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血战田家镇

顾少俊

1938年6月,徐州会战帷幕刚落,日军兵锋直指武汉。中国军方的指导思想是“应战于武汉之远方,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因此,日军要击武汉,先得夺取周边地区中国军队层层防守的要塞。

6月12日,日军占领安庆,拉开了武汉会战的序幕。随后,马当、九江相继失守。日军溯江直逼田家镇。

田家镇要塞雄踞长江北岸,在武汉下游150公里处,这里是崇山夹峙,江面狭窄,只有500米左右。可以说,田家镇要塞是锁钥,是利剑,是屏障,拱卫武汉。田家镇要塞一旦失守,日舰就会畅通无阻地在半天之内直达武汉城下。田家镇要塞成为中日双方必争之地。

战前,蒋介石任命亲信将领李延年为第二军团司令、陆大高才生赵家骧为参谋长。蒋曾对人言及:“此支部队定会不负我厚望的。”

李延年与赵家骧长期共事,知其有强烈的爱国热忱和娴精的文韬武略,遂委任赵家骧全权负责田家镇要塞的一切防务。

赵家骧少年从军,毕业于陆军大学。中俄战争期间,19岁的赵家骧率敢死队孤军深入敌后,奇袭俄军,炸毁敌方军火库,指挥官梁忠甲说赵家骧“战功甚伟,胆识过人,实为军事奇才。”

1930年,赵家骧调入晋军32军担任营长。1933年,23岁的赵家骧在长城抗战中,率部与日军用大刀肉搏,夺回冷口阵地,威震敌胆。他爱兵如子,士兵家里经济苦难,他经常掏钱资助。

田家镇要塞东北是黄泥湖,西北是马口湖,两湖中间有一条宽约3、4里的隘路,连接要塞核心阵地。隘路北面是松山,高地连绵起伏,为要塞北、西面的依托。赵家骧将9师担任北、西正面防守,9师25旅负责马口湖南岸丘陵地带防守,9师26旅负责松山以及两湖间隘路防守。57师担任对东南面防守。169旅负责拱卫外围,171旅扼守核心阵地。

赵家骧事必躬亲,检查要塞各处防务工事。他觉得事实与蒋介石“有相当工事及备炮,徇我国最坚之要塞”的电文名不副实。当时接收的永久工事只有20个,野战工事没有一处。赵家骧雷厉风行,当即严令日夜赶筑野战工事。对武穴方面主阵地及江面防御工事限期修筑完善。北面及西北面山上均为岩石,宽约7000米,永久工事仅有5个,赵家骧拟定了增建永久工事的措施,令各部队抓紧落实执行。

他到每一个团作战前动员,当年参加过田家镇要塞守卫的官兵至今还记得他慷慨激扬的讲话:“钢铁对钢铁,生命对生命,鲜血对鲜血,军魂对军魂,以无比忠勇准备奋斗牺牲,拼死打垮日军第6师团的进攻!”

日军司令官冈村指挥第6师团等精锐部队并调海、空军配合分南北两路对田家镇夹击。一路第6师团从广济出发,自北向南攻击田家镇侧后方,一路波田支队及海军陆战队沿江而上,攻击田家镇正面。

16日拂晓,日军在密集炮火的掩护下向松山正面阵地猛攻。9师各部队坚守阵地,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进攻。敌机前来助阵,轮番轰炸,恣意扫射,全部战壕被填平,许多战士被土埋、震昏。赵家骧不避炮火,出现在战壕里,组织对空射击,命令各部队把步枪、机枪、迫击炮都用上。一架敌机俯冲时被打下来,整个阵地欢声雷动。自此敌机不敢低飞。

