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土匪在抗战中杰出的表现绝对不逊色国共两党!

抗战有人说是八年,有人说是十四年,在笔者眼中,这场抗日战争是从1931年算起,足足有十四年之久,今天,本文讲述的是十四年抗战中中国土匪对付日本侵略者中杰出的表现。

中国土匪或许是许多人眼中是不屑一顾,甚至,提到不愿意提,提到了也是负面的评价居多,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十四年里面的卫国战争中,中国土匪有许多杰出对付日寇的表现,功劳绝对不下国共两党!

笔者深知“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道理,为此,笔者是为中国土匪“说好话”的时候全部都是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写出来的,即使是用铁证如山亦是无妨,不信,看客们就慢慢看这篇文章到底是不是一篇“让历史还原历史,让真相长白千秋”的文章!

第一,生活优越的中国土匪盖中华主动抗日是打响抗日保家卫国第一枪。

根据中国大陆的纪录片《走遍中国》记载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最先抵抗日本的乃是中国土匪盖中华,后为国捐躯!马占山虽然也有打响抗日第一枪之说,可是,马占山是在11月份抗击日寇,土匪盖中华是在九一八爆发的五天以后就抗击日寇,时间比马占山早!中国东北军的王铁汉也有打响抗日第一枪的称号,可是,王铁汉当晚乃是被迫抗击日寇,有开枪自卫之嫌,并非主动打日军!而盖中华则是主动放弃家里优越条件,主动打日本人!

还有,有资料显示黄显声也是打响抗日第一枪的人物,可是,莫言忘记的是,与王铁汉相同的是,黄显声他们两个人虽然英勇抗击日寇绝不含糊,可是,他们两个人都是执行突围被迫对日军撤离,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绝对不是主动攻击日军,至于共产党,这个时候是国民党打的动弹不得,虽无全军覆没的危险,却也是自身难保!

第二,东陵盗贼的中国土匪孙殿英在热河抗战中英勇抗击日军,损失惨重,其优秀表现绝对不下一起参加战役的国军。

根据孙殿英的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以及《中国土匪大结局》这本书中记载,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孙殿英升任第四十一军军长。1932年2月,日军三万余人向热河进攻,孙殿英奉张学良之命率第四十一军由山西驰援热河,向赤峰前进。当时,驻守热河的东北军汤玉麟部和万福麟部与敌一触即溃,日军如入无人之境。孙殿英部进抵赤峰,即展开阻击战,相持达七昼夜,后退往猴头沟门,继续与敌作战十余日,最终战败而后撤察哈尔。

而这场热河战役中,身为土匪的孙殿英在抗战的时候,国军的表现简直是惨不忍睹,不堪一击,1933年2月21日,热河战役的前哨战南岭战斗开打。日本人分三线配置兵力:第一线左翼为满洲国军张海鹏五队;第二线新编满军李、程等五军。第三线日本皇军锦朝线第7、第8师团23,000余人及飞机四大队、绥凌线第14、第7师团25,000余人及飞机二大队。至于中国方面,由于汤玉麟拒绝其他军队入境,因此分为三线:一为开鲁、鲁北、绥东,由崔兴武率4,500人,孙殿英增援:二为朝阳,汤玉麟、董福亭负责;三为凌源,万福麟部组成。2月22日下午五时,日军200人占刘龙台。中国北票董福亭军退至朝阳;开鲁崔兴武军暗中投降,日军与孙殿英部激战,孙退守围场。2月23日,日本使馆秘书上村伸一向中国交节略要求彻出热河军队遭拒。2月24日,日军受到北票商民往迎,随即朝阳战斗(抗日战争)开打。2月26日,日军进占朝阳,中方不战而退,爆发凌南战斗。3月1日,驻平泉万扶麟至凌源视察,闻前方战况不佳,即反平泉。同时凌源各机关退至平泉,爆发赤峰战斗。3月2日日军随即进入凌源。3月3日,热河省主席汤玉麟以为日军已陷平泉,遂率1,000余人逃走。至承德西20里的广仁岭得知赤峰战斗胜利,凌源未失才返回。然日军装甲车已经逼近承德仅90里的六沟。3月4日早上七时,汤玉麟再度弃城逃走。八时日机飞承德,轰炸汤玉麟军,十时日军达距承德30里的红石岚。下午一时日本皇军装甲车开进承德,而日军竟只128名骑兵即陷承德。热河省十九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遂并入满洲国国土。

