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如果您对20多年前的海湾战争还有一丝印象,恐怕会被眼花缭乱的空中精确打击武器所吸引。然而,空中力量再厉害,也不能实际占领敌人的阵地,地面战仍然是任何旨在彻底击败对手的战争不可缺少的戏码。就在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真正给予伊拉克人最致命的打击,莫过于发生在1991年2月的“东73战役”,伊拉克最精锐的共和国卫队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作战背景

当海湾战争爆发伊始,多国部队总指挥、美国将军施瓦茨科普夫就耐心坐等己方空中力量把伊拉克人的军事指挥体系炸烂,同时伊军任何敢于暴露的目标都遭到空中火力的打击,以便降低地面战的难度。

1991年2月24日,施瓦茨科普夫正式发起代号为“沙漠军刀”的地面进攻行动,30万多国部队沿着伊拉克与沙特阿拉伯之间长达563千米的国境线快速北进,其中从西边攻入伊拉克的美国第7军是战斗力最强的集团,它由法兰克斯将军指挥,包括美军第1、3装甲师,第2装甲骑兵团与第1步兵师,外加一个加强的英军第1装甲师担任预备队,总兵力接近8万人,各种坦克装甲车辆超过2200辆,火炮750门,以及多达330架直升机。

美国第7军所要面对的是伊拉克陆军最精锐的4个共和国卫队师和7个普通师,他们的战术是一旦美国人越界进攻,先让伊军普通师去消耗他们,待双方进入相持阶段后,再把共和国卫队投入战役反突击,从而扭转战场态势。即使打不赢美军,共和国卫队也能提前撤出战斗,让普通部队断后。而挡在美国第7军当面的就是共和国卫队最具战斗力的真主师,他们部署在距离巴士拉约40千米处,刚好拦住第7军向伊拉克首都挺进的道路。该师下辖2个机械化旅和1个装甲旅,总兵力超过1万人,配备220辆T-72主战坦克和278辆步兵战车。

就在“沙漠军刀”行动发起次日(25日),真主师便移防至预设阵地,因采取良好的伪装措施,美军的空袭未造成太大伤害,这意味着美军地面部队将迎来惨烈的战斗。

对于真主师的情况,美军通过绝对优势的情报监视系统掌握得一清二楚,为了“擒贼先擒王”,美国第7军军长法兰克斯决定实施大纵深的迂回作战,即以少量部队搭乘直升机空降至真主师东面侧翼的阿巴丁绿洲,形成“攻其所必救”的态势,逼迫躲在既设阵地里的伊拉克人出援,然后以自己占优势的装甲军团在行进中摧毁真主师的有生力量。

需要指出的是,就在“沙漠军刀”开始后,被美国大兵称为“萨达姆天气”的沙尘暴就席卷了整个战场,到处昏天黑地,美军监视系统不能全面实时掌握伊军动向,双方的地面战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作战经过

2月26日中午,美国第7军已向伊拉克纵深推进超过40千米,尽管沿途伊军都稍触即溃,可抓到的俘虏都不是真主师的人,看来伊军指挥官打算先用杂牌军消耗美军。正因为对敌情不能完全掌握,法兰克斯开始对战斗前景产生忧虑,“我们是不是推进得太快了?”

碰上“硬骨头”

15时许,在美军作战地图标注为“东73”的地方,美军前锋——第2装甲骑兵团终于和真主师狭路相逢。后者掘壕据守,坦克也依托掩体实施隐蔽射击,美军遭遇到前所未有的火力压制,突击时还会受到铁丝网与地雷的阻挠。经过近一小时的拉锯战,美军凭借M1A1坦克的先进观瞄装置和射程更远的火炮,勉强突破伊军第一道防线。

当美军开始向真主师的核心地带推进时,法兰克斯派来支援第2装甲骑兵团的第1步兵师和第1、3装甲师部分单位开始形成完整的攻击纵队,伊军承受的压力更大了,但仍没有放弃抵抗。18时许,就在筋疲力尽的美军第2装甲骑兵团与新上来的第1师交换阵位,准备撤下去休整时,以T-55、T-72坦克,MT-LB装甲输送车,BMP-1战车为矛头的真主师主力开上来了。由于双方距离太近,美军的空中优势完全失效,战场上展开了“钢铁肉搏”。

