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摘自:《我与蒋介石[注: 蒋介石(1887.10.31—1975.4.5),名中正,字介石。浙江奉化人。国民党当政时期的党、政、军主要领导人。1908年留学日本并加入同盟会,]的七年之痒:陈洁如回忆录》,作者:陈洁如

介石与我此生均不能生育

作为蜜月旅行的第二部分,我们游览了苏州,回上海之后,我发现身上出了疹子。我试用各种油膏檫抹,不但无效,而且越来越糟。后来,突然发现腿上也出现疹块,手腕按脉处也出现两块红疤。它们虽不痒,但看起来很不好,我很发愁,我一生从未得过这种病。

介石带我去看他的朋友李大夫。他是德国留学生,专精细菌学和性病。李大夫取了介石和我的血做瓦塞尔曼氏反应检查梅毒血清诊断法。等了令人心烦的日子,这位血清专家宣布我们的血有阳性反应。

我一听到这个坏消息,发了疯似的,立刻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冲出诊所,坐上一辆出租汽车到我母亲家。

“噢,妈妈。”我哭诉着,“我得了花柳病。是大夫告诉我的。看看我这些毛病。”

不到半小时,介石来了,解释说这病是轻度的,用六零六针药可以痊愈,这是他自己的旧毛病,传给我了。

母亲痛骂了介石半小时。他承认了他的“罪恶”。

“我再也不同你在一起了。”我哭喊着,“你是个坏东西,我要跟你离婚。”

“我怎样才能使你相信我要真的悔罪呢?”他哀求着,低头站在那里,表情非常严肃阴沉,接着说:“只原谅我这一次,回到我的身边来。我向你发誓,为了悔过,永远不再沾一点酒。”

母亲拉着我的手说:“你要同他去大夫那里,赶紧去治,不可耽搁,最要紧的是把那个病从你的血中清洗干净。”

于是,那天黄昏,介石再带我去李大夫诊所治疗。在打针前,李大夫对介石说:“这是个不大好谈的话题,所以请让我和你的夫人单独谈谈,你可不可以在候诊室等一下?”介石出去以后,李大夫向我作了六零六注射,并说:“你打十次针,就可痊愈。我现在要坦白告诉你,淋病细菌已进入你的身体,说确切点,就是你的输卵巢,这可能使你不能怀孕。但是你的病是轻度的,只要继续坚持治疗,就不必担心。”

事毕,我走进候诊室轮到介石进入诊疗室了。他打过针后,李大夫告诉他:“你在结婚前,本应先完成以前的治疗,但你没有等待充分的时间以完全治愈,因而传染了你的夫人。从现在起,你必须继续坚持治疗以便康复。你原已患有副睾炎,这使你不能生育。今后你恐怕不可能再生育孩子了。”

为了表示悔悟,介石对我起誓,如我答应不离开他,从今以后,他不再喝所有烈性酒,普通酒以至茶和咖啡。“我愿终生只喝白开水。这是一种自我惩罚,你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吗?”


本文内容于 2014/1/7 19:59:12 被2野劲旅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