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陆人在台湾》这一碗甜咸不搭的豆花

2014/01/08 | 韩绪丽/江苏

原本想写一篇关于“吃在台湾”的文章,想想又觉得不妥,在众多饕客面前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过,提起吃,脑海里第一个闪现的,竟是员林的一家豆花店。

那是一家很普通的小店,不起眼的门面,不起眼的装修,不起眼的摆设,甚至──不起眼的老板,隐藏在火车站附近的一条不起眼的小路上。第一次走进那家店的原因很简单,简单的门面、简单的价格、简单的小推车,摆在简单的巷弄中,直觉告诉我这种大隐隐于市的小店肯定不会难吃,那时候的我,甚至不知道“豆花”是什么,就走进了这家豆花店。

老板是一个中年男子,带着眼镜,语速很慢,声调温柔,一副文绉绉的样子,店面不大,昏黄的灯光倒也温暖,两张长条的桌子收拾得简单干净,小小收音机叽叽喳喳播报着新闻,一旁的笔电正开着。他一见我来,连忙起身,热情地问我要吃什么?我摊摊手,表示第一次来,烦请老板帮忙推荐。他敏锐地捕捉到了我的大陆口音,急忙让我找个位置坐定,交由他来帮我搭配组合。

片刻,一碗满满好料的豆花就呈现在我的眼前,红豆、花生、QQ的芋圆,混着雪白的豆花,再淋上打碎的细冰,光看看就食欲大增。在我的执意要求下,老板又为我添了一份古凤梨。他说这样的组合会甜咸不搭哟,没想到我还就和这略带咸香的古凤梨一见钟情了,往后每次来老板都会记得特意替我添上一份古凤梨,这个来自大陆的古怪姑娘的古怪口味,想必也让老板印象深刻吧。

30块钱一碗的综合豆花冰我已不记得吃了多少回,盖章卡已积满了一张又一张。从炎炎夏日的豆花冰开始吃起,每次都是让老板帮忙调配综合口味,从不挑剔。直到有一天,老板告诉我:你最爱的古凤梨现在不做了,冬天到了,我们开始做烧仙草和红豆汤啦。依旧是请老板随意搭配,同样是满满的好料,老板总是在我吃到一半的时候帮忙添上一勺热乎乎的红豆汤,让我吃得更有味。

不知不觉吃了三个月,每次到火车站搭车总不忘坐定买上一碗聊上一阵再走。老板很健谈,是个读过书上过大学的人,对于当下的时事新闻总有一些自己的独到见解,不仅爱思考还总爱与我分享。他还很爱听滚石的老歌,有一次竟从自己的笔电里拉给了我三个资料夹,全是他平时整理收藏的经典老歌,嘱咐我一定要听听看,这是他们那个年代台湾青年的青春记忆。虽然那些歌我并不是十分的熟悉,但老板的这份心意我已然瞭解。

员林的豆花店有很多,名气大的也有好几间,但我唯独热衷于那个不起眼的小店,很少去尝试别间。同学每每找我推荐在地美食,首推的也都是他家的豆花,美味又实在,也有同学问我那家店到底特别在哪里?我思忖了好久都没有想到答案,直到偶然在士林夜市吃冰的时候一个老板娘的一句话解答了我的解惑,“台湾小吃为何好吃?就是因为有人情味,大陆小吃的种类比台湾多得多了,而台湾小吃就胜在一个人情味。”

罢,不由得点头称赞。台湾小吃确实胜在满满的人情味,且不说那些林立各大夜市几十年的老店所积累的人气,光路边随意一家小店都能感受到这浓厚的台湾特色。不管是点单还是结帐,店家都会将谢谢挂在嘴边,服务更是耐心十足,细节也让人啧啧惊叹,让我时常感受到“顾客就是上帝”的幸福感。

就是这样的人情味与考究的服务态度,让原本简单的一碗豆花也吃出了别样风味,为此让我从第一次起就成了老主顾,再未改变,而大陆的服务业正是缺少了这样的服务理念。

一碗综合豆花本无特别,却因老板的用心服务让我吃出了感动,多年后,也许我不记起夜市上大排长龙的美味小吃,却忘不掉来台当交换学生的这些日子里,常吃的这碗综合豆花。

本文内容于 2014/1/12 9:18:26 被pabloli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