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最狠拆迁女市长被双开:曾称不懂拆迁法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一位舒兰市民曾因自家房子被韩迎新拆迁,一直对其不满。他保存着2013年12月29日的腾讯新闻推送页面,页面第三条为“吉林‘最狠拆迁女市长’被双开,曾称有尚方宝剑”。韩迎新在舒兰市主管拆迁和基建期间的一系列行为在当地颇具争议。

此前一天,中纪委监察部网站证实,吉林省纪委日前对舒兰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韩迎新违纪违法问题立案调查。经查,韩迎新利用职务便利和职权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数额较大。韩迎新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经吉林省纪委常委会、吉林省监察厅厅长办公会研究,决定给予韩迎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舒兰市检察院一位工作人员透露,今年2月5日年满44岁的韩迎新,一度有望成为吉林省蛟河市市长,但她的仕途在2013年10月12日戛然而止。

这一天,吉林省纪委工作人员将其从舒兰当地一家会馆带走。

两位当地消息灵通的商人称,吉林省纪委办案时从韩迎新家里搜出现金1700万元。当经济观察报记者就这则传言向舒兰市委宣传部新闻中心负责人姜飒求证时,姜飒表示,“传说的版本有N个,都是捕风捉影。还是要以省纪委目前公布的消息为准。”

祸起廉租房?

舒兰市民猜测,韩迎新落马系许桂芹举报。

2011年1月4日,舒兰市步行街的28家门面房被当地政府强拆。影像材料显示,当时还是副市长的韩迎新在与被拆群众的对话中喊道:“我不懂拆迁法,不按拆迁法办”、“我有尚方宝剑!你们随便告,我不怕……”

20天后,其中两家门面房的所有人许桂芹到中央上访,被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自接待。韩迎新与其“尚方宝剑说”成为舆论热点。

“韩迎新那时整天戴个大墨镜,到了办公室也不往下摘。啥事都不管,整个人都吓傻了。”舒兰市政府一位工作人员透露。

有段时间,韩迎新经常找许桂芹聊天,“她把许桂芹请到自己位于政府大院的宿舍,谈了好久。”

尽管谈话时相互提防,但韩迎新的这种低姿态,让两人的关系一度出现缓和。韩迎新也未受此事影响,她在2011年8月升任舒兰市常务副市长,之后再未联系过许桂芹。

“2011年后我就一直在北京陪女儿,只有过年才回舒兰。韩迎新的事儿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许桂芹表示早前与政府达成协议,不愿再接受采访。

许桂芹的说法在舒兰市检察院一位知情工作人员那儿得以佐证。

韩迎新在被移交司法之前,已被当地人大取消人大代表资格。上述检察院工作人员透露,韩迎新涉案与泓林家园廉租房项目有直接关系。

这一说法未获舒兰官方回应,但韩迎新在落马前确实分管住建局和棚改办,泓林家园正在其分管范围。

2012年,舒兰市委、市政府积极落实中央有关廉租住房建设的各项部署,按照省里出台的《关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的实施方案》要求,提出将廉租住房建设项目列为当年重点工程之一。

其中的保障房项目泓林家园,共有14栋6层住宅楼,总面积10万平方米,其中廉租房面积5.2万平方米、林业棚户区改造4.8万平方米,项目总投资3.3亿元。

在吉林省人民政府网站上,一篇《舒兰市建设保障性安居工程的做法与成效》对2012年开发建设的泓林家园给予了表扬,称其直接涉及到1720户廉租户和林业棚改户,交通便利,配套设施齐全。

不过,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泓林家园正门处注意到,小区门口的主干道坑洼不平,宽不足5米,生活垃圾在小区门口堆砌成一座三四米高的小山。

“像道路和垃圾处理这样应有的配套设施,在小区规划时就没有”,泓林家园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说,“这还是小问题,建筑质量才真的要命。”

“东北冬天非常冷,墙体至少得是37墙(墙的厚度为370毫米)。但小区全都盖成了24墙(一块普通红砖的厚度约为23.5毫米),”前述舒兰市检察院工作人员表示,“像这种保障房项目,相当部分的资金由国家拨款,墙体原本规划的是50墙。”

据专业人士测算,按37墙来计算,每平方米24墙就少用普通红砖64块。“如果是50墙,节省的费用也就可想而知了。”该专业人士说。

泓林家园建设过程中是否存在偷工减料尚无定论,但这一项目配建并出售车库的行为已在当地引起争议。

“国家虽没明文规定,但在这种小区配建车库是不允许的。”吉林市一位资深房地产开发商在谈及此问题时语气激烈,“据我了解,国家拨给舒兰市的林业区、塌陷区改造资金,每年差不多有4亿元。要求就是盖住宅,每一个铜板都得用于住宅。”

泓林家园物业公司工作人员介绍,该小区车库有20多平方米、30多平方米和50多平方米不等的建筑面积,每平方米售价五六千元不等,“目前向外出售了14个,韩迎新出事后,剩下70多个的销售被政府叫停。”

