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之名战(三)——百折不回的12次冲击 – 铁血网

1979之名战(三)——百折不回的12次冲击

1979年的对越作战西线战场,40师118团1营奉命偷渡南溪河,袭取越南黄连山省省会老街外围要点小曹东北侧的1、2号高地。1营将夺取1、2号高地的任务交给了1连,并加强其工兵半个班、重机枪2挺、82无坐力炮2门、喷火1个班。1连曾在百团大战中荣获太岳军区奖给的“百折不回”锦旗,并树为“能攻善守”的战斗榜样,连史辉煌。1连的连长受领任务后,决心以1排为主攻,利用夜暗偷渡南溪河,于17日5时前夺占1、2号高地,然后连主力沿南菲河右侧向25号高地西侧发展进攻,攻占25号高地,为营主力全歼小曹之敌撕开口子。

22时30分, 1连副连长刘年光率领1排从山腰车站乘橡皮舟偷渡南溪河。17日零时6分,1排全部渡过南溪河,随后以工兵迅速前出排雷及剪除越军的铁丝网和竹签,全排成一路纵队秘密向小曹东北侧的1、2号高地摸进。

小曹东北侧有7个小高地,40师统一将其编为1、2号高地。在其北侧是218高地(师编为3、4、5号高地),西北侧是南溪河,南侧是宽约7-10米、深约0.7米的南菲河。7号公路从南菲河南岸向西延伸,其南侧是25号高地,西南侧是22、23、24号高地。1、2号高地坡度较陡,约为50度,顶部最宽处约有70多米,最窄处仅有30多米,植被多为灌木和高茅草。其北侧正斜面的植被已被越军扫除,射界宽阔,西侧河边为高茅草,便于隐蔽。据战前上级通报,1、2号高地守敌为1个加强班(实际是黄连山省队254团1营1连的1个加强排)。越军在高地上修筑了掩蔽部、4道堑壕、6个地堡、13个机枪工事,并以交通壕相连接,前沿还有铁丝网、竹签和防步兵雷场。

到达1号高地西北山脚后,1排以后三角队形向越军的第一道堑壕接近。2时50分,1排秘密占领了第一道堑壕,未发现越军,随后继续沿1号高地两侧堑壕向2号高地摸进。3时34分,南侧的2班发现在1、2号高地的鞍部西北端有越军掩蔽部,随即发起攻击。在向敌掩蔽部接近时,2班遭到左前方40米处的越军1挺重机枪扫射,2班长中弹负伤,前进受阻。侧后的3班迅速赶上来增援,也被前沿的铁丝网所阻,3班长在破坏铁丝网时中弹牺牲。1排长赵杰昌率2名战士带1挺机枪沿堑壕向鞍部迂回,占领了交通壕,正要架机枪向敌射击,越军却投来了1颗手榴弹,赵杰昌排长当即牺牲,机枪手负伤。在仓促的遭遇战中,1排携带的3部861指挥机被炸坏2部,以致各班间的通信联络中断,形成各自为战。混战到4时左右,1排占领了1号高地。因1排进展迟缓,营长杨长发此时越级指挥,命令1排巩固阵地,查明情况。

4时20分左右,从东南侧2号高地出动了约1个班越军,在火力掩护下向1号高地发起反冲击。1排1、2班在刘年光副连长指挥下坚决开火阻击,连续打退越军3次进攻,将这股越军歼灭在了鞍部一线。

打到这时,杨长发营长判断1、2号高地的守敌并不止1个加强班,于是果断改变了原定计划,命令1连主力迅速渡河,加快速度攻占1、2号高地。

5时许,连长率连主力渡河进到1号高地与1排会合,随即调整部署,2排由刘年光副连长带领为突击排,3排待2排突破后进入战斗,1排为预备队,向2号高地发起冲击。因没有组织火力掩护,刘年光副连长率2排冲击时被越军重机枪压制,进攻受阻。随后,1连又组织从左右两翼多次发起冲击,但因没有使用伴随火炮压制越军,攻击分队遭到2号高地及周围218高地、22号、25号高地越军的火力交叉射击,以致连续进攻受挫,伤亡严重。9时许,越军见1连多次冲击未成,也凶猛地向1连进行了3次反冲击。双方进行了拼死的拉锯攻防,打得异常激烈。战斗中,连长组织重机枪压制越军火力,并大胆采用一手推脚架,一手按击发片的运动射击打法边打边前进。1连近战歼敌,将越军的反冲击接连打退。随后连长指挥2、3排分多路向2号高地冲击,并亲自指挥战士炸毁越军的暗堡。但由于地形狭窄,攻击部队展不开,1连遭到了2号高地及周围高地越军的三面交叉火力压制,连续冲击未能奏效。

118团1营1连在1、2号高地与越军激战的同时,120团3营7连也从东侧向218高地发起进攻。7连曾在1949年进军中南的两广战役中荣获过40师奖给的“两广战役模范”锦旗,在1951年的滇西剿匪中又荣获过40师奖给的“模范连”锦旗。16日夜,7连1排在副连长覃万强带领下先行穿插,偷渡南溪河,从北侧向218高地的3号高地侧后迂回。因山高林密、地形复杂,路上又有越军的雷区,1排边排雷边前进,速度较为缓慢。17日6时45分,1排进至3号高地东侧,迅速展开队形发起攻击。越军发现后即以猛烈的火力进行阻击。在机枪掩护下,1排奋勇冲过了第一道堑壕。冲击途中,覃万强副连长中弹牺性。1排长蔡树明立即接替指挥,带着战士们向主峰发起冲击。经过12分钟激战,1排一举攻占了3号高地,残余越军逃向西北侧的218高地主峰4号高地。

