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通过真实案列拷问我们的灵魂 每一个中国人都有成为汉奸的潜质

先辈争气,我有谱可查的几辈先人都通过不懈努力保持了良好的贫农成分。最终有了我这么个穷五代,可谓草根中的战斗机之极品草根号了。上了半拉子的大学和先辈比起来真叫“学富五车”,惭愧到都可以“光宗耀祖”了。 所以在我意气风发的年龄拿着绿皮的高中毕业证(大学没念完),无比骄傲的以一个有文聘的人的身份进了一个韩系日资企业卖命谋生存,本来我不想说这些,但牵涉到我要提及案例的真实性。

先解释一下,虽然是韩国人给我饭吃,但我认为他们的饭最终是中国给的,所以我并不心亏。

这个公司在2014年初做了件事情,就是强迫所有员工签名同意修改合同,将原来合同承诺的周末加班按二倍工时算改为1.5倍,理由是由于加班太长劳动局要对对公司罚款(每名工人按700元算罚款)。并承诺我们实际发放工资时私底下还会按照2倍发放。

我没有读过劳动法,劳动局里也没有我家亲戚,所以不太清楚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但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公司这么做把本来受合同保护的加班工资变成了私下承诺的赏赐。既然是赏赐那您高兴的时候给,哪天不高兴了不是想不给就能不给了吗。我们基本工资才1400元人民币。每天上12个小时,天天累月长年如此才能多赚点钱。所以公司这么搞让员工们都很气愤。理论上讲是应该没人会签字的,团结一致抵制这个事情的,但事实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办公室和班组长先抗不住签了,我本来也没打算能指望上他们。心想我们车间工人才是有力量的,班组长把员工组织起来骂了一顿,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认为我们这些手比脚笨的老粗会更加愤怒的。然而让我大跌眼镜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人们陆陆续续像赶着投胎一样都签了。把孤零零的我晾在了那里(后来知道幸好还有一个哥们也没签),我愤怒,出离的愤怒。

本来不想无限拔高自己把这个问题扯到上纲上线的程度,可是大家伙想过没有,这件事情侵吞工人的权益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是在钻法律的空子,是在帮着外企偷逃中国政府的罚款。说轻了是在胳膊肘朝外拐说重了这和汉奸无异。然而在这于己无利于国有损的重大事件中我们却集体噤声。不由发人深省。

先就这件事中粉抹登场的几方说一说。

政府缺位:我是山西人,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所有官员、每一个警察没有一个不贪的。他们中包括我的亲戚也有的是我的同学,我能目睹到的办的每一件事都跟“为人民服务”不沾边,如果现在像媒体所说的,有些官员经常把“为人民服务”挂在嘴边却不干实事是值得批评的,那么我故乡的官员公务员早已不屑于将这几个字挂在嘴边了。偶有提及那也是在说笑话的时候。这几个字就是笑点。习主席说中国的官员腐败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不得不打,要老虎苍蝇一起打。作为一个屁民我十分推崇主席能有这态度。但中国的发展是不平衡的,很多地方其实何止触目惊心呀,我们早就见怪不怪了。这些地方的官员早已由点到面系统性整体堕落。我们县不是没有资源,煤焦铁企业也数量众多,但像我这样的穷五代还是得选择进京给日本老板卖命才能养家糊口。我家虽然穷,可生养在黄河边的大山里还是很自豪的,祖上从没在鬼子面前认过怂,三老爷就是在跟鬼子的战争中一去不回的(我爷爷说他人高马大冲锋的时候还从不知道猫腰,参加了八路军就再也没有回来,估计很早就挂了)。我现在在给鬼子打工,本身就有点辱没先人的不舒服在心理面(经常安慰自己就凭咱这能力也就在日企恶心恶心小鬼子了)。碰到强改合同这事更是炸了锅。可这件事绵延个把月,事关几百人。此时政府在哪里呢?罚款肯定是公司违反了某些制度或法律,但罚完款就不管了吗?就把这几百号人丢下任人宰割吗?怪不得公司领导找我谈话说“你以为劳动法是给工人制定的吗?是保护工人的吗?是让你养家糊口的吗?”当时我就语塞,现在也不知道从何谈起。只能给大家说,虽然我是个愤青,但是我还是一个读了半拉大学的穷五代。家人和祖国曾经很认真的打算把我培养成可造之才。没成才那是我没争气,所以关于我个人,真没什么可抱怨的。也很自觉的把自己定位为愤青中的自干五。一定程度上也能理解贪官污吏黑社会,他们虽然不怎么好,但是还算是有组织能力的,如果把精力放在开发生产制造GDP上也不算怎么坏,可弄到不顾草根死活的分上我就有点不舒服了。