多位业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他们是从吉林省泓林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购买的车库,后者成立半年即中标这一“舒兰市廉租住房建设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的社会系统工程”。在韩迎新被吉林省纪委带走后,这家位于舒兰市滨河街的地产公司大门紧闭,其负责人也失去联系。

“像林业区、塌陷区的棚户区改造项目,主要是国家投资,不允许像其他普通住宅棚户区改造那样进行社会多元化融资。”上述吉林市资深房地产开发商认为,这种有效保证资金安全的做法未被韩迎新等舒兰市领导采纳的原因值得玩味,“预算预算,白干不如一算。打个比方,招标来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把原本只需3亿元预算,做成了3.3亿元。这样的话,就有了3000万元的套利空间。”

“对外可以说,‘基建办没有开发资质,代替不了开发公司’。所以,这种操作办法谁也挑不出毛病。”这位开发商补充道。

城镇化改造乱象

泓林家园的开发乱象,只是这座城市城镇化改造缩影。

舒兰市在2011-2015五年规划中,强调“加强城乡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城市转型”,“将新增财力的70%用于改善民生,积极争取、用好用足国家促进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资金;基本完成城市棚户区、煤矿棚户区和采煤沉陷区改造和治理任务,不断增加廉租房数量,改善人民群众住房条件”。

仅2011年,舒兰市计划安排棚户区改造及房地产开发的就有14个地块、总计120.7万平方米。

“整座城市都在大拆大建,但还有大片的棚户区,”舒兰市一位不愿具名的开发商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有些棚改户的房子被拆了好几年,一直没办法回迁。据我了解,这样情况在舒兰有6万例左右。”

上访,成为棚改户们的首选办法。。

来自当地政府的一组数据可揭示这座人口只有67万的小城的信访形势。2012年上半年,舒兰市信访局接待来访550件。其中,集体上访120批2000人次;单位上访430件500人次,越级集体上访7批80人次,越级个体上访55件60人次。

为“全力化解信访积案”,舒兰市委书记王书东曾提出设立信访和谐基金。然而,问题依然存在。

以民安棚户区B区改造为例,2011年舒兰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进展情况报告显示,年内计划建成3万平方米的回迁楼。截至发稿前,3万平方米回迁楼未见踪迹,三栋近3万平方米的商品楼却拔地而起。

“开发商保证在2012年12月30日前将产权调换房交给我们。可现在我们还在自己花钱租着房子。”谭艳说。最近一年多,以谭艳为首的上百户遭遇类似情况的民安区棚改户,去年年底跑到长春市,希望找中央巡视组反映情况,“舒兰市政府把我们拦了回来,还是让我们找开发商要房子。”

开发商同样自认是弱势群体。

1月7日这天早上,几位当地开发商来到舒兰市政府,找到韩迎新继任者舒兰市常务副市长刘革锋讨要说法。

去年的一次会议上,另一位开发商拍着桌子质问韩迎新,“现行的政策是拆一(平方米)补一,但有的人因为在政府内部有关系,就能拆一补二甚至补三。现在老百姓都在传,政府下发文件,吉舒镇(舒兰市下辖街道)是拆一补二,舒兰市是拆一补三。到底有这文件没?有,拿给我看看。没有,政府给我辟谣。”

“别说了、别说了……”一向对这位开发商“连正眼都不愿看一眼”的韩迎新,只能尴尬地挥手制止,直到自己被双开也没能找到解决办法。

上述本地开发商只能拿到棘手的棚改项目,而诸如中央广场和罗兰圣菲等招商引资项目,多是在政府收储的土地上直接开建,几乎没有拆迁上的烦恼。这种“内外有别”的待遇,让这些本地开发商对韩迎新等领导暗自生怨。

韩迎新其人

上述矛盾的焦点都指向了韩迎新。作为分管住建局和棚改办等城市建设要害部门的常务副市长,韩迎新是否具备化解上述复杂冲突的能力?

1970年2月5日出生的韩迎新,并非传言所说为中央某部长女儿。吉林省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中心主任张育新近日在个人微博中写道:“韩迎新生于工人家庭,汉族。籍贯:山东诸城。出生地:吉林延边。”

经济观察报多方了解后证实,韩迎新的履历大致如下:自1990年,她先后历任吉林市毛线厂人事科科员、吉林市毛线厂团委副书记,吉林市团校副校长、共青团吉林市委副书记、中共舒兰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中共舒兰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按理说,她在舒兰市纪委书记这儿就应该停了,然后调到蛟河或其他市担任市委副书记。”一位曾在吉林市团委系统和建委系统均有过长期任职经验的商界人士说。他不能理解,当了29年政工干部的韩迎新竟能调任舒兰市副市长,而且是分管基建,“一般情况下,这项任命在会议上不会通过。最起码,她得是高级工程师、学者、教授,再不济就使用从住建局、建委这类部门中成立起来的干部。”他说。

