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郅都,张飞,鲁智深

张飞与鲁智深,大家都应该很熟悉;郅都,乃是汉景帝时的一个官儿,在《史记》中,司马迁誉之为“酷吏”,列侯宗室侧目之为“苍鹰”,之所以把这三个人放在一起,是因为这三位都有共同的一点,那就是“嫉恶而不顾后果”。想当年,张飞怒鞭督邮,鲁智深拳打郑屠,行为简单,却让人称道不已,究其原因,只是因为他们的行为秉承了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至于惩恶之后产生的结果,一概不理。这放在今天,叫做“不人性化”,如果张飞和鲁智深是执法者的话,如此行为,則叫“不人性化执法”。所谓的“不人性化执法”,就是行为“简单粗暴”,一切以法律为准,眼中没有王子庶民之分,只有铁板钉钉的法律,唯法至尊;与此相对应的,当然是“人性化执法”了----在惩治违法行为的过程中,加进“道德”的考量,加进“人情”的考量,加进“世俗”的考量;如果是有权势者违了法,那人性化的范围就更广了,----官脉,商脉,族脉,是一定要弄清楚的,免得“伤及无辜”,有违传统之美德;而至于被违之法是不是应该被义不容辞的执行,被害人的人性是不是被“公平”的考量了,则往往被搅得支离破碎,所以“人性”来“人性”去,大多会像那个《红楼梦》里的贾雨村,为卖人情给贾政,便“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郅都,据《史记》记载,郅都,“有气力,公廉,不发私书,向遗无所爱,请寄无所听,常自称曰,‘倍亲而仕,身固当奉职死节官下,终难顾妻子矣’”。大意是郅都这个人,为人公正,不徇私情,送礼的不要,说情的不听,还说自己应当“在官位上奉公尽职,保持节操而死”。这话在今天听来,像是奇闻,就冲那一点“死节官下不顾妻子”,就要被今天颇通官术的人笑掉大牙的,----如此当官,谁还去做官?君不见一人当大官,鸡犬皆有品的事,自古皆然吗!所以,特立独行的郅都,不能被收买的郅都,不肯屈服于世俗的郅都,被权贵讥之为“苍鹰”,当是又恨又怕吧----恨其不同流合污,怕其锐目利爪,锋喙公心!

现在的世间,有郅都吗?不知道;有张飞吗?不知道;有鲁智深吗?----好像更不大可能有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法律上好像没有这一条吧?

其实,这三个人,郅都是略胜一筹的,因为他始终是尊崇法律,依法办事,可谓是真正做到了“国家法律高于一切”;张飞有的是不忿,鲁智深有的是不平,当然,在他俩那个时代,或许正因为没有了“苍鹰”,所以才以身犯险,或弃官不做,或逃亡为僧,----想象那个时代的法律,对有权有势的人应该是非常“人性化”的,而平民百姓,是享受不到这特权的。

总之,苍鹰郅都,燕人张飞,花和尚鲁智深,这三个人的性格和行为,在高喊“人性化执法”的今天,是不被精通于“中庸”之道的人所接受的----所谓的“中庸”之道,无非就是心里想一套,嘴里说一套,行为又是另一套而已,可以说是把所谓的“人性化”诠释得淋漓尽致!呜呼,悲哉苍鹰!红尘处处樊笼,哪有尔的长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