替韩国人和日本人办这件事情的那个人事部门的高管:

按说你能在外企找到这么一份体面的工作我还是挺替你自豪的,一方面有助于邓爷爷提出的引进外资借鸡生蛋的大战略,一方面还缓解了国内企业的就业压力。但话说不做汉奸似乎应该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做人底线吧,你怎么能做出这种替外国老板偷逃本国政府罚款的事情呢?据说你在给班组长开会的时候还骂了人,我就不明白了,艹尼玛的威风从哪里来的呀?

办公室人员和车间里的班组长:

你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生活也不是多么的顺风顺水,奋斗到今天能脱离一线生产并拿着一份不错的薪水确实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如果中国梦是每一个人的幸福梦,你们在追求梦想的人群里最起码已超越了白日梦的层次。中国梦的光环可能你已感觉到了温暖。对于这来之不易的成绩我还是挺替你们欣慰的,外企也是企业,在这里取得成就同样值得尊重和骄傲。但在你们值得尊重的骄傲头颅里能有点做人的原则吗?一个婊子追求不到牌坊最起码应该有这种追求是不是?咱不说五斗米不折腰了,最起码一斗米不要折好不好?在这种于己无利于国有损的事情上你们尼玛的签的不要这么快这么干脆好不好?

我打工也有些年了,国企私企外企合资企多多少少也都待过,为什么所有的企业里,办公室里的合车间里的人就这么不一样呢,隔膜就这么深呢?难道我们真的重新阶级化了?

工人:

我向来不惮于用最恶毒的用意揣度国人和自己,然而事实竟还是出乎了我的预料。直接说结论吧,中国的工厂里圈的全是一帮能力平平却又满腹牢骚的猪一样的“人”。然而今天我并不想用最恶毒的语言去攻击这个包括我在内的群体。我们中随便拉出一个个体来都能数出成堆的缺点,然而作为一个整体却只能是族群的不幸。你用善良去对待一个人,他反而会认为你软弱可欺。你敢在公交上让个座一车的人就敢保证你一路站着到下车。你敢排队买票,大家就敢保证你到下班都排不到窗口,即使到了,也能保证早没票了。你敢顶风不签大伙就敢把你一个人晾成先烂的出头椽子、、、、、、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空间、座位、车票、、、、是有限的而需要的人又太多,只能让不守规矩成为唯一的规矩。这种行为模式早已深入我们的骨髓。有些人说我们素质低,那让他来这生活上一段时间看能素质高到哪去。何况我们多少代了都是这么挤着活过来的,能现在这样人口还不断增长,已经是素质高的表现了。这些无奈体现在每一个个体上的不文明行为多多少少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很多人也是这么理解自己的,时间长了甚至都变成无意识的潜意识了,就如这次外企强迫修改合同这事,我想很多同事可能都没往“汉奸”的份上想,无非认为胳膊拧不大腿,反正已经承诺不少给了,就签了。即使人家什么都不承诺到最后考虑到这份工资对眼下生活的重要性不是也得签吗?

综上所述,无论我们愿意不愿意,自觉不自绝,都集体过了一把当汉奸的瘾

“资源有限,人口太多”让我们去容忍太多的不合理,这种容忍变成潜意识刻在了我们的脑海里,这些都不是我想大加挞伐的,我想毒咒的是那些利用这个基础大搞“用有限的资源满足自己无限欲望”并试图让这一行为合理化的人,比如我所在企业的日本老板和那个认为此事可为、大有利于自己仕途的中国高管。

最后说点题外的话,我们每一个爱国的自干五认识所有问题都得有一个底线,那就是某事某人某制度究竟能不能丰富我们的物质基础,如果能那就是对的,如果不能那就是不对的。除了关心一下新闻,我们的爱国行为要能体现在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更多有实际使用价值的商品和服务价值的产品上就更好了。

又到快上夜班的时间了,说的有点凌乱和欠考虑,望有人能关注并回复意见。


本文内容于 2014/1/14 10:48:50 被小编a25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你咋这样说话呢 现在是新时代 不要拿这跟万恶的旧社会比 那时候叫汉奸 现在还能叫吗 这是为了促进两国经济的共同发展 增进了两国人民的友谊 发扬了我们中华民族的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

这种事岂是你们这些平民老百姓能理解的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