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港媒为何称“粮食武器”堪比原子弹


港媒为何称“粮食武器”堪比原子弹

时评/三杉 图/来自网络

据中新网1月2日电 香港《南华早报》中文网2日刊载《中国要装备好“粮食武器”》一文,文章指,粮食乃安天下之本,重要战略资源。中国作为粮食进口大国更要清楚粮食固本的重要性和严峻性。当前中国要将粮食安全作为底线,提高粮食生产的技术含量和单产量,推进规模化经营,提升农业现代化的水准,以保证粮食安全。

粮食乃安天下之本,重要战略资源。粮食安全,治国安邦头等大事。粮食,关系到每一个国家的发展和安全。守住管好“天下粮仓”,是国运民生头等大事。根据中国政府发表的 《中国的粮食问题》白皮书,中国的粮食自给率不低于95%,净进口量不超过国内消费量的5%。不过,北京农业问题专家认为,如果将大豆纳入粮食范畴,那么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已经跌破90%。

其实,中央心知肚明。2013年12月23至24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举行,中央强调,中国人的饭碗要端在自己手上,中国人的饭碗应主要装中国粮。

1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2014年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毫不动摇坚持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和节约用地制度。

12月2日,农业部长韩长赋主持召开农业部党组会议时提出,“要大力发展现代农业,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

11月2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考察山东省农科院时说,“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保障粮食安全对中国来说是永恒的课题,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

11月22日中南海召开党外人士座谈经济形势的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切实保障国家粮食安全”……近10年来,中共中央1号文件内容始终紧扣农业和粮食主题。中共十八大报告更明确提出,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

“民以食为天”。国家粮食安全,是口粮安全、谷物安全、食物安全,是生产量的安全、供应流通能力的安全,是品质的安全,三者缺一不可。中国面临粮食需求迅速增长、生产成本居高不下、产量提升空间日益收窄、耕地利用粗放、三大主粮净进口等多重困难的挑战。中国进口粮食比重越来越高,作为人口大国,如果粮食安全主动权不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话,是非常危险的。

北京主流学者的观点认为,中国粮食供求长期处于紧平衡状态,粮食供求缺口整体在扩大,同时受到环境资源的制约,守住18亿亩耕地也面临压力,农民种粮的积极性越来越低,粮食生产中农户的土地规模太小,粮食价格持续上升等,这些都是紧平衡的表现。

在世界市场,高粮价的严重影响日益显现。北京很清楚,美国的“粮食武器”比它的原子弹和航空母舰更残酷更具威力。当前中国要将粮食安全作为底线,提高粮食生产的技术含量和单产量,推进规模化经营,提升农业现代化的水准,以保证粮食安全。

粮食安全堪比原子弹这种说法没错。远的不说,就上世纪中国所发生的事情就可以证明这个粮食如果成为了一种“武器”它的“威力”会有多么“恐怖”。

1945年8月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投掷原子弹,当日死者计 8.8 万余人,负伤和失踪的为 5.1 万余人;1945年8月9日上午 11 时 30 分,美国又在日本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长崎全城 27 万人,当日便死去 6 万余人。这些数据根本不可能与中国曾经由于粮食灾难死亡人数相提并论。

1928-1930年中国北方八省大饥荒:死1300多万人。这是一次以旱为主,蝗、风、雪、雹、水、疫并发的巨灾,以陕西、甘肃为中心,遍及山西、绥远、河北、察哈尔、热河、河南八省,并波及鲁、苏、皖、鄂、湘、川、桂等省的一部或大部,灾情从1928年延续到1930年,造成的逃荒人流无法数计,倒毙在荒原上的饿殍大约1000万。陕西原有人口1300万,在三年大荒中,沦为饿殍、死于疫病的300多万人,流离失所者600多万,两者合计占全省人口的70%。难民估计达五千万左右。

1931年饥荒:长江1931-1949年发生水灾11次,其中1931年、1937年两次水灾死人都超过14万人,1931年灾民1亿人,水灾后因饥饿、瘟疫而死亡的人数达300万人;

