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目前来看,联合作战已经成了一种常态,常见模式。如果各军兵种各行其是,没有集中统一指挥,那么各军兵种功能和作用都不能完全发挥。我们以前经常讲的,取长补短,根本没有办法完成。所以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根本目标是要把各军兵种不同的专长,通过统一协调综合发挥出来,让三军作战能力得到最大发挥,是一个最大、最集中这样一个过程。以前有人形容过,两个军种的联合,是把两个鸡蛋放在一起,三个军种的联合,是把三个鸡蛋放在一起。如果有了联合的统一作战指挥机构,是把两个或三个鸡蛋打开之后,放在一起,这样,他们联合和融合的程度会更加紧密。

"联合指挥"优势是调动一切、指挥一切、和使用一切。这三个"一切"应该是"施瓦茨科普夫"在海湾战争中,得到的最大优惠。因为在1986年美国出台了,《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改组法》,也称"国防部改组法"。这个法律最根本的目标,就是要把不同军兵种的指挥权限,限制在联合指挥机构之下。这个时候,"萨达姆"入侵了科威特,给美国在这个地区进行一场联合作战,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舞台。通过这场联合作战,"施瓦茨科普夫"凭借他联合作战司令部司令的权力,他的指挥权限,从水下的一名蛙人,到空中的一架轰炸机。位于水下、水面、空中、包括天基不同平台、不同作战力量都可以在一个人的号令之下,按照他的意志,协调一致地行动。所以美军对这种作战态势,非常有感慨,他认为在45年前,在越南(战争)一架轰炸机要听命于四个指挥部的命令,往往让飞行员在作战行动中不知所措。另外在格林纳达入浸作战行动中,美军由于不同军兵种各自行事,造成了重大的损失。所以,海湾战争可以当成美国在实施"国防部改组法"之后,第一次联合作战指挥的实践。

在能力煅炼也是联合作战体质的一种探索,在探索过程中,我们也把很多有益的经验进行了集成。比如说,我们进行的登岛作战,可以把海军、空军包括两栖作战部队,另外还有很多不同的武器装备,集成到这种最复杂的作战样式中。它的指挥权限要高度集中,因为它整个的作战行动,跨越了陆、海两个不同的空间,至少在军兵种作战力量上,陆军、海军、空军包括第二炮兵,各种火力支援能力要协调到一起,按照不同的规模、不同的方向所进行的不同模式的实兵联合作战行动,就是对不同层次的联合作战,指挥能力和机制进行的一种探索,在不同的方向,我们不同级别的联合行动。实际上需要不同的联合手段,需要不同的联合文化,需要不同的联合能力。所以,从独立发展向融合发展,再向联合作战这个方向过渡,应该是我们探索过程中,最有益的经验。

现在的联合作战指挥部,如果能够顺利地扩展,甚至是普及对我军转变作战样式,或者是适应现代战争摸式的发展意义重大。因为目前周边我们所面临的态势和冷战时期相比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以前是大兵压境,作战方向固定,作战对手固定,作战模式固定。这种相对固定的模式和目前相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我们在陆上边境地区,南海、东海地区,所面临的威胁完全不一样。一旦出现意外情况,如果依靠以前这种模式,无论是从速度,还是决策能力,以及整个指挥,所能调动的不同资源来看,都会大幅削弱。所以目前应对突发的,剧烈的作战情况,需要联合统一指挥,来把这个地区的陆军、海军、空军不同作战力量成为一体。如果有了这种作战指挥部,我们应对各种威胁的能力会进一步上升。我们维护国家权益的能力也会进一步上升。同样的,我们对地区安全所作出的承诺,以及应该履行责任的能力,也会大幅提高。

探索“联合作战”指挥体质改革之路

2013年10月中国海军"机动-5"联合海上军演

探索“联合作战”指挥体质改革之路


2013年11月中国解放军"联合-2013D"作战演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