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线轶事~二号营地

18日一大早王参谋命令蔡小光去领取地雷和炸药。自己去司令部汇报进军二号营地方案,因为一号营地一天就碰到这么多情况,就要求再增加一个工兵班。
早餐还是面条。王参谋饭后集合大伙讲了这次进军二号营地的路线及行军秩序,并强调:虽然只有十五公里距离,但途中要走不少弯路,越军已基本被击溃,但还会有民兵和散兵游勇,不可掉以轻心。务必要求大家提高警惕。蔡小光带着一队民工搬来五箱地雷五箱手榴弹,两箱TNT炸药,还有四桶压缩饼干。五参谋叫把手榴弹和压缩饼干装指挥车上,地雷和炸药装工兵车上,一行七辆车驶出了一号营地。最前是高机连一排两车,车上机枪依然昂首挺胸向各处张望。后面是警卫连二排的三辆车,每车一班人,他们的车和后指及工兵车一样,上面盖着绿油布,外面看不到车箱里情况。指挥车和工兵车紧跟其后。高机连的车属于半装甲,行进时驾驶员放下了驾驶室玻璃窗上的钢护板,钢板上有一条一指宽的缝隙。视野不广,前进速度35公里。途中和昨天看到的一样,还是有不少被击毁的车辆,不时路过有村庄,村里有我们的人在打扫或挑水,有的房子这在冒烟。到达一个稍大的村庄时,路边的守卫步兵告诉说,现在不能前行,前面的朔江桥昨晚被越军炸毁了,并占领了附近的山头打冷枪,这会正在搜索清剿呢。王参谋便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将车靠边让开,自己带着蔡小光进村打听情况。村里驻的是61团三连,加强了一个82迫击炮排,坦克团连六。昨天进攻了这片区域,在休整。村庄还有十几户没来得及撤退的当地农民。昨晚才驻进来,先是包围了村子,但部队住在村外,说不打扰村民,要遵守群众纪律。天亮后才派小股部队进村,挨家挨户搜索查看,没有发现青壮年。都是些老弱病残,家里吃的除了些稻米和红薯,圈里的猪羊都事先赶跑或者藏了起来。看到这些情况,步兵和装甲部队领导便组织战士进村,帮着打扫卫生,挑水等。越南村民既没有拒绝也没有表示欢迎,一脸麻木毫无表情。既不看帮忙的战士也没有互相说话交谈,冷淡得很。后指先遣分队到来停在村外路边,部队越来越多,村民大部分纷纷躲进屋里,只有几个十几岁半大不小的孩子依然在村边屋角玩耍。四辆59式坦克开进了村头的晒谷场停放,战士们有的在擦拭枪炮,有的躺在坦克车上抽烟。
坐在汽车上的后指先遣分队战士纷纷揭开了右侧帆布,向村里张望。远处不时还有枪炮声传来,没有昨天的激烈。村庄里外尽管人多,但出奇的安静。刘全胜正在调试电台,嘀嘀都都的声音断断续续。刚好调到一个频道,里面有人正在呼叫:请求炮火支援!请求炮火支援!只听得车外“轰”的一声,大伙以为是驻村的迫击炮在射击。轰声过后,只听得村里一片喧嚣。大家台眼望去,停放坦克的坪地上,一辆坦克车正冒着浓烟,人们正猜测会不会是车内的弹药发生了爆炸,又是一声“轰”响,紧挨着的另一辆坦克又升起了黑烟,还有火光从炸飞的顶盖中冒出,这才明白由受到袭击。看到挨炸的坦克车中有人跳出,全身着火,哭喊哀号着跳下车在地上打滚,旁边趴着的战友抢上前去帮着拍打着身上的火舌。其它士兵纷纷从坦克车中逃出来跳下车,也帮着扑打那名战士身上的火。又是一声“轰”响,停放在村口路边的第三辆坦克也在冒烟。这时正在村里扫地和挑水的战士一齐向一栋房子扑去,那房子的窗户已经打开,一根40火箭筒伸出来,炮口还在早烟,他发射完后又缩了回去,准备装第四发火箭弹。冲上前去的战士摘下枪,撞开房门,几声枪响,从屋里拖出老两口,也许有六十岁了。老汉击发火箭筒,老婆子帮着装弹。老汉已被打死,老婆子还哭嚎着。一群战士围上前去,没留意另一间房子里的窗户又伸出两杆枪口,对着那群士兵哒哒哒哒一梭子弹,立即便打倒了四五人,其余的人赶紧趴下或闪到墙角隐蔽,向窗口还击,几梭子弹后屋里便没了动静。战友们慢慢的爬起来顺屋角墙壁猫身到了窗下,听到里面还有人在呼喊,又丢了两枚手榴弹进去,“轰轰”两声过后,踢开房门,又是一对老年夫妻倒在血泊中,停止了呼吸。一枝56半,一枝二战老式汤姆逊丢在一边。遭到两次袭击,大伙提高了警惕。摘下枪紧盯着每个窗口和门户。路边车上的战友也蹲在车上警惕的巡视着村子围边。工兵班张班长看到一个在谷场中玩戏的小孩子这时候跑到了一边的围墙角落,不时向正在抢救战友的人群张望,扬起了右手。张班长立即一梭子弹将那小孩子打倒,站在被击毁坦克旁边的的坦克连战友围过去一看,已经倒地的小孩手中一枚美式手雷轰的一声爆炸了,把那小孩子炸得血肉横飞,不成人样。