1934年全国大旱灾,导致饥荒,饿死过600万人。

1936年-1937年川甘大饥荒:成都盆地各县外都是灾区,受灾大约3700余万人。1936年至1937年四川大灾中饿死的人数,没有精确统计的数字,只能从当时的报纸上略知一二:四川万源县人口骤减三分之一。甘肃死人数目亦不详。

1941年广东大饥荒,死人数不详。

1942年中原大饥荒:仅河南一省就饿死300万人。1942年,“水旱蝗汤”四大灾害轮番袭击中原地区的110个县,1000万众的河南省,有300万人饿死,另有300万人西出潼关做流民,沿途饿死、病死、扒火车挤踩摔(天冷手僵从车顶上摔下来)轧而死者无数。妇女售价累跌至平时的十分之一,壮丁售价只及过去的三分之一。

1943年广东大饥荒,300万人冻饿而亡。

1945年东北及湖南﹑河南﹑江西﹑山东﹑浙江﹑福建﹑山西﹑广东﹑安徽﹑广西等省灾民达一千九百万人。

1946和1947南方大饥荒:两年间仅粤桂湘三省就饿死了1750万人。在湖南,1946年4-7月,饥荒遍及全省。饥民们始则挖草根、剥树皮为食,继以“观音土”充饥。截至8月,湖南饥荒祸及400万人,仅衡阳地区就饿死9万余人。

人们可以从上述史料中可以看到由于灾害引起的饥荒,随之而产生的瘟疫,人们流离失所致死的人数难道不比原子弹造成的损失更大吗?

凡经过中国上个世纪59年到62年的自然灾害,以及某些工作上的失误,造成粮食的奇缺那些日子的人们,也许还记忆犹新。中国的粮食问题,是这个13亿人口大国最为重大的问题。

新中国在建国初期由于百废待兴,多年的战争,田地荒芜,粮食产量很低,再加上西方的封锁,粮食一直是定量供给直到1993年取消粮票为止。

改革开放以来,由于粮食的高产,和进口大量的粮食,因此,人们没有感到有缺粮的压力。再加上很多地方为了搞房地产,也破坏性的进行开发,占用田地的情况愈演愈烈。再则,大量农民工进城,农村劳动力流失,也造成部分农田的荒置。虽然,粮食产量不断提高,但是,被这些一系列的弊端所抵消,进口粮食不断增长。

中国粮食进口2012年全年超过了7000万吨,是历史上粮食进口量最多的一年。其中,谷物净进口1316.9万吨,总进口大豆5838万吨,不断刷新纪录。2013年6月进口大豆预报到港832.28万吨,创月度最高水平;1至4月稻谷和大米进口100万吨,同比增83.6%。这显示中国粮食自给率已经下降到90%以下。

2012年全国粮食总产量实现九连增,达到58957万吨,但还是出现因国内外差价导致的粮食进口大增的情况。其主要原因是粮食生产成本比较高,我们农业、农户经营规模比较校这几年我们的农业生产资料价格、劳动力价格、土地价格都上涨得比较快,农户的经营规模没有相应的扩大,价格的劣势就显现出来了。除了成本因素以外,与我们国家的特殊收购也有很大的关系。这几年,我们国家为了保护农民的利益,不断提高粮食的最低收购价格或零售储备的价格,使得我们国家的粮食的价格跟国际市场价格出现了比较大的差异。

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引起了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有关方面直至国家主席习近平,都在此领域进行调查了解和部署。习近平主席讲“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保障粮食安全对中国来说是永恒的课题,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

正因为如此,香港媒体提出:在世界市场,高粮价的严重影响日益显现。北京很清楚,美国的“粮食武器”比它的原子弹和航空母舰更残酷更具威力。这种说法并非耸人听闻,确实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中国必须在粮食安全问题上加大治理力度,现在讲的粮食安全并非只局限在粮食的质量方面,有毒或有什么添加剂之类的问题了,而要包括粮食的数量和质量,以及还没有搞清楚的那些所谓“转基因”食品之类的东西,都要进行实实在在的管理。让中国的粮食安全,做到万无一失,千万不要被别人卡住中国的脖子。这是一个有关民族生存的长期战略,决不可掉以轻心!


正是:

粮食安全是大事

数量质量不忽视

民族生存大战略

不可让人卡脖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