不过,韩迎新曾在2004年3月-2005年10月在吉林市伊利集团公司(一家吉林市中型民营地产企业)挂职副总经理、党委书记。“伏笔就埋在这儿。”这位商界人士认为,韩迎新的晋升之路可谓步步为营,“又是挂职又有经验,其他人即便是心里犯嘀咕,嘴上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韩迎新单薄的学历同样饱受诟病。

自吉林省纺织工业学校机织专业毕业后,韩迎新先后在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本科班经济管理专业和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函授)行政管理专业学习。她在自己40岁那年考取北华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研究生,同年就读于吉林大学商学院2010级EMBA班。

舒兰市是由吉林市代管的一个县级市,韩迎新作为常务副市长,为副处级干部。

舒兰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曹洪罡之前作为城管局局长,是韩迎新在2011年那次拆迁中的得力助手。“她人很好,不能把那次拆迁与这次被双开混为一谈。”曹洪罡在电话中两度提醒经济观察报,“要讲政治觉悟。”

一位曾与韩迎新有过多次接触的舒兰市政协委员并不否认韩迎新初来舒兰时的干劲。

在担任舒兰市纪委书记期间,韩迎新将该市行业风气测评从全省倒数提至全省第一,因此登上吉林市杰出女性光荣榜。成为舒兰市副市长后,她给当地老百姓的印象是办事“嘁里喀喳”。“我们跟她反映过情况,她到了我们这儿现场办公。”2011年,舒兰市对正阳等5个老旧小区进行综合整治,正阳小区的排水问题严重。作为该小区居民的这位政协委员回忆,“赶上下雨的时候,韩迎新就打着伞,穿着胶鞋,趟着泥水就来工地了,我们都叫她‘靴子市长’。”

待韩迎新升任常务副市长,这位政协委员曾多次找到她,反映小区供热不足。不过,韩迎新面对供热背后强大的利益格局,显得有心无力。“这水太深了。”韩迎新对这位政协委员诉苦道。

“尚方宝剑”

2008年7月,韩迎新自共青团吉林市委副书记调任舒兰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时,曾让这位政协委员感慨其“这么年轻,这么漂亮”,“那时她喜欢穿浅蓝色和鸭蛋皮颜色的衣服,人显得年轻、阳光、有活力。办公室内还挂着松花江放船歌的书法作品,有一定的审美品位。”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印象渐渐瓦解。

戴墨镜、上身穿风衣、下身套皮裤、开着惹眼的大排量越野车、昂着头进出市政府大楼,成为韩迎新的新标签。

韩迎新升任常务副市长后,不仅继续分管基建,还接替调任蛟河市委副书记、市长的谢义,分管城投公司、财政局、审计局和政府采购中心等。《公务员法》第53条规定,公务员不得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但韩迎新此前担任着舒兰市城投公司法人代表,执掌着直接进行城市建设的“钱袋子”。

“财政、基建、城投、审计都归她一个人管。所有的资金都在她手里循环,权力制衡也就沦为空谈。”对于韩迎新的落马,上述商界人士感慨颇多,“她身边没有真正扶持她的人,都是捧臭脚的。”

此时的韩迎新,展示出性格中泼辣的一面。一次舒兰市局长以上干部会议上,某位舒兰市主要领导来晚了,韩迎新直接就把果盘里的水果塞到他嘴里,“你这老头子,谁让你来这么晚的!”

一位舒兰市城管局基层工作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韩市长太牛了,连局长这种级别的她都敢骂,骂人时还把对方爹娘给捎带上,张口就是‘你XXX的怎么整的?’”

在韩迎新被双开的同时,前文中那位舒兰市检察院工作人员透露,韩迎新的丈夫朱世伟和弟弟韩大力均分别被吉林省纪委带走协助调查。经济观察报了解到,朱世伟现为吉林市纪委案件管理室主任(正处级),韩大力在韩迎新升至副市长不久,任职吉林省石油总公司舒兰分公司和中石油公司舒兰经营处的总经理。

“他们两个人已经出来了。”那位舒兰市检察院工作人员表示。

多位被韩迎新强行征地或被拖欠工程款的当地人,在去年10月知晓韩迎新落马后曾渴望媒体介入,但近些天,他们因害怕报复不再接听电话。

韩迎新不可怕,可怕的是她的“尚方宝剑”——一些舒兰人如此看待。经济观察报记者在舒兰、吉林两市采访时不断被好心人提醒,“韩迎新这事儿不要再问了。你要想继续调查,一定要慎重,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们的工程和项目都不怎么地,但这块儿的人(官员)我吃得很透。有些人、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无法用言语表达。”前述曾在吉林市团委系统和建委系统均有过长期任职经验的商界人士说,目前吉林市官场空气紧张。(张庆宁 彭梦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