伊军最初非常勇敢,他们在战前得到的教育是美军不比伊朗人高明,“只要和美国佬打近战,我们就赢了”。只是,美国人真的和伊朗人不一样。尽管现场环境影响了大多数先进观瞄器材的使用效果,但美军仍具有压倒性的火力优势,即使看不清具体方位,也能靠“乱枪打鸟”的方式实施火力覆盖。即便如此,伊军仍像决堤的洪水般汹涌而来,一些乘坐装甲车的伊拉克步兵趁乱下车,向美军M2步兵战车发射RPG火箭弹,取得了不少战果。

经过激烈厮杀,到20时许,美军勉强在“东73”纵深地域守住了突破口,但伊军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会,便又恢复了反突击。几十分钟后,几乎把弹药打光的美军不得不暂时后退,同时呼叫师属远程炮兵实施遮断式火力覆盖。绰号“钢雨”的美制M270火箭炮把追击的伊军车队变成了火海。顺便提一下,在混乱的战场上,惊慌的美军也多次“自摆乌龙”,先后有5辆M1A1坦克和4辆M2战车被自己人打爆。

投降不是选择

战后得知,最终压垮伊拉克真主师的不仅是美军的超强火力,还在于信心的崩盘。原来,21时20分许,一则“所有友邻部队已全部撤出战斗”的消息在真主师内传开,许多伊军官兵慌了手脚,逐渐有人逃跑。

与此同时,接替第2装甲骑兵团的美军第1师和第3装甲师依托夜视设备的优势,连续在伊军T-72坦克夜视仪的探测范围外开火,首先消灭最有威胁的T-72坦克,然后以坦克排为单位散开成楔形梯队,逐渐靠近伊军阵地。美军步兵战车也冒着伊军火力抵近到其阵地前沿,准确指示师属M270火箭炮覆盖伊军火力点,还用激光照射暗藏的伊军坦克和火力点,以便空中盘旋的武装直升机用导弹摧毁这些目标。通过空地一体化打击,伊拉克人的阵地火力配属被粉碎了。

虽然阵地已支离破碎,但仍有相当数量的真主师士兵斗志未失,他们隐蔽起来,等待美军坦克突入阵地后,用火箭筒和反坦克导弹从后方实施抵近攻击。不过,由于美军坦克和步兵战车的火力衔接非常密集,形成互相保护的态势,很少有伊军士兵能占据合适的发射位置。

此时,失败的现实已经摆在真主师指挥官面前,但他仍下令所有还能联系上的下级单位以排、连级别发动反冲击。这种反冲击虽然来势汹涌,孤注一掷,但面对密集火力,最终都消失在爆炸和火光之中。

需要指出的是,有些聪明的真主师官兵知道美军主要靠热成像仪来探测目标,于是他们将坦克发动机熄火,呆在既设掩体内静等美军车辆驶过,然后从侧面或后面开火,而且为了确保杀伤,他们的射击距离都很近,有时甚至在50米以内,而伊军步兵则发起短促冲锋,企图与美军车辆搅在一起,使美军的优势火力无法发挥。面对这种战况,美军的夜视仪也几乎失去了优势,美军第1师第37装甲营有4辆主战坦克就在这样的混战中被击毁。

到2月27日清晨,美军基本突破真主师的防线,进入巴士拉的纵深地带,伊拉克总统萨达姆通过中立国向外发出求和信息。

作战评价

回顾整个战斗过程,伊军真主师尽管被美军强大的空地一体火力压得抬不起头,但他们并没有坐以待毙,仍然利用一切有利条件实施反冲击,决不轻易撤离阵地。其实,真主师拥有相当不错的武器装备,但他们战术理论落后,也没有很好的组织、安排兵力的经验,没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手中武器的效能。比如,他们没有合理部署反坦克炮和反坦克导弹,也没有将步兵和装甲力量融合到一起;发动反冲击时,步坦协同不好,导致部队被分割歼灭;对炮兵和后勤单位的保护十分不力,无法有效支援战斗。

更重要的是,在美军3个装备精良、配合默契的满员重装师和空地一体联合打击面前,真主师的兵力和装备全面处于劣势,正面对抗必然难逃覆灭的命运。但从大局上看,真主师的顽强阻击,为停留在科威特境内的近20个伊拉克师将大多数机械化力量后撤到巴士拉附近争取了时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