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产业帝国——国有界,朝无疆

卢泰然

四分之一产业帝国,是当前中国的现实需要。帝国是国家实力的体现,而不是要追求霸权。产业帝国是不称霸、利全球的新中华帝国。

古代中国是自然经济,自给自足,无需海外市场。即使贸易互通有无,也是为了锦上添花,多捞一点外快而已。对外贸易,并非国内经济的必需。没有贸易,我们一样活得挺好。

当今世界,情形不一样了,贸易和投资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原料、市场、资本、劳动力,中国都必然需要外部世界的补充。经济现实要求中国不能关起门来,这就是中国必定做一个目光向外的大国,海外利益越大,则中国必然越繁荣,抵抗经济危机的能力越强,人民也会越富裕。

庞大的海外利益,必须需要强大的军事力量的保护。不仅要保护海洋通道和陆地咽喉,还需保护在海外生活、工作、贸易的大量的中国人和中国企业。

以中国人庞大的人口、持久的劳动和创造财富的能力,做一个“四分之一产业帝国”就成为中国必然的战略选择。

当代中国经济需要形成“国际大循环”、“国内小循环”的双循环体系。

国内小循环,要求在能源、粮食、完整工业体系等方面做到自给自足,不必依赖外部,在紧急状态下、在战争状态下,我们能够依靠自己国内的小循环就足以和敌人周旋到底。当前中美面临摊牌,中国必须有一个国内小循环的能力,才能无所顾忌地对美斗争。如果没有国内“小循环”,在对美斗争中必然会缩手缩脚,难有胜算,这就是国内小循环的重要性。将来任何时期,中国都必须保持一个国内小循环的能力。

改革开放之前的三十年,基本实现了“国内小循环”的建设,但是光靠小循环,国家无法富强,我们不能天天准备打仗。在通常情况下,我们要做到国际大循环。有了国际大循环,我们可以御敌于国门之外,在软边疆与各种敌对势力周旋,在软边疆就消除战略威胁。

“国际大循环”、“国内小循环”是相辅相成、并行不悖的,不能为了追求其中的一个,而忽视了另外一个的价值。

打个比方,即使中国在全球都获得了土地,为中国生产粮食,国内的“耕地红线”仍然保护好,耕地宁肯荒芜,也不能改为他用,为将来发生不测时,转入国内小循环做好准备。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一直在努力纳入国际大循环,与国际接轨。但是迄今为止的这个国际大循环是美国主导的国际大循环,中国在将来要建立的是中国主导的国际大循环,这就是中国的四分之一产业帝国的内涵。这也是中国在走向产业帝国的道路上不可避免要和美国斗争的根本原因。我们另起炉灶、不受制于美国,美国当然不甘心,而我们也不可能退让。

以粮食为例,现在世界上最大的ABCD四大粮商,占据了全球各大洲的大片的耕地,他们获得这些土地的所有权或经营权,或者与当地农民签订长期合同,垄断土地的产出。他们在国际粮食上,控制了供给、保障了本国的粮食供应、基本控制了粮食实物和期货的定价权,而且对土地所在国家能够产生很大的政治影响力。他们还能以粮食作为武器,攻击某个敌对的国家,从中渔利。中国有时候也成为受害者。

ABCD已经做到的,就是中国的大型粮食国企将来要做的,这也是四分之一产业帝国的题中之义。

中国不可能只当一个国际粮食市场的买家,我们还要土地。中国在非洲、南美的各种举动,最终必定导致与区域内国家的粮食领域的深度合作。像中粮集团这种大型国企必定会在这个领域内成为带路先锋,随着中国国力的上升,逐步控制世界上至少四分之一的产粮区,输出资本、技术、管理和劳动力,逐步获得至少四分之一的粮食产量、粮食定价权,从根本上实现中国的粮食安全,实现在粮食领域内的国际大循环。中国最终还需要以粮食为武器,为中国国内的资本和劳动力获得更大的施展空间,同时还可以提升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和政治影响力。

粮食以外的其他产业也要同步发展,形成合力,通过几十年的努力,完成中国四分之一产业帝国的建设。

中国古代,除了少数几个时期,一般很少向外部扩张势力,既不扩张军事势力,也不扩张经济势力,那是因为在那个时代,向外扩张的成本大于向外扩张的收益。中国之外基本都是蛮夷之地、贫穷落后的地方。只要他们不来妨碍中国的国家安全——例如匈奴突厥,中国走出去,在经济上就没有很大的必要性。

但是当代以及未来,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中国势力向外扩张的收益会大于向外扩张的成本。中国不扩张的机会成本和直接损失,会远远大于扩张的成本。中国总是要走出去的,中国的安全和富足都取决于我们在全球的势力范围的大小。

中华文明必须以四海为家,中国的海外利益和战略空间都需要延伸至四大洋和五大洲,在所有战略咽喉通道都有单独或合作的安全保障力量,这种军事存在和产业扩张融合在一起,才算是完成了产业帝国的整体布局。

