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漠上花开[蓝剑军团]

[face=楷体]2000年的时候,我刚读大学,那年秋天,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在二炮读书的江苏籍军校生德文,他话不是很多,但是脸上永远带着温暖的笑。第一次见面是在火车站,那个清晨,金秋的阳光洒满宽阔的柏油路,路边树上的叶子在微风中轻柔地抖动,迟迟未来的秋风让大家继续享受着夏日最后的余温.略显腼腆的德文和他的战友在出站口用眼睛一个一个数着出来的乘客,可能在猜测经过身边的哪个年轻女子具有可能性.我低头笑着缓慢地随人流往外涌,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我没有抬头,出站后我站在不远的地方,看他们依旧在焦急地观察出来的乘客,我能听到他跟战友说:“怎么还没出来?那个是不是?也不像啊……”人都走完了,他们俩犹豫着要不要离开,我实在憋不住了,就冲他们笑着把手中要捎给德文的英语书举了下,他们俩立刻欣喜地朝我跑了过来。

初次见面,德文和他战友要请我吃早饭,感谢我带书给他,尽管我为了赶五点的火车水米未进,但由于不好意思跟俩大男人吃饭,我还是拒绝了,寒暄了几句我倒车回了家。

归校后,我们的联系频繁了很多,每周都有两三封信件的往来,经常有时候第一封信还没来得及回、第二封信就又到了,电话也经常打,那时传呼机才刚刚兴起,更没见过什么手机。一般是德文从军校小卖部打到我们宿舍,他每月几百块钱的津贴几乎全搭了进去。我们的关系逐渐亲密,甚至每天吃饭、上课、训练这些事儿,都要罗利巴索相互仔细汇报。他因为是现役军人,从部队寄免费信件,往往隔天就给我发一封、一封能写上五六页,而我的信件也经常因为超重要多贴邮票,现在想来,年轻时候是真的好啊,那么多的衷肠,怎么倾诉都不厌烦。

2001年放暑假,我去德文的军校看他,那是他在二炮的最后一个暑假,转过年来他们就会被分配到全国各地部队,很多毕业生可能哪里来的回哪去,但是无论什么政策,我们以后再见面恐怕就很困难了,所以那次见面我们选择在他学校,我以他表妹的身份跟他在学校里待了五六个小时,他领我在他们军校里转了很久,我们之间的谈话反而少了很多,但是一起走在路上、穿越花丛,心底很宁静、温暖。多年后每每回忆青春时的恋情,在一起的那几个小时总是能令自己微笑,心底是满满的幸福。下午要走的时候,德文一个很要好的战友送了我们一副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幅墨宝至今保存在老家一个角落的铁盒子里,那是青春年少时的爱情记忆,是芬芳四溢的纯真情份。

无论再怎么依依不舍,德文毕业的日子还是匆匆到来了。鉴于当年的形式,他们那批学员全部被分到了福建沿海,他跟战友踏上军列的傍晚,我请了假,躺在空荡荡的宿舍里蒙头痛哭,我突然很担心我炙热的爱情,难道就这么无疾而终了么?没有,我们依旧甜甜蜜蜜地联系着,感情并没有因为距离的遥远而淡漠。年轻过的人、深爱过的人一定都会明白,那种日夜想念爱人的感觉,会如同毒药一般蚕食两个人的心灵。

2002年开春,我开始实习,德文来信说刚过完年部队给了他一个月探亲假,他准备来看我。

初春的天气依然寒冷,我抱着特地买的厚棉袄瑟缩在出站口等待我的爱人从南方归来。随着他乘坐的列车越来越靠近站点,我紧张激动却又欣喜若狂,虽然分别才刚刚半年多,但是刚刚步入社会的孤独感令我更加想念德文。当衣着单薄的德文背着军用旅行包微笑着从出站口走向我的时候,我的心瞬间倒塌,在昏黄的车站灯光里,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

德文来的前一天,我从房东那里帮他租了个小房间,刚好朋友的弟弟也过来,就跟德文合租了那间卧室。第二天早上,朋友的弟弟很郑重地对我说:“姐姐,将来你一定得嫁给这个大哥,昨晚上他跟我聊了一晚上全是你,可见人家多爱你!还有,我们房间跟冰窖一样冷,他都说没事,就冲这,你将来也得好好对我大哥!”抬头看德文,他微微地笑着,也在看我。

下午下班一出公司大门,就看到手里拿着三朵玫瑰的德文,那天,是情人节……我挽着这个心爱的男人慢慢往前走,他问我晚上想吃什么,我说不饿,我就想这么挽着他的胳膊走下去,只要前方有路,我们就不要停下来。他呵呵地笑着,抽出胳膊拥住我,两个傻子就那么握着三朵娇艳欲滴的花朵、相拥着走在冰天雪地的路灯下,身边人行车过,我们却什么也没有说,我不知道当时的德文是否想过以后,但是我相信,当时他跟我一样,沉浸在如同梦幻般的幸福中。

十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德文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在回去之前的那个上午,趁我上班的时间,德文把我泡在盆中的内衣洗了,我中午下班回去看到后又羞又气,德文却憨憨地笑着说没事,他看天太冷不想让我沾凉水就帮我洗了。我抱着他说:“将来也洗么?”他说:“洗衣做饭、养家赚钱,可以考虑包一辈子!”

