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浉河区政府拆迁办人员殴打控制被拆迁户


我叫陈刚刚(13783978150),是信阳市浉河区五星办事处红星论坛三组村民。面对当地政府的屡屡失信和暴力行为,我向大家控诉一个被拆迁户的无奈和愤怒。


事情要从1990年说起,头一次因修建107国道,征用我家两亩多土地,政府承诺在路边给80平方米宅基地,道路建成后只给了40平米。父亲多次找上级领导要求处理,至今无果,因此至今拒领青苗费。


第二次拆迁发生在2000年107国道扩建,家有三间平房,赔偿是每间200元和100平米的宅基地。政府和宅基地原所有人没谈妥,导致没有办法施工,现被领导亲属强行建成楼房,父亲数次找各级领导无果。没办法我家在外租房多年,而那些关于系的被拆迁户都住上了高楼大厦。


2013年11月,我家第三次收到拆迁通知,信阳政府要征用我家位于107国道边的一间三层门面房(即头一次划分的40平米宅基地)。赔偿标准,一楼商用门面房3125元/平米,二楼2420元/平米,三楼活动板房220元/平米。拆迁办人员到家里商讨拆迁,我家提出了两个条件,一是处理2000年政府承诺的100平米宅基地(也可折价补偿);二是按现有门面房面积就近1:1返迁。然而如此低的条件遭到拆迁办的否决,说宅基地的事情处理不了,且只按现房屋面积1:1返迁安顿住房。12月8日,拆迁小组组长王冬敏(五星办事处副书记)称假如不配合工作就要对我的房屋进行强制拆迁,拆后按照每平方米850元赔偿,并称没有他们办不成的事。随后拆迁办采取各种方法逼我签字,并用“合法”手段赶走租用我一楼的商户。


12月20日下午四时许,在没有和我达成赔偿协议的情况下,六名拆迁人员砸烂窗户,将不足50公斤的我从家中强行控制押送到拆迁指挥部,关押在指挥部办公室内。随后,近百人组成人墙动用两台挖机开始强制拆迁我的房屋,爸爸妈妈上前阻止,几10个身着制服的歹徒把我爸爸妈妈都打倒在地(有视频为证),围观的邻居和行人看不过去,和歹徒们理论,问他们强制拆迁为神马还打人。


综上所述都有证据,我的房屋有92年信阳市土地规划局颁发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和原五星乡颁发的《施工通知》。每平米价值超过2万元的商用房,政府单方面评估报告只有3125元,而且不给返迁。现全国各地的返迁标准没有低于1:1(在信阳有权有势的人1:3返迁)。恳求各级媒体和好心人见到本稿后可以关注帮助我,让我的诉求得到合懂得决,如此事不可以得到及时公平处理,我决定用我的生命让这些疯狂的歹徒们付出代价!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