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战役检讨 刘亚洲

一、意义

1949年10月24日,新中国成立的第二十四天,人民解放军二十八军

下属三个团共九千余人渡海进攻金门,发起金门战役,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因后

援不继,全军覆灭,是解放军成军以来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我军历史上虽有湘

江之战、西路军血战河西走廊、皖南事变等惨重损失,但均非全军覆灭。194

9年以前,我军驰骋陆地。敌强时,我避而歼之;敌弱时,我聚而歼之。194

9年我军始下海进攻岛屿,乃全新课题。海岛作战,胜则全胜,败则全没。这一

作战特点直至今日仍颠扑不破。

金门战役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金门战役虽战于一隅,却影响全局。

这种影响直到今天仍然存在。

①无金门之战,便无今日台湾。中国命运至1949年走到重要关口。解放

军横扫中国如卷席。美国人已抛弃了蒋介石。当时,国民党军一部在西南,一部

在海南岛,一部在中越中缅边境,台湾实际是个空岛。胡琏认为:台湾岛上总兵

力不会超过十万。且“官比兵多,枪比人多”。我揣测毛泽东的“妙算”:克闽

境后,扫荡金、厦诸岛,尔后效郑成功、施琅故事,在福建造船,千帆竞渡,直

取台湾。下台湾后,再回头收拾西北、西南山河。倘若如此,历史将改写。但毛

泽东是一位大陆战略家。他可在陆地上将蒋介石八百万精锐鲸吞,但金门战役却

败了。与其说败给蒋军,不如说败给海洋。自那以后,悠悠五十载,解放军兵锋

再未染指台湾海峡。1949年10月27日金门战役获胜的消息传到台北,蒋

介石流了泪。他太需要一次胜利了。他太知道金门战役的意义了。他说:“这一

仗我们全胜了……台湾安全了。”金门的战略地位太重要了。它位于大陆边缘,

北与马祖毗连,构成两栖性的边缘地带。金门是台湾的桥头堡。蒋介石说:“无

金门便无台、澎;有台湾便有大陆。”历史上郑成功、施琅攻取台湾,都以金、

厦为出发地。金门在敌手中,进可封锁内陆,退可屏障台湾。金门若在我手中,

台湾海峡的交通线便面临极大威胁。台湾顿失前敌。大军渡海,朝发夕至。就是

到今天,欲解决台湾问题,仍首先要解决金门问题。

②金门战役奠定了国民党经营台湾的心理基础。蒋介石是旧军阀的克星。毛

泽东是蒋介石的克星。说什么“胜不离川,败不离湾”,我的评介是四个字:

“逢毛必输。”内战二十年,生生锻出一支铁军。共产党无一地而夺天下。国民

党坐天下而失天下。共军打国军,左右都是赢。国军打共军,横竖都是输。国民

党对□□党的心理优势崩溃于零。至1949年,更是士气土崩,精神瓦解。一

败如水。在这种情况下,金门战役象一针强心剂,注入国民党濒死的肌体。这个

党又活过来了。五十年来,国民党认真汲取丢失大陆的教训,励精图治。台湾发

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的台湾,经济独秀于世界之林。军事赖美国撑腰,也

不乏看家的本钱。政治满盘西化。已成为我心腹大患。蒋经国认为:“金门战役

是国民党的转折点。”胡琏说:“金门战役的胜利既是军事上的,也是政治上的,

更是精神上的。”台湾有人把金门战役比作中国历史上的赤壁之战,道理正在于

此。两相比较,确有相似之处:赤壁有宽阔的江面,金门有宽阔的海面;赤壁之

战是以弱胜强,金门之战总体上也是以弱击强;赤壁之战后中国三分,金门之战

后祖国统一被阻挠。民进党上台后,继续接过“古宁头精神”的接力棒。吕秀琏

称:“古宁头大战,两岸变两国。”民进党的一个杂志说:“金门之役,过去诸

种意义都还在,今天则增添了新的意义:它是由中国中华民国过渡到台湾中华民

国的一次重要战役。它的价值永远没有褪色。”我曾访问金门,听的最多的一句

话是:“金门扮演的是小兵立大功的角色。”

③研究金门之战的意义。江主席说:“台海必有一战。”金门战役,我军是

以陆地为基地,渡过一个海峡,到一个岛屿登陆作战。当时我军将领只看到这是

由岸至岸的水上运动,认为是由此岸到彼岸的运动作战,如同对大河大江的渡河

攻击一样。而实际上,金门之战是一次两栖登陆与反登陆作战,与我将来解放台

湾的战争模式是一样的。台湾是放大的金门。二十八军是缩小的我军。金门之战

是一面镜子,可以正衣冠,可以论得失。金门战役中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今天

仍不同程度存在。时光虽不能倒流,历史却可以重演。唯有认真吸取金门之战血

的教训,才能在未来的台海决战中稳操左券。从另一个意义上讲,我军应加强对

败仗的研究。胜利有一百个父亲,失败是一个孤儿。我们对金门之战关注太少。

这一点,我们需要有美军的精神。美军直到今天还在研究越战,而对海湾战争和

科索沃战争却不大用心。越战是美军战史中最惨痛的一页,虽已翻过去二十多年,

可美军仍不停阅读,在这方面花费了大量人力和财力。失败是警钟。胜利又何尝

不是警钟。美军对失败死死咬住不放,对胜利则格外当心。其实这正反映它求胜

心切。我们正相反:胜利浓泼重彩,失败轻轻带过。研究战史也是治史,需要董

狐笔。要避免“年代久,失之真;年代近,失之偏”的倾向。

现在开始检讨金门战役。

本文内容于 2014/1/11 22:27:22 被r6462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