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剿匪”记

1949年广西战役结束后,国民党的军队在我国大陆基本被歼灭,盘踞在中南的国民党残馀力量,有计划有组织地将大批国民党特务和党政军骨干分子潜伏下来,还将溃散的残馀武装,与当地“惯匪”、恶霸地主、反动封建势力相结合,利用中南地区山多、洞多、“匪”多、枪多的条件,建立反革命基地,妄图颠覆新生的革命政权。

1950年1月,我三九八团随师进入桂东地区进行“剿匪”。三九八团驻蒙公圩,师部驻覃塘。广西是桂系军阀的老巢,也是中南解放较晚的省份。广西解放前夕李宗仁

统一广西 1921年任少校营长的李宗仁争取十多个连队和他一起退到六万大山的玉林地区,整军经武,伺机而动。他先后将所部改称“粤桂边防军第三路”、“广西自治军第二军”,并自任司令,防区逐步扩大到七个县. 1923年 与广州孙中山大元帅府建立联系。10月经李济深、陈铭枢介绍加入国民党。 1924年 联合黄绍竑、白崇禧等部,成立“定桂讨贼联军”,任总指挥。9月击败桂系军阀陆荣廷部。11月被孙中山任命为广西省绥靖督办公署督办兼广西陆军第一军军长。 1925年7月又击败沈鸿英,完成统一广西的任务,成为新的国民党桂系军阀首脑。统一广西后,任国民党广西省党务特派员和广西省第一届省党部监察委员。[1]

北伐时期 1926年1月 在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候补委员。3月广西军队正式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任军长,黄绍竑任党代表。根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决定,负责筹办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一分校(即黄埔军校南宁分校)。5月南宁分校正式成立,派所部第七军第二旅旅长俞作柏兼任校长。 1926年7月率第七军二万多人参加北伐战争,转战湘、鄂、赣、皖等省,立下战功。在北伐时期,还兼任过左翼军指挥官、江左军总指挥、国民党湖北省临时政治会议委员、安徽省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委员和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等职。 1927年4月支持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实行“反共清党”。 5月被蒋介石任命为第三路军总指挥,统辖五个军又一个独立师。8月和白崇禧、何应钦等实力派逼迫蒋介石通电下野,并由他们三人担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党务委员。接着,指挥龙潭战役,消灭北洋军阀孙传芳主力部队。10月任西征军总指挥兼第三路军总指挥,率部西征武汉,击败唐生智。 1928年1月蒋介石重新上台后,被任命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校务委员会委员、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武汉分会主席和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参加蒋介石举行的第二期北伐。[1]

蒋桂战争 1929年3月以李宗仁、白崇禧为首的桂系军阀与蒋介石之间爆发蒋桂战争。结果桂系战败,逃回广西。蒋介石以“叛乱党国”的罪名,开除李宗仁党籍,免除本兼各职。 1929年秋李宗仁返回广西南宁,组建护党救国军,自任总司令,白崇禧为前敌总指挥,下辖第三、八两路军,此后,长期盘踞广西,与蒋介石对抗。 1930年4月参加冯玉祥、阎锡山反蒋,被推为中华民国陆军副总司令(总司令阎锡山)兼第一方面军总司令,由广西进军湖南,支援阎锡山、冯玉祥在中原同蒋介石作战。7月被蒋军击败,退回广西。 1931年5月 李宗仁又联合粤系军阀陈济棠反蒋,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和白崇禧((((((字健生,广西临桂县人,回族,阿拉伯名“乌默尔”,意义与“崇禧、健生”吻合,当代作家白先勇之父。毕业于保定军校,属国民党桂系中心人物,地位仅次于李宗仁,与李宗仁合称“李白”。系陆军一级上将,有“小诸葛”之称。1911年参加武昌起义,历经北伐战争、抗日战争,指挥过诸多著名战役。国共内战,从武汉与四野周旋,终不剩一兵一卒,退撤台湾白崇禧的始祖叫伯笃鲁丁,阿拉伯人,来自中亚,信奉伊斯兰教。元朝进士,曾在粤西任廉访副使,定居于南京。)))),黄绍竑字季宽,新桂系三巨头的第二位,以政治谋略见长,历任第7军党代表,广西省主席,15军军长,湖北省,浙江省主席,内政部长等要职。是他将新桂系融入国民党,使之成为党内最大的实力反对派,他本人也不拘于广西一地,侧身庙堂之上,为新桂系开创了广阔的政治空间,李宗仁成为总统就是他政治生涯的顶峰。1949年和谈之际,他再次施展谋略,意图为桂系保住20万军队,但却被白崇禧拒绝,最终没能挽救新桂系的覆灭。1966年在文革风暴中自杀。 1966年8月,“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席卷全国。31日下午,黄绍竑来到西总布胡同5号看望李宗仁,面露惊慌之色。在座的程思远对黄绍竑说:“看来你有心事。”黄绍竑说:“我不为自己打算,我担心的是德公。”就在这一天,黄绍竑被迫自杀,终年71岁。[5](1895建立了反共游击根据地。 广西解放时,白崇禧还留下一批潜伏力量。以国民党残馀部队、地主恶霸、当地“惯匪”组织一大批土匪武装,欺压当地群众,袭扰我部队,占据一大部分乡村、城镇。