时任53团营长解云祥回忆实战情景:“整个阵地上硝烟弥漫,血肉横飞。飞机啸叫声,枪炮声,厮杀声,不绝于耳,真是惊天地,泣鬼神。许多负伤的官兵,裹伤后继续坚持战斗;阵地被敌炮火摧毁了,就利用弹坑作掩护,继续战斗;弹药用尽了,就与敌人进行白刃战。第53团下士班长时克俊,在与敌肉搏时,被敌人咬掉左耳,他奋力用双手将敌人卡死。53团一少尉排长袁次荣,在弹药用尽,全排士兵阵亡的情况下,眼看敌人即将踏上他的阵地,他把手榴弹扎成一束向敌抛去,炸死炸伤数十人。最后,袁排长把最后一颗手榴弹抱在怀里,待敌人走近他时,拉断导火索与敌人同归于尽。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他的阵地。”

9月15日开始,日军出动了数十架飞机、20余艘军舰向田家镇要塞区守军阵地轮番进行猛烈轰炸 ,其陆战队在海、空军的掩护下,在潘家湾、中庙、玻璃庵一带强行登陆,第57师苦战将其击退。 9月16日,战斗愈加激烈,日海军陆战队在飞机、舰炮掩护下,再次试图在潘家湾一带登陆。第57师各部队坚守阵地,打退敌人又一次进攻。

日军海军屡犯田家镇炮台受挫,遂改向位于长江南岸的富池口进攻。9月24日晚,长江南岸守军没有挡住日军的猛攻,富池口失守,北岸的田家镇炮台失去策应。

富池口地势较高,日军在高地安装炮位,田家镇炮台完全暴露在日军炮火之下。田家镇炮台雪上加霜。

28日凌晨,日军出动数十架战机,集中数百门大小火炮,轰炸田家镇核心阵地,炮台的主要工事全部被炸毁。在飞机、军舰的掩护下,日本海军陆战队1000余人强行登陆,向田家镇炮台冲了过来。中国海军炮队官兵以机关枪、冲锋枪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进攻。当晚7时,日军向田家镇炮台发起总攻,双方再次展开激战,中国海军炮队官兵伤亡惨重。至此,炮台与外界的通信全部中断,弹药耗尽。

这时日军已对田家镇要塞构成东、南、西三面包围态势。军团长李延年为避免全军覆没,29日下达撤退命令。为了让处于三面包围的田家镇守军安全撤离出去,赵家骧命令龙子育团继续牵制日军,并嘱命郑作民师某连于陈家湾占领阵地,作为军团后卫,掩护主力转移。等到军团部及全部撤出田家镇,龙子育团已陷入四面重围之中,河北大汉的龙眼里蕴满了泪水,用他的大嗓门,浑厚浓重一字千钧地对身边的官兵说:“为了我们的民族,为了我们的国家,我们尽忠吧!”第341团1000余官兵,全部战斗到最后一息。

李接福,今年95岁,现住广西省桂县庙岭镇,1936年入伍。武汉会战期间是中央直属炮兵第六营第3连的一个士兵,当年在距田家镇两里路的半壁山阵地,阻止日军登陆。

谈到76年前防守田家镇的往事,他说:“当时,我们是炮兵,一开始离田家镇较远,伤亡还不大。前方打的很苦,每天都看到很多伤员从前线抬下来。

“25日晚,接到紧急命令,让我们到江北距田家镇两里路的半壁山阵地,阻止日军登陆。

“晚上开到阵地上,立即抢修工事。26日早上,日军开始打炮,炸起的土块、碎石飞到房子那么高。有些炮弹就直接落在战壕里,许多战友被炸死。日军的炮弹像下雨一样,我们炮兵连不到一天就伤亡大半。”

据当年参加过田家镇保卫战的官兵们,说起赵家骧来,都有这样的印象:在防守田家镇要塞的战斗中,哪里有险情,哪里就能听到他的声音;哪里紧张,哪里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赵家骧率11军团以孤军独当敌军优势兵力,奋战了19天,为武汉党政军机关的撤退和工厂、学校内迁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此役歼灭日军近万人,使日军第六师团遭灾顶之灾,使这些曾在南京挥刀大屠杀的日军,也尝到了血腥和死亡的滋味。

战后赵家骧因指挥有方,荣获四等宝鼎勋章。赵家骧时年28岁。此役后,赵家骧以“抗战初期中国最年轻的兵团指挥官”而名闻天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