虽然,本人不是什么历史学家,绝对无法下定论这场热河战役失败责任在谁,可是,根据百度百科维基百科中以及《中国土匪大结局》一书对热河战役的定论,皆是认为热河战役失败在于国军,给孙殿英一个较高的评价。

汤玉麟主政热河八年,以其子汤佐辅之言是从。卖官种烟、苛捐杂税,甚至摧残教育、破坏司法。不战而逃被认为是败战的原因。其军队四师,号称三万,实则二万,欠饷10月。以致于民怨沸腾,欢迎日满联军。加上张学良军事指挥失败,都是败战原因。

《中国土匪大结局》一书如此记载:孙部在赤峰和猴头沟门抗战,当地人民送粮送水,救护伤员,抗战情绪热烈。孙殿英说:“友军不友,义军不义,都不及热河的人民。”孙的热河抗战,一方面使人民原谅了他过去的罪恶;另一方面,他的部队虽然在抗战中受到很大损失,但他却吞并了汤玉麟的两个骑兵旅和一个步兵团以及义勇军李纯华的部队,依然保持着一定的实力。为了扩大影响,借以抬高自己的地位,他敦请国民党进步人士李锡九为高等顾问。这样第四十一军的声势就越来越高,又成了各方面争取的对象。

第三,对抗国共两党北伐军的中国土匪张宗昌拒绝当汉奸,不做日本人的走狗,杀他凶手郑继成则成为日本人的座上宾。

根据凤凰网刊登的历史文章《“狗肉将军”张宗昌不当汉奸却遭韩复榘刺杀》一文明确记载:“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方面希望正流亡日本的张宗昌出面组织力量与日本合作,但张宗昌和吴佩孚一样,不肯做汉奸。与此同时,吴佩孚、孙传芳和张作相等人也写信与张宗昌联系,希望他能回国抗日。张宗昌于1932年春到达北平,住在铁狮子胡同,并由张学良每月供给8万元生活费。

1943年,枪杀张宗昌的郑继成在商丘做了汉奸头目张岚的座上客,后来公开做了汉奸,至于国共两党,当了汉奸的人亦不在少数!

第四,活埋生父的雁北巨匪乔日成:明降日军却暗助国军,对抗八路军。

笔者根据搜索网络和《中国土匪大结局》一书是得出这些资料——

乔日成带兵身先士卒,有句话说:“不怕乔队,就怕乔带。”他的队伍在抗日战争中击毙鬼子达2000余人,那些英勇献身的乔军官兵也理应受到中国人民的纪念。

乔部利用有利地形与日军周旋,采用“分兵诱敌,合兵歼敌”战术,使日军腹背受敌,伤亡很大。

1941年2月18日,日军派驻大同的师团长黑田中将亲自指挥一个日军机械化师团约8000余众和伪蒙一个骑兵师、一个步兵师约6000余人,三路大军合击乔军。次日拂晓,黑田所率日军到达城北10里的桑干河木桥,用计骗开城门,占领应县。

劝乔投降不成,黑田即下令向乔日成的驻地新堡发起攻击。飞机、大炮、迫击炮齐发,轰击堡墙和堡内民房,顿时地动山摇,房倒屋塌,整个新堡成为一片火海。战斗十分惨烈,一直打到黄昏,日军始终不能攻进,双方伤亡都很惨重。与此同时,四乡外围据点也都处于激战之中。到天黑战斗停息后,守卫新堡的乔军1500多人,阵亡近千人,重伤200多,尚有战斗力的仅剩下300余人。半夜时分,乔日成将所余人马分为三路突围。出敌意料的夜袭,使日军指挥部混乱不堪,并死伤不少中高级军官。乔军官佐及家属组成的第三路得以乘隙安全向西转移。

翌日拂晓,日军涌入新堡和乔堡,挨户搜查,见人就杀,无论男女老少全杀光。此次日乔之战后,日军在新堡、乔堡等地大屠杀四日,共计残杀1650余人,烧毁房屋850余间,奸污妇女、掠夺财物难以数计。

乔日成率200人于半夜突围后,次日晨到了南山八路军的根据地。然而乔始终不愿归属八路军。他要收集失散官兵,重振旗鼓,以图东山再起。乔即刻派人下山联络散众,不多日即收罗回散兵300余人。