但是中国的全球利益与西方国家在过去五百年的扩张完全不同。中国的文化传统和产业帝国的内涵,都决定了中国应屏弃以霸权统治世界的思维,屏弃弱肉强食和赢者通吃的思维,而是要建立平等共生互利的关系,在全世界范围内成为仁慈厚道的长者之国。

与美国的两洋隔离的国土安全模式不同,中国是通过对周边众多邻居的和谐化、无害化、共同体化作为来实现四境安宁目标的。中国的军事和外交活动将把主要精力用在海外利益和战略空间的开拓和维护上。

国际关系中,只有互利,才能与各国长久合作共赢,吃独食是无法持久的,最终必定适得其反。

就像中国历史上的“魏绛和戎”那样,中国必须超越国家主义的立场,为维护和平发展的世界秩序付出财力、精力和军力的庞大消耗,为自己覆盖世界的鼎盛荣耀买单,同时也从中受益。

未来几百年中,产业帝国的构建和巩固,将使中华文明在世界上的传播和影响力达到中国历史的顶峰,中国的商业利益会遍布全世界,中国人足迹会遍布全世界,在各大洲成为当地国家的主体民族之一,或者建议一个人数庞大的移民社会,中国国家影响力、中华文化因素和华人人口因素,会成为世界上众多国家日常政治生活中的基本面。

同时,中国成长为世界第一流的文明强国,中文逐渐被采纳为全球最主要的通用语言,三大人种的政治经济话语权和人口分布在全球范围内重新洗牌,中国本土的生存和安全空间得到极大改善。

这就是中国“四分之一产业帝国”的道路。

中国“四分之一产业帝国”的道路,是和平互利的道路,不是霸权主义的道路,也不是恃强凌弱肉强食的道路。

中国“四分之一产业帝国”的道路,是“劳动型国家”最大幅度获取劳动果实、享受劳动果实的道路,而不是“抢劫型国家”抢劫别国财富、抢劫别国劳动果实的道路。

作为“四分之一产业帝国”,中国要用国家力量来保卫中国的产业成果,并用中国的产业成果来扩张中国的产业版图和全球利益。中国扩张的内在驱动力是中国的国家竞争力、中国产业在商业上的竞争力,中国扩张的内在驱动力不是军事暴力、不是唯利是图的强盗追求,中国不是欧美日殖民者,中国的产业帝国绝不是欧美日的殖民掠夺型帝国。

任何一个强大的帝国都有其力量极限,超越力量极限的扩张,必定走向衰落、甚至快速衰落的深渊。欧美日的殖民掠夺型帝国在带给他们短期几百年、甚至几十年的不义之利后,都不可避免地衰落了。

维系一个基于暴力和掠夺的世界帝国统治秩序,在长期内是不可能的,因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被掠夺被压迫的国家一定会反抗,这种反抗不可遏止、最终必定会成功。世界历史上以暴力立国的所谓帝国,在风光之后,几乎尸骨不存,连帝国的影子都找不到了。暴力帝国不值得追求和模仿,倒是值得警惕和避免。

还好,中国自古以来的帝国繁荣,都不是建立在军事暴力的基础上,古代中国是建立与农业和古代科技基础上的产业帝国,这是中国经历强弱盛衰之后仍然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

未来中国,需要复制中国古代帝国的文明传统、政治智慧和道德追求。中国要在产业帝国扩张的同时,与所在区域和国家的人民共享劳动成果,在人种人文自然状态相均衡的生存空间里,各自按照自己在商业上的竞争力来分享劳动成果。

中国的产业帝国道路,体现的是中国中庸平和的文明传统,是内敛型的合理扩张,通过集约化、精细化、工艺化的技术发明和创新,实现中华文明共同体内的可持续发展,在更高一个层次和境界上复归中国文明的传统——与自然和谐、循环经济、体系内实现自给自足。

只有这样,中国才不会堕落为疯狂攫取世界资源、剥夺其他民族生存机会的强盗,不会重复英法美日俄等新老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罪恶行径,而是坚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德底线,以超强实力加持道德权威,在全世界范围内树立起仁慈厚道的长者之国的双重感召力。

相比起君临天下的统治者地位,这样一个有力量帮助别人的威德兼备的帝国的存在,对我们可以减少一些帝国的烦恼,对别国则可以增加共同成长的机会。中国的扩张不是依靠军事扩张,中国的产业帝国的维持也不需要完全用自己的军事力量,中国虽然仍然要用军事威慑的手段来控制世界上大多数的陆路、航路交通枢纽,以保护中国的利益,但同时更依赖地区国家的区域内合作。这种合作对中国有利,对他们也有利。互利的国家关系,最终会成为地区安全的共同保卫者,通过合作和关照来相互提供安全保障。

中国产业帝国的扩张,必定导致和伴随中华文明和中国人在世界各地的开枝散叶、落地生根,他们是产业帝国的有机组成部分,只要没有被迫害被歧视的潜在威胁,中国就应当让他们自由地发展和演化,中国国运和中华文明的辉煌时代才能平稳地延续更长的时间。

欢迎来我的新浪博客看看,有更多的精彩分析哦!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