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原创]戒 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闲茶闷酒无聊烟,说说戒烟的经历吧。

懂事起我就见到父亲抽烟,父亲一直都有慢性的气管炎,每一根烟下来我都能看见父亲不断的咳嗽,有些时候都能见到父亲咳嗽咳得眼泪都下来了,但烟,依然不戒!单位里的工人大叔们大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人,那个年代的工程队那就是都是些“大老粗”,一个工班30余人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会抽烟,那些贵州籍的大叔们抽的都是旱烟,每次要进了工班,只要走到门口就能闻到很浓的旱烟味,冬天大家围在一起烤火的时候那几位贵州籍大叔就拿出一张张的旱烟叶放在炉子上烤,习惯了呛人的旱烟味就变成了烤植物的某种香味了,醇醇的颇有醉人的味道,大礼拜大家都休息的时候,我也喜欢凑在大叔们的旁边听着这些大人侃大山顺便闻闻那呛人的旱烟味。我喜欢看着他们抽旱烟的姿势,也喜欢看着他们嘴里的那根烟斗,那时一支用竹子贯通空心然后前面装上烟斗,后面装上烟嘴的长烟斗,旱烟的叶子直接卷起来装在烟斗里,“吧嗒”、“吧嗒”的随即浓烟四起,每抽几口就见到这位爷吐上一口口水。“抽一口吗?”,在“旱烟大叔”的引诱下我怯生生的接过旱烟斗用水洗洗烟嘴,学着“旱烟大叔”吸了一口,那烟味即刻堵住了鼻口,一个吐烟不及被呛得十分钟的猛咳,那嘴感觉麻辣、麻辣的,逗得“旱烟大叔”哈哈大笑,没过几分钟便会感觉到肚子都很饿,那旱烟大叔就笑得更欢了,那笑声引来了我的父亲,他知道旱烟大叔用旱烟捉弄我:“呵呵,那娘的,老大叔捉弄一个小孩!傻儿子,去吧,吃块馒头喝点糖水就不会那么难受了。”旱烟的经历让我领教了吸烟的“痛苦煎熬”,决心再也不抽了!

中学的时候就进入了体育组,不知是体育生相对捣蛋还是练体育的人都早熟,体育组的同学经常会有人偷拿大人的烟带到组里与大家分享,学习和训练之余几位关系较近的就相约躲在厕所里抽,刚刚开始的时候都觉得每一根烟之后的嘴都是苦的,但只要有人叫还是跟着去,那时一根烟都抽不完就只想扔了。有几次被其它同学看到了跑去“告密”,被体育组教练老师拿着康乐求棍追得满操场跑,抓回去的人都被罚做“往返跑”,每次20组往返跑下来心都要蹦出来了,真有“吐血”的感觉,每次挨罚都想着“以后再也不敢了!”,但每次之后都还有每次,那天母亲洗衣服回来就把我叫到一边问:“小子,你偷抽烟啊?”,“没有啊?”,“没有?没有衣服的兜里怎么有烟丝啊?”,“我 …… ”,回到家里我就看到了父亲那张严峻的脸,我知道母亲“告密”了,如果不是哀求父亲说我的手还要做作业,可能那手板要被打烂!这次的经历后,无论同学怎么叫倒是真的没敢再接触吸烟了。

不久我应征入伍,当时泉州的外烟很多,外烟那时在内地还是“稀罕物”,临走的时候很多泉州新兵都带了几条的“良友”啊,“健牌”啊,“美国No:1”啊什么的,家里人也帮我带了几条,交代见了班长或者老兵散一散,“交流交流感情”。今天想起这事不禁想起《士兵突击》许三多刚刚下连队到五班时李梦带他熟悉岗位的情景,新兵都有许多的相似,怕老兵欺负。但是俺们那时的老兵可没敢明目张胆的欺负新兵的,这肯定与咱老领导,那位号称支队“土匪”的管得严有关把?但烟还是会拿出来与老兵们分享。先是老兵们拿出他们的“古松”啊,“宁波”啊,“北仑”啊什么的,“不抽,不抽!我不会抽烟的。”有时确实拗不过就接一根吧,几天都“接”别人的烟自己总是想着也拿出一包“表示,表示”吧,一来二去的带来的烟慢慢的就所剩无几了。但心里还是怕会上瘾,能不抽尽量不抽吧,毕竟那时的津贴没几块钱啊。这样断断续续的偶尔的来一根,有时也会自己主动的想着找一根,这回我警告自己:不能再抽了,真的有点上瘾了!一狠心果然一段时间没有再去碰烟了,这也算是第一次“戒烟”吧?