步兵连和装甲连领导命令全体战士立即撤退出村,核查人数:坦克连被毁三辆坦克,伤三人阵亡七人。步兵伤六人阵亡一人。在撤出全部人员后部队包围了村庄,翻译喊话,要求全体村民立即出村集合。喊话过了十分钟,村中无一人出来,家家紧闭门窗。撤到村外的唯一的一辆坦克和步兵火焰喷射器班便向村里的草房开火,在坦克炮声中,村中的草房纷纷坍塌,火焰喷射器的火龙咆哮着飞向已经坍塌的草房,不时有人带着一团火焰边嚎叫边奔跑冲出火场,但立即便被村外的充满怒火的枪口喷出的子弹击倒。正在燃烧的草房不时传来爆炸声,应该是火焰引爆了藏在民房中的弹药。
王参谋和蔡小光已经回到车上等候前进命令。村外的步兵开始进废墟搜索,不一会便有了结果,几乎家家都有一到两枝已经被烧毁的枪枝。半小时前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村落,一时间被战火熏得一遍狼藉。
快到上午九时,前边终于来了通知,可以过河了,工兵营在桥的下游开了一条简易公路,汽车过河需要涉水,水不深,就三、四十公分样子。
别了村庄的步兵和装甲兵战友,一行七辆车又摇摇晃晃向前。到达一个山上有红旗的高地,路边有步兵,设了检查哨。王参谋和驻兵的63团9连连长认识,9连长告诉王参谋,山头刚刚才拿下,师部要求守在这,以掩护工兵尽快但修好桥。现在要过,只能从下游一百米的浅滩涉水。河中是卵石,行车不困难。但涉水过河时候高机连的一辆车熄火了。于是前面一辆车连好绳子拉,后面警卫连的一辆车帮着顶,终于开过了河。都过来后王参谋问熄火车的司机,几时候能修好?司机说气缸里呛进了水,得要几小时。于是联系后方的车辆修理所赶快来处理。修理所回答说现在不行,要抢修的车辆和坦克都排队,派不出车辆和人员。刘全胜说:“王参谋,工兵班的车是牵引车,就让工兵车在前牵引,拖着车走,只是慢点,有情况车上的机枪一样可以射击。”王参谋说:“只好这样了。”便命令工兵车向前,拖着熄火的车又跌跌撞撞向前开去。又经过一个村庄,村里也是残猿断壁,没有人影。因为白天,沿途险要地段有部队驻扎,真线才十五公里的路段,弯弯曲曲走了三十多公里,越往前走枪炮声越激烈,终于在中午时分到达了扣屯的二号营地。
二号营地比一号情况要复杂得多。东边是座高山,地图上标高775米,已被62团二营占领,山上驻有62团6连。北面和西面分别是448高地和513高地,南面是一条河,河宽近50米,只有中间有水在流,两岸都是鹅卵石。三山中间空地不大,一条无水的沟壑贯穿其中。北面较为平缓,南面地势陡峭。公路顺河道东边延伸过来。车可以直接开上北面的缓坡。775地势比两个小高地高得多,上面架上机枪完全可以封锁和压制,6连就没有在448和513驻人。熄火了的车便停在路边。其它的六辆车都开进了峡谷中。刘全胜在电台中联系后指司,刘志国开始向775架电话线,准备连接有线电话网。留警卫排一个班守车,工兵班分两组,加强到两个警卫班,一班由王参谋带领,加上唐四明上448,一班由蔡小光和彭宏带领上了513.任务是上山埋地雷和手榴弹。手榴弹外绑一块TNT炸药以增强效果,并要求在地图上标出埋雷位置。留守人员动手把沟壑及缓坡上的枯草及灌木清除,能烧的烧,烧不掉的砍,一真清理到道路边。直到下午两点多,该埋的雷都埋了,该烧的光的地方也烧了。纷纷撤回来,汽车一排整整齐齐的摆在峡谷的入口路连,并且开挖一大块平地,作为司令部和医院搭建帐蓬的平地,派好了岗哨。满身汗水的战友们就人手一块压缩饼干就着水壶啃了起来。刘志国电话线连接好后试了试,畅通无阻;刘全胜的电台也和后指司令部处同一频道上。一切就绪,只等后指司开来。