我三九八团根据上级指示,向部队进行动员,并把上级决定传达给部队。

根据初步掌握“土匪”情况,我三九八团进至迁江、来宾地区“清剿”。1950年1月16日,三九八团警卫连两个排在迁江东青岭子与“土匪”遭遇,歼灭“土匪”60人,首战告捷。2月1日,三九八团8个排奔袭长刀“土匪”驻武宣总指挥部。经过10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歼灭“土匪”大队长罗志耿以下80馀人。在“剿匪”初期,“匪徒”也有变化,从有形变为流窜、分散、潜伏、隐蔽。有的地方新建地方政权里的奸细暗中通敌,将部队“剿匪”行动通告“土匪”,甚至指挥“土匪”对我部队进行伏击。因部队侦察情报工作不好而造成被动。这样“土匪”更加猖狂,大规模的暴乱,抢劫公粮,破坏交通,攻打新建立的乡政权,杀害我工作队员和基本群众。根据前一段情况,上级召开了总结“剿匪”经验教训会议,根据敌情研究战术,调整了部署。我三九八团一营进至北泗圩、良塘圩。二营进至陶邓圩、韦里圩。三营为扫荡队。我三九八团在当地召开“清匪反霸”大会,把“地主”、“匪霸”的财产、农具分发给当地群众,宣传我党我军政策,建立了多处情报站,建立地方政权。

1951年1月,师长张万春,副师长郑寿才调军政大学学习,政委谢明调其他部队,一五八师副师长徐其海调师任一三三师长,一三四师副政委调任一三三师政委,参谋长王振东任一三三师副师长,我从398团调任一三三师参谋长,一五八师政治部主任调一三三师任政治部主任。

1951年2~3月玉林、博自、陆川、兴业的“土匪”发动了更大的暴乱,包围县城,攻打分区领导机关,占领了44个乡。

为了保卫新生的人民政权,解放被“匪霸”欺压的人民群众,我师决定:“剿匪”部队对“暴乱土匪”坚决镇压。三九七团三营和三九八团二营进剿莫山、石龙、庆丰地区的“暴乱匪徒”。在我部队打击下,“土匪”迅速潜逃。4月14日,“匪别动军”第五师800馀人,在江平、云表地区煽动群众,抗粮抢劫,企图攻击我炮营。师命令三九七团,三九九团把“土匪”包围在江平村,经8小时激战将“匪”全歼,毙伤“匪”团长黄洪都等648人,俘虏249人,江平村战斗,打击了“土匪”狂气焰,极大地鼓舞了部队和人民群众,为消灭桂东南的“土匪”创造了有利条件。

5月4日,三九七团三营在陈村将“土匪”包围,控制了东南孤山制高点,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击毙“土匪”5人,俘广西反共救国军第十二纵队司令陈洪毫等61人。

3~5月,我师进行了“剿匪”战斗40馀次,歼灭“土匪”4600馀人。迁江、宾阳、覃塘地区“土匪”基本被消灭,零散“土匪”纷纷归降。

在我军事的打击下,消灭了几个地区的“暴乱股匪”,但他们不甘心失败,又进行组织重整。广西地区的“土匪”,主要有四种类型:

一是“政治土匪”。主要是国民党潜伏在大陆的特务和被我军击溃的军队残馀力量,以及国民党保安队。

二是“恶霸”、“地主”等“反动武装”。

三是“惯匪”。

四是“经济匪”。五是文化土匪负责智力和策划..

这些潜留下来的“土匪”、积极网罗旧军官、自卫队、保民军、地下军与逃到台湾的国民党建立联系。并采取了以集中对我分散,以分散对我集中手段,借助广西十万大山,六万大山,山高林密,山险洞多,熟悉当地情况,妄图长期与我军顽抗。根据“匪情”的变化,我一三三师研究了“匪情”,调整了部署,决定以分散对分散,以集中对集中的战术,抓住敌人,穷追不舍,包围歼灭。命令三九七团一营、二营由云表山进至横县以南,灵山以北“进剿”“股匪”,团直属和三营在云表、青桐、灵竹等地“驻剿”。并要求进一步掌握镇龙山的“匪情”。三九八团一营继续在北泗一带进剿流窜“股匪”,二营在陶邓、六村、青蛉、韦县、樟木分散“进剿”,三营配合南宁军分区部队“进剿”黄贤才、李扬威“匪部”,团直属驻迁江。三九九团团直属及二营在大圩、石龙分散“剿匪”,一营、三营配合一三五师“进剿”大榕山区。

