踪该伪军,在沁县维持村将其捕获,送县公安局,现已处死刑。但真相未明。

现在敌人争取党员,针对着该人特点,长期艰苦的争取。忠义村村长(党员)杜量海,一贯不接受支部领导,自高自大,国民党特务王佐才掌握其特点,给戴高帽子,灌米汤———第一次。第二次威胁“不要作的太厉害,不当干部时留后路”,同时将其邀至家里吃饭,借钱,将其收买,组织维持会,据说杜已参加秘密维持。后因反维持,捉王佐才,村长竟派人通知,使其逃跑。此人现在沁县,王佐才本应早日逮捕,但因公安局要找证据的关系,故迟未捕获。马泉支书,国民党特务借粮、租地、代看羊、借钱,将女儿与他睡,将女嫁忠义村,因听村子听出其黑幕。国民党马泉陈大名,支部在发觉其事实后,不管你是负责的或支书,即刻与之对立。

意见:犯人吃饭问题(钱报销不了)。重要犯人常跑掉,造成支部及群众间恐慌,不相信上级。因证据不充分误事。白狐窑自首的国民党张平一,现在公安局当司务长。下面最痛心的是受伤或有病的党员及民兵到处不接受。群众受伤问题。敌人进驻交口以来,到今年3月底,被我打死打伤295名,其中有中队长1,小队长2,翻译官2,汽车夫1(地雷炸在外)。被地雷炸死者约40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