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妈妈带着钱不见了

刚从死神手中挣脱的小龙,如今却不得不面临另一厄运。2013年9月,一岁多的小龙刚做完肿瘤切除手术,10月25日,小龙的母亲突然消失,带走了好心人捐助的13万救命钱。

伍静利是小龙的母亲,今年22岁。父亲陈泳,今年30岁。2012年底,小龙被诊出患有“左肾母细胞瘤”,2013年9月,小龙在广州一家医院摘除了左肾和肿瘤。10月25日,陈泳回广州陪孩子做检查,“她说,小孩基本治好了,钱先放在我这,以后我会按时给你汇款。”之后陈泳再给伍静利打电话已经没有人接,“再打就一直关机。”

此时,小龙刚刚做了6次化疗。伍静利原本说好的汇款也一直没有到账。伍静利拿走的钱是好心人为小龙捐助的,手术费花了2.8万,当时剩下13万。“善款是捐在妻子银行账号,每一笔都有短信通知,我看了有16万多。”

为给病儿治疗,陈泳已负债累累,“孩子现在每天大小便失禁,全拉在裤子上,晚上哭闹得厉害,睡不着觉。”陈泳在电话那头哭泣,“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离开。”

她曾说绝对不放弃

这个家庭故事要从3年前说起。2010年6月,高中毕业后,伍静利与陈泳在网上结缘,两人很快陷入热恋。“但她家人一直不同意我们的事。”由于没有得到父母的认可,两人迟迟未领结婚证。2012年3月,儿子小龙诞生,伍静利成了一名未婚妈妈。

2012年10月,小龙的肚子开始出现奇怪的肿胀症状,被诊断为“左肾母细胞瘤”。广州的医生表示,孩子还有得救,但必须尽快手术,费用大概3万元左右,这对于陈泳和伍静利来说是一个巨大数字。去年7月,当地媒体刊登了《只需3万元手术费 就能保住1岁患瘤男孩的命》的报道,好心人为小龙捐了16万元。

“当时,有的亲戚劝我说,不行就放弃吧”,陈泳表示,曾经最困难的时候他也动过放弃的念头,但伍静利一直很坚定,“她说,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救孩子”。这句话让陈泳记忆犹新,但没想到现实却骗了他。

父亲为儿六次寻母

救命钱没了,陈泳只好把病儿带回河南老家。陈泳说,自己父亲早年过世,母亲在一家饭店做清洁工,家中生活清贫,“孩子还没断奶,但我买不起奶粉,只好我们吃什么就给他吃什么,馒头、面条都吃”,说着,陈泳不停抽泣。

妻子离开后,陈泳一刻不停地找妻子。陈泳称,前段时间,他曾联系上伍静利,刚开始对方称每月给他几千块钱,后来就告诉他钱已经全部用完了。“孩子一次化疗就要2000多块,但没想到,最后她这个手机号又关掉了。”

这几个月,陈泳先后6次去湖南找到伍静利老家,每次都只有她爷爷奶奶在家,“我老婆、岳父岳母一个人也找不到。”

陈泳只好听从派出所民警的建议向法院提起诉讼,“原本不打算走到这一步,但如今为了孩子也只好这样”,陈泳最终决定提起诉讼。

爸爸告妈妈 宝宝好可怜

2013年12月13日,陈泳以小龙的名义把孩子母亲告到了法院。

“他确实很艰难,不管夫妻感情如何,都不应该影响孩子治疗,孩子是无辜的。”该案的当事律师刘碧林说,“陈先生一边要为打官司的事发愁,一边又要照顾孩子,一个男人到这个地步挺艰难的,孩子也很可怜。”

刘碧林律师说,如果陈泳要追回捐款,至少需要出示两方面的证据,一是证明当时的捐款数额确实为16万;二是这部分应属于小孩的爱心捐款确实被伍静利带走了,“但目前陈先生在这方面的证据似乎还不足。”

对于善款数额,昨日,记者联系了当事记者。据了解,报道刊发后,伍静利曾向他表示,报道后几天内共募集到五六万,东莞某部门又给了三万,但爱心账户的户主是伍静利,记者不清楚最后捐款的总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