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一位来自陕西扶凤的战友,用生命也没有换来一支香烟。(不想说出他的真实姓名,只想他好好安息)

1986年4月13日,我们接过友军(67军595团9连)的阵地,开始了第一阶段的防御作战,也就是后来才知道的老山战区。再后来才知道老山防御战中我们这个方向才是最艰苦的战场——那拉战场。

153是一个不大的高地,在那拉战场还不算真正的最艰苦的阵地,隔河相望的八里河东山就在眼前,哪可是越军的阵地,由于越军阵地高出我们很多,甚致我感觉它就在我们的头顶,还好,我们阵地上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蒿,蒿草可以把“猫耳洞”、战壕隐蔽得严严实实,白天闷热,夜晚阴冷潮湿,只要稍有动静,就会招来越军的炮火。我们这群半裸穿着短裙的士兵在这样的洞中生活着、坚守着。

阵地上时不时有后方送来的香烟,用“红塔山”烟盒反包装,上面印着“精英”二字虽然是限量的,听说是昆明烟厂的职工加班为我们生产的,还有更神的传说,烟厂的姑娘会在烟里夹情书,我也在一边抽一边找情书。情书没有找到但烟抽起来有无比的亲切感。

进入5月的一天中午,我在战壕里正吃着午饭,突然几声爆炸掀起的泥土也溅到了我的饭碗里,是越军发现了我们送来的炮弹?也没多想,打开861报告吧,还没等我开口,五班长电台里报告说:“有人受伤了”,我也没多想,直奔五班的防御地段,(我两班相隔十几米)

我急切问到:人在哪儿?

五班长说:“在前面战壕里”

“扯蛋,哪不是封闭的吗?”我发怒了。

一条用地雷封死的战壕里,有战友已面朝天躺在哪儿,我没多想,踩着他不太清晰的脚印小心地靠近他,他还能认出我来,用不太清楚的话说:“班长,好痛,快….”,他的右脚小膸以下部份没有了,小膸骨露了出来,左脚有后半只脚和半只解放鞋,我急大叫我班的另外几个战友扔几个急救包,因为战壕沟底埋设了大量地雷,我不许他们过来(但是我班的班副还是坚持过来一起为他包扎)。

我一边为他包扎,还一边安慰:“没得事,就是少了两只脚……”给他扎了止血带,也给他全身赤裸的其他地方检查是否还有伤口。

他已说不出话来,张着大嘴大口大口地吸着空气,这时,我仿佛听见一种奇怪的“呼,呼”的出气声,细细一听,是从他的后背发出来的,用手模了一下他的腰,湿滑的肠子露了出来,后腰一个碗大的洞,刚才“呼,呼”的声音就是从这发出来的。我急得全身打抖,不知如何是好。

连队的医生和担架队也到了,陈医生双膸不停的打抖,半蹭着检查包扎着,还一个劲的呼喊着这位战友的名字,可是一点也没有了任何反映。医生含着眼泪说:“怕是不行了,赶快扶上担架吧”。

我们三个班的战友目送着让军工抬走了,我不相信他会牺牲,我认为他会撑过这一关,可是半小时后传来的消息,这位战友确实没有活过来。

事后的原因是这样的,这条封闭的战壕有二十米左右,是越军特工常进入我阵地的入口,因此这位战友在这条战壕里埋设了大量地雷进行封闭,而且还是这位战友亲自已埋下的。阵地管理要求这条战壕是不许通行的。

我们这位战友过于自信,中午饭后,为了向另外一个战友要烟抽,就冒险掏出了部份地雷放在战壕边,当快接近另外一个战友守的洞口时,就踩上了最少三只以上地雷。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自责当时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救活我的战友,他面朝天躺下看见我时无助和求救的眼神。时常出现在我梦里,我对不起他???,这也是我现在一直不抽烟的原因。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4/1/13 12:04:34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