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平问题

1、好胜心强,不计后果:孟良崮,粟裕的目标是连同消灭25师和83师,实际上是完全不切合实际的,从实战看,就是消灭一个74师都险象环生。南麻战役不仅要消灭11师,还要和鲁南的1、4纵夹击歼灭25、65师,结果如何,连第一目标都失败了。睢杞战役在还没有消灭区兵团的情况下,试图连黄伯韬也一起包饺子,结果,歼灭区兵团和黄兵团两个目标都未实现,对于这个结果,就连被俘的欧寿年都预计到了,他认为,粟裕胃口张得过大,要失败。

2、打仗经常靠侥幸,没有全局战略之才:南麻战役缺乏对11师善守的充分了解,也未对孟良崮差点突破我军防御的25师给予重视,战场估算出现重大偏差,攻攻不克,守守不住。南麻战役失败后,1、4纵队在鲁南处境艰难,陈粟居然指导叶飞东返,这显然是严重料敌不准,从实战看,敌军确实是追击东返部队,当发现不是主力时才放弃,如果主力真是按照陈粟指导东返,必然的结果是在沂水边背敌作战,不说被全歼,怕也差不多了。睢杞战役同样是料敌不准,乐观地估计可以消灭黄伯韬兵团,完全没有估算到5军的突破以及74军和刘汝明的威胁,似乎只要南线胡琏无法及时赶到就万事大吉了,过于乐观的结果,是最后自己陷于四面露风的境地。上海战役,乐观到认为进军上海可能会“无仗可打”,错误地部署叶飞以一天多时间抢占100多公里外的吴淞,造成叶飞兵团在月浦一带付出惨重代价,8000多优秀战士无辜地为粟裕的乐观付出鲜血,倒在本应该可以看到的黎明前。

3、对陈毅、部将 装备 地理 天气 等依赖很强,强到让人吃惊的地步:丁里长集中7个纵队试图歼灭性打击5军2个旅失利,曹县以5个纵队打击11师失利,通许试图集中主力歼击75师流产。要说这几仗粟裕在兵力上是绝对的优势,这要是在老根据地内线作战,以这样的优势,5、11、75肯定完蛋,然而,这几仗粟裕却连遭失利,就其原因不能说是兵力不够,只能说是象陈老总批评的那样:每门山炮降到150发炮弹,迫击炮降到100发炮弹的配置水平就不能打仗了,这充分说明了粟裕对作战条件的依赖过重。

4、“部署粗糙,经常失误、活着错误”:确山战役,在给各部队划界的时候,居然把敌军一块“V

”型阵地漏掉,造成双方不打,而敌军恰恰依靠这个阵地成功地实施了防御,联军3个纵队攻击确山弱旅20师也功亏一篑。在指导部队作战上,很难看到战前粟裕能料敌机先地给出部队的战术指导。曹县战役,当时用于攻击11师的有5个纵队,但是战术不当,造成了大义集敌军11旅突破4纵防御向土山集进行增援,我真不知道粟裕是怎么对1、6纵队进行战术安排的,为何不能使用这些部队向大义集实施佯攻进行牵制?

5、打仗如同摇塞子,听天由命:南麻之后,粟裕一厢情愿地认为,8军不强,又刚到临朐,可以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毫不顾及自身新败以及天侯条件不利,强行用兵,这是典型的赌博心理,试图侥幸获胜,结果遭致惨败。还有就是上面已经提到过的月浦,除了乐观之外,仍然是有很强的侥幸心理,侥幸没有战斗,因为,就算当时乐观,但只要能估计到在上海外围会发生作战,他都不会给叶飞下达一个“强行军”似的命令。

6、目光短浅,眼界狭隘:南麻战役,他只考虑到歼击11师成功后,可以和1、4纵队夹击25和65师,可曾多考虑一下1、4纵队在鲁南的处境?敌军大量兵力已经向西追击我分兵部队,这个情况粟裕难道不知?还有,就是在敌军9月胶东攻势的时候,他只考虑到我军集中兵力歼灭25师保卫胶东(就算粟裕本来了,以2、7、9、13纵的实力,面对敌军6个整编师,他能歼灭25师吗?),但他可曾考虑到,如果我军在胶东歼击25师失利会是什么后果?到那时还有余地吗?考虑问题只考虑到胜,而不多考虑几步,考虑到败的情况,自己又如何能立于不败?

7、打仗死板,太过教条:南麻,当强攻受挫的时候,是否可以考虑变化,改攻坚为主为打援为主?南麻失利了,接下来的临朐居然还是报着攻坚不放,为何不能改个方式,也来点“攻敌所必救,歼其救者”?是不是装备太好了,以至于粟裕忘记了野战才是我军的强项?粟裕打仗不够灵动还表现在,有时执著于一个目标,豫东战役前,粟裕也总是以5军为目标设计作战计划,以至总是难有战机,最后,陈唐一个建议点醒梦中人,粟裕这才放弃以“固定目标”为限的局限,通过攻城打援获得作战良机。莱芜战役也是先考虑如何打破南线敌军的攻势,还是陈老总首先想到了南线不好打我就放弃南线而北上歼敌的策略。

8、无法左右大局,只能在局部上起作用。除了上面提到的七月份兵后对1、4纵队和胶东保卫战的指导外,还主要表现在进军东南上,当时7兵团已经控制浙江,实际上进军对象主要是福建,最终的恶果是金门3个团全军覆没。粟裕的失误主要在于:一是未能审时度势,对福建发起快速的追击作战,因他所用的10兵团在上海战役伤亡惨重,要求休整,就推后了一个月进军。岂不知推迟一个月,我军在准备,敌军也同样获得了喘息之机,进军福建的难度加大了。我认为,当时粟裕完全可以使用在渡江战役受损较小的部队实施进军福建,未必非用10兵团不可,如果认为叶飞更了解情况,那么,仍派叶飞指挥就OK了。其二,在已经推延了时间的情况下,应该改变部署,追回浪费的时间。在10兵团进军福建的时候,野司还直接掌握了24、25军,9兵团4个军也处于休整做解放台湾的准备,也就是说当时3野有足够的机动兵力可用,我军应该调集更多的部队,实施多路进军,从而快速解决福建问题。其三在10兵团进军福建期间,粟裕的指挥基本属于放鸭子,并未给10兵团制定整体进军部署和进行战术指导,只能任由10兵团自行为战,使10兵团的错误失去了最后的把关。有这几点,全胜就只能是“侥幸”了,而失败则是必然趋势了。

9、军事战术不强,没有独到之见,军事文化水平较低。实际粟裕是个军事奇才,对战争有其特殊的敏感,能够及时适应战争的变化,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能力很强,解放军的多数将领属于这一类,而在这一类当中,粟裕算佼佼者。但是和刘伯承、林彪相比较,在预见性地提出军事理论谋略和战术指导方面还有所欠缺。

当然,要肯定粟裕的军事指挥有不少优点,如果敢、坚定、善于捕捉战机、大兵团合围水平较高,笔者认为粟裕打仗是属于优点突出,缺点也突出一类,这绝不是顶级良将的特征。这就好比乒乓界常说的一句话谁要想成为世界顶级高手,必须是“特长突出,无明显漏洞”,以此而论,粟裕绝非是顶级良将。粟裕的对手胡琏曾评价粟裕:根据多次对战体认,粟裕非杰出之才!!

本文内容于 2014/1/23 11:21:22 被hinatou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