6月5日,三九七团一营二营在答竹、社田地区消灭了“土匪”反共救国军第二军郭德贵、庞金龙部队,歼灭“土匪”293人,即转入六万大山搜剿残匪。三营和团直属部队,5月31日,在镇龙山地区歼灭了“土匪”第五师十四团56人。三营八连协同南宁军分区将“土匪”别动队、第四师、五师及宾阳“伪”县长残部500馀人包围。三营主力赶到后,展开攻击,毙“匪”80馀人。军师增援部队到后,将残“匪”425人歼灭。6月4日,三九八团一营在上林东北厂圩,歼灭企图暴乱的“土匪”60馀人。二营进至樟木后,将正在策划暴乱的“土匪”反共救国军第一纵队一支队“土匪”团长等82人全部活捉。三营配合南宁军分区于6月26日、27日、29日对李扬威及杨澄芳土匪部队1000馀人进行包围,除少数“土匪”逃跑外,大部歼灭。三九九团一、三营配合一三五师进剿大榕山“土匪”,共歼灭“土匪”100馀人。在“土匪”1000馀人包围麻垌区黎村,三九九团二营和四○三团4个排急行军及时赶到,与“土匪”激战1天,毙俘“土匪”59人。二营在16天时间里,捕获“土匪”团长、县长以下“土匪”60馀人。这一阶段,我一三三师共歼灭“土匪”2289人。

根据上级指示,对“匪”应以政治攻势与争取为主,结合军事斗争。在军事打击“土匪”的同时,开展群众工作。我一三三师“剿匪”队召开了群众大会,大力宣传解放军“剿匪”的决心,宣传人民政府的“剿匪”政策,并广泛发动群众,开展了父劝子,子劝父,妻劝夫,弟劝兄,亲劝亲,友劝友、“匪”劝“匪”等活动。以打破“土匪”等待国际事变、国民党反攻大陆的幻想,弃恶从善。我一三三师所有“剿匪”部队坚决贯彻“首恶者必办,胁从者不问,立功者受奖”的政策,争取多数,孤立和打击少数,分化瓦解“土匪”队伍。三九八团在“剿匪”中还做了大量的群众工作,扑灭了“土匪”放火烧着的民房,战后又帮助群众重建房屋,以模范行动消除人民群众与我军的隔阂。6月,向我军投诚的“土匪”2284人。

一三三师根据上级指示进行两个月的休整。

在休整期间,我师对剿匪中发现的问题,进行了整顿。针对有的部队发现“匪情”不积极“进剿”,有的部队在追歼“匪徒”时,把“匪徒”追出自己“歼匪”区域就不追了,使“匪徒”逃窜。对不遵守群众纪律,不尊重地方政府的现象,进行批评纠正。在连队开展了评思想、评纪律、评作风的民主运动。并召开了功臣代表大会,表彰了前一阶段“剿匪”有功单位和个人。

夏季休整后,我一三三师在“剿匪”战术上运用了奔袭合围、“匪”变我变、“进剿”和“驻剿”相结合的战术,集中优势兵力,对镇龙山“土匪”展开大规模的进剿。镇龙山位于永淳、横县、贵县、宾阳4县交界处。三九七团、三九八团三营、一三三师直属5个连及四十五军工兵营两个连,分9路从百里以外向镇龙山奔袭,完成了对“土匪”中心地区的包围。三九八团三营先包围“土匪”八十三团,并组织集中火力猛烈攻击,经过11个小时激战,将“土匪”全部歼灭。三九八团七连将合源村包围,搜出了“土匪”17人。三九八团四连在从三合向樟木搜索时,捉住9个“土匪”。三九九团在白石山歼灭“土匪”八十四军“匪首”莫志明随从30包馀人。

11月7日,三九七团连夜行军70多公里路奔袭邓村,“清剿”“土匪”第四师三团及镇龙山逃窜“土匪”残部;11月8日,三九七团将“土匪”包围,经过5个小时的激战,“土匪”全部被歼灭,并俘虏“土匪”旅长李树清在内313人,击毙“土匪”团长邓君武在内60馀人。三九七团奔袭“剿匪”,由于准确掌握“匪情”变化,及时调整作战方案,袭击灵西、横南、永淳地区“土匪”反共救国军第七军二十四师、二十八师、别动队第四师。共歼“匪”1141人。其中三九七团三连和七连在围歼“土匪”二十四师五十旅时,天下着大雨,部队急行军赶到横县西南20公里的那浪、芦塘将“土匪”包围,“土匪”连续组织三次突围,被三连和七连击退,后在村内“土匪”被全部歼灭,俘虏“土匪”旅长钟业馀在内341人,毙“土匪”26人。战斗中七连干部大部伤亡,三连九班全部伤亡。

