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亦称“福州惨案”或“闽案”。日本帝国主义蓄意制造的流血冲突事件。甲午战争后,日本侵占台湾,并把福建作为它的势力范围,加紧侵略扩张。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福建人民亦愤起反日。日帝为破坏中国人民的反帝斗争,蓄意制造事端。11月12日,日驻闽领事馆捏造:日商货物被截,日人受到威胁。16日, 日本领事馆组成了六七十人的“敢死队”,由领事馆警察署长江口善海亲自率领,携带武器及棍棒等,分二路寻衅闹事,袭击并殴打过往的中国平民,中国巡警前去劝阻也惨遭毒手,沿街砸抢中国商店、餐馆等,造成学生黄玉苍、巡警史孝亮等十余人重伤,轻伤数十人,财产损失三千余元。对于日本暴徒的残暴行径,中国警民奋起抗敌,当场抓获江口善海等凶犯,并缴获刀枪等凶器。然而福建当局惧怕日帝,竟将凶犯送交日本领享馆。事后日方贼喊捉贼,反诬事件为中国学生截夺日商货物而引起冲突,并从日本调来军舰,以武力进行威胁。对于日帝的强盗行径,中国人民群情激愤。上海、北京等各界群众数十万人,举行集会、游行等,声讨日本帝国主义罪行。

事件经过: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动天地、泣鬼神的情景都将远去,那些壮怀激烈的岁月也将渐渐淡化,时间的波涛就是这样无情地冲刷着一代又一代血写的历史,然而,墨写的历史,却会更久地存在,并代代相传。

趁休假空暇,整理了书房里堆积如山的旧书刊,不经意间又翻阅了92年前福州《健报》馆编撰的《台江事件》(前编),当年一幕幕壮烈情景又跃然纸上……

那是在1919年11月间。日本政府鉴于五四运动后中国大地抵制日货运动高潮此起彼伏,便处心积虑筹划“以福州为发难之点”,制造事端,妄图阻止这一爱国反帝运动。

日本当局先是派台湾之罪犯80余人来闽,“令与我闽人挑衅,以便将功赎罪”,后又由日本驻闽总领事馆组织一支“敢死队”,拨给经费,购置凶器,伺机寻衅。

11月12日,日本驻闽总领事馆捏造所谓“日商瑞记洋行于11日午后2时向桥北搬运火柴两箱,经中洲时被学生押往大庙山焚烧”的假新闻,分投福州各报馆。各报馆辨其诬而拒绝刊登,唯《求是报》一时失察为之登载,旋经调查实无其实,即刊登更正。但日方遂强以为据,向福建交涉署无理要求处罚学生、赔偿损失、确保今后不再抵制日货等三项保证,为准备残杀国人制造舆论。

11月16日下午,日方出动“敢死队”60人,由日本驻福州警察署长江口善海指挥,守候台江大桥头一带。傍晚,青年会学校和马江海军学校师生五六人经过大桥头,日本暴徒一拥而上,刀棍齐下,手枪乱射,连劝阻的警察民众也横遭毒手,受害者十余人。在场警察虽奉命不许还击,但仍当场捕获江口善海等凶犯10名。当晚,日方派员到福州警察第四分署索回凶犯。11月17、18日两天,日本“敢死队”益发骄横,又继续在台江汛、瀛洲道等地追击殴打学生,制造流血事端。

日本驻闽总领事馆一手导演流血事件后,又照会福建交涉署,反诬福州学生违法劫夺日商货物,“致与邦人一起冲突,演出流血之惨剧”。与此同时,日本政府派出“嵯峨”、“桔丸”、“樱丸”号三艘军舰,于23日开抵闽江口;28日,日本水兵登岸,公然在福州示威游行,充分暴露了日本侵略者的狼子野心。这就是震惊中外的“闽案”,也称台江事件。

日本帝国主义的暴行,激起了福建人民的极大义愤。17日,福州各校学生全体罢课,城乡商店一律罢市;福建学生联合会发起在省议会前召开国民大会,工、农、商、学各界与会者万余人,大会公议致电北京政府,要求向日本政府交涉。同时致电全国各界联合会,请求支援福州人民的爱国斗争。福建交涉署迫于民众压力,也向日方提出抗议。

台江事件的消息很快传遍八闽大地,各地民众纷起声援。厦门各界群众集会抗议,并示威游行;莆田各界也致电政府要求向日本政府严重交涉。《奋兴报》发表时评,号召全省人民共同投入抗日斗争。

此后,福建各地抵制日货运动更趋激烈。福州省立二中学生李宗韬“愤而引刀立断三指,以血沥书‘提倡国货,坚持到底;积力同心,誓雪国耻’,呼吁人民群众斗争到底”。福州学生对继续经营日货的奸商,施以割耳惩罚,“以为败类者鉴”。

台江事件在全国各地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使举国上下掀起了一个反帝爱国斗争的新浪潮。上海召开国民会议,参加人数达3万余人,愤怒声讨日本帝国主义残杀福州民众的暴行;天津学生千余人游行演讲,并公举周恩来等5名代表,往省长公署要求致电北京政府向日本交涉;北京学生3万余人在天安门广场集会并示威游行,旗帜上写着“血可流福州不可失”,沿途高呼“力救福建”、“宁死不屈”等口号,散发传单70多万张;南京学生冒着漫天大雪,举行游行演说,以使民众了解日人在闽的侵略暴行。杭州、镇江、济南、开封、苏州、南昌、九江、太原、成都、徐州等地举行了数千人至数万人参加的国民大会,声援“闽案”斗争。旅居国外的中国留学生、华侨同仇敌忾,表示愿同国人一道力争“闽案”取得圆满之解决。在斗争的关键时刻,李大钊就台江事件发表文章,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野蛮侵略。他一针见血地指出,所谓“中日亲善”,实际是“日本人的铁棍、手枪和中国人的头颅血肉亲善”,“日本的军舰和中国的福建亲善”。

一些外国报刊纷纷发表评论,指斥日本举措失当。美国《密勒评论报》指出:“试问日人持何正义,而可于中国境内殴击无辜之中国国民,日本之军舰又持何权力,而能侵入中国之福州城。”法国的一家报纸认为中日两国在福州发生的冲突,“日人早已胸有成竹,彼先则围攻学生继则要求派出军舰”,因而“激起福建全省之愤恨,且激起中国全国之反对。举动失宜,无过此者”。

在全国人民的强烈抗议和坚决斗争下,日本政府被迫于12月30日同时在东京、北京、福州宣布撤走入侵福建的军舰。翌年3月21日,日本政府撤换驻闽总领事森田浩氏。同年11月12日,全案才换文了结。日本政府除向中国政府道歉外,赔偿中方受害者恤金1300元。中方要求“惩凶善后”,实际上有无惩办不得而知。一个严重的案件,就这样宣告了结。

台江事件既是五四运动的继续和最后一个浪潮,又是五四爱国反帝斗争在全国范围的深入发展,充分显示了福建人民和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力量,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在华侵略势力,进一步唤起福建和全国人民的觉醒,推动了此后中国人民反帝爱国斗争的进一步发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