日军在新堡受到重创后,又从蒙疆各地调来大批伪军,重新组织兵力开往南山,一面扫荡八路军根据地,一面追击乔日成。

是年秋季,乔部转移到草垛山附近,日军以一个连的步兵和一个师的伪军包围了草垛山。双方战斗打响后,乔部利用有利地形与日军周旋,采用“分兵诱敌,合兵歼敌”战术,使日军腹背受敌,伤亡很大。

乔日成突围到水磨村,收集散兵,又至500多人,他将这些人马编为5个连队,直接受其指挥。

在草垛山追剿乔部的日伪军发现乔部突围后,继续搜寻追击。当乔队在水磨村扎定不几天,日伪军又以四路同时向水磨村扑来。这次战斗,从上午直战到黄昏,乔部终因寡不敌众和弹尽而大部分战死,但日军死伤更为惨重。

至于国共两党,在1940年代,这两个党派在抗战相持阶段以互相产生摩擦的事件高于联合对付日军的名声大!

第五,对付日寇屡战屡胜的中国土匪“老北风”,战绩胜过国共两党。

人民网是搜索得出一篇记载土匪抗日的文章《土匪头子“老北风”(民国往事)》——“老北风”在对日作战中打过不少胜仗,凡小股日伪军听说“老北风”来袭,均心惊胆寒,仓皇逃窜,有的伪军干脆阵前哗变,投靠义军。1932年5月,“老北风”被任命为东北抗日军区第二军区第三路司令长官。以后,“老北风”数次受伤并回北平疗伤,曾受到张学良的关照,1939年5月2日,“老北风”在贫病交加中逝于北平。

比起“老北风”的战绩,国共两党要么是屡战屡败,要么就是只会打游击,实在不如中国土匪!

第六,破了国共两党的骄傲,居然在日本东京接见过日本天皇的中国土匪谢文东。

根据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记载谢文东有如下文字——谢文东投降后,曾赴日本东京受到天皇裕仁的召见,无耻地向日本政府表示反省,跪在所谓“忠魂碑”前忏悔谢罪。从此,谢文东充当了日本帝国主义忠实奴才。

不用其他的文字来描述,单单是靠这些只字片语就不难看出,一个中国土匪要想去日本接见日本天皇,那么,你付出的努力是需要多么的强大,而且,以日本人的个性,你必须以正面表现方能有此“特别照顾”,否则,谢文东连去日本的资格也没有!这点,国共两党无人能及!

第七,中国土匪有抗击日寇有自由,国共两党则没有。

有一点是国共两党做不到而中国土匪却能够做得到,那就是绑架勒索要挟日本侵略者,《民国时期的土匪》一书有叙述这样的一件事情:“日本人希望通过其管辖,彻底消灭土匪的想法令人信服地被1932年9月一次著名的绑架事件给粉碎了。这次事件的受害者之一是一位住在南满通商口岸营口(牛庄)的英国医生(有人说他是间谍)的18岁的女儿廷科•波利。搞这次绑架活动的匪帮要求日本人交纳100万元赎金,外加枪支弹药,接着它又提出,如果“日本鬼子”在一周内撤出东北,它将无条件地释放人质。对此,日本国内右翼集团一片沸沸扬扬,认为这有辱于国家的尊严;日本政府则被吓坏了,当时它正打算向联合国递交要求承认“满洲国”的提案。”……

饶是抗日战争乃是中国生死存亡的战争,可是,纵观抗日历史,国共两党进行的抗日战争在对付日本侵略者的时候,依旧是束手束脚,根本不能想用什么招数对付日本人,就用什么招数对付日本人,中国土匪比起国共两党,中国土匪对敌手段更多!

第八:中国土匪做土匪事情,国共做土匪事情。

九一八事变以后,中国东北三省是遭受沦陷,中国的东北军以及国民革命军是先后撤离了东北,共产党从七七事变之前,也只有少量的人马在中国东北抗击日寇,而关外如果说还有哪一种武装力量可以光复东三省打日本侵略者的话,不要犹豫是只有中国土匪依然再做着抛头颅、洒热血保护国家的事情,中国土匪没有形成有效的大联盟齐齐打阵地战和日军作战,他们是采用自己的拿手好戏用游击战来对付日本军队(根据《民国时期的土匪》一书中记载共产党的游击战还是学习中国土匪来对付国民党和日军,还有根据地纪录片《井冈山》中记载,毛泽东也是学习和改进当地土匪的战术才打破国民党的围剿红军的战斗,保护住了红军的根据地)。

土匪能够存活这么久,从军事的角度来说就是因为土匪战术灵活,会利用地形特点,发挥自身特长,采取流动战,以走疲敌,以走制敌,此击彼窜等等,共产党什么麻雀战、运动战、游击战、破袭战,全部都是从中国土匪身上学来的,可以说,国共两党尤其是共产党很多战术就是抄袭土匪的!