就在这时,一声长“嘘”,紧接着一声轰响,一发炮弹落在北面775半山。王参谋喊了声:“隐蔽!”又一声“嘘”,轰的一声第二发炮弹落在离营地偏西100米。蔡小光说:“王参谋,这是敌人试射,是迫击炮。到775顶上应该可以找到他们炮的位置。”王参谋喊道:“大家都到汽车底下隐蔽,指挥班上775,快!”一连几发迫击炮弹落在营地上,炸起的泥土冲向空中又啪啪的落下来。炮弹落得很稀疏,说明他们炮不多,也就几门,可能是一个炮排。蔡小光带着队员向后面的775爬去。打了上十发炮弹后,营地上没有了人影,全都趴汽车下去了,敌人便向停放汽车的地方开始炮击,落了几发炮弹后,车下的人又跑出来往沟壑中跑。一发炮弹直接命中了留在路边熄火的汽车。轰的一声,汽车起火了。又有一辆警卫连的车被命中。炮弹落在车箱中,把放在车上的行李炸得满天飞。他们东一炮西一炮打了半个小时,也许打累了,便停了下来。这边营地上的人员起来清点,高机连的车报废,警卫连的车只是车箱和顶蓬油布被撕碎,车还能开,地上乱七八糟的几十个弹坑,把刚平整的地坪炸了得象鏫了一遍。王参谋指挥人员把被毁坏车上的机枪拆下来,分解后也向775上抬,其它人员继续平整地坪。
蔡小光他们已经登上775,在山顶前倾的一个突出部,相距560米的位置,分别立住了两部方向盘,用卷尺拉量了距离,开始转动方向盘观测搜寻。这时候炮击已经停止了,看不到任何有发炮的迹象。山上的步兵看到山下向山上抬着重武器,也帮忙去抬。王参谋便问他们,刚才炮击时候山顶上有什么发现?有个老兵说感觉在河对面一座山上,那边还在越南人手里控制,王参谋便要他别抬,先到观测所把情况告诉蔡小光。蔡小光叫来侧观的彭宏,同时向老兵的了解情况,并滩开地图。河对面的山距775有一千多米,山下有几户人家,但看不到人影。山不高,地图标高是368山上植被茂密,里面可以藏不少人马,正对营地缓坡,背面陡,东北偏西南走向,长药300米,老兵还说炮击时还看到树丛中有烟飘出。
彭宏在地图上标出368高地中心地域坐标,王参谋来了。接过坐标,王参谋说:“这么大的区域,不能确定俱体位置,只能用火箭炮打了。炮团四营是火箭炮营,四个连,每连六门四十管130,一次齐射960发。打!多打几次,这是后指司令部,不能有这样的威胁存在,必须清除。”说完拿起了电话,要通了前指,请炮团四营对坐标区域进行覆盖。请求务必多来几次齐射击!五分钟后,后指的观测所听到后方远处传来阵阵雷鸣。持续十几秒,368高地尘土**,枝叶四濺,浓烟团团升起。爆炸响过后,寂静了五六分钟,又是一个齐射。一连四个齐射后,炮团首长打来电话:“够不够?不够再来两次!”硝烟散去,蔡小光从方向盘观测到,地图标高368的高地高程只有367了,整整被炮弹削掉了一米。
师部命令626连把775交警卫连代守,立即就势占领338,彻底解决后指隐患。六连占领338后搜索了几个小时,没打到一具尸体。只有两门炸得面目全非的100迫击炮,和几顶带血的硬顶帽子和几双胶鞋。敌人要么被埋进土里,要么被炸成了碎片。
775顶上架着14.5高射机枪,俯视方园3000米范围群山,448513埋了大量的地雷。后指开进二号营地住了五天,只在第一天513上响了地雷爆炸声,没遭到一次袭击,固若金汤。每天接收大量伤员,送出大量军需物资。王参谋因为先遣工作出色,被师部嘉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部队长期武备松弛导致的,出国作战敌情观念不强,在敌国境内迂腐的执行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做法,造成部队不必要的伤亡。天黑不进村对着呐,只要包围监视即可,天亮进村后,应将剩余村民集中看押,提供食品及饮用水等必要的生活物资,即使出现问题集中在一起,也要比分散开来好处理,你们懂得。总之应该是在保证自身安全地前提下,执行日内瓦公约。。。。。。

对,要小心,这些是全民皆兵的事。战争都是残酷的,为了和平,不要忘记战争。

8楼qwe133

严重的失误、造成很多战友不必要的牺牲、出国作战你还以为是在国内吗?挑水劈柴的事需要做到国内外去吗?也许某个所谓越南老百姓的子女就是越南军人、他们正藏在某个地方用黑洞洞的枪口正瞄着你呢、中国军人太仁慈了、血的教训要深刻牢记、出门作战以杀为主切莫把哪些所谓的老百姓当成老百姓。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