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安倍:曾参拜供奉有抗日英烈的台北忠烈祠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体验台北松山和东京羽田机场的首航行程,在台湾第一个参访景点,竟是供奉革命烈士及将领的忠烈祠。


安倍:曾参拜供奉有抗日英烈的台北忠烈祠


安倍在忠烈祠人员带领下,安倍执主祭之位,向「国民革命烈士之灵位」献花,并带领同行的日本访宾一同行三鞠躬礼;随后在王惠民的引导下,参观文、武烈士祠。

安倍:曾参拜供奉有抗日英烈的台北忠烈祠



安倍第一个参观的烈士事迹,当然是忠烈祠中唯一供奉的日本人山田良政。山田良政当年因为在惠州起义协助孙中山先生,壮烈牺牲,因而入祀忠烈祠。随后王惠民特意将安倍带到烈士区,向他介绍名将张灵甫及吉星文。

安倍:曾参拜供奉有抗日英烈的台北忠烈祠



安倍曾因在首相任内坚持赴靖国神社参拜,激怒北京,并重创中日关系。此次来台,安倍不但将忠烈祠安排为第一个参访景点,更毫不忌讳地向将领牌位行礼,引发媒体议论。

安倍:曾参拜供奉有抗日英烈的台北忠烈祠


(中央社记者曾依璇台北31日电)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今天中午抵台,下午就到台北忠烈祠献花致敬。安倍参观文、武烈士祠时,看到了唯一被供奉在忠烈祠的日籍人士,也看到国民革命军名将的展示史料。


安倍:曾参拜供奉有抗日英烈的台北忠烈祠



为庆祝台北松山—东京羽田机场航线开航,安倍晋三中午乘首班机抵台,进行 2天的访问活动。中午於鼎泰丰餐厅用过餐后,下午就到台北市大直的忠烈祠献花致敬。


安倍:曾参拜供奉有抗日英烈的台北忠烈祠



打著靛蓝底、红条纹领带的安倍於忠烈祠广场下车后,步行一小段距离,进入忠烈祠,执主祭之位,向「国民革命烈士之灵位」献花,并行三鞠躬礼。与安倍同行的日本访宾也一同行礼。

安倍:曾参拜供奉有抗日英烈的台北忠烈祠


日前,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悍然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引发了国际舆论的一片哗然。


安倍:曾参拜供奉有抗日英烈的台北忠烈祠



然而,作为一个政客,安倍还曾参拜过位于台北,供奉有抗日烈士的台北忠烈祠。其两面三刀的行为令人深思。

安倍:曾参拜供奉有抗日英烈的台北忠烈祠


图为:安倍向台北忠烈祠“国民革命烈士之灵位”献花。

台湾忠烈祠简介

由于政治色彩浓厚,很少有大陆游客到此参观。反而是能够见到很多日本人。我认为,这应是大陆游客必去的一站。

事实上,参观忠烈祠时,我们的行程已经接近尾声。把它提到这里来写,一来是因为最近大陆的“民国热”越来越热,相信可以满足很多朋友对于国共恩怨的好奇心;二来,国共历史观的比较,也一直是我想做的一个题目。用内战中另一方的视角感受战争,体验自然不同。

首先应该承认,在对待烈士的态度上,台湾比我们做的要好。

忠烈祠制度起源于抗战前。1936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公布了《历次阵亡残废受伤革命军人特别优续办法全案》,其中提出了在全国各市县设立忠烈祠的设想。1940年,在蒋中正的指示下正是开始实行。起初主要祀奉抗战英烈,而后发展为纪念辛亥革命以来全体为国牺牲英魂的场所。

根据1942年国民政府内政部的统计,当时全国已建成忠烈祠六百余座。国民政府迁台后继承了这一制度,并扩大了奉祀对象的范围,将十七世纪的抗荷志士、戡乱时期(解放战争)烈士、原住民抗日烈士和有英勇事迹的警员、消防员或平民等也纳入其中。

在大陆,忠烈祠多遭文革毁坏,完整保存者仅有位于南岳衡山、长沙岳麓山、河南商城、云南腾冲的四座,现均以祭祀抗战时期牺牲的烈士为主。

台北忠烈祠正式称谓是“国民革命忠烈祠”,坐落于市区北部的圆山脚下。台湾的忠烈祠大都由日据时代的神社改造而来。台北忠烈祠的原址就曾是日据时代的台北护国神社。

忠烈祠公祭是中华民国的国家祭典,每年3月29日及9月3日,举行春、秋二季公祭,由当地地方行政长官主祭;每年清明,还要在此会举行遥祭黄帝陵仪式。

台北忠烈祠是一组典型的北方四合院宫殿式建筑群。入口处为一座三券石牌坊,覆以绿色琉璃瓦。正券顶匾额为蒋中正手书“忠烈祠”三字,左右券顶分别书“取义”、“成仁”;背面匾文为“万古流芳”,左右则分别配以“忠义”、“千秋”。牌坊与正殿间有甬道相连,两侧各有一座八角享亭,亭内立有革命党人史坚如、陆皓东的半身铜像。甬道尽头的主建筑群由大殿、东西偏殿和正门围合而成。