第九:中国土匪投敌人数当“汉奸”是没有国共两党多!

关于国共两党以及土匪投敌人数我没有看过任何书籍有记载,可是,通过网络搜索我得出以下数据,再加上我的推断,我大胆推测中国土匪当汉奸人数是没有国共两党多!

(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占领区内的反抗活动此起彼伏,为镇压地方反抗而牵制了大量的作战用正规军。为解决前线作战兵力不足的现象,希望利用当地现有的兵员维持统治,招募当地人民来负责占领区治安。根据日本占领区的傀儡政权的管辖范围,设立如“南京和平建国军”、“华北治安军”等,各傀儡政权没有相互干预伪军活动的权利,但日本军官有权随时任意调遣地区的伪军。1938年时,伪军在中国的数量约为78000人,随着1940年汪精卫叛离国民政府建立新的政府后,在华伪军数量急剧上升至145000人。其中,又以1943年5月14日,庞炳勋、孙殿英两人联名通电投日,所率领的军队数量为庞大。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经过中国军方统计,在中国境内除原伪“满洲国”控制地区以外所有伪军的数量大约是118.6万人。)

(据李敖的《蒋介石评传》以及《自己不洗别人洗》一文的统计,国民党军队抗战期间投敌人数约为50万人。而《剑桥中华民国史》下册第十一章第三节如是记录:“叛逃的将军1941年有12个,1942年有15个,1943年是高峰的一年,有42人叛逃。50多万军队跟随这些叛逃的将军离去,而日本人则利用这些伪军去保卫其占领的地区,以对抗共产党游击队”。两者都认为国民党军队投敌约50万,相互印证,此数据应该比较可信。)

(中国土匪的投敌人数我是在网上搜索不到,而且,任何书籍也无详细明确记载,但是,全中国两千万的土匪加上抗战爆发产生的更多土匪的情况下,土匪数量一定有增无减,如此,总共伪军就最多就两百万,难道不能推测出中国土匪的投敌人数百分比比国共两党少吗!)

第十:中国土匪战斗力从整体来看并不输于国共两党。

剿匪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通常来说,如果,你要剿匪的话,那么,你就必须保证你的剿匪人数必须在被剿土匪的数倍之上,枪支弹药亦是如此,绝对不像常人想的那样中国土匪不堪一击!(这个事实出自《中国近代土匪史》,并非笔者想象出来的)

还有,千年匪患虽然是在中共建国以后是基本上被消灭掉,不过,共产党也是花费了百万大军的力量才能如愿以偿做到这点(这个数字也是出于《中国近代土匪史》这本书)

在民国时期,土匪猖獗,有人说中华民国实际是“中华匪国”(出自《民国时期的土匪》这本书),为此,中国各个时期的政府为了剿匪涌现了一大批的剿匪高手和剿匪好手,例如袁世凯、廖仲恺、薛岳、冯玉祥、韩复渠、共产党人等等,可是,不管这些剿匪高手和剿匪好手有多么厉害,他们最多也只是局部改变中国土匪横行中国的局面,无法从整体改变中国土匪猖狂的局面。(出自《中国近代土匪史》)

第十一,中国土匪与中国军队合作,没有出现国共合作的劣势!

湘西会战除了老百姓,甚至湘西当地的各股土匪武装也和国军配合作战,袭击日军后卫部队,还曾经和王耀武的主力部队配合作战,在《最后一战:中日雪峰山会战纪实》中记载,正规军的重武器在前后掩护、堵截;土匪们却赤膊上阵、冲在前面,这点,中国土匪与中国国军的合作,是远远胜过国共两党的合作,平型关战役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最后,我要说的是,中国土匪不比国共两党,国共两党在抗战时期不管多么困难,他们多多少少都有些外援,可是,中国土匪却是没有,中国土匪抗战的形势绝对比国共两党严峻的多,但是,许多角度来说,中国土匪抗战的表现绝对不会比国共两党逊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