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11日在第五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上表示,中国古村落数量从2000年到2010年十年之间消失了90万个,相当于每天消失300个自然村落。中国需要杜绝城市文化病,再塑城市文化品格。(中新网:国研中心主任:中国每天消失300个自然村落)

城市化的大发展无疑加速了乡村的消亡。虽然专家高调地主张文化是城市的灵魂,但在这里本人想说的是文化不能当饭吃,因此我们要关注的不应当是城市的快速发展给城市文化带来的建设性破坏,而应关注的是,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大,城市人口的增多,我们的粮食供应要从那里来。西北风是喝不饱的,因此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在谈论发展时首先都应把粮食的安全放在第一位,这就是为什么中央的经济工作和农村会议召开时均把粮食生产放在首位的主要原因。尽管上述的“两会”召开后中央公布了两条喜讯:一是全国的耕地增加了两亿亩,二是全国粮食增产十连贯,但大量农村自然村的消亡将会使中国的粮食安全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因此我们不能肓目乐观,更不能被水份多多的虚假统计数字蒙住了双眼。

从农村实际的情况来看,如果这些年耕地减少了两亿亩倒是有点可信,但如果耕地增加了两亿亩那就是天方夜谭啦,因为每天300个自然村庄的消亡便是农村耕地锐减的铁证,因为造成自然村消亡的原因正是由于耕地的减少,这里面大慨有以下几种情况:一是一些地方过度的圈地致使农民失地严重,有的甚至是百分百,无地可种的农民只好走向城市讨生活,农村就算没有消亡也仅是过年时的旅馆而已;二是极端的天气造成自然灾难频发,各种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蚕食了大量的良田,根据国家的政策,象这类地区一般都要集体的搬迁,因为毁掉的农田根本无法恢复;三是地处偏僻或高山的同胞因生活不便,许多人都迁往城镇或海拔较低或交通较好的地方定居,原来耕作的田园虽然可以保留,但为了管理的方便,原来的稻田都改种了林木,使当地的粮食产量大受影响。不能小看这一小部分人,因为他们所拥有的土地比常人多出了几倍,这是地处偏僻的缘故;四是库区建设也毁掉了不少的耕地。除三峡外,全国许多地区的水库都提高了水位,兴建了库区并移了民,被移民后的农民一般都成了打工族,政府没有再造地给他们种,因此水库水位的提高也淹没了大量的土地。

过度的城市化十年就消失了90万个自然村落,相当于每天消失300个,这是一组可怕的数字。“在大拆大建之后,除了所谓政绩和GDP之外,我们得到的是千城一面,甚至低俗、怪异的城市风貌,是历史遗产的破坏,地域文化风格的丧失,是文化的断层、历史的割裂...”然而在笔者看来,这只是专家避重就轻的呐喊,因为过度城市化给中国带来的最大危害是粮食危机而非文化破坏。祸不单行的是在耕地面积急剧减少的同时,官方无法在粮食产量的提高上拿出有效的办法,这些年本人的活动范围是两个省,从沿海到山区都有涉足,根据本人的走马观花,现在农村的粮食亩产量在500公斤左右,而且多年来一直止步不前,因此千把斤或许是现实中粮食产量的极根,也因此解决粮食问题的根本是在于千方百计地保护和增加耕地的面积,不能光想在产量上作秀,因为袁隆平的模式推广起来很难,几十年来的实践也表明,尽管袁隆平的试验产量已达两千斤,但中国还是缺粮。

(谢绝转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