越军见丢掉了1号和3号高地,很快以猛烈的炮火和1连据守的1号高地和7连1排据守的3号高地轰击,先后落弹3000多发。同时从4号高地及2号高地方向出动从班到排规模的兵力,向1号、3号高地先后发起15次反冲击。

7连1排依托既得阵地坚决抗击,与越军进行了反复争夺。战斗中,蔡树明中弹牺牲,1班长曾家林又接替指挥。全排官兵抱着人在阵地在的决心顽强奋战,连续打退了越军的4次反冲击,牢牢守住了阵地。战斗中,配属7连1排执行任务的3营8连步谈机员海水干始终跟在指挥员身边,及时呼唤后方炮火压制附近3个高地上的越军火力。当越军的反冲击已接近3号高地前沿时,海水干向炮兵呼唤:“向我靠近一点,开炮!再近50米!”在海水干的准确指示下,后方炮兵以猛烈的炮火粉碎了越军的反冲击,在阵地前沿毙敌60余人。越军退下去后,1排乘势向218高地主峰4号高地发起冲击,但被越军火力所阻。不久,连长王太林带领2、3排赶到,加强了力量,继续组织兵力攻击主峰4号高地。因越军火力猛烈,几次冲击受挫。120团7连攻占并坚守3号高地,有力支援了118团1连夺取1、2号高地的战斗。战后,海水干被中央军委授予“英雄步谈机员”荣誉称号,7连1排被昆明军区授予“能攻善守英雄排”荣誉称号。

战斗至中午12时,1连已先后组织了10次冲击,并依托1号高地打退了越军的先后6次反冲击,还是没能攻下2号高地,全连已伤亡40人,14个战斗骨干伤亡了13个。连长意识到没有火力压制越军不行,而且前面的10次冲击战术也不对头,攻击方向过于单一,易被越军集中火力封锁。连长用指挥机向团里要求炮火支援,然而他的军事常识较缺乏,团里要他报坐标,他却说:“我知道球的坐标,你往太阳这方打不就得了!”弄得团里也没办法。通信员对他说:“连长,我们自己还有炮嘛!”他这才想起来:“龟儿些有炮为啥不打呀?”其实是他没下命令使用60炮。后来经人提醒,连长要求团炮火压制2号高地之敌。118团100迫击炮连很快按照师统一编号向2号高地进行了火力急袭,但却没有打到1连当面的敌人。原来是高地编号发生了问题。对于小曹东北无名高地,1连自行将其编为1-7号高地(师编的1号高地为1连编的1、2、7号高地,师编的2号高地为1连编的3、4、5、6号高地,也就是说1连此时攻打的2号高地实际是师编的1号高地),却没有上报给团里,以致炮兵远弹200米,打错了目标,未能及时支援步兵战斗。

为加快战斗进程,解除218高地对1连的侧射威胁,杨长发营长命令副营长沈洪斌立即带领2连前出攻占218高地,同时由教导员胡炤指挥3连运送弹药支援1连。

3连迅速领命出发,在连长邓春银、指导员童兴银带领下,用橡皮舟装载弹药强渡南溪河,冒着越军弹雨将弹药送到了1连阵地。由于团炮火一时未能支援,杨长发营长命令1连坚守阵地。然而在得到弹药补充后,连长决心继续发起冲击,一定要把2号高地打下来。营指很快批准了1连的请求。因双方部队紧贴,再呼唤上级炮火支援容易造成误伤。连长决定依靠本连火器和配属火器歼灭守敌,即重新调整了部署,组织60炮、82无坐力炮、重机枪、火箭筒和火焰喷射器进行掩护,将全连7个班分成三路向敌发起了第11次冲击。这次充分发挥了伴随火器的威力,60炮消灭了主峰上的越军的2个机枪火力点,火箭筒摧毁了越军的机枪工事,火焰喷射器将鞍部的掩蔽部烧毁。连长和指导员亲自操枪一直打到前沿,刘连光副连长、3排长邱卓远带头冲锋,指挥战士们向守敌轮番投弹,猛打猛冲。2、4、5、8班迅速夺占了鞍部,6、9班从正面发起冲击,全连分三路直取主峰。激战至13时20分,1连终于攻占了2号高地。随后1连乘胜发起第12次冲击,经过20分钟战斗又连续攻占了3-7号高地,全部歼灭了守敌。

在小曹东北侧1、2号高地战斗中,1连连续奋战10个小时,共毙敌53人,缴获轻重机枪6挺、M79型40榴弹发射器3具、自动步枪4支及弹药物资一批。1连阵亡19人,负伤26人。战后,1连被14军荣记集体一等功,由40师奖给“英勇顽强,坚韧不拔”锦旗,带领突击队冲锋的副连长刘年光荣记一等功。5年后,刘年光已升任为118团1营营长,又率全营成为攻打老山的穿插营,打出了又一场血火飞溅的惨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