三九八团一营、二营、三营,11月9日,“进剿”上林、迁江、都阳、龙安、宾阳、忻城六县反共总指挥部及宾阳反共救国军。这部“股匪”有1000多人,这些地区又是“土匪”长期盘踞,西靠大山,南面有一条河,地形险要,“土匪”消息灵通,“进剿”十分困难。11月14日,三九八团从宾阳出发,经过50多公里的奔袭,11月15日拂晓将“土匪”包围在大芦村,与“土匪”激战9个小时,活捉“匪首”黄贤才在内291人,击毙宾阳反共救国军副总司令蒙维略在内205人。三九八团11月18~23日合围了西燕、云姚,歼灭“土匪”173人。12月15—19日三九八团与三九七团在灵西地区反复进剿“土匪”,歼灭“土匪”2000馀人。三九九团在桂平东南地区社步、油麻、麻洞“剿匪”,歼灭“土匪”1601人。

在清剿“土匪”的同时,根据“残匪”活动方式的变化和斗争策略的转变,我一三三师对“剿匪”部队提出了方针和任务:大力开展政治攻势,发动群众,瓦解“匪众”,捕获“匪首”,挖尽“匪根”,杜绝“匪患”,保证土地改革准备工作顺利进行。对捕获被威胁强迫当“土匪”的,对他们讲清我政府、我军的宽大政策,给予悔过的机会。对罪大恶极,经过公审,予以镇压。三九八团在沙坪召开公审处决大会,枪毙4名“匪首”。三九九团在浦塘召开公审大会,在枪毙“匪首”时,人民群众拍手称快,情绪激昂。

广西桂东地区的“土匪”,经过“进剿”,“驻剿”,大部分地区“匪患”基本平息。但还有极少数“残匪”、漏网的“匪首”和顽固不化的反革命分子,他们有隐蔽的经验,有的是“匪特”,有的是当地地头蛇,有一定的社会基础。在形势对其不利的情况下,由公开转为隐蔽,勾结各种反动势力,组织地下军,有的化“匪”为民,藏枪潜伏;有的假投降明装好人,暗搞破坏。鉴于“土匪”的上述变化,我一三三师召开了党委扩大会议,决定把发动群众,清“匪”反“霸”,减租退押,整顿农会,建立民兵为“剿匪”后期主要任务。要求“剿匪”各部队在高度分散的情况下,坚决贯彻党的各项政策纪律。要求各团划分地域,分片“清剿”。命令三九七团以灵山西、永淳南的沙塘为中心,团指挥部驻沙塘。三九八团以旧州为中心,团指挥部驻旧州。三九九团以桂平南的社步为中心,团指挥部驻社步。师直属炮兵营驻三里圩,警卫四连、三连负责樟木圩、根竹圩,工兵营负责云表圩,师“剿匪”前线指挥部驻烟墩。12月25日。全师按预定方案展开。部队到指定地点后,对群众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对罪大恶极的“地主”和“恶霸”进行了坚决的镇压,并把他们的浮财合理分给穷苦的乡民,重新组建了农会,建立了基本群众的民兵队伍。三九九团发动群众4000馀人,组织搜山。三九八团召开多次“土匪”亲属会,参加共有1487人。三九七团一个班住“土匪”二十二旅旅长李玉基家,做通了他亲属工作,使李玉基向部队投降。全师争取投诚自新“土匪”1787人,收缴长短枪11383枝。

对拒不投降的“土匪”,坚决“剿灭”。三九七团2连7班俘虏“土匪”陈合帮等6人,一连一班俘获连级以上“匪首”24人。三九八团三连6次“剿匪”扑空,最后抓住“土匪”第18支队正副司令仇光华、罗瑞芝等20馀人。三九七团两次派飞行小组去南宁,俘虏“土匪”独立一团团长芦继泉等4人。

我一三三师按照上级指示,发动群众“清剿”潜伏“土匪”和“反霸”斗争,以政治攻势和军事打击相结合,肃清了灵山、横县、永淳地区的“土匪”。在一年两个月“剿匪”中,共歼灭“土匪”35857人,团以上“匪首”222人,缴获各种炮50门,枪60823枝,胜利完成了广西“剿匪”任务. 很残酷,我军剿完匪刚进山进驻根据地"当共匪"又被土匪消灭,我军又剿,反反复复,山里有敌有我真假难辨反复拉锯直至今日,我军在广西的平南当年就被土匪干掉了一个团,后急调一个师才搞定(家里老头子口诉).

本文内容于 2014/1/15 12:49:32 被陈傲然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