德文回到家的第二天给我打电话,说他弟弟谈了女朋友,俩人着急结婚,但是按照当地的风俗,作为长子的他最好先结婚,这样才不至于“瞒着锅台上了炕”,所以他家人希望他尽快结婚,而德文也希望我们能尽快在一起,跟双方家人确定下关系跟婚期,别拖太久。我听到这消息立刻就呆住了,我一直觉得自己刚刚毕业、还没有成年,根本就没考虑过什么结婚啊、婚期之类太过遥远的事情,所以当时以为德文是在开玩笑,我也开玩笑回应他说,哥哥呀,我们才多大,刚刚才弄明白爱情,至于婚姻啊生活啊等过个三五年再说吧,更何况现在相隔遥远,谁能放弃自己的眼前跑到对方那边?!德文当时就沉默了,过了大半个月他回部队后来了第一封信,说在家探亲的时候家人给他介绍了个卖衣服的姑娘,他没看上。我突然就很生气,质问他是不是非要马上结婚?他无奈地否认,说一切都是家里人的意思,媒人领那女的上门了他也不好拒绝不见。因为这件事,我第一次跟德文发了火,他的脾气却一如既往地温和,说以后不会再去跟别人相亲了,而接下来他因为去野外集训三个月,没有再给我来信。

我们再次联系上的时候我换了新的单位,相对比较稳定,也有一定的挑战性。我买了当时非常时兴的小灵通,德文集训回部队的第二天清晨给我打来电话,卿卿我我了一个多小时后,德文又提到父母三天两头打电话缠着让他结婚,我又生气了,让他爱跟谁结跟谁结,反正我不结!

工作忙碌了起来,有时候一个月有二十多天都是出差在外,小灵通出了省就不能用,我跟德文的联系少了很多,经常是我回到单位,桌子上放着四五封德文的来信,而我也是匆匆回复。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年之久,2003年阳历年过了没几天,德文吞吞吐吐地告诉我说,家里给他定亲了,顺便还定了婚期,就在03年的十月。我冷笑着说:“金秋十月,是个收获的季节,提前祝福你新婚快乐!”

我大病了一场,想到当初的海誓山盟、当初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想起那个冬日的黑夜,难掩疲惫的男人紧拥我时的欣喜,想到我曾经不止一次告诉自己:哪怕将来生活穷困潦倒,海角天涯与之相随,想起初见时温情的微笑、相伴时温暖的怀抱,多么希望时光定格,而我们也能够抛开一切老去在最美的爱情里。可是,我对未知的胆怯,德文性格上的软弱,把这些统统划上了句号。他想结婚的时候我不想嫁,而当我想嫁的时候,德文的新娘早已换成了别人……

两年后,通过当初送字的战友,我知道德文娶了相亲时的那个女子,并且有了一个儿子,他的战友叹息着对我说:“我们当初非常看好你跟德文,你怎么看都像是那种为了爱情舍弃一切的性情中人,为什么不去德文那边呢?他会疼你、呵护你,能保证你衣食无忧,最重要的是你们相爱,在一起过的那就是甜甜蜜蜜的日子!现在这个结果,你们呀,都错过了彼此一生中最爱的人!”听到他不住地惋惜,我潸然泪下,我何尝不知道我失去的是这一生中最爱我的男人?失去了从来不曾、以后也不会拥有的甜蜜生活?可是当初我决然而错误的选择,让我们完全背离了爱情的方向,现在,是应该承受后果的时候了。

从我知道他定亲那天起,我们就断了一切联系。我想,德文最终的选择,是基于无望等待我的结果,他没有耐心跟时间等待我成长,他要为父母、弟弟、为很多人活,而自私任性的我,年轻时候以为自己是德文的轴心,他永远会心甘情愿地围着我转,现在才明白,没有人永远无条件地等我,也没有人永远不求回报地爱我,或许当初德文是这样的人,但是时至今日,人已经不在那里了,感情也不在了。生活久久长长地延续,朝朝暮暮的良人却有了他的生活。也唯有如此了吧。当初我不想去他那边,而他也不可能放弃刚刚稳定的前途,或许早就注定如此,只是长久以来我们不敢去想、不敢去面对,一味地在骗自己,在童话般的梦里谈情说爱不愿醒来,如今清醒了,却早已是物是人非、肝肠寸断。

寂寞窗前,种下一株幼小的丹桂,365天,花只开一次,每每花期,如同开在我干涸的心之沙漠、芳香四溢,那是我曾经快乐的日子,我的青春、我的爱人,短暂而灿烂的季节,在喧嚣的人世间沉淀,在等待的时光里静寂,直到永远……[/face]

本文内容于 2014/1/13 16:06:02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