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文配图:陈青现场进行军检验收

歼15着舰钩 从歼—15舰载机首飞,到陆基滑越起飞、阻拦着陆,到舰上安全起降完成首批飞行员资格认证……中国第一代舰载战斗机研制创造的一个个辉煌,承载着舰载机装备人陈青追逐强军目标的使命担当和铿锵步履。

作为歼—15舰载机研制军内总体技术责任单位的第一责任人,驻沈阳某航空军代表室总代表陈青,既倍感欣慰和自豪,又备受鞭策和鼓舞。

使命催征

2009年初,距首飞还有8个月,正值舰载机研制进入攻坚阶段。时任驻哈尔滨某军代表室副总代表陈青临危受命,挑起监造歼—15舰载机研制的重任。此时,他父亲重病在床需要照顾,但面对使命的召唤,陈青毅然赴任。

誓师大会吹响了“冲锋号”,代表室进入紧急状态。代表室一直施行的每周六天、每天11小时的工作制转变为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随时军检的工作模式。陈青俨然成了一部永动机,不分白天黑夜忘我工作。

事非经过不知难。虽然陈青长期从事海军航空装备工作,但真正承担起歼—15舰载机研制监造第一责任人的重任,却感觉开局艰难。为了尽快熟悉情况,在短时间内进入角色,陈青一个多月没回家,抓住一切机会在生产一线学习,拜设计人员、工人师傅和军代表为师,并组织成立联合攻关团队,抓技术状态控制,抓整体进度协调,抓质量监督和军检验收,全力推动工程进展。这个生来要强的东北汉子靠着一股钻劲,成功担起了重任。

2009年8月31日,沈阳北陵机场。一架米黄色战鹰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腾空而起,拉升、俯冲、翻腾、飞跃,一连串漂亮的空中动作为歼—15舰载机赢得了“飞鲨”的美称。

创新为魂

2009年8月,首飞当天,海军首长激动地走近刚刚首飞着陆的歼—15舰载机,抚摸着它全新的折叠翼、阻拦钩,爱不释手。然而,研制过程却没有现场那么光鲜。

从无到有的中国舰载战斗机,国内完全是空白,更没有外部技术支撑,从根本上就是个创新的过程。舰载机研制中,大量采用新结构、新材料、新技术,这也带来了大量不可预见的问题。对此,陈青发动军代表主动思考,主动作为,提出的很多科学合理的建议都被采纳。

歼—15飞机拦阻钩安装梁由某特型钢制造,零件长约2.7米,结构复杂,采用电子束焊接。该材料的焊接参数对焊接质量的影响非常敏感。针对该问题,陈青先后组织技术人员焊接了30多组试样,经过三个多月的现场跟产,终于摸索到了合理的焊接参数。

创新的理念打造了创新的飞机。歼—15舰载机自交付部队以来,长期日单机飞行五六个架次,大大超过了科研批飞机的训练量,甚至超过部队装备的批产飞机。其高完好率和高任务完成率的实现,生动地彰显了军代表的价值所在。

在陈青看来,舰载机在高速航行的航母上降落,风险之高,难度之大,被喻为“刀尖上的舞蹈”,因此,舰载机绝对不能降低要求标准。这两年来,他先后组织力量开展了歼—15飞机维修性核查、保障设备适用性评估、工装适用性普查、外协供方专项检查等工作:整机一次军检合格率达到98%以上,超差件数量同比下降90%,为后续舰载机高强度试验试飞做好了准备,为“飞鲨”惊心动魄的航母起降奠定了基础。

自工程立项,以陈青为首的军代表室创纪录地实现了24个月部装开工,35个月科研样机首飞。这两年,仅兴城现场就完成试飞员培训等课目上千架次,科研样机经受住如此高强度试验试飞考核,创造了中国航空史上的奇迹。

本文内容于 2014/1/13 10:59:19 被小编a33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