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1月4日下午5点多,广州东塔85层塔顶,离地面400米的高空,26岁的熊浩爬上3号塔吊起重臂,对其进行检查维修。在他脚下是被雾霾笼罩的广州城区,对面的广州国际金融中心与东塔遥相呼应。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悬在400米高空中的的细长吊臂呈30度倾斜角,熊浩爬过去的时候必须身体尽量前倾。除了腰间的安全带拴住吊臂,他身上没有其他任何保护措施。每次熊浩小心翼翼地走完54米长的吊臂要两分半钟。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当天凌晨5点25分,琶洲塔工人宿舍里,熊浩收拾好行装准备出发去上班,他的室友则刚刚睡下。由于工期紧任务重,工人们基本都是三班倒连轴转,他和室友都是你睡下我上工,基本说不上几句话。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借着空地上的路灯发出微弱的白光,他快步走上空地里一台车身满是灰尘的大巴,找了最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下。车厢已经坐满了工人,他们需要在6点前从琶洲村的板房赶到东塔工地。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6点整熊浩赶到东塔工地时,工地外5个早点摊已经一字排开。摸准了东塔早班工人们的作息时间后,小贩每到这个时间就推着小车赶来卖包子馒头和豆浆,还有人推着一排挂满衣服的晾衣架来这里卖,这些走鬼摊太阳升起后就会消失。熊浩花5块钱买了一份小笼包和一瓶矿泉水塞进背包,急冲冲走进工地去接班。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早上6点多,按照操作流程,在正式开动塔吊之前,熊浩需检查一下设备的运行情况:机油够不够、关键部位的螺丝拧得紧不紧。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熊浩几乎一言不发,只是不断地拿着微型手电筒在塔吊上走来走去。在他身后,天色渐亮,一座座高楼大厦的窗户星星点点地亮着灯。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坐施工临时电梯到66层,再换另一部电梯到84层,最后爬过30级窄得只能放下半只脚的钢便梯到85层,这里就是东塔顶部工地。城市急速扩张,国内各大城市争建超高层大楼。熊浩所在的中建钢构公司的业务四处开花,单单在广州珠江新城就有至少5栋300米的高楼主体结构被它承揽,最近完成的一个项目正是东塔对面2010年落成的广州国际金融中心,也称西塔。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早上6点50分,熊浩在工作交接本上签字,开始一天的工作。他今天的任务很重,东塔79层的一条30吨重的钢梁要从地面吊起并在空中完成安装,30吨的钢梁已经提前一个小时送到了,工人们正用绳索把它绑在吊钩上,绑稳后就要起吊了。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7点10分,对讲机里传来地面指挥员的指令,钢结构绑扎完毕可以起吊了,随着熊浩熟练地向前推送左右杆,30吨的钢结构开始缓缓离开地面,垂直升向400米高空,吊臂起吊的一瞬间用力太大,操作室也随之猛的一抖。徐徐上升的吊臂花了十分钟才从地面提升到79层的预定位置。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吊到79层之后接下来的工作就进入高难度环节:由于钢结构是从东塔的西面起吊,但这次要将它安装到东塔的东面,塔吊必须在吊着它在空中旋转180度,而且还要把它在半空中翻转一次,单靠一台塔吊无法完成,还需要现场另外两座塔吊的共同配合。熊浩身上的对讲机传来的指挥指令越来越频繁:左转、右转、侧翻90度、提升再降低。图为由于受力不均,塔吊吊上来的V型钢架靠在了塔体,几名工人合力将它推离。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5个小时后,这道巨型的钢结构终于精准地被安装在东塔东侧79层的缺口上,剩下的工作就是焊接工人把这款钢结构接焊在一起,这大概还要花一天的时间。整个东塔9.4万吨的钢结构就是这样一块块照着图纸像搭积木一样拼装起来的。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中午12点多,久坐了5个小时之后的熊浩这才有时间从塔吊上的靠背椅起身,走到舱外伸伸懒腰活动一下手脚。为节省时间,午饭他通常都是在塔顶工地解决,有人会从地面送来盒饭,只有在午饭的时候熊浩和塔顶其他20多名工人才有空说笑。图为几名扎钢筋的工友坐下来吃饭,看到有人拍照,谭师傅(右一)吐槽道:“上新闻不如给加点钱!”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前段时间海心沙跨年晚会倒数的时候正赶上熊浩在塔顶值班,零时倒数的时候全场齐声高喊“3、2、1”,他听到倒数赶紧跳出塔吊操作舱,走到可以看见海心沙舞台的位置和大家一起倒数。熊浩曾产生带妻子一起来欣赏高空美景的冲动,可惜妻子爬到84层就怎么都不肯再往上了。12月31日中午,熊浩工作之余,在塔吊工作平台上俯瞰风景。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这份工作干久了,熊浩说自己在高空作业一点都不害怕,腿抖都不会抖。当天早上6点54分,熊浩爬出塔吊机体,准备给外部裸露的齿轮打些黄油。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尽管熊浩和他的同事参与建设了北京、上海和广州的地标建筑,站在这些城市的最高点俯瞰过城市,但是他们也像普通的建筑工人一样,对于北上广一线城市都不会特别留恋,更没有产生过市民身份认同感。图为当天早上7点多,早晨天气较冷,负责布料机运行工作的罗师傅躲在木箱空隙里避寒。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得益于各地高层建筑的竞赛,他们可以确保有活可干,但是每个月5000元左右的薪水大部分都汇往老家供养妻儿老小。在他们的手机存图里,几乎都有妻儿的照片。图为当天早上5点33分,熊浩坐上班车后,打开手机上网看了下新闻。他手中的IPHONE4 8G版,也经常被工友们问:“是不是山塞机啊?”


广州第一高楼上的“蜘蛛侠”:挣钱回家

1月4日早上7点,检查完机器后,熊浩终于有时间把完全凉透的早饭吃掉。“除非中了500万彩票,我们才有可能在大城市立足,否则只能在这里工地上多挣钱,争取以后有点积蓄可以回老家做点小生意,这就是我们的梦想,我们的人生”,熊浩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