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被伪盲人骗了!

今天是周末,单位休息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我和朋友贾刚以及表叔韩守席同志驱车前往位于沈阳市于洪区的华圣寺参观。这座寺庙是在数年前复原的建筑,气势磅礴规模宏大,我还是在当年开·光时前往一次呢,当时因为人太多了所以我没有走全,今天有时间了,可以痛痛快快的玩个够。心情本来是很好的,朋友贾刚刚刚出院,应当出来透透气走一走散散心,这样对他的康复有很大的帮助,但是今天事与愿违,我们三人都被人给耍了!到底是什么人竟敢戏耍我们?还得从东北军的表叔韩守席同志的一次经历谈起。

我的表叔韩守席同志在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因为自己的二女儿(双胞胎)因病导致双眼暂时性失明,韩叔为了给二女儿治眼病,东奔西走,后来在北京协和医院做了手术,手术成功了,但是视力明显不如以往了,韩守席同志深有体会啊,凡是路遇盲人就伸出援助之手。这不是么,今天我们来到了沈阳市于洪区的华圣寺,发现距离华圣寺不远处的九龙壁下面有一位盲人戴着盲镜,旁边放着一根路杖,在他的前面铺在地上一张白纸,上面用毛笔写了字,四角用鹅卵石压着。我们走过去一看究竟,我发现盲人右侧放着一个铝饭盒,里面都是路人给予的钱币,目测大约有二十多块钱,没有纸笔都是钢堆币(东北土话,就是硬币的意思)。白纸上面整整齐齐的写道;“儿子孙某某在半年前患白血病近期病逝,我已年过半百,因为儿子我哭瞎了双眼,老伴在六年前去世,我和儿子相依为命,哪成想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刚刚五十······。”

我的表叔韩守席同志走到盲人的面前蹲下来和盲人聊天;“老弟,想开一点吧,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眼睛必须去大医院治疗啊,或许还有希望,我的女儿就是如此啊,你不是天生的盲人,我刚才看了一遍你写的字,你是哭瞎了眼睛,估计问题不大,可以去看看,实在不行就去北京看看。”这位盲人清了清嗓音低声说等;“钱呢?我哪里还有钱了,我如果有钱看眼睛我今天就不躺在这里挨冻了,我的房子都卖了,就是为了给孩子看白血病,现在我还欠亲戚八万块啊。我拿什么去看病啊?去北京?别说北京了,沈阳的我也看不起,我的眼睛就这样了。”说着说着,这位盲人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旱烟叶,卷起一只抽了起来。我表叔有些气愤的说道;“你就还钱呗,既然你的亲戚借给你钱了就必须要如数还请,逃避可不是长久之计,实在是没有钱可以让你们的亲戚暂缓还钱也行啊。”盲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嗨呀呀,我可没有逃避,我现在就是在攒钱啊,虽然钱不多,但是我有决心,我的房子都没有了,家里人把我给赶出来了,但是我必须还清他们的钱。”我表叔韩守席同志从皮包里取出两百块钱交给了这位盲人,朋友贾刚给了盲人五块钱,我一开始有些不相信,后来我也给了两百元钱交给了盲人,他连声道谢。

当时的时间是中午十一点三十五左右,我们后来在华圣寺附近的一家饭店吃饭,我们三位点了六道菜两瓶白酒,大约五十分钟后,一位身穿蓝颜·色的中年男子进入该饭店,老板娘走过来问道;“今天老刘是怎么了?都下午了才来啊,你以前都是十二点过一点就过来吃饭,现在还有五分钟就十二点半了。”后进来这位拿起一瓶矿泉水一仰脖子一口气都吹了,他说;“刚才十五分钟前我看见老来华圣寺门口的那个人和城·管的撕吧起来了,我看了一会热闹,这个盲人根本就不是盲人,华圣寺门口不允许有人乞讨,结果人家过来要求他离开,这个盲人耍无赖,后来110来了,他把眼镜一摘,坐小客车走了,我还给过他一块钱,没想到人家眼睛根本就没有事。”我借打电话的名义出来一看究竟,发现盲人已经不见了,我询问旁边一位在华圣寺广场打太极拳的老者;“刚才的要饭的盲人怎么没了,他去那里了。”老者冷笑了一下说道;“你问他干啥?!什么要饭的?什么瞎子?都他妈是骗子!他儿子昨天还过来给他这个‘瞎子’爸爸送饭呢,怎么半年前就死了?我昨天难得大白天我看见鬼了不成吗?这个‘盲人’是伪冒产品!他家比咱爷们有钱,以前他在沈阳慈恩寺门口要饭时我就认识他,一天收入比咱们多!”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以往类似的事情,在我刚刚退伍时我和战友去沈阳般若寺拍照,当年我和文物保护志愿者林栖峡等前往般若寺拍照测量等等。有三位中年男子走到我们目前要“活命钱”!一位乞讨的中年男子跟林栖峡同志说道;“小伙子,给个活命钱吧,我们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我快撑不住了,行行好,好人有好报啊。”小林子给了你们一人一块钱。后来我发现有三位中年男子躺在地上表情痛苦异常,在地下铺着一张纸,什么写的和几天我遇到的如出一辙!我给了他们俩一人二十块钱,正当我感慨万千时从般若寺另一侧跑过来一位年纪在二十一二岁的小伙子,他急急忙忙气喘吁吁地大声喊道;“警察来了!警察来了!警察检查来了!”被他这么一喊,盲人也不瞎了,瘸子也站直了,瘫痪的也站起身来了,装疯卖傻的人表情由呆滞立刻变得精明起来了,要饭的也都不要了!他们比兔子跑的还快呵!六十块钱白扔了!花钱买个教训吧,没想到今天再一次被骗了!这一回不是六十块钱的问题了,我二百块钱被骗了,我表叔韩守席同志也被骗走了两百块钱,还有朋友刚哥吃货的十块钱!不到五分钟,人家轻轻松松不费吹灰之力就挣了四百零五块钱!

其实这件事也怨我,是我没有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就给人家拿了两百块钱,我不冤枉,我活该被骗!人家也没有过来冲我兜里掏钱也没有硬向我们要钱,更没有抢我们的钱,有一句老话说得好;“愿者上钩!”人家伪盲人没有强迫你给他拿钱啊,谁让你相信他的话呀?人家也是凭借自己的嘴来挣钱的,如果要讨论这件事到底怨谁的话只能怨自己。我拿了两百块钱是我自己的问题,怨不得别人,但是话又说回来了,骗我就骗了,如果骗了外地人怎么办?如果被骗的这位外地人后来也知道被人欺骗了会怎么看待我们沈阳人?我的心情勉勉强强说得过去,但是表叔韩守席同志可难受了,因为表叔的二女儿眼睛就临时性失明一年多,花了十多万块钱眼睛才勉勉强强的能够看见物品了,所以老韩这个人特别关心盲人,在二零零四年在沈阳市大东区盲人大院残疾人社区搞募捐,是和大东区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募捐,最后募捐到了三千块钱左右,自己再填了三千块钱,六千多块钱都捐赠给了盲人大院残疾人社区的盲人同志,还征集到了一些生活用品和食品等等,如;豆油、大米、白面、鸡蛋、蔬菜和肉类鱼类等等,当年辽宁电视台某栏目还专题报道了这件事。

但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我的敬爱的表叔韩守席字丢生号先丢同志今天被骗了!我已经说过了,不怨人家,是自己没有看清楚,怨不得别人,人家的的确确是在骗人,但是人家也没有强迫你要四百零五块钱啊!你自己相信了怨谁呀!所以要日后多长经验,自己的精神头要够用一点点,多多留一点心眼吧,否则再来一次的话我们就是缺心眼子的极限了!这件事是个别的还是普遍存在的?我不知道啊,但愿今天发生的一切一切都是极个别的事情,否则不仅仅是抹黑城市的问题了!我知道他们也是为了生活,生活是艰辛万苦的,他们非常非常的可怜,但是有一句老话是这样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食嗟来之食!”

但愿今天的事情是非常非常极其罕见的个别事件,我不相信这件事是普遍现象,估计战友们没有遇到过假盲人假要饭的吧?我今天遇到的和般若寺发生的事件已经达到两回,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现在虽然有乞讨的人群存在当今社会,但是冒充盲人乞讨的行为举国罕见闻所未闻啊!有没有这种可能;就是说今天我们遇到的这个盲人是真真实实的盲人,在饭店吃饭的他是不是看错了?这个在华圣寺门前广场打太极拳的老者是不是也看错了?或者今天我遇到的盲人和打太极拳遇到的盲人不是一个人?就是说有两位盲人,一真一假?后来我们误会了这位我们给他钱的盲人?战友帮助我分析分析,是不是我误会了?还是真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不是我没有爱心,这类的一律不给钱,除非是明显看到残障的。

8楼 老汪
社会人员复杂、处处小心谨慎、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感谢老战士的精彩发言,现在社会上总有一些人老是想着不劳而获一劳永逸的思想!这样的人就算是发了财也不会得到世人的敬仰与尊重!

11楼 中国ufo001
不是我没有爱心,这类的一律不给钱,除非是明显看到残障的。
今天下午我下早班,发现在沈阳造币厂附近有一位‘乞讨’的,他不是乞讨财务也不是食物,而是‘乞讨’各种游戏网站之类的东西,他去年曾经在沈阳彩电塔‘乞讨’过!其实就是自我炒作!年纪还没有我大,竟然不务正业!玩玩游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样走火入魔我是第二次遇到过!

现在的骗子,骗人的手段越来越高明,更可恶的是某些骗子利用善良人们的同情心进行诈骗;不过,不管骗子的手段在高明,总能露出破绽,只要大家仔细分辨一定能识破骗局!

8楼老汪

社会人员复杂、处处小心谨慎、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