忠烈祠建筑不似其他台湾中式建筑那样雕梁画栋,装饰繁复,视觉上给人以朴实安静,庄严肃穆之感。正门为内外双层的歇山式建筑。墙上镌刻有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亲笔题写的奠基题记。大殿采用了中国宫殿建筑中最高规格的重檐庑殿,,并覆黄色琉璃瓦。殿内设奉亭一座,内有牺牲英烈的总牌位。左右配祀国父孙中山和轩辕黄帝。殿外由两名士兵守卫。(顺便说一句,每日在忠烈祠、中正纪念堂和慈湖陵寝进行的卫兵换岗交接仪式,是台北一道亮丽风景,一睹“国军”风采,陆客不能错过哦。)

建筑群的东西两侧偏殿分别为文武烈士祠。东侧文烈士祠,供奉有开国、讨袁、护法、抗战、“戡乱”时期牺牲的非军籍烈士,包括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太原五百完人”等。所谓“太原五百完人”,是大陆人比较陌生的,五百完人之说,意取自“田横五百士”,实指太原战役期间,在与攻城的解放军作战时殉职、自杀或被俘处死的国府烈士,包括了军人、官员、特工,甚至平民。太原一役,持续半年之久,国共双方都损失惨重。阎锡山在山西苦心经营多年,与太原共存亡之决心不可谓不强烈,国军拼死应战,作战不可谓不英勇,近年有人试图考证真实的自杀人数,但由于历史原因,终成难解谜团。说到底,是骨肉相残,民族悲剧。

另一侧的武烈士祠,则供奉东征、北伐、“剿共”、抗战、“戡乱”等时期牺牲的军人。从将军到士兵,皆有其名。其中将军为单人牌位,校尉官为百人牌位,士兵则以名册的形式置于木匣中集体供奉。

其中包括了两岸人民共同尊敬的张自忠、郝梦龄、戴安澜等人,也包括了在大陆被带上“顽固派”、“反动派”帽子的张辉瓒、张灵甫等人。

张辉瓒为大陆人所熟悉,是由于毛主席的那首词:“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张辉瓒将军是国共内战中第一个被俘的中将师长。大陆的宣传是“被俘投降”,对岸的宣传是“英勇就义”。由于军职高,苏区中央局专门开会研究对他的处置办法。本来会上的意见是不杀,但被东固地区百姓称为“张屠夫”的张辉瓒,民愤极大,当地政府组织批斗会,会上民怨沸腾,最后东固苏维埃政府也顺水推舟,将其枪毙。人们又割下他的首级投入赣江,最后在吉安被国军哨兵捞起。

张灵甫有名,一是抗战中的赫赫战功,二是因孟良崮战役中,他的整编七十四师被陈粟歼灭。关于张灵甫的死,一直有自杀、被杀两种说法。但总之,大陆官方承认张死的很英勇。在大陆的影视剧中,张的形象也一直较为客观。

两位张将军,命运相似,而声名却迥异,不能不叫人唏嘘感叹。

文武烈士祠的后面,有一道回廊相连。廊墙上悬挂有东征以来国军所经历的历次重要战役经过示意图、简介和多位烈士塑像。对很多著名战役的描述,都体现了强烈的国民党历史观。其中抗战部分,着重表现了二十二次大型会战。“戡乱”部分则包括了在大陆很少被提及的金门战役。他们叫做古宁头大捷。这是解放军建军以来少有的惨败,却是国民党政权在台湾得以保全的关键一役,因此常年大加宣传。

我们这一代人没有亲身经历那个年代,但亲眼看到两岸历史认知的反差如此之大,也难免五味杂陈。

实际上,国共的渊源,远比我们想想的要深远。国民党自1923年一大召开以来,奉行联合容共政策(大陆的说法是联俄联共),共产党员可以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浏览黄埔前五期的名单,共产党员占到三分之一。黄埔人当知黄埔有“三杰”——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陈赓的腿。而蒋先云、陈赓都是共产党人。三人都是蒋校长的爱徒,陈赓还曾经在战场上救过他的命,最后却成为了解放军的开国大将。

忠烈祠体现的历史观,有些内容是大陆人所难以接受的,也正因为如此,如想全面客观的了解中国近代史,乃至现实,我们就不能不去面对这些史料。两岸所接受的近代史教育差距之大,裂痕之深,恐非我们这一代人所能够弥合,但我希望能够从你我开始,正视历史,需要心胸,非独大陆同胞,台湾同胞亦如此,不能片面强调中共歪曲历史。

从某种角度讲,国共就像水火夫妻,是“同志加敌人”。两党矛盾的不同官方见解,恐怕也无非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譬如台湾历史课本说中共“游而不击”,或者具体点,是“一分抗战,二分对付国民党,七分壮大自己”,而大陆课本则说国民党“消极抗战,积极反共”;再譬如“皖南事变”的起因,台湾认为是新四军背叛中央,主动进攻韩德勤部,因而伐罪;而大陆则认为是新四军奉蒋之命渡河北上被国军设伏截击。孰是孰非,扑朔迷离。抑或双方都未扭曲历史,而是各取所需。我想,真相非两岸学者共同研究所不能及。

重视修史,是中华传统。两岸人民如能放下成见,携手书写客观的中国近现代史,实为民族之大幸,亦足以慰藉全体为中华牺牲的英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