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聊一聊我的姥爷

姥爷离开我们已经数年光景了,记得小时候姥爷特别宠我,大约是在1994年上下,那时候掌上游戏机刚刚流行,就是打俄罗斯方块和赛车的那种掌机,当时属于稀罕物,一台要价好几百(现在十块钱一台),姥爷知道我喜欢之后就偷偷的带我去街上买了一台,那时候我们这边基本工资也就500上下,当时橡胶的恐龙模型开始流行起来,姥爷几乎跑遍了商场,给我买了不同种类的恐龙模型另外还买了关于辨识恐龙的图书,因为姥爷虽然是文艺干部,但是早年因为家境原因,小学都没有毕业,属于自学成才的,所以他希望我能好好学习(对不起,让老人家失望了)

姥爷出生于合肥,童年在战火硝烟和饥荒中度过,8岁那年,姥爷的亲爹死了,于是被后妈赶出了家门,姥爷想去上海投奔自己唯一的亲哥哥,可是因为年幼迷了路,那时日军正大举进攻南京一线,合肥也没有幸免,姥爷随着逃荒的人群东躲西藏,幸而路上被戏剧班的班主可怜,被收了做徒弟,开始了姥爷的戏曲生涯。那时候唱戏的是没有社会地位的,仅仅勉强糊口,姥爷为了能吃饱饭,不停的练功练嗓,同时因为没有上完小学,识字不多,为了能够看懂唱本,姥爷就趁班上师兄弟睡着后,一个人跑到有亮光的地方练字,十几岁的姥爷就成了江淮一带响当当的庐剧小生,随着解放战争的进行,知道疾苦的姥爷乘势加入的解放军,并发挥所长成为了文工团一员,姥爷为人和善,几年之后转业成为了地方剧团的团长,当年我姥姥是红遍安徽的庐剧花旦,姥爷是当红小生,两个同样生世可怜的人终于走到了一起,当时安徽省里的领导亲自主持了婚礼,婚后姥爷和姥姥进京汇演,受到了先总理和太祖的接见,好景不长,随着文革的开始,姥爷因为属于被打倒的的那一类份子,不可避免的受到冲击,带着纸糊的高帽子被当众批判,当时的驻军首长比较欣赏我姥爷,为了保护姥爷,以排练样板戏的名义把我姥爷调到部队去当导演排戏,首长隔三差五的安排几个士兵开车吉普车去给我姥姥送米油维持生存(80年代首长去世之前,姥爷特意去北京探望),终于熬到文革结束了,但是姥爷的人事档案在文革期间丢失了,剧团去不了了,于是只能进厂里当工人,最后干到供销科科长,80年代末退休,关于姥爷是退休还是离休的问题,当时还引起了有关部门的争论,按理说姥爷是离休干部待遇,但是没有档案了,而且有人证明起不了多大作用,姥爷也懒得纠缠了,最后就自己表示退休就退休吧,结果和我爷爷的离休待遇相差很多,姥爷也看的很开,总是说钱是带不走的够用就行,退休的姥爷也安静不下来,我还的记得2000年上下,姥爷都快70的人了,每天还义务的帮小区扫垃圾,像一些收破烂的或清洁工,姥爷也经常喊他们进家喝水,好人不长命,姥爷临走之前的头一晚,我和爱人还去看看他,塞了点钱给他,没想到凌晨4点接到噩耗,等我们赶去之后,人已经走了,姥爷出殡的时候,整个街道的人都过来祭拜,而且因为姥爷家在闹市区早上又卖早点的,那一天早上,在我们出殡前,所有卖早点的约好推迟出摊,只为了给姥爷好走,并且那些卖早点的和清洁工们自发的送来了花圈挽联,叹息好人不长寿,去火葬场的路上,一些知道姥爷走的消息的人们自发的组成了车队一路护送,因为我在最后一辆车,大致数了数有50余辆车,而且只有区区几辆是我们家亲戚的,其余的都是认识姥爷的人们,我的姥爷---刘道江同志,合肥人氏,原庐剧团团长,一辈子未和人起过争执,生平好酒打麻将,但是从没有做过亏良心的事,所以穷一辈子,但是干净一辈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0楼teng888

大致数了数有50余辆车,而且只有区区几辆是我们家亲戚的,其余的都是认识姥爷的人们,我的姥爷---刘道江同志,合肥人氏,原庐剧团团长,一辈子未和人起过争执,生平好酒打麻将,但是从没有做过亏良心的事,所以穷一辈子,但是干净一辈子——姥爷是好人啊!理应受到尊敬,姥爷有个好外孙啊!多年后还能写文章纪奠姥爷,姥爷笑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