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受良弟子零下40度驾车飞越黑龙江(组图)



柯受良弟子零下40度驾车飞越黑龙江(组图)

1月12日,来自大连的“亚洲新飞人”、柯受良弟子谢雨均驾驶一辆自重1.6吨的赛车,在零下四十度极寒气候条件下,从中俄边境城市——黑龙江省黑河市的大黑河岛起飞,经过300米的跑道加速,飞越中国境内宽度约40米的黑龙江江面。由于目前黑龙江已经完全封冻,所以这次行动的主题命名为“飞越冰河”。图为:谢雨均驾驶赛车在黑龙江黑河段飞越冰河。中新社发 邱齐龙 摄


柯受良弟子零下40度驾车飞越黑龙江(组图)

1月12日,来自大连的“亚洲新飞人”、柯受良弟子谢雨均驾驶一辆自重1.6吨的赛车,在零下四十度极寒气候条件下,从中俄边境城市——黑龙江省黑河市的大黑河岛起飞,经过300米的跑道加速,飞越中国境内宽度约40米的黑龙江江面。由于目前黑龙江已经完全封冻,所以这次行动的主题命名为“飞越冰河”。图为:谢雨均驾驶赛车在黑龙江黑河段飞越冰河。中新社发 邱齐龙 摄




柯受良弟子零下40度驾车飞越黑龙江(组图)

1月12日,来自大连的“亚洲新飞人”、柯受良弟子谢雨均驾驶一辆自重1.6吨的赛车,在零下四十度极寒气候条件下,从中俄边境城市——黑龙江省黑河市的大黑河岛起飞,经过300米的跑道加速,飞越中国境内宽度约40米的黑龙江江面。由于目前黑龙江已经完全封冻,所以这次行动的主题命名为“飞越冰河”。图为:谢雨均驾驶赛车在黑龙江黑河段飞越冰河。中新社发 邱齐龙 摄


柯受良弟子零下40度驾车飞越黑龙江(组图)

1月12日,来自大连的“亚洲新飞人”、柯受良弟子谢雨均驾驶一辆自重1.6吨的赛车,在零下四十度极寒气候条件下,从中俄边境城市——黑龙江省黑河市的大黑河岛起飞,经过300米的跑道加速,飞越中国境内宽度约40米的黑龙江江面。由于目前黑龙江已经完全封冻,所以这次行动的主题命名为“飞越冰河”。图为:谢雨均驾驶赛车在黑龙江黑河段飞越冰河。中新社发 邱齐龙 摄


柯受良弟子零下40度驾车飞越黑龙江(组图)

1月12日,来自大连的“亚洲新飞人”、柯受良弟子谢雨均驾驶一辆自重1.6吨的赛车,在零下四十度极寒气候条件下,从中俄边境城市——黑龙江省黑河市的大黑河岛起飞,经过300米的跑道加速,飞越中国境内宽度约40米的黑龙江江面。由于目前黑龙江已经完全封冻,所以这次行动的主题命名为“飞越冰河”。图为参加“飞越冰河”大型体育极限运动挑战赛事的选手在冰封的黑龙江上进行冰雪飞车漂移。中新社发 邱齐龙 摄


柯受良弟子零下40度驾车飞越黑龙江(组图)

1月12日,来自大连的“亚洲新飞人”、柯受良弟子谢雨均驾驶一辆自重1.6吨的赛车,在零下四十度极寒气候条件下,从中俄边境城市——黑龙江省黑河市的大黑河岛起飞,经过300米的跑道加速,飞越中国境内宽度约40米的黑龙江江面。由于目前黑龙江已经完全封冻,所以这次行动的主题命名为“飞越冰河”。图为:谢雨均驾驶赛车在黑龙江黑河段飞越冰河。中新社发 邱齐龙 摄


1月12日,来自大连的“亚洲新飞人”、柯受良弟子谢雨均驾驶一辆自重1.6吨的赛车,在零下四十度极寒气候条件下,从中俄边境城市——黑龙江省黑河市的大黑河岛起飞,经过300米的跑道加速,飞越中国境内宽度约40米的黑龙江江面。由于目前黑龙江已经完全封冻,所以这次行动的主题命名为“飞越冰河”。图为:谢雨均驾驶赛车在黑龙江黑河段飞越冰河。中新社发 邱齐龙 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