那个夏天,天气格外的闷热,一个深夜忽然渴醒,猛喝了一大缸的冷开水,忽然对香烟一种特别的渴望,真想吸上一口,我找了半天总算在抽屉里找到了半包不知什么烟,没敢开灯只是一根接一根的吸了二三根!这回,我真的是上了烟瘾了,算是正式的加入了“烟民”的行列了吧?从这天起,我隔一二天就会买上一包烟,工作之余就会吸上一根,有时也会与老同志们凑在一起吸上一根。我对烟的适应能力还算是很强的,而且很快就在“烟友”中找到知己了。那时艇上一位南京的哥们叫王刚,长我一年兵。这哥们是个有名的“烟枪”,经常到了傍晚,我们会各自带上一包烟轮流抽,每次回宿舍之前这二包烟都会基本“解决”,王刚的吉他弹得不错,跟着这老兵经常能在他的指导下胡乱的敲上一阵子,什么“C大调”啊,什么“西班牙斗牛式”啊。在那个海岛上的当兵生活,吉他似乎成了我们的的专利,不懂得敲上一阵子的吉他似乎跟不上“时髦”。王刚在指导我敲吉他的时候就一遍一遍的抽着烟,我在自娱自乐自我陶醉的时候他也在静静的吸着香烟。又一次,俺俩因故相别几天再见。晚饭后,王刚很热情的拿了半条“上游”烟,端上他那个发黑的搪瓷白茶缸顺手提了一暖瓶的开水,我们俩就坐在艇上俱乐部里聊天、喝水、抽烟,《新闻联播》前有人打开俱乐部的们:“哇操,整个房间都是烟啊?快开窗户啊!”一个偶然的经历让咱在因烟而“出名”!

不知过了多少年,我上班的地方遇到了一位很聊得来的老人,一个很成功的,很会谈“当年勇”的成功老人 —— 老板的爹。他因开拓了他儿子们现在的企业而骄傲,也因向儿子们“交权”后而心里“不平衡”,他经常会大侃:“想当年 …”,他看什么都不顺眼,因为他对企业管理有着自己的一套,有时真的很怕他。但不久我发现我们很有共同点,可以坐在茶桌前聊一个班次。我能倾听他的教诲,也能虚心的向他求教管理方面的事情,我也能迅速的了解他希望的而按照他的期待进行工作的整改,但最主要的还是我们都有一个特爱好 —— 都是“烟枪”。据老先生自己介绍:他一天6包烟!他清一色的牡丹烟,但口袋里也放着其它的高档烟,他说:“不能让别人也跟着咱的爱好啊,有时也应酬、应酬!”。有时,烟过三巡话过五题,老先生也会自嘲;“呵呵,我都是抽口头烟,否则这样抽那不黑心肝啊?嘿嘿!”。

那天我依旧敬老先生的烟,“不抽,不抽了,昨天有点喘,医生建议不抽,儿子也说要命就不能抽了。”,他听惆怅的说。“要不,你也戒了吧,抽烟其实也不好,花钱买的烟如果积累起来已经可以买一件大的东西了。”,“…”,我挺犹豫的,“行,如果你不抽我也可以不抽!”,我还是下了决心了。刚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嘴有点淡,二三天后以前睡后醒来最臭的那种感觉没有了,但常常会不自觉的想到烟的味道,遇到发烟的时候如果不接有时还是真的有点“不舍”,无聊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烟,一段时间以来老是不断的在为自己找借口:“其实这样戒烟也不科学,戒烟应该慢慢戒,逐步的减少。”,“戒了这么久了,也没感觉了,有时候适当的来一根再继续戒也是可以的吧?”。那天,我们一起见了一个客人,客人不断的发烟,老先生终于发话了:“要不,来一根吧,一根半根不影响的。”,“喔喔,那就来一根吧?”,戒烟后的这第一根烟迅速让脑子一片空白,晕晕的感觉其实也很惬意的。这是一个让自己有了合理再吸理由的机会,复吸了!我还是按照自己给建议自己的“科学”戒烟法,一包烟抽三天吧?这天,又与老先生在一起闲聊,老先生忽然提出:“你兜里不是有烟吗?给我来一根吧!”,“我没有啊?”我笑了,“没抽烟就没有烟味的,你身上的烟味很重 —— 香!我就知道你身上有烟,你这样就不地道了,说好了都不抽的。”,我笑了。

戒烟,戒烟让我变成了一个资深的烟民,我甚至会在遇到戒烟的烟民时使用各种的理由来“告诫”他们“科学”的戒烟:“烟,要么就不抽,抽了就不要一下子戒了,这样对身体反而不好!”—— 借口吧,烟民理由!


本文内容于 2014/1/13 